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曾參加過

  • 2021 POPO華文創作大賞──現代幻想小說組

山海病圖

作者
羽笙 / 中年級生5年級
類別
文學小說 | 奇幻
狀態
已完結(目前55章回)
全書訂購價格
0
285 0
免費章回 55
付費章回 0
總字數 122335
收藏數 70
訂購數 免費閱讀
留言數 655
本日人氣 0
本月人氣 767
累積人氣 4872

內容簡介

★2021 華文大賞現代奇幻組參賽作品★

【小心!病毒就在你身邊!】
【當日常被輕易撕碎,你還能擁有什麼?】
【吃貨病毒帶原者X妹控清潔隊隊員】


已經沒人能記得最初淪陷的情況,詭譎的病毒從世界的一角冒出,如狂風般席捲而來,先前經歷過一次病毒戰的人們,相信這次也能順利擊潰病毒。

然而,轉眼間大半個世界失守,新種病毒既詭異又兇猛,被感染者會化為山海經裡的
異獸,因此被稱為山海病,而唯一能拯救人類的是,從上古流傳下來的神奇寶物──山海病圖

身為清潔隊員的陸季則奉上級命令尋找山海病圖,但他絕望的發現,能解救全人類的解藥在一個病毒的手上?!那傢伙還是個吃貨!


姜司:「想要圖?可以,拿三千根瞿如鳥腿跟我交換。」
陸季則:「瞿如?什麼鳥?」
姜司:「三足鳥啊,我幫你算過了,你只要獵一千隻瞿如就能跟我換圖。」
陸季則:「我看殺了你比較快。」

病毒與人類的攻防戰就此展開──





★雖然是妹控但沒有妹妹
★歡迎拍打收藏,一起寫文
★感謝花花贈封
後記這邊走

最新章回

54夢醒之章(完)

公開 2021-08-30 00:20

「如果能變成山海經裡的動物,你會想變成什麼?」

曾有人這麼問過,還記得那時候的回答是……

「乘黃!」

「那是什麼?」那人笑著問:「等等,我好像聽過,是馬?」

「是一種背上有長角的狐狸。」

「為什麼要變成那種動物?變成九尾狐或是鳳凰之類比較有名的動物不是比較好嗎?」

閱讀

作者其他作品

回應(655)

貼過來後,格式好像亂掉啦> <
不管如何,重溫一遍這個故事的感覺真好
羽羽完結篇加油!充滿信心地打下END吧!
2021-08-28 08:21 通過電腦版 回應
再次感謝月月的長評(跪)
也抱歉這麼晚才回
我一邊回一邊回憶當初寫故事的心情,其實整體寫下來還滿愉快的耶!下次再一起玩
2021-09-06 23:59 回覆

滅之章

總算進入最終章啦~截至50章,真相基本拼湊完畢,此刻回顧曾經的山海疫傳,就有了截然不同的感受。


其1:


他們把世界的災難分食了......(略)而長角之人,必定帶來瘟疫。


其2:


(前略) 四隻角的黑色妖獸吞食所有太陽,拯救在水深火熱中的人類,但失去豔陽的大地只餘黑暗,漆黑寒冷的漫漫長夜讓人類從一個深壑掉到另一個深淵,為了生存,人類決定對抗妖獸。


他們殺死妖獸,救出僅存的唯一一個太陽。


其3:


何為睡?何為醒?


何為生?何為死?


在無邊無際的黑暗中,萬物沉睡。


有一簇火焰降臨至此,喚醒大地。


其4:


日荒獸與月荒獸是最早出現在這世界的生命體...(略) 耗盡力氣的祂們化為單羽單眼的蠻蠻鳥,在廣袤的大地上尋覓彼此,最終,祂們在世界的盡頭相遇,完整彼此的生命。


多年後,合體的蠻蠻鳥生出一個蛋,蛋裡孵出了人類。


 


結合滅之章的研究報告,羽羽再次構建了龐大的世界觀,連同山海經中的奇異人類也成為設定的一部分。


四隻角的黑色妖獸即是月獸,吞吃日獸並不是為了殺死他,只是暫時制住日獸,卻被人類殺害,分食殆盡,日獸無法食用,所以只用日的皮加上月之眼製成山海病圖,而日之眼成為解開封印的鑰匙,也就是小畢。


......這樣看來有點像是吃下月獸後消化不良,所以生下的4個被詛咒的孩子就是月獸的肉塊呢(X)


前面小則的部分果然是伏筆,或者說,這整個故事的鋪陳,就是為了最後的解謎呀。


以兩步棋開始,小司的布局從遇到小則之初便開始擬定,利用「小畢鱗粉」這個嶄新的設定,將前面所發生的種種都倒向好的結果。


收服何志淵,治好何志宇,掌控了齊霄的定位。讓何志淵帶走陸眠,同樣剷除了陸季則可能倒戈的隱憂,治好了潘若松,也因此收服了絜鉤的心,一切布局妥當,只為了能在齊霄下手剖腹後,成功來個爆炸。


再說最終BOSS齊霄,不得不說他是個擁有堅定意志的人,照他所言,這2500年的時光,他一直在朝著自己的目標努力,直到如今終於開花成果。


有句話說,幸運的人用童年治癒一生,不幸的人用一生治癒童年,在這故事中的四個活了漫長歲月的人都是如此,直到兩千多年後的現在,小司還記得母親將他壓入水中,流非還記得他在井底苟延殘喘,絜鉤還是渴望著親人,齊霄也還記得承受實驗的痛苦。


不過齊霄最大的問題在於他對自我的定位,深信自己是「月之獸」的他,即使真能成功,讓一切歸於虛無,也無法達成他的夢想,他終究是迷失了,也拒絕所有曾經信賴過他的夥伴,如今的他是真正的孤身一人,想來能迎接他的未來只有徹底的毀滅。


(不過是貓頭鷹耶......可愛的貓頭鷹!變成小貓頭鷹養起來好像也不錯......)


雖然結局還沒有出來,不過按照這個走勢,小司應該還是會死吧,或者有HE的可能呢?讓他體內的力量消褪,徹底成為真正的人類,可以享受屬於人的一生,跟小則結婚,然後快樂活到老。畢竟親都親了,摸也摸了,肉體都使用過,連前任流非都拋棄了,總該對小則負責呀!


 

2021-08-28 08:19 通過電腦版 回應
嘿嘿嘿,山海疫傳的真相出來啦
奇異人類前面一直沒地方寫,這裡總算找到機會寫
這個詛咒其實是慢慢形成的喔,真的很像力量消化不良,慢慢累積到其中一個族人身上,最後誕生了肉塊
寫棋的這兩章還滿愉快的,但其實計畫也不是依直這麼順利,小司應該只有五六成的把握吧,這就是他堅持要喚醒潘若松的理由,才有籌碼和絜鉤談判,他擅長抓著弱點和人談,只有齊霄的弱點很難抓,才必須結合大家的力量
齊霄如果是主角的話,這可能就是他努力兩千五百年得到成果的故事QQ
幸運的人用童年治癒一生,不幸的人用一生治癒童年<=這四個人真的好慘
齊霄迷失了自己才會深信自己是月獸,又或者是因為深信不疑才能支持他繼續往目標前進,不過他終究是把身邊的人都推開,讓自己陷入了孤獨
貓頭鷹超可愛~~~殺不下手QQ
咦咦,沒有要結婚啦,雖然這樣那樣了還拋棄了前任,但是他們還有一段路要走呀,至少先從交往開始(?
2021-09-06 23:58 回覆

生之章

劇情到這邊差不多就是我之前看到的進度了。這章開始揭露許多過往與真相,同時也帶來措手不及的發展,四人組終於齊聚,並斷在谷底般的位置。


說起來流非是個很特殊的存在,不管是低調找尋棲身之處的絜鉤,或是甚至成立青翼一步步往目標前進的齊霄,相較之下都還算有理智,然而流非並不,他就像一團巨大的混沌,無法溝通,只一味執著的追著小司不放,想要融為一體。


劇情到此,小司的秘密也差不多揭露,比較特別的是小則的作法,不管怎麼看都不太尋常,這樣的劇情發展有太多可能,因為這段在小司坦白過去時直接發難,反手將小司交給齊霄的行為實在太過突然。


從初遇到現在,他們相識的時間不長,但可說是共患難,也逐漸有了信賴與默契,要說僅僅因為小司的欺騙就突然翻臉,那齊霄不也是欺騙了小則嗎?而且小則已經發現許多齊霄謊言的端倪了,卻也沒有爆發,因此這中間必然有遺漏未提的拼圖。


能夠推測的是,在小司昏迷時,小則與齊霄有了聯繫,並取得更多資訊,齊霄作為與小司同時代的人,掌握了差不多的情報量,那自然可以先下手為強,身為成立青翼的領導者,他也必然擁有更多手段,可以誘導小則順從他選擇的方向而行,而且小司敘述自己過去時小則的反應也不太對勁。


同時小則雖然心中對齊霄起疑,為了妹妹,最終還是選擇相信渺茫的希望,繼續為齊霄做事,這也很有可能,人活著有時候只為了一個念想,小則若是放棄妹妹,他或許也失去活下去的意義。


當然也不排除是計中計,小則只是假意幫忙,實則打算以另一個方式繼續幫助小司,只是這可能並不高,畢竟把小司交出去,很有可能直接害死他。


至於小則是否真的死亡,因為劇情斷在那兒,感覺還有後續,尤其是善使幻術的絜鉤也在,所以倒是不擔心。


這章最有趣的莫過於小司秘密的揭曉,原來山海病圖是兩種,山海與病圖,雖然對於為何小畢(病圖)會以這樣的型態存在於小司的身體內尚未著墨,但大部分謎團都已經解開。


古劍1的反派有4問:何以飄零去?何以少團欒?何以別離久?何以不得安?


歲月,如長河無盡,滄海也變成桑田,或許只有他,被獨自遺落在時間的罅隙,永無歸途。


而在這故事裡,也許小司是幸運的,被詛咒的有4人,他們至少可以彼此相依,即使他們仍舊四處飄零,沒有歸處,但即使他們只會給他人帶來災難,至少還有同伴。


引入歷史後也讓這故事更有魔幻史詩般的感覺,他們不曾在歷史留名,卻實實在在的影響過歷史。


可是,時間不會只停留在某個段落,不死便意味著永無止盡,故事不會因為他們成為同伴就宣稱是HE,像童話結尾總停在他們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一樣夢幻美好,沒有那種事,因為沒有結束的點,只有無邊無際的時間。而2500年時光,也實在是太過漫長了。


漫長到可以慢慢侵蝕一個人的靈魂,可以徹底扭曲一個人的心智,也可以徹底改變一個人的精神面貌,某天攬鏡自照,才驚覺早已面目全非。


本想尋求解方的小司變成想要尋求死亡的安寧,輾轉流離的塵世終究是讓他厭倦了,何以先祖的罪惡要由無辜的四個孩子永世承擔呢?


本是親暱同伴的流非逐漸扭曲殘暴,他的內心永遠有個在井底殘喘哭泣的孩子,所以他只想牢牢抓緊自己擁有的,絕不放手,彷彿成為一個執念。


寶愛親人的絜鉤在痛失族人後,繼續寄生在一個又一個的家庭上,沒有人能成為他真正的親人,因為他的家早已不存於世,即便親人能轉世投胎,也不再認得他,不會對他笑,不會變回他熟悉的模樣。


而曾經是四人中領導的齊霄,也不知不覺扭曲了,溫柔的維護變成高高在上的傲慢,他的聰明才智,最終成為砍向昔日夥伴的槍砲與利刃。


世上從沒有不變的事物,所以他們都不再是曾經的模樣,最終走到不死不休的地步,也是令人唏噓。


然而,正因為如此,小司的溫柔才如此奪目,殘酷的遭遇讓他倦怠,卻沒有磨滅他的善良,遙想幻之章中,明知三個孩子都遭受感染,他還是徒勞無功的想把他們分開,至少,不要看到親愛的兄弟姐妹變成怪物的瞬間。


同樣的,在察覺流非的心從未真正離開那口井,這個變得無比巨大的昔日同伴,仍然是那個哭泣著害怕被丟下的孩子時,他選擇說:不怕,我陪你。


這樣的小司,簡直要發出神聖光芒似的。



 


2021-08-28 08:18 通過電腦版 回應
生之章是我第二個痛苦的開始(欸?
月月懂得,就是那個改了又改的那一段QQ
流非是已經壞掉的象徵,用餛飩(劃掉)混沌形容也非常貼切,他只剩下巨大的執念,而且他深信自己和小司就是傳說中的比翼鳥,他們天生就該在一起,所以他才會覺得合體的話他也能擺脫掉那些混亂
小則和小司吵架那段感謝月月幫我梳理,看我打滾好幾遍(鞠躬)
沒錯因為種種原因,所以就是現在這個樣子啦
人活著有時候只為了一個念想,小則若是放棄妹妹,他或許也失去活下去的意義。<=這就是小則行動的動力
小畢會以這樣的形態存在體內是因為他是日OOO,後面會提到~其實要是有月OOO也是可以放在身體裡面的喔
何以飄零去?何以少團欒?何以別離久?何以不得安?這四問好有哲理喔,看了一下劍1的劇情和月月的解說,原來反派也漂泊了如此的久,孤零零的好可憐啊
他們四個若是互相幫助扶持,或許也不會變成這樣吧,但每個人心裡都有自己想要追求的東西,分裂也是必然的,四個人都不是當初的自己,所以小司才想要結束這一切吧
2021-09-06 23:50 回覆

影之章

我發現......貼過來的字體變好大喔 囧a sorry

這一章算是一個過渡期,從解決絜鉤事件一路進展到再遇流非,進入第二次的大危機。
大時代下,除了那些擁有特殊力量、主導著歷史的人,往往也有諸多小人物的悲歡離合,他們缺乏力量,也沒辦法左右局勢,更不一定聰明機智,擁有的無非是身而為人的情感。
因為自身的生命經歷而做出抉擇,而終究必須面對命運的結果,就如潘家姊姊,可以說她被絜鉤利用,但沈溺於幻境,也是她自身的渴望,直到這虛構的美夢被破壞,她也才能在僅剩的、曾經敵視的親人,她的妹妹身上,重新獲取新生的勇氣。
比較有趣的是小司反覆強調這是絜鉤的特質,絜鉤輾轉於各個家庭間,想要找尋生存之地,也因此他會尋覓與自己相似的人寄生。
如絜鉤這樣的人生無疑是孤寂的,就像「寄生」這個能力,他想靠著他人成就自己,吸食他人的人生,就彷彿擁有自己的美夢。但小司,又何嘗沒有相似的特質呢?只擁有小畢陪伴的小司,尋求的是死亡的歸處,同樣是寂寞。
絜鉤追尋虛幻的親人殘影,在潘若松身上尋求自己的寄託,然而他人有他人的人生,他的干涉其實是一種摧毀,就這點而言,同樣內心有創傷的小司便顯得正派許多,雖然從他幾次強調小則身體好棒棒、其他人類無法承受他的感染看來,小司手裡也有不少人命,但那也都是過去往事。而在聽聞潘若松的故事時,小司更是一改吊兒郎當的模樣,彷彿人生導師般去開解她的心結,連旁聽的小則都若有所思。
經歷過幻之章看不對眼的初識以及火之章的爭執與共患難,到了影之章,小司與小則開始進入和解的狀態,小司因為小則認真的要他活下去而感到開心,小則也不再排拒讓小司使用他的身體,並且會主動保護小司,雖然還是有那麼點口是心非,但小則每次的救援都好帥呀。
看著小司與小則努力跟絜鉤開戰,合作無間找到通往勝利的鑰匙,就覺得非常舒服暢快呢!
不過,拿到絜鉤的圖,也意味著新的事件又要展開。
身為階段性小BOSS的薛教授無疑是瘋狂而病態的,為了所謂進化、永生的美夢,他成為擴散病毒的元凶,但某方面而言,因為只是小BOSS,他又有點兒可愛的萌感,就像他自曝行為想要聽到點反應,結果小司小則完全不配合反而讓他覺得很寂寞一樣。
對於薛教授,唯一能給的評語大概就是不要做自己專業以外的事情,他又不是打架的料,搶圖就讓手下辦就行啦,反派死於話多,他就是最佳範例。
真正的難關還是流非,讓小司徹底束手無策的敵人,雖然我對他的印象主要就是大大的、臭臭的,因為每次都很強調這兩點。
在影之章後,又將邁向新的階段,無論是流非或齊霄,想必都是很棘手的敵人,故事至此也越發緊湊刺激了。
2021-08-28 08:17 通過電腦版 回應
不會啦字大一點看的清楚呀
這一章都在飆車~~~~(蓋章
有時候沉浸在幻想中的人需要人來點破,即使自己知道卻不願意正視,當某人出來指出真相的時候才會勇敢面對,姐姐重新意識到,最重要的家人一直都在身邊,絜鉤實在太想念家人了m
寄生在別人身上彷彿那些溫暖都是自己的,但他愈來愈空虛,最後找上的是和一樣的人
小司有小畢陪伴,但是也一樣寂寞,小畢對他來說比較像是寵物,適合分享喜悅卻不能同享悲傷,他沒找到一個懂他,他也懂的人,過去感染別人最終導致的結果都是悲劇以後,小司就不太去感染別人,直到他遇到了免疫者
小司會開導潘若松一方面也是想對絜鉤說這些話吧,想叫他不要在沉溺於幻境之中了
拿到圖之後小BOSS就來搗亂啦,如果篇幅可以再拉長一點,我是希望給他多一點戲份啦,薛是我覺得有點可惜的地方,可以更詳細的寫病毒散播的過程(沒人想知道)
天才都是孤獨的嘛,難得有這麼好的實驗結果,卻不能讓太多人知道,只能說給死人(即將)聽了
真的真的,薛教授沒事去現場幹嘛呢!!這麼危險~~~
大大的臭臭的流非正在進化中~
2021-09-06 23:05 回覆

火之章

幻境危機比想像中的麻煩,這一大章都在處理這個問題,直到火之章結束,絜鉤的事件仍未解決,唯一處理掉的是幻境。



整體而言,火之章始於幻境,終於幻境,全篇以受困於封閉幻境的危機,讓小司與小則個人的特質與衝突迸出更強烈的火花。



小則自登場以來,個性是極為明確的,他為了妹妹而加入青翼,卻沒有因為妹妹的原因而同情其它被感染的人類,因為悲劇見的太多,他反而學會當斷則斷,在他的想法中,人便是人,他會盡其所能保護,而一但感染變成山海獸,就只能殺掉,沒有猶豫的必要。



看似簡單的二分法,自從與小司相遇後,卻不斷遭到挑戰。



就好比潘若松能驅使山海獸,如果那些山海獸還有人類意識,仍然是「村人」,是「家人」,那又該算在哪一邊?



又好比小則認為吃山海獸即是吃人,便被小司反問殺山海獸不算殺人嗎?凡此種種也顯露小則內心深處的矛盾,真正的區別或許是主動與不得不的差異,山海病毒能傳染、山海獸會攻擊人類,如果不動手自己將反受其害,所以必須殺掉,但殺是一回事,主動的把那些「人」吃下肚子又是另一個層面了。



或許也可以套用到小則以往是警察的身分,對他而言山海獸大概就跟窮凶極惡的罪犯差不多,殺死罪犯固然是殺人,但可以讓罪犯不再為惡,但罪惡至此終結,絕不包括把罪犯煮來吃。



這樣說來,小則認為殺山海獸不是殺人,也只是一種潛意識的自我保護,畢竟正常人很難毫不猶豫的殺死另一個人,除非說服自己那不是人。



另一方面,小則也是個黑白分明又橫衝直撞的強硬男人,與初登場時看似冷靜沉穩的形象不同,他並不那麼完美無缺,比如說,在他對小司已經有了很深戒心的同時,抗拒小司的控制遠比解決眼前的敵人還要重要,這同時也建立在他對自身實力的信心,所以他做了在讀者上帝視角看來明顯錯誤的決定。



然而危機也是轉機,小司反覆自殺的行為,終於讓小則看不下去,阻止他的同時,小則的過往經歷也變得更為明朗,這也是他們第一次「談心」,或者說,小則鬆動了不少。



何家兄弟也在這段回憶中有了交代,加入青翼九分隊的人各有原因,何弟弟就是一個悲劇案例,不是每個理想都能達成,當他無法順利成為免疫者而變成不人不獸的怪物,那死亡就是一種必然的選擇。



小則在小司身上看到了相似的影子,品嘗到類似的味道,那是放棄生命者的獨有氣息,於小司而言這或許是一場算計,又或者只是賭徒成功進行一場賭局,但於小則而言,他重新與小司並肩而行,卻不是單單心軟那麼簡單。



 



至於小司又是截然不同了,他厭世、他懶散、他狡猾、他總愛拐彎抹角的不說真話,但那不意味著他就不好,如小畢所言,即使死亡會復活,他依舊會疼痛,同理,即使臉上總是掛著蠻不在乎的笑容,他還是會傷心。



幻境的危機裡,他主動把食物都讓給小則,自己承擔著飢餓渴水的苦痛,又為了尋找幻境的破綻,果斷的選擇自殺。雖然成功找到關鍵,卻因為再次試圖強行操控小則而遭到強烈抵抗,錯失時機後,要再成功就沒那麼容易。



在此時讀者很容易偏向小司,這很正常,因為忍飢的人是小司,犧牲自己自殺的是小司,好不容易即將成功,卻因為小則而功虧一簣,不過萬事有果必有因,若沒有先前累積的種種不信任,危機也不會在此時爆發。



某方面而言小司就是個小騙子,騙子往往以為自己在騙人,卻不明白自己真心在何方,就像他可以對小畢說很多他選擇小則的理由,也可以用自認為的苦肉計讓小則回頭,然而事情的發展真如他所想,只是一次精密的計算嗎?卻也未必然。與小則相同,小司也不怎麼肯正視自己的內心。甚至他故意流露的輕浮態度,有時候也是一種拒絕,不讓他人靠近自己,搞不好也是為了保護對方。



無論如何,在幻境來到尾聲時,也銜接了薛、齊的動向,還有潘家的支線,在破解妹妹的謊言後,他們成功找到破解幻境的方式,而回饋的禮物就是姊姊的記憶。



小司一眼就能認出齊霄,結合前面小則跟齊霄彙報小司後得到的反應,想來他小司與齊霄也是認識的,那麼小司、齊霄、絜鉤、流非這四個人,應當就是序章所言的四大家族。他們各自有自己行動的方向,由此構築成這個故事,想來未來的發展一定更有趣。



 

2021-08-28 08:15 通過電腦版 回應
現在想想,寫這篇最痛苦的地方果然還是幻境章節了
這是很難處理的一章,可是姊妹的故事我又想塞進來,他們的故事起始於一把火,那把火就是姊姊和妹妹的心結,最後模糊了人和山海獸之間的界線,月月提出的問題很棒,這些變成山海獸的人究竟還算不算人,換個角度去看,他們也可以是村人和家人,即使不再有記憶,他們也曾經是人,要怎麼面對已經變化的親人也是個艱難的選擇
小則的矛盾從這邊慢慢出現,因為他是不得不,才會在這裡做些事,山海獸是病毒不是人,他也才能夠痛下殺手,所以在他心中病毒和人類是兩個不同的陣營,非黑即白,他的矛盾把他逼得愈來愈極端,直到遇到小司打破了禁錮他的牢籠,病毒就是敵人固有觀念開始動搖,小則想到朋友的弟弟,那也是他感到遺憾的事,沒辦法清楚定義在哪一方的還有他的妹妹,小司的作法動搖了他,的確不是只有心軟而已,月月分析的真好

騙子往往以為自己在騙人,卻不明白自己真心在何方<=我好喜歡這句註解,小司選擇小則的理由還真的滿複雜的,很難形容那種感情呢,其實這時期的小司也在淪陷,一方面又不希望太靠近對方,最後小司和齊霄是認識的沒錯~~~好開心你有發現到伏筆呀,最痛苦的章節終於過去惹
2021-09-06 22:54 回覆

幻之章

山海疫傳的存在雖然短短的,但卻有畫龍點睛的效果,一方面關注主角線發展的同時,也會無法忽視這宛如上古史詩般的傳說。



四隻角的妖獸吞食10顆太陽拯救人類,人類卻因為從炎熱地獄墜入黑暗寒冷深淵而討伐妖獸,他們吞食了妖獸,也因此獲得了詛咒。



說起來古時候也有天狗食日的傳說,或許這妖獸就是漂亮的黑色大狗狗呢。



幻之章可說是兩人組蒐集山海病圖的第一場冒險,始於開頭的各懷鬼胎,收束在進入幻境,也是第一個難關。



在此之前,世界觀的描述可說極為重要,畢竟在開場勾起好奇心後,便會想要知道更多,而小則便是扮演解說者的角色,從他的口中勾勒出如今以分級保護區為主的世界面貌,以及青翼的組織架構。



免疫者的設定也在此時出現,假如被感染而沒事變成免疫者,某方面而言免疫者本身或許也是介於人與怪物之間。



回顧時也發現,齊總在這時就隱約露出端倪,當小則請示他時,他立刻判定小司身分特殊且實力不凡,這也未免太快,然而有趣的是,小司能力的麻煩小則才親身體驗過,能輕易感染並操縱他人的能力也讓小則吃了虧,所以他反而毫無疑問地接受「小司很危險」這件事情。



無論如何,旅程開始,他們來到山裡尋找剩下的圖。



開場的肥遺再一次凸顯小則的身手,相處的點滴看似漫不經心,卻往往成為往後行動的關鍵,就如此處,總是神神秘秘的小司也因為小則的飆車行為而感到了充滿快活的刺激。



而青翼大叔的行為則凸顯了青翼內部的矛盾,一到八分隊屬於薛,第九分隊是齊直屬,可以想見齊與薛之間或許也不是那麼和諧。隨後出現的女王更是有趣,因為女王曾經命令屬於青翼的大叔「防堵人類進村」,如果女王是敵人,那表示敵人也已經近在身邊。



女王殺人時,小司也有所感,那也同時表示他們之間有所連結。



但隨之而來的,就是小司與小則的第一次真正的衝突。



這衝突的起因很小,實際凸顯的正是兩人的不熟悉,因為不熟悉就會做出錯誤的解讀、說出錯誤的話語、踩到對方的地雷,從而導致衝突的激化。



在小則的立場,很有趣的是即使同為青翼,他也不信任大叔給的水,遇到狐狸更增加他的推斷,所以他的反應就是丟掉水,甚至因為感覺中計而說出傷人的話。



言者無意聽者有心,又或者言者的潛意識是真的這樣想,當小則提到媽媽後,小司也明顯跟他槓上了。



以前面的表現而言,小則應該更加沉著冷靜才對,否則小司一句不給牠們水牠們就會要血,也不會堵住小則,顯得小則意氣用事。



同樣來說,在超市被搶劫時、乃至於被小則五花大綁時都能游刃有餘的小司,按理說也不會如此倔強,死磕到底,這根源自然與小則那句話有關係了。



這場爭執的解決不在於溝通,而只是因為遇到更大的危機而暫息干戈,那也就埋下日後的隱憂,因為他們即使表面合作,仍舊不能信賴彼此。



果不其然,在遇見看似少年的少女潘若松後,而進入村莊後,衝突從明面轉為暗流,小司在小則奮戰大狐狸時袖手旁觀,這自然也讓他看在眼裡、記在心裡,小司的話總是半真半假,小則自然也不怎麼相信,所以在小司看似輕挑的吃著餅乾說故事時,小則的回答也很不客氣了,兩人至此也陷入話不投機的局面。



在小司進行著主線(尋找昔日夥伴,女王=鴨子=絜鉤)時,屬於潘家的支線也在延續,這一大段虛實交錯,每個人都有所隱瞞,沒有絕對坦承的人,所以也只能隨著時間前進、事件繼續發展,才能見到最終的結果。



 

2021-08-28 08:15 通過電腦版 回應
來個秘辛:山海疫傳第一章是我十年前寫的草稿
10個太陽是取自后羿射日,但內容被我亂改了,天狗食日也是算有啦,到最後我都沒有寫出妖獸長甚麼樣子,黑色大狗狗版本也挺棒的
真是懷念呀,寫免疫者的時候我已經卡文卡一波,那時候看了一堆免疫和病毒的資料,真的是霧煞煞耶,病毒學太難了啊啊啊(吶喊)
好,回來,月月居然有查覺到齊總這時候已經露出怪怪的笑容惹!
女王現在是大人啦....我改掉了,雖然他在大家心中還是女王
月月抽絲剝繭抽的好細喔,有發現薛派和齊派已經不對盤啦,然後還有女王勢力和主角互相拉扯,想慢慢撲開他們之間的關係
水這段月月幫我解釋的超好耶,你是不是有讀心術QQ當初會寫這段只是想表達他們因為不熟而引發的衝突,雖然很像小朋友吵架XDDD我也還在想有沒有更好的處理方法
家人是小司的地雷,其實他們都在用一生治癒童年呀,但小司的態度還是比較早軟化的,他能屈能伸阿~
幻之章都是虛幻的假象,唯一真實的只有他們相碰出來的情感吧
2021-09-03 23:47 回覆

雨之章

始於一場雨夜的開端,終於意外相遇的兩人開啟了合作關係。



這個起頭我覺得很有趣,同時也帶出許多謎團,無論是窗外徘徊的怪物,或是小司疑似雙重人格的自言自語都很特別,小司給人一種懶散的獨行俠感,有了小畢的吐槽,就顯得活潑許多。同時小司性格的特殊之處也展露無疑,他不是積極進取的主角,甚至有點慵懶的厭世感,又似乎對所謂的親人心懷芥蒂,也知道不少情報,這也讓人開始好奇他的身分背景。



這章從小司在超市被搶走一塊海圖開始,將場景帶到博物館,並以一家人的遭遇作為契機,介紹如今世界的面貌,也帶出重要配角小則。



父親被羅羅鳥咬,中毒後拒絕小司感染他成為怪物的提議而死,大哥則是感染病毒成為長右,三個躲在樓上的孩子也都感染了,這混亂世間某種常見的家庭悲劇樣態,也構成小則與小司最初的衝突。



不得不說再次看小則的出場還是很帥阿,彷彿從天而降的救星,頎長有力,槍法神準,作為「青翼」的組織在這個世界就相當於人民的希望,小則救人優先、也不畏懼怪物的強勢感令人興奮,沒錯,這樣的他,就像「英雄」一樣。



而身為青翼的立場,也讓小則很快對小司起疑,事實也證明小司真的很可疑,孤身徘徊在危險之地,沒事還喜歡介紹病毒種類,很值得抓回家研究(欸)



如果要說小司懶洋洋又總是企圖罷工,分開三個孩子並綁住最快變異的小女孩的行為,又間接刻畫出他出人意料的體貼一面,而果斷俐落又勤快工作的小則無疑在性格上與小司擁有極大的差異。



就如三兄妹的悲劇般,想救下變異親人卻被一口斷頭,又一一轉化成怪物,對救援者而言,想救的人最後通通變成該殺的怪物,無疑是很無力的,可是他們沒有時間悲傷,因為他們處在危險的地方,隨時必須保持精準冷靜的理智判斷,這也讓小則自身的衝突感更加強烈。



他為了被感染的妹妹而努力,卻必須果斷解決別人的妹妹,珍愛親人的心情都是一樣的,可是殘酷現實就在眼前,他只能幫孩子做出決定。



他對人極力救援,對怪物毫不容情,人與怪物的界線對他而言彷彿黑白分明,然而事實上,這其實是很模糊的,這也讓人好奇,小則的堅持是否有朝一日會搖搖欲墜,當摯愛的親人也變成選擇題,他第一次下不了手,往後又是否能放手?



「只會耍小聰明」



「個性很爛」



彼此看不順眼的兩人,因為怪物流非的出現又讓命運之線連結在一起,本想放棄的小司受到小則鼓舞,也確實,若不是小則最初的幫助,小司這回就要被吃掉了,而小司決定放手一搏後,擅自感染小則的行為,又讓小則對他充滿防備心。



當然,小司的不老實與狡猾也很干擾信任的產生,尤其是小則逼問到一半又大意被小司操控,身不由己的行動,這想必是極為令人痛恨的感受,即使之後因為一點希望而答應合作,相信小則對小司也仍是厭惡,自然,雖然仍不知小司的真實目的,但他對小則恐怕也是利用居多。



不得不說,這對組合的開場簡直是災難呀,沒有默契也沒有信任,只是順應命運的發展而不得不一起行動,這也讓未來的劇情充滿懸念。



作為初始章,這章無疑相當吸引人,戰鬥的場景也很流暢,各種各樣奇異的山海生物組織成一首壯闊的旋律,讓這個理應殘破的世界又顯得閃耀繽紛。



 

2021-08-28 08:14 通過電腦版 回應
再看一次還是超級讚嘆,感謝月月幫我歸納整理,不合理的地方也都幫我解釋好了XDD
沒想到開頭的雙重人格就讓大家開始猜,結果還滿多人猜對的,開頭是小司最懶散絕望的時候,因為沒機會找回圖他才這麼消極,但他不去理麻煩,麻煩還是會來找他,所以圖就被搶走惹
小則一開始是英雄,雖然他沒有這樣的自覺,只是覺得是在執行任務,但對被救的小司而言還是留下帥氣可靠的第一印象吧,這也成為小司之後會選擇他的理由之一
月月分析小則分析的真好(星星眼)
在我心裡只是模糊的概念(?)可是你完全讓那些模糊的東西定型了啊!!
我想想喔,最初是想寫的就是小則對病毒和人類是二分法,可是就像月月說的,這界線很模糊,因為面對別人他可以分清楚黑白,而那個對象轉成自己的妹妹就不一定,說他雙標也好,他自己也是非常矛盾的吧,也因此在性格上愈來愈犀利,他渾身都是刺,也難以信任別人
這種歡喜冤家(?)的組合我一直想挑戰看看,嗯~~~果然好難啊
2021-09-03 23:18 回覆

給你一顆珍珠,讓你養顏美容。

既然羽羽要完結了,那就全部重看一遍(≧▽≦) 好吧其實是我已經忘記以前看過的內容啦,不過羽羽的文真的很適合一口氣閱讀,追連載很容易遺漏小細節


序之章
不管看幾次都覺得這個開頭很有韻味,像是要娓娓道來一場傳奇,波瀾壯闊、驚濤駭浪,充滿了期待感。
2021-08-28 08:14 通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月月的珠珠和超~~~~~長~~~~超用心的心得
謝謝你用心的重新幫我看過一遍
我是跪著看完的,還要列印下來裱框起來!!!
留給我的孫子(?)做傳家之寶
2021-08-29 10:35 回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口水版本(高呼
雖然我是很愛他們親到爆,可是我感覺姜司應該會使用口水(笑倒
很符合他的風格XDDD

但我真的很愛他們親爆(兩難
好難選喔(捏著票
2021-08-27 17:06 通過電腦版 回應
姜司皮皮的的確會用口水那招
但親爆也很讚啊
我也覺得超難選的QQ不過不管是哪一種都不會影響到後面的劇情啦
下好離手(?)
2021-08-27 19:26 回覆

口水有點好笑XDD但是親親很棒~~
2021-08-27 13:20 通過電腦版 回應
哈哈哈,對吧對吧很難取捨啊
那要投口水一票嗎XD
2021-08-27 19:25 回覆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