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Chock.最可惡的青梅竹馬!

「宋于絜,快出來玩!」

小巷弄的兩層套房並鄰隔防火巷,二樓兩間房間的窗口正好相對,紙飛機隨著風飛進桌面,七八歲的女孩子正坐在靠窗的位置,迎著陽光,低頭認真寫作業。

在她正對面的窗口,同歲的男孩子正無聊得拿剛折好的紙飛機不斷往女孩子的窗口扔,很不氣餒地給對方的桌上扔了好幾個被揉成一團的紙。

紙飛機折得不太平整,午後的風正吹向女孩的窗,把紙條承載吹進窗裡。

終於受不了地,女孩子皺眉拿起紙飛機,看了一眼窗那邊男孩子正托著臉,大眼睛滿懷期待地眨呀眨,不耐煩的表情一下子軟化了一些,有點於心不忍。她打開紙飛機,蹙起眉心,才想抬頭打個大叉拒絕,就看一架紙飛機又飛進窗裡。

「妳就跟宋爸宋媽說,我找妳寫作業。」

她抬起眼,看窗那邊的男孩子動作誇張地手舞足蹈,兒童期的男孩身高還矮小,為了讓她看見,他乾脆整個人踩上整個人踩在椅子上,一隻手往窗外指指,一隻手又指指樓下,再指了指窗簾表示拉上,嘴型又大又誇張地重複比劃:我們從後門溜走!

到底還是孩子,宋于絜看了看窗外好得晴空萬里的天,又看了看手裡的作業,眼神動搖。抿了抿嘴,她才想在紙條上回話,後面就傳來開門聲,嚇得對面的男孩子立刻乖乖坐好,拉上了一半的窗簾。

「小絜,作業做得怎麼樣啦?」

梳著低馬尾的青年女人拿著杯牛奶開門走進房,溫柔地探頭詢問。宋于絜則連忙把小字條快速地先藏進作業簿裡,嘴唇有點緊張地抿了抿,才開口回答:「作業差不多做完了,那個……何承熙,何承熙說他作業不會,問我能不能過去教他。」

指了指窗那邊正在賣力演出地拿著其實根本沒動過的作業、雙手合十,拚命對著這邊彎腰請求的男孩子,宋于絜心虛地眨了眨眼睛,看自家親媽愣了一下,然後露出了一種微妙的、和藹過分的笑容。

「哎呀   ,那妳把牛奶喝了過去,好好幫人家承熙──」

宋于絜一聽,一把就將牛奶接過來一口咕嚕咕嚕喝光,溫熱液體滑過喉嚨,她從桌子上抄起作業,順便把小字條一起夾走。「我喝完了,我現在就去!」然後急匆匆地往門外奔。

她身後的宋媽搖搖頭,笑得欣慰又微妙地碎碎念:「小孩子還那麼小就看對眼,欸呀真不錯……」

一路抓著作業簿往樓下小跑,宋于絜到隔壁家門口時還有點緊張地整理了一下被坐皺的裙子。

這是她上次月考第一名的獎勵,粉紅色的洋裝及膝、荷葉邊和小花邊圓領,長頭髮大早上被週末休假在家的媽媽打扮成雙馬尾,但被剛剛跑得有點凌亂了。深吸口氣,她抬頭仰望,正想按門鈴,怪獸一樣「砰砰砰」的腳步聲就從門後狂奔而來傳來,何承熙急匆匆地把門打開,把後面狀況外的何爸整得一愣。

「承熙?跑慢點……哎,于絜來啦?」

「爸爸,宋于絜來教我寫作業!」

急匆匆地跑到門口開門,他又急匆匆地拉著人上樓,宋于絜還沒來得及說上話,只好急急忙忙地一步三回頭,不忘要保持禮儀家教地招呼:「承、承熙爸爸好……!」然後就被拉上了樓。

還聽見後面何爸在喊他們小心慢點爬樓梯別摔倒,她回頭看了看何爸,又看了看前面蹦蹦跳跳的男孩子,眼神有點羨慕,心想爸爸好像都比較溫柔,但是他家裡媽媽也不怎麼管他,看他每天都這樣沒心沒肺開開心心的,真好。

她被何承熙拉進房間,男孩子的積木模型堆了一地,進門還要開闢道路,膽戰心驚。到窗口的時候她看見媽媽還在房裡看,一下子又緊張起來。

何承熙捏捏她手腕,笑嘻嘻地立刻乖巧在窗前一鞠躬:「于絜媽媽好!」聲音清亮又清晰,響徹整個小巷。

宋媽的眼神看他比看宋于絜還溫柔,連忙點頭笑笑說好,轉身就離開了房間。她有點感慨,知道媽媽一直很喜歡何承熙,如果何承熙是她弟弟,她估計都沒有這些新衣服穿,肯定所有寵愛都要歸給何承熙──但是是鄰居兼世交的關係就不一樣了。只要是何承熙找她,她就幾乎不需要別的理由就可以從爸媽緊盯的作業和復習預習時間抽身。

就算比起來,她的爸爸沒有那麼喜歡何承熙,他也還有一個還在幼稚園的妹妹何承萱可以出來擋擋槍,討討自家父母開心。

何承熙掩人耳目的手法很熟練,等宋媽出門,立刻把窗簾拉上,再把枕頭直立放在椅子上,用外套蓋上。出房門的時候還特地鎖上門、帶上鑰匙,他小心翼翼左看右看,小小的手拉著她的手腕,確認何爸在書房裡認真辦公后才溜到廚房後門,帶著宋于絜迎接戶外的風和陽光。

「怎麼樣,不錯吧?」眨眨眼睛,何承熙轉過頭看她,一臉求誇獎的表情。

「……你準備得這麼充分,怎麼不自己溜出來啊。」張了張嘴,宋于絜看著他,有點啞口。

「一個人出來很無聊欸,剛好我媽帶我妹出去打預防針了嘛。」何承熙聳聳肩,「我才不想留在那裡寫作業……欸宋于絜,快點,公園那邊新加了好多好玩的!」

七八歲的男孩子本來就有用不完的活力,何承熙的體育本來就有天賦,一鬆開手,宋于絜就幾乎要跟不上。

她急急忙忙地跟著對方的背影跑,到最後跟丟了只好跟著記憶的地圖尋找那個她其實不是很常有機會去的、家附近的公園。

小孩子的方向感不好,還沒有智慧型手機的年代,她只能抓著裙邊,跑進死巷再慌慌張張地跑出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跑了幾個地方,左看右看也沒找到人,她只好害怕地在路口大喊:「何承熙!」

前一天晚上才剛下過雨,柏油路不平的坑上還有幾個小水窪。宋于絜在路口焦急地想奔過去找路,沒顧到兩邊路口來車,被突然冒出來的機車嚇一跳,整個人摔了一跤,濺起的污水噴了裙擺一身。

本來還高高興興的心情一下子被委屈情緒充滿,她有點想哭,才拍拍裙子想起來,就看見一隻手朝她伸出來。

「宋于絜,妳怎麼跑來這裡啊?」

她眨眨眼,抬頭看對方背光的身影一下子好像變成天使降臨,感激地拉住他的手借力站起身。

「謝……」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宋于絜,妳的裙子怎麼回事啊?還有妳的臉、好像我家附近那隻髒兮兮的灰貓!」

道謝還來不及說出口,就被對方毫不掩飾的誇張笑聲打斷。她愣愣地看著被抽開的手,皺著眉頭低下去看,才發現自己的新裙子髒了,從污濁的水坑倒映、可以隱約看見她的臉也被噴濺起來的水弄髒。

「你──」

「宋于絜!找死了妳、不寫作業偷跑出來!」

她皺起眉頭,抬眼正想大罵,就聽見從背後又傳來親媽的叫喚。

大難臨頭就在當下,她整個人僵住,咬緊嘴唇,委屈得眼角泛紅,眼淚就含在眼眶,眨眨就能掉下來,又被她倔強地忍住,要掉不掉的,看起來委屈巴巴。何承熙也僵住了,下意識就趕緊往前跨一步躲到她前面,他才張嘴想替她辯解,後面的女孩子就突然猛地拍了一下她的背,垂著頭用幾乎崩潰的聲音對著他喊:

「何承熙──你真的是、我全世界全宇宙最最最討厭的人!」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