書PO Podcast:米琳《剛剛好,先生》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犯罪側寫與連環殺手

      大學講堂裡頭,一名大約二十五歲上下的年輕女子站在講台上,她的外貌清麗,一頭黑色短髮柔順的披散,襯得她臉型小巧精緻,一雙杏眼流光熠熠,極為靈動。

      她面前數十名大學生,還有幾位教授坐在台下;背後投影幕上是一些人物照片,「……側寫說是科學其實更像是一門藝術,我們透過犯罪現場、法醫的解剖報告、兇手分別在受害者死前及死後做的行為和受害者資料來進行評估,去挖掘這名兇手的想法,像兇手一樣思考──這名受害者為什麼吸引兇手、兇手是在什麼樣的動機驅使下,在什麼樣的地點、以什麼樣的方式殺了受害者、在受害者死後他做了什麼,所有的行為都可以反應出這名兇手的人格特質以及他行兇的動機。」

      「有了這些想像以後,我們透過這些行為來判斷兇手的性別、年齡、社交關係、教育程度等等,嘗試建立出一個較明確的圖像。兩個截然不同的案件:喬治.麥卡斯奇,以及卡敏.卡拉伯。」她切換投影片,投影片拉向其中兩人的照片。

      「1940到1956年間,美國曾經發生多起來自國內的炸彈威脅恐怖攻擊,第一個被攻擊的場所是聯合愛迪生電力公司,員工在辦公室窗台發現一枚未爆彈以及一張紙條,上頭用手寫印刷字體寫著:『聯合愛迪生大壞蛋──這個送給你。』珍珠港事件爆發以後,炸彈客寄了信,告知警方基於愛國心,戰爭期間不會再有炸彈威脅,炸彈客說到做到,戰爭結束之後炸彈客又開始行動,並持續寄信表達對聯合愛迪生電力公司的恨意。」

      「後來警方找了精神科醫師,詹姆士.布魯塞爾協助調查,布魯塞爾博士通過警方報告,以及炸彈客的信件,判斷炸彈客是一名偏執、性格內向的人,與聯合愛迪生電力公司有過節,可能是過去與公司有爭執,遭受辭退的員工。除此之外,博士還判斷此人是一名擅長使用工具,受過良好教育的中年男性,可能具有斯拉夫血統,工作一絲不苟,穿戴整齊講究──像是穿著雙排扣西裝並扣上扣子。」女子偏了偏頭,看了眼投影片上的人,用紅外線指著其中一名看上去安靜嚴肅的中年男子,「而這位便是後來捕獲的炸彈客──五十四歲、波蘭裔、未婚,被逮捕時穿著一件雙排扣西裝,並扣上了扣子。」

      「另一個案例,在1979年,二十六歲的女教師被人發現陳屍於住處頂樓,她全身赤裸、屍體被支解擺成一個猶太人象徵好運的符號──死者有配戴該符號飾品的習慣──並且有被人用雨傘和筆性侵過的痕跡。調查局對兇手的側寫指出兇手可能是白人、二十五到三十五歲、無業,知道建築物的構造與受害者習性,兇手應該不是第一次見到受害者,而使用物品對受害者性侵則指出此人性無能,沒有穩定關係,並且可能具有精神疾病,曾在精神病院待過。」女子指向投影片上另一名男子,「通過側寫,警方鎖定卡敏.卡拉伯,三十二歲、未婚的無業男子,他父親與受害者住在同一棟公寓,他時常前來拜訪他的父親,並且正在接受精神治療。」

      「上述提到的案件都非常具有獨特性,這同時也說明為何犯罪側寫極少用在一般的偷竊搶劫案件當中,因為這類犯罪行為動機過於單一普遍,所呈現出來的圖像非常的……廣泛,參考價值不高,與其花時間做側寫,還不如直接取證、進行科學鑑識會更有效率。」

      女子在台上緩慢走動,「最常用到犯罪側寫的案件是兇殺案,特別是連續殺人案件,因為連環殺手的下手對象通常是陌生人,藉由犯罪側寫則能夠有效縮小嫌疑人的範圍。連環殺手行兇具有一定的行為模式──特定特徵的受害者、同樣的行凶過程、殺人手法、他們有些會特意布置現場,可能會留下與受害者相關的紀念品,方便他們日後回味當時作案的快感。透過這些反覆出現且獨特的行為特徵,我們可以判斷出兇手的人格特質,側寫的基本原理之一便是行為反應人格特質,一個人基於其心理需求與恐懼,他會做出特定的行為。」

      「關於連環殺手,我想最多人關心的會是連環殺手是如何產生的?是先天或是後天?關於這個問題有許多的理論,學界至今對這個議題仍然爭論不休,但我們可以基本肯定這並非單一因素所產生的後果。『不要問基因做了什麼,要問它在特定的脈絡下做了什麼。』這是我非常尊敬的科學家說過的話,人的性格塑成與成長環境、社會文化息息相關,這些因素無法被拆開,僅以單一的影響下去檢視。沒有A基因,即使在特定環境下也不會誘發特定行為;擁有A基因,但不具有特定環境也無法誘發行為,人類的行為是內在基因與外在環境環環相扣的結果。」

      女子說完吐了口氣,放下投影筆,她對著台下的觀眾微微鞠躬,笑道:「今天的分享就到這邊,謝謝大家,有沒有人想問問題的?」

      台下有學生舉手,女子用手指了指學生的方向,一旁的課程助教給學生遞上麥克風,「講者你好,我想問,聽起來連環殺手有不一樣的做案特徵,那他們有沒有什麼共通點?」

      「很棒的問題。」女子笑道:「我們有個『殺人三部曲』:超齡的尿床、縱火以及虐待動物,這三樣因素是暴力犯罪活動中一再出現相關性的重要指標,撇除這三樣因素,絕大多數的連環殺手都是獵食者,並且在人格成形期都不曾和他人建立信任關係,他們都具有自我中心的傾向,缺乏同理心與內省、情感淡薄、具有操控欲,其中最重要的是這些犯罪者的動機特徵都攸關操縱、支配,以及控制,他們殺人不見得是因為仇恨或是特定目標,許多只是源於內心操控的欲望。還有其他問題嗎?」

      另一名同學舉手,「講者好,像我們在電視劇看到的,或是聽說過的連環殺手,幾乎都是男性,沒怎麼聽說過女性連環殺手,這有什麼原因嗎?」

      女子點點頭,側頭思考了會兒,「沒錯,連環殺手絕大多數都是男性,生物學上的解釋與睪固酮相關,但有些研究人員認為應該有更多的女性連環殺手的存在,只是還未被逮捕歸案,相較於男性連環殺手,血腥的殺人手法、性侵與虐待,女性連環殺手更偏好使用毒、勒死或是淹死等較為乾淨俐落的手法。對比男性連環殺手充滿儀式感、血腥的現場來說,女性連環殺手行事更低調且乾脆俐落,更難捕獲。」

      外頭鐘聲已響,教授站起身對同學說:「因為時間的關係,最後一個問題。」

      最後一名同學拿著麥克風,像是單純的好奇,「想問講者,您有遇過連環殺手嗎?」

      女子眼神轉了轉,癟嘴笑得有些可愛,「這個嗎,我還沒遇過連環殺手,不過我想應該也不會有人希望可以遇到連環殺手對吧?」她微微歪頭笑著結束問答。

      台下傳來笑聲,連教授也露出不可置否的微笑,隨後道:「那我們再次以掌聲謝謝犯罪側寫師,姚棠。」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