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夜間飛行《撲克遊戲》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初始

刺骨的寒風襲來,參雜了一絲絲水滴,除了狂風吹來的聲響,這裡可以說是寧靜的像個空城。

原本身旁陪伴的景色是一棵棵的樹木,不知何時已變成了人數寥寥無幾的商店街,似乎已經打烊許久了。

「真的是這裡嗎……?」

「當然,我都走過上百次了。」

「是嗎……」

女子轉向她,露出了無奈的笑容,開口道:「小月,妳不信任我?」

月霎時沉下臉,瞪著對方。

「別那樣叫我,我們沒那麼好,蕾娜拉。」

「好歹我也是妳姊姊。那次只不過是不小心失誤罷了。」

月立刻理解她所指的〝失誤〞。

「妳拖累他們的名聲了,害爸媽差點失業。妳到底做了什麼蠢事?吸毒嗎?」

蕾娜拉眼裡閃爍著不滿的神情,隨即停下腳步。

「這裡我就不再跟過去了,前面右轉直走到底就是校門口,跟著他們走吧。」

她指了指一旁轉向巷口的人們,接著道:「到警衛室拿宿舍鑰匙,放完行李後到剛經過的咖啡廳找我。」蕾娜拉停頓了片刻,對月露出了微笑。

「我會跟妳解釋一切,包括拖累妳們的事,我很抱歉,好嗎?」

月若有所思地盯著她,沒想過她會告訴自己事實。

「怎樣?」蕾娜拉挑眉。

「……沒事。」

月吸了口氣,接著提起行李向巷口走去。

「……待會見。」蕾娜拉輕聲開口,沒有得到月的回應。

蕾娜拉苦笑了一下,目送妹妹離開自己的視線。

「我想領宿舍鑰匙。」

「名字和學生證。」

「維多莉亞.月。」她遞出學生證。

管理員拿出房卡,在簿子上打上記號後,連同學生證及房卡還給月。

「維多莉亞.月。很有趣,妳姊和妳解釋她幾乎快身敗名裂的事了嗎?」

月警覺性地凝視著對方,問:「你從哪聽來的?」

管理員笑著開口:「我和她有著相同特別的身分,算是同事吧。」

「我沒料到她這麼有名……為甚麼當個管理員也可以身敗名裂。」

「哈哈──不是這個職業的同事啦,反正妳等一下就知道了,我就不必再多費唇舌跟妳解釋。喏,妳的房間在B棟二樓。」

他在地圖上迅速畫了個圈,將整張地圖遞給月。

「謝了。」她輕輕一抽手,暫時將滿腦子的困惑拋下,朝著宿舍大步走去。

「我的左邊!4點鐘方向有敵人,幫我一下……!」

月遲疑了幾秒鐘,伸手在門上敲了幾下。

「嗚啊啊!等、等我一下,我掛機一下,你要躲好!」

「喵……」不知道為什麼,傳來了像貓的聲音。

接著又傳來「碰!啪機、噠噠噠、哇!」的聲響,也不知道裡面再忙些什麼。

片刻,門把「喀!」一聲打開,接著是探出臉來,帶著紫色長髮的女子,露出了既客套又尷尬的笑容。

「嘿…。」

「……那個……我是妳的室友。我可以進去嗎?」

「噢!那個……」她緊張地回頭看了看房間,月馬上察覺到她似乎有隱瞞甚麼。「當然囉!請多指教!我是紫,剛在玩線上遊戲所以很吵,抱歉抱歉。我會到圖書館玩的。」

內心想著「圖書館?喂喂不對吧。」的月愣了愣,迅速接話:「沒關係的,我放個行李立刻閃人,不會打擾妳。」

月提起行李走進房內,左側擺著兩張單人床,陽光耀眼地穿越了窗戶,右側放著兩張併在一起書桌,中間還放了個不高不矮的隔板,只見左邊的書桌上放滿了雜物,甚至還有逗貓棒…?

「妳有養貓……?」

對方愣了一下,「啊哈哈……有。」

「在這嗎?」

「呃……有……不、沒有……妳會討厭貓?」

「喔喔,不介意。只是等會兒會有老師來巡房,小心別被發現。那我先走了,掰掰!」

「……掰掰!欸……會有老師來嗎!?」

對方的驚叫聲傳遍走廊,月不禁笑了起來,輕盈的往樓下大門衝去。

「所以……」

雷娜拉有些不悅地打破了沉默,似乎不習慣先回答別人的問題般開口:「希望那個管理員沒跟妳告狀些什麼,如果他說了什麼都先忘掉。他說的話只有百分之1是真的。」

月轉動著吸管,飲料的冰塊叮叮作響。

「這就要看妳怎麼解釋了,搞不好他就是那1%的實話。」

雷娜拉瞪著月數秒後,才回答:「妳小時候應該常見爸媽說要出差,但好幾天沒回來,要我照顧妳那時候吧。」

「這是在討債嗎?」

「不是。只是他們的工作和這個有關。那我就直說了,他們是情報員。但範圍還限於一般商業方面而已,私人企業和國家情報員處不太好,因為國家常介入私人企業,讓人非常不爽。」

月吸了一口紅茶,露出了不以為然的表情。

「酷。」

「……就這樣?」雷娜拉無法置信地直視著月,這可是攸關於她未來的工作,看來她還不懂。

「不然妳要我說甚麼!?『哇噢!真是太帥了,我要報名參加!』這樣嗎?別傻了!雷娜拉!」

雷娜拉也跟著提高音量叫道:「我不是這個意思!這是真的好嗎!妳回去妳的學校聽完新生說明就知道了!這個職業是家族傳承,除非妳的技巧特別爛才會被當掉,但只要出事了第一個就會先懷疑妳!我這次就是差點……」

雷娜拉突然意識到甚麼般沉默下來,忐忑不安的四處張望著。

「怎樣?不是要和我解釋嗎。」月依然把她的話當成玩笑似的回應。

「不是全部,總而言之我就是因為任務出包而搞成身敗名裂,會拖累家族也是理所當然,我也差點坐不住這個位置,薪水降的可多著。」

「很好啊!妳可以說自己技巧不足申請退休,就不用捲進去了不是嗎?天啊,連我都會了!」

雷娜拉沉下臉,眼神變得閃爍不定,彷彿小偷聽到警察來時緊張的表情。

「千萬別嘗試,這樣妳會有很多麻煩,公司第一個懷疑的就是妳。要是被人誣賴妳就完了。」

月拿起叉子,將乳酪蛋糕刮了一小片放進嘴裡,香甜的氣味讓她心情紓壓了不少,她眼神向左一撇,店內只有少數的服務生,人數寥寥無幾,各自在聊自己的天。

雷娜拉見月毫無反應,繼續道:「相信妳的資質很好,等妳畢業以後可以選擇妳要工作的地方,但是大多數人都選擇自己的家族企業,希望妳的眼光跟我一樣。那麼,妳假日可以回家,平日除非有緊急事情才能回來,不然請用手機。」

月翻了個白眼,她知道雷娜拉大概要回去了。

「慢走不送。」

「……再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