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2009年的冬天,每個人都熟睡的夜晚。

隔壁床傳出的吵雜聲,弄醒了同房的弟弟。

「羿楷哥……?」馬羿杰睡眼惺忪地爬起,定定望著哥哥鬼鬼祟祟的背影,沒多久藏在被窩裡的兩腳靈活鑽出,踏上地板躡手躡腳地跟上哥哥的腳步。

“吱─”

閣樓的老舊房門被緩緩打開,一聽見門打開的聲音,背對著門的馬羿楷肩膀顫了下,倏地回首睜大眼直到看清楚打開門的人他繃緊的神經才舒緩下來。

「原來是你啊……阿杰。」馬羿楷放下手邊的工具,一臉嫌棄。

「哥哥你在幹嘛呢?手裡拿著的東西是什麼啊?」馬羿杰關上門,緩步走到馬羿楷的身邊好奇問道,「望遠鏡?」

馬羿楷放低聲量,把食指放在唇前,「噓,小聲點!你可別四處亂講尤其是跟爸媽說……要是被他們知道我買這個就死定了。」

「……為甚麼不能跟爸媽說,因為很貴嗎?」馬羿杰仔細觀察馬羿楷手裡那台才剛拆封的天文望遠鏡,其外觀即使在沒有燈光只有月光的閣樓裡依舊閃閃發亮,可見價值不斐。

「嗯啊,不便宜。」瞧弟弟短小的手指即將觸碰上自己的寶物,馬羿楷一個轉身將寶物死守懷中,「所以不能給你隨便亂碰!」

「小氣哥哥……」馬羿杰不滿地嘟起嘴碎念,收回自己的手。

馬羿楷無視弟弟對自己的抱怨,一邊組裝一邊侃侃道,「這台望遠鏡可是我從以前就一直很想要的東西,靠平常省吃儉用的零用錢加上打工得到的薪水,終於存夠錢,在前幾天成功把它買回來了……」想起買下它的那一天,馬羿楷不知不覺地露出幸福的笑容。

「打工?」馬羿杰瞇起雙眼,笑嘻嘻地直盯自己的哥哥。

看見弟弟心懷不軌的笑容,馬羿楷瞬間愣住,幸福的笑容僵在臉上。

「呃……」

「原來哥哥瞞著爸爸媽媽去打工是嗎?」馬羿杰的笑容笑得更開,把馬羿楷不小心說溜嘴的秘密重新覆誦一次。

「羿杰……」馬羿楷柔聲喊出弟弟的名字,「你今年生日想要甚麼禮物嗎?」

聽見生日禮物四個字,馬羿杰的雙眼隨之一亮,欣喜喊道:「我想要假面騎士的變身手環!」

馬羿楷慌張地比出安靜的手勢,驚覺自己聲音太大的馬羿杰,立刻伸手摀住自己的嘴巴,盡可能地連呼吸聲也不要發出。

得到答案的馬羿楷,把組裝到一半的望遠鏡擱在一旁,伸出手輕摸弟弟的頭說:「假面騎士的變身手環嗎?沒問題,今年的生日禮物哥哥就送你那個……所以我們今天講的所有事情,要當作我們兄弟倆一輩子的秘密喔……」

約定才剛從口中說出,馬羿杰正準備興奮點頭之際,閣樓關上的門又再次被打開。

“吱─”

「什麼秘密?」馬羿純蹙眉雙手抱胸站在門口質問面對面的兩兄弟,「我也要聽!哥哥不能只把秘密講給弟弟聽,這樣太過份!」

馬羿楷的兩眼無神地盯著馬羿純,放在馬羿杰頭頂上的手無力垂下。

暗自在心中長嘆口氣,同時領悟到……原來這就是所謂一山還有一山高。

一年四季裡冬天是最適合觀星的季節,因為氣候乾燥雲層稀少且光害少,很容易就能在無邊無際的夜空中找尋到想見的那顆星。

尤其是今晚,少了雲層的壟罩,皎潔無暇的月光將繁星閃爍的夜空襯托出千言萬語都道不盡的美麗。

「看到了嗎?獵戶座……中間有三顆星明顯連在一起。」

「嗯……在哪裡啊?我怎麼看不到?」馬羿純雙眼緊貼望遠鏡尾段的目鏡,皺緊眉頭尋找哥哥口中的獵戶座,但已經巡視了一整片天空依然找尋不到她想要看見的那三顆星。

「就在那裡,妳往左上邊偏一點……」

馬羿楷極有耐心地在旁指引她,還特地拿了空白紙和筆將獵戶星座的樣子與其附近每顆星的名稱畫上,讓馬羿純透過這方式能更快速找到。

「啊,看到了!」馬羿純欣喜喊道,「真的欸!三顆星連在一起,就像腰帶一樣……而且左下方的那顆星星是紅色的,好特別!」

看著妹妹樂在其中,身做哥哥的馬羿楷對此感到十分欣慰。

「妳順著那三顆星往東南方向看去,就會找到天狼星。它可是四季夜空最亮的恆星……看到了嗎?」

馬羿純激動地點頭,「嗯嗯嗯!看到了,真的好亮喔!哥,除了這些我還可以看到哪些星星呢?」

「我想想喔……往東方看可以找到另一顆亮星小犬星。」

「哪裡哪裡?」

馬羿楷和馬羿純兩人你一言我一句,徹底沉浸在這片璀璨星空的魅力裡,完全忽略掉坐在後方默默一個人玩著魔術方塊的么弟。

不滿自己被遺忘的馬羿杰嘟著嘴,索性放下手中那個被自己解開多次的魔術方塊,擠進哥哥和姊姊中間耍起性子,「換我了啦!姐姐已經看很久的說……」

「阿杰你先等等,等姐姐看完哥哥再抱你看,好不好?」深怕弟弟的喧擾聲吵醒樓下的爸媽,馬羿楷連忙出口安慰道。

「要等多久?我已經坐在後面等了半小時欸!」

「可是姐姐也才剛看十分鐘啊……前面二十分鐘都在組裝望遠鏡。」

「不管不管啦!我要看我要看!」馬羿杰不理哥哥的話,開始無理取鬧起來。

不堪其擾的馬羿楷,眼見理智線快要斷裂的時候,馬羿純的聲音阻止了他即將出口的責罵,也遏止住馬羿杰的胡鬧。

「是流星!」

「欸?流星?」

馬羿純轉臉看向停止吵架的兄弟倆說:「真的,我看見流星了!超迅速地從我眼前一閃而過。」

「真的假的?天啊,羿純妳也太幸運了,有沒有記得許願啊?」弟弟引來的煩躁瞬間因為流星的出現被馬羿楷拋諸腦後,他來到馬羿純讓開的位置,仔細盯著目鏡等待下次流星降臨的機會。

「對齁!」哥哥的話使馬羿純恍然,「看到的當下急著告訴你們,根本就沒想到許願這件事,真是可惜。」

「應該還有機會看到喔!我們慢慢等……」馬羿楷熟稔地操作望眼鏡說。

馬羿純察覺到一旁正在鬧彆扭的小弟,臉上露出溫柔的笑容,將他擁入懷中在他耳邊低語:「姐姐不看了,等等都把機會讓給阿杰好不好?」

馬羿杰兩邊的腮幫子雖然依舊鼓起,但聽完姐姐這番話後乖乖點頭。

「阿杰如果看到流星,想要許甚麼願望呢?」馬羿純順勢微笑問,想藉由別的話題轉移馬羿杰心中的不愉快。

馬羿杰想了想後回答:「我想要當假面騎士!」

弟弟的答案讓在場的兩人不約而同發出笑聲。

「怎麼了嗎?哥哥姐姐幹嘛笑?」馬羿杰疑惑的視線來回往他們兩人望去,「當假面騎士不好嗎?很帥氣欸!」

「你都幾歲了,還在說要當假面騎士……這種願望根本就不可能實現。」馬羿楷忍不住吐槽。

「誰說不可以實現呢?說不定我們家阿杰以後真的成為了家戶喻曉的假面騎士。」馬羿純反駁哥哥的話,將可愛的弟弟緊緊抱在懷裡。

聽見姐姐支持自己的願望,馬羿杰開心地笑了,「沒錯,我一定要成為拯救地球打擊壞蛋的假面騎士!到時候爸媽跟姊姊就由我來守護!」

「真的嗎?阿杰要守護姐姐?」

「對!我只守護姐姐,放哥哥自己一個人自生自滅!」馬羿杰說這句話的同時,還故意往哥哥的方向看去。

瞧見弟弟充滿自信的眼神,馬羿楷翻了一個白眼,小聲囁嚅:「好,我就一個人自生自滅……根本不稀罕你守護呢……」他表面看似不在意,其實心裡很不是滋味。

「哥哥呢?哥哥會想許甚麼願望呢?」馬羿純問。

「我嗎?」馬羿楷的雙眼離開目鏡,面對同樣的問題卻沒有像馬羿杰一樣思考一番後回答,「我的願望很簡單,就是找到一顆還未有人發現的星星。將那顆星命名為『馬羿楷星』,送給我未來的愛人。」把答案說出來的他,以為會聽見兩人無限崇拜的聲音,殊不知得來的卻是長達一分鐘的寂靜。

他看向自己的手足,迎視兩人嫌惡的目光。

「怎麼?不覺得浪漫嗎?」他不解地說。

馬羿杰和馬羿純充滿默契搖頭,馬羿杰先回答道:「不會,超噁心的。」

「好像有點肉麻呢?」馬羿純則是苦笑地補上一槍,「感覺跟電視上連續劇演的,男主角對女主角說:『我會摘下天上最亮的一顆星送給妳。』是同樣的意思吧?」

「才不一樣!」馬羿楷斬釘截鐵駁斥,「明明我的願望就比較浪漫,比較有可能性……摘下星星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是嗎?」馬羿純瞇起雙眼,促狹笑著。

「咳咳!」避開妹妹嘲笑的眼神,馬羿楷連忙用咳嗽來掩蓋自己的難為情,「那妳呢?妳的願望是什麼?」他隨後問。

「我的願望嗎?」馬羿純思忖幾秒後燦笑答:「我的願望很簡單,想要成為一名護士然後嫁給一個帥氣又溫柔的醫生。」她回答的時候,嘴角兩側上揚的角度明顯。

「這願望也太普通了吧?」

馬羿楷忍不住調侃幾句,接著馬羿杰一語驚人說:「帥氣又溫柔的醫生是指宇麟哥,對吧?」

「咦?」馬羿純愣了幾秒,意識到弟弟猜到自己心意的她,忽地紅著臉低頭與懷裡抬頭的弟弟對看,「咦~?阿、阿杰……你、你說什麼?」

「我說……姐姐是因為宇麟哥想要當醫生,所以才會決定要成為護士吧?」「你、你為甚麼會知道?會、會知道宇麟想當……醫生?」馬羿純說話漸漸語無倫次。

「上次跟宇麟哥哥一起在玩傳接球的時候他跟我說的。」馬羿杰把頭低下,繼續看外面的天空不想錯過任何看見流星的機會,「姐姐從以前就一直很喜歡宇麟哥,不是嗎?」

知道妹妹的祕密,馬羿楷一臉壞笑看著馬羿純,他用手肘推了推一旁面紅耳赤的妹妹揶揄道:「唉唷~住在對巷大樓的那位宇麟小帥哥是吧?我們家羿純還真有看人的眼光。」

馬羿純即刻瞬間臉紅,像顆蘋果似。

「對方也挺有福氣,能被我們家的小公主喜歡……不過既然想和他在一起,直接跟流星許願跟他結婚不就好?幹嘛還繞一大圈說要跟醫生結婚?」

「……我、我才沒有說喜歡他。」

「別裝了啦!妳這副表情就和我們班那些暗戀誠浩的女孩子一樣,她們跑來向他告白時的樣子跟妳現在如出一轍,還在那邊裝不喜歡~」馬羿楷無視妹妹的害臊,持續用言語奚弄她。

「別、別說了啦!哥再說我就要生……」不喜歡被哥哥這樣嘲笑自己感情的馬羿純,惱羞成怒即將發飆的同時,在她懷裡的馬羿杰出聲打斷了她的話。

「流星!」

這一次不是只有馬羿純一個人看見,而是三個人都看到了。

雖然第一顆流星沒有成功許下願望,但短短一秒,另一顆流星又出現在他們一起望著的那片天空。

看見流星的那一剎那,他們不謀而合的舉起雙手閉上眼睛,在心裡默念他們的願望。

許完願望的三人,張開雙眼的第一件事情便是相互看著彼此,忘卻剛才發生的不愉快放聲大笑。

三個人忘情的笑聲,最終還是引來樓下爸媽的關注。

當場被抓包的三人被處罰一整晚站在客廳不準睡覺,雖然兩腳痠得要命,但那一晚的回憶對三兄妹而言是他們的無價之寶。

馬羿杰隻身來到這幢被世人遺忘的房子,種種千思萬緒襲擊他的心窩。

那一天的自己許了什麼願望,馬羿杰依稀記得一清二楚。

只是當他偶爾想起,內心就會無限後悔。

倘若那時候他許下別的願望,是不是現在所有的一切都會不一樣了呢?

心想這些的馬羿杰打開螺絲已經快脫落的門,走進這間佈滿蜘蛛網與塵埃的閣樓。

佇立於窗旁的望遠鏡依然和十一年前位在同樣的位置,只是不一樣的是它不再是馬羿杰印象中那個閃閃發光的模樣。

他走到望遠鏡旁邊,伸出手指替它抹去一層厚厚的灰塵,劃出一道雪白的痕跡。

馬羿杰闔上渲染悲傷的眼眸,把手裡一直拿著的照片放在窗邊。

看著相片許久,他喃喃低語:「我回來了……哥哥,姐姐。」

那相片是十一年前被爸媽處罰的三個人,隔天早晨被發現一起睡在客廳地板的畫面。

拍攝者是處罰他們的父母,可以想像得到他們的父母在拍下那畫面時,是用什麼樣的表情看著自己的小孩。

然而曾經的幸福,卻在一夕之間全部變了調。

馬羿杰依舊不明白,明明那一晚屬於三個人的秘密只短短維持了一小時,但屬於這個家的秘密……卻足足長達十年之久。

直到現在,唯獨只有馬羿杰一人不知曉。

其他知曉的人,都已離他遠去,離這個世界遠去……

他們一起對著星空許下願望的那年。

馬羿楷十七歲,馬羿純十四歲,馬羿杰十一歲。

然而……十一年過去了。

馬羿楷十七歲,馬羿杰二十二歲,馬羿純至今仍不知下落,生死未卜。

姐姐,妳還活著嗎?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