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1

身穿華麗禮服的coser一手拉著裙擺,嫻熟地淺笑,身旁圍繞著一大圈擠來擠去只為了按下快門的攝影,面對鏡頭絲毫沒有半點膽怯。

換了幾個姿勢,程若伊也差不多到極限了,她迅速站直並鞠躬,「謝謝各位,辛苦了!」

「妳也辛苦了」此起彼落,成群的攝影慢慢散去,程若伊這才踩著高跟鞋到一旁坐下休息。

她鬆了一口氣,撥開遮擋半邊視線的假髮瀏海,咬著吸管補充水分,一邊小心翼翼防止唇妝掉色,不久後又被冷風吹得一哆嗦,趕緊披上一旁的羽絨衣,儘管至今都是靠著強大的意志力才能在冷風中出角,身上這件雷姆正裝的短裙和露肩設計仍然敵不過寒氣逼人的十二月。

剛休息沒多久,又有攝影前來詢問能不能拍攝,程若伊連忙起身應好。誰知一站定,攝影們三三兩兩逐漸又圍過來,程若伊臉上笑容不變,心裡卻嘆了口氣,看來今日雙腳還是逃不過久站至痠痛的命運,幸好明天是星期日,不必擔心必須騎腳踏車上學的問題,場次上再怎麼蹦噠,她的本職依舊還是普通高中生。

這時一個男攝影吸引了程若伊的目光。

對方一頭乖順的烏黑短直髮,幾乎遮住眼睛的瀏海讓人看不清目光,臉上戴著黑色口罩,明明穿得全身黑卻極有存在感。修長的手指在對著程若伊按幾下快門後擺弄著手裡的單眼相機,似乎是在查看照片。

引起程若伊注意的是他清瘦的骨架和氣質,在一群攝影裡顯得格格不入,以程若伊混跡江湖多年的直覺,他明顯就不屬於宅宅的圈子,可能年紀也跟程若伊差不了多少。

大學生?不——可能是高中生?她依舊對著眾多鏡頭微笑,腦袋卻不著邊際地想著。

程若伊笑得累了,停止天馬行空,又一次主動鞠躬喊停。

她放下一直維持同一個動作而痠痛的手臂,抬眼間卻不經意對上黑髮男孩的視線,視線交錯的瞬間對方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在程若伊還沒反應過來前朝她點點頭致意,而後拿著相機離去。

程若伊這才發現他的眼睛也是有如濃墨般的黑,跟他的髮色和穿著一樣。

而且……好像……有些熟悉?好像在哪裡看過這個人一樣。

程若伊呆站在原地,思索熟悉感從何而來,她的記憶力不差,一般來說,存在感如此強烈的人應該令她印象深刻才對。

她想了半晌,腦袋卻遲遲跑不出結果,也沒有再多糾結,眼看時間差不多了,她轉頭收拾起東西。

換下禮服和假髮,程若伊搭著人擠人的捷運回到家,顧不上哀號著想坐下的雙腳,便直衝浴室卸妝。

她摘下即將戴滿八小時的藍色美瞳,把假睫毛和雙眼皮貼拔掉,整張臉的厚重底妝都卸乾淨後,憑藉著模糊的視線找到自己的眼鏡戴上。

當世界又重新恢復清明,她抬頭看向鏡子裡的自己。一頭被假髮壓至變形的亂糟糟褐髮短至耳下,黑色粗框眼鏡重重地壓在鼻樑,靠高跟鞋撐起的身高不復存在,平板的身材更是在她身上蓋上大大的「普通」二字。

身為「角色」的時間結束了,就像灰姑娘的魔法過了午夜十二點就會消失一樣,場次一結束,拿掉假髮、卸掉妝容,她就變回那個在茫茫人海中隨時會被淹沒的宅女程若伊。

如果那些在場次上興奮找她合照的人看到自己的這個樣子,應該會很失望吧?

程若伊想著想著就不自覺地低落,她草草洗漱,將冰箱裡的冷凍食品拿去微波,正著手整理塞在大包包裡的cos服和化妝品時,手機的來電鈴聲卻突然打破屋子的寧靜。

程若伊用餘光瞄了一眼來電顯示,在看清楚來人後動作凝結了半晌。

偏偏挑她場後憂鬱時打來,可真不是時候。

不情不願地拿起手機,又任由鈴聲響了兩三聲後,眼見對方沒有想掛掉的意思,程若伊這才劃開通話鍵。

「喂?」

「喂?是若伊嗎?」通話另一邊的程英賢猶豫了一下,在程若伊長達好幾秒的默認中又問:「妳……現在在忙嗎?」

「……沒有,您找我有什麼事嗎?」

「也沒什麼事。」程英賢秒答,隨後又靜默,像是在努力構思下一句話,「吃過晚飯了嗎?」

程若伊想起還在微波的晚餐,「還沒,正要吃。」

「哦,最近怎麼樣?」

「還行。」

「有什麼話是要對爸爸說的嗎?」

「……應該是沒有。」

「爸爸現在還在東南亞視察,今年寒假應該也回不去了,妳自己一個人OK嗎?」

「可以的。」

已經很多年了,自己一個人生活,可以的。她在心中喃喃。

「好……就先這樣了,這個月的錢有收到吧?不夠用再跟我說,今天記得早點睡。」

「嗯。」

「那就……掰掰。」

掛掉了。

程若伊放下緊繃的神經,而後怔怔看著手機出神。

每次的親子對話,都像是在執行例行公事一樣,好似只能靠著短短幾句從未變過的問答來維繫表面上的溫度,只要手機一停止通話,父女間的關係也就只剩下血緣。

剩下的,就什麼都沒有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