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5.正視回憶

      「妳臉色怎麼這麼差?」他無視我的抗議,另一手貼上我的額頭。

      「梁書顗你……啊!」狠話未出,身體卻率先騰空,只留分別置於腰間和腿間的溫熱。

      還有臉頰上的熱氣。

      「放、開、我!」

      我隱忍著怒氣,以僅我們兩人能聽見的聲音,字字清晰的說著。

      「馜馜,妳再不把我抓緊,小心掉下去。」

      他語氣有些冷硬,卻盡力維持住溫柔,只是我仍倔強的想掙脫。

      「梁書顗,我不知道你是有多閒,還是你多想引人注目,反正我不是你用來吸住大家眼球的工具……」

      在我發出的一大堆謾罵聲中,梁書顗終是停下腳步,看著我。

      眼眸不似以往看見的柔和,深沉的墨色少了昨日在夜晚還能散發的異彩,反倒摻了許多情緒,變成黑夜裡的那片沉默死寂。

      我頓時感到有些害怕。

      害怕他直接把我丟到地上。

      「妳再繼續說,我會直接跟全校宣布妳是我女友。」他語氣認真,一聽就知道不是在說笑。

      但我還是不信邪。「你敢?」

      「我不敢。」他答得快。看我一臉懵,勾著唇解釋:「全校太少,我怕妳不高興。」

      「……」言下之意,妳再吵小心我告訴全世界。

      「還有,妳不是用來吸住大家眼球的工具,」我看向梁書顗。他的眼色柔了幾分,卻也添了認真。「妳是田馜馜,是我喜歡的人。」

      一瞬間,我的心跳為那視線跳得飛快,卻又覺得有些五味雜陳。感覺有種東西堵在心頭,回憶剎那間湧上,在腦海裡捲起波滔駭浪——

     

      「田馜馜她就長得好看些,等我們利用她跟學長們親近之後,再丟掉也不遲。」

      「馜馜,社團成發妳不來的話,大家就不會來看啦。妳想看大家這一年的努力全都沒人看見嗎?」

      「田馜馜?她會不會太自不量力?也就比一般人顏質高一點,就想勾引學長?」

     

      國中自認為最要好的朋友們在洗手台前說的話、期末學姊的情緒勒索、眾人口中自不量力的田馜馜……

      眾說紛紜皆指向——田馜馜只是個皮囊比別人好看些,實際上每天都在想要怎樣勾引人的婊子。

      那些不美好堵得我心慌,我只覺得一時間喘不過氣,似是有人掐著我的脖頸,試圖阻止我呼吸,逼著我看向那些我一直不願正視的回憶……

      我在夾縫中生存,在正方體裡看著六面牆逐漸壓縮,沒留一道隙縫讓我往外逃,空氣變得稀少,眼前一黑,我就像岩石,陣陣白浪朝我拍打,沒有美麗的浪花,只有席捲而來的窒息感……

      「馜馜!」焦躁不安的嗓音終究沒把我從紛擾中喚回,反倒是那些過往拉扯著我,像是要在今天逼我直視。

      再度醒來,我躺在保健室的床上,昏白的燈光令我眉間的皺褶多了層,一坐直身子,拉門聲便傳來。

      「妳醒啦?」保健室阿姨拿著盛著液體的杯子。「妳生理期來了對不對?我記得妳上上個月有來保健室借衛生棉。」

      我輕輕點頭。不得不說,保健室阿姨的記憶力真不是蓋的。

      「她醒了?」一顆頭探出,打斷阿姨開口欲要說的話。

      阿姨淡淡撇了梁書顗一眼,「你惦惦。」

      梁書顗聞言,眨著眼睛,那顆頭默默收回。

     

      居然沒臣服在梁書顗的毒藥之下?

      阿姨轉過頭,「妳應該是生理期加上太累,才會昏倒。」說著,把手上的杯子遞給我,「喝點黑糖水休息一下,還有不舒服再說。」

      我接過,輕聲道謝。心裡仍想著保健室阿姨到底有多厲害?

      「我跟梁書顗,同父異母的姊弟。」阿姨悠悠開口。「雖然差了十幾歲。」

      我有些驚訝,「那我是不是不該叫妳阿姨?」語畢,輕啜一口黑糖水。

      「嗯,應該叫我大姑。」

      聽聞,我差點將剛入口的黑糖水吐出來。

      「呃……您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沒有吧?」梁書顗又探出頭,痞痞的笑著。

      她姐姐的肩無謂一聳,「我叫梁媗茵,想不開才會來學校當護理師。叫我什麼都好,就是別叫大姑或阿姨,老慘了。」

      「……好。」

      真是一位有想法的女性。

      她嘴角滿意的勾起,轉身出去,繼續工作。

      梁書顗緊接著進來。我撇過眼,沒想與他對視。

      透過眼角餘光和聲音,我得以知道梁書顗搬了張椅子在床邊,視線定定落在我身上,像是要我看向他。

      而我鬼使神差的回應他的目光。

      他的臉一如我初見時的陽光柔和,方才的些許冷硬改為無奈,昏白的燈光在他身上,宛如自窗外傾瀉的陽光,散發著慵懶燦爛,好看的令人移不開眼。

      「為什麼會太累呢?」他歪頭,滿臉的不解。

      「……沒。」

      「真的?」他笑著看我,然而未達眼底的笑意只讓我覺得恐怖。

      我吞了口口水。「我好像沒必要回答你。」語畢,我將手中的黑糖水一飲而盡,打算下床。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