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米琳《剛剛好,先生》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序章 煮水

──泡茶的第一個步驟:等待水煮開。

「請問還有這個月的Happening   Mag嗎?」

「沒有,中午剛賣掉最後一本,明天早上才會再進貨哦。」

「啊,好可惜……」

自動門滑開的剎那,熱風迫不及待地灌進小小的雜誌專賣店;門外,蔚藍的天空看不見一片雲,八月午後的陽光熾烈得令人暈眩,將觸眼所及全鍍上一層浮光。

即便如此,大街上仍舊熙來攘往,擠滿了不畏高溫、把握假日悠閒逛街的人潮。

藏在陰影與盆栽間的窄巷幾乎像是另一個世界,琳瑯滿目的櫥窗大肆吸引著人們的眼球,從這間店面到下一間,稍不小心便錯過了安靜佇立在其中的方圓之地。

幾枝綠竹擋在門廊前,隨風輕響,斑駁的灰磚牆若隱若現,舊式鐵花窗纏上綠藤,在都市叢林裡開闢出一方清幽,行至此處,燥熱的空氣沁入絲絲涼意,腳步不知不覺間從容了下來。

微微仰頭,不規則的木匾上以瀟灑的行書字體提了四個字。

緒風茶館。

拉開紗門,淡雅茶香首先迎面撲來,滿座的店內並不嘈雜,彷彿是為了符合這裡的氣質,眾人交談的音量都不自覺放低些許;定睛環顧其中,簡潔別緻的陳設禪意裊裊,竹製器具、陶製茶具,一室溫潤古樸的色彩,安然閒適的氛圍,十分令人放鬆。

──卻在男人端著茶盤出現時,驀地一陣按捺不住的騷動。

「快看,那位就是店長……」

「這一期雜誌上出現的那位?」

「對對!就是他!」

「哇,本人真的滿帥的耶……」

一身寬鬆黑色襯衫、卡其色休閒長褲、腳踩樂福鞋,男人打扮得簡約大方,染成深棕色的短髮微鬈,雖是單眼皮,卻是一雙炯炯有神的大眼,鼻樑挺直、唇線清晰,稜角分明的輪廓五官,使他看起來帶了幾分銳氣。

對於那些視線和竊竊私語無動於衷,似乎十分習慣成為目光的焦點,逕自和外場的同事點點頭作為招呼。

「你這傢伙……唉……」

另一個高壯的男人倚在櫃台邊,見他走出來,不住地搖頭。

「怎樣?」

「去接受專訪果然是正確的決定啊!你這張臉就該這麼用!店長Good   job!」男人拍拍他的肩膀,浮誇地感嘆;然而對方顯然並不領情,送來一記白眼。

「少在那邊說風涼話,」他笑罵,將茶盤塞進男人手裡,不客氣地指使:「三桌的紅韻,麻煩你。」

「是是是……」

望著那名店長挺拔的身影,坐在附近的一名青年面露欣賞,忍不住用手肘頂了下身旁的同伴,壓低聲音討論。

「欸,一個素人長成這樣是犯規的吧?」

他身邊的女孩促狹地笑:「你的菜?」

「嗯,我是為了我們Daily   Saga才搶的雜誌,沒想到撿到寶──」

「……Daily   Saga?誰?」

「我很喜歡的樂團……等一下,妳不是也有買這一期雜誌嗎?妳還沒看?」

「我又不聽搖滾,我是為了靜歲買的。」

「……啊?靜歲?她又是誰?」

「她是……」

靠窗的僻靜角落,女人翻閱雜誌的指尖微頓,似乎有些坐立不安地動了動;柔順的中長直髮垂落,遮住大半面容,只隱約看得見她戴了一副圓框眼鏡,三朵黃色小花組合而成的髮飾在烏黑的髮絲間綻放,成為整身素淡裡唯一一抹亮色。

她不自覺地坐直身體,聽著女孩向朋友解釋著靜歲是近期ig上小有名氣的治癒系插畫家。

「……我超喜歡她的畫,這次她還特地為了Happening   Mag畫了兩張全新的作品……在這裡,你看!不過有點可惜耶,她本人沒有露臉──」

青年聞言不禁噗哧一聲,吐槽道:「妳是看她的畫又不是臉,如果露臉之後幻滅怎麼辦?」

「這麼說也是齁……」

女人抿了抿唇,暗自贊同地點點頭。

垂下眼眸,便看見他們口中那名插畫家為雜誌繪製的水彩內頁──頂樓望出去的城市蒼茫一片,烏雲厚重地壓著遠方的天際線,遼闊的視野裡,偏灰的色彩層層疊起,本該黯淡寂寥的畫面,卻又在四處點綴了盆栽和繽紛的花色,筆觸細膩而溫柔,帶著令人會心一笑的小巧思。

正要闔上雜誌,低沉悅耳的嗓音倏然響起,男人站在桌邊,手裡端著一壺茶和靛藍色陶杯,熟練地彎身問:「熱的蜜香貴妃烏龍?」

她沒有防備,不小心和他四目交接,慢了半拍回答。

「……啊,是的,謝謝。」

「請慢用。」

男人好看的唇線挑起,眼眸微彎,稍微斂去鋒芒,反而平添一股大男孩似的稚氣與朗然。

望著他寬闊的背影,女人愣了片刻,忍不住將手上的雜誌往後翻了幾頁──

那麼最後一個問題,是本期雜誌所有專訪的共同提問。

本期專題的內容是關於「理想與生活」──兩者可以並行?或者只能是平行線?如同麵包和愛情之間的選擇,許多人在追求理想的時候便難以顧及現實生活,而肩負起現實責任時,便只能放棄理想。

在你們身上,編輯看見了「理想與生活」並行的可能性,從而決定邀請各位一同參與這次的主題。

請給尚未放棄、仍在為了自己的理想生活打拼,或者,仍在尋找自己理想生活的讀者朋友們一句建議吧。

女人翻開下一頁,方才站在她面前的那人立刻躍進眼底,帥氣的側臉佔了大半版面;唇畔帶著驕陽般自信的笑容,銳利的眉眼盛著澄澈的光,望向遠方,彷彿目標堅定,對於未來無所畏懼。

而這樣意氣風發的男人,他的回答是──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