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不受控女王又來了!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01

他牽起她的手,在尋常街口,路上的良辰美景全都鑲在他眼裡。兩人指尖碰撞,那一點光亮,就在無名指上悄聲點綴,低調綿長。

街上無人,永遠相伴的承諾是何時許下,並無人知曉。可當她走過的是七年如一日的時光,她便知道有些事從開始就注定了。

她注定要愛他,注定與他相思到老。

即使後來,等待兩人的是如血色般的盡頭……

「——小心!」

刺耳的煞車聲劃破靜夜,她與他的相遇不在春季,漫天柳絮卻在此刻撩亂紛飛。當視野漸漸凝固,她才發現圍繞在兩人身邊的飛絮竟是點點血紅,而非純白。他的視線失去光亮,她想張嘴喊他,卻擠不出聲。

時間的轉輪,戛然靜止。

徐湘思從窗外透進的那一片金海中,悠悠轉醒。她睜開雙眼,後知後覺地感受到皮膚上的熱燙溫度,這才想起自己好像睡了很久。

她打了一個哈欠,往窗外看。操場上人不多,天色晴朗,夏意正濃。

不過……怪了,剛才那是什麼夢啊?

「真好笑,我還夢到自己交男朋友。」她喃喃自語,尷尬地抓了一下臉頰。

徐湘思自座位上起身,空蕩的教室裡什麼人也沒有。不過,講臺和置物櫃上卻堆滿了各種類型、大小不一的藝術品,其中還不乏人像。尤其是那幾個木雕、泥塑的人偶,雖然還算精緻,但晚上看著挺詭異的。有幾天她關了燈睡,睡醒時,目光便和那幾個人偶來了個驚悚的「人與人交流」,差點沒嚇死。

不過嘛,看久了也算可愛啦!

這裡是廢棄的美術教室。平時,她最喜歡來這畫圖解悶,或在下午有課的時候,趴在這睡午覺。身為一個美術系的學生,她認為這地方也算是合適的秘密基地。雖然灰塵有點多,但她常用的那幾張桌子倒是被她擦得很乾淨。

她回頭,再度望了一眼窗外。啊,對了,現在是暑假嘛。

明明應該在家的她,卻一點也不想回去。那個家,空蕩寂寞,也沒比這裡熱鬧多少。

「好渴,去買個冰好了……」

她將輕盈的鬢髮勾至耳後,露出半片光潔的天鵝頸。雖然經常曬太陽,但她的皮膚白皙透亮,還總是曬不黑。那雙晶瑩的眸子底色比一般人淺,配上那頭蓬鬆的及肩短髮,清秀靈動,不說,還總有人以為她是高中生。

徐湘思伸手將冷氣關上,才剛想回身,便聽見一聲清脆的碎裂聲。

她驚愕轉頭,正好見到那個與她「眼神交流」已久的泥塑人像,摔在地上落了個粉碎!

「小、小強?」她驚呼。

「……小強?」有人複誦她的話,那把嗓子低沉卻輕佻,像是在質疑她的腦子。

她抬眼一看,心石就這麼落入那雙深潭裡。那人五官分明,銳利的眉眼令那張臉增添幾分英氣。可他的短髮卻鬆軟慵懶,剛睡醒似地,親切又柔軟。

她就盯著他發呆,腦海閃過一張血色的臉——

「是你!」

「啊?」男人皺眉。

「呃,沒事……」徐湘思回過神來,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指著地上的碎塊:「是、是你撞掉的吧!」

「喔。」男人抓了抓臉頰,「抱歉。」

這什麼隨便的態度?不,重點是……這人為什麼剛才出現在她的夢裡?

徐湘思想不透,她根本不認識這個傢伙。更何況,夢裡的他倆似乎還是情侶。

正當她還在混亂時,那人竟走近了她,挑眉勾唇,目光流轉:「……妳認識我?」

靠!她剛才的態度露餡了嗎?徐湘思臉囧,卻故作鎮定,「不認識啊!你誰?怎麼跑到這裡?」

「喔,這裡是我的母校。」他倒是很坦白,「……我回來看看。」

不知怎地,她總覺得那兩句話之間夾帶的是數年的歲月。或許,每個人回到和記憶有關之處,都是想找回什麼吧。

「這麼說……你是美術系的學長?」她好奇猜測。

「嗯。」他似乎意外她會知曉,等他往周遭看了一圈,才解釋道:「不過,我沒來過這裡。」

那掃視的目光,似乎還有些嫌惡。呃,這地方是堆積了很多「棄置品」沒有錯,但也沒這麼不堪吧?

徐湘思不怎麼喜歡他,可又想知道這人到底是誰。她左思右想,那位大爺倒是先開了口。

「喂,什麼小強?這蠢東西叫小強?」他皺眉踢了下地板的碎塊。

「你踢什麼啊!」她連忙蹲下去看,「你知道嗎?雖然這些作品有些還沒有完成,但也是學長姐的心血啊!我常常來這裡,還替它們取了名字。你就一定要這麼不尊重?」

「為什麼取小強?」

「喔,因為有次有一隻蟑螂爬過它的臉。」徐湘思抓了抓臉。

「……不尊重作品的人到底是誰?」男人翻白眼。

被說得語塞,她義憤填膺地站了起身,指著他鼻子:「總之!這不是什麼蠢東西!」

男人嘆了口氣,「喂,這些東西一看就擺了很久,都生灰塵了,妳跟我說主人有多珍惜?就算壞了,也沒有人會在意。」

「可是……」

其實,那人說得並沒有錯。這些作品多半未完成,作品的主人也大多數都畢業了。也不知道是誰將第一個作品留在了這裡,在那之後,美術教室便堆積了許多人的「未完成品」,直到教室被廢棄,那些東西也都依然留著。久了,就成了一間另類的展示室。只不過——無人到訪,也沒人在乎。

「現在可能沒有人在意了,但最一開始的時候,大多數人都是用心在做這些作品的。就算後來他們忘了,我覺得,也不能隨便處置這些物品。」她說這話的時候,嗓音悠遠,像在說一個古老的故事。「……不過,這裡的所有東西都被遺忘了,想起來還真有點難過。」

男人也被騙了幾秒,回過神來,才低聲說:「妳倒是有大道理。總之,我走了。」

「咦?」

她沒想到,他才說沒幾句就要走。雖然兩人不認識,但她還沒問完耶!

「等等!」徐湘思追了上去。

男人雙手插在口袋裡,慵懶回身:「嗯?」

「你、你還不能走!」她嚴肅地說。

「啊?為啥?」他滿頭霧水。雖然這女人相貌不錯,但他也不是一見鍾情那種人,幹嘛留下來?

「因為……」理由呢?理由……

等了幾秒,男人便有些不耐煩,他本就不是溫柔的性子,看她慌張無措,八成又是什麼少女無聊的幻想。他已經二十九歲,沒興趣跟這種女孩玩鬧。

他正要轉身,誰知道女孩一把抓住了他衣角,委屈巴巴,「那小強是我做的!你要賠我一個!」

那個午後,女孩的嗓音清澈嘹亮。可蹙眉的男人不理不睬,卻又疲乏無奈。

「……妳過來。」

「咦?」

「懷疑喔?還不快走!」他不耐煩地往前走,而她俏皮吐舌,匆匆跟上。

徐湘思:演就演,努力一點我還能擠出幾滴眼淚,幾座奧斯卡都勢在必得。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