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I. 無盡之時 (3)

 

      之後的一連幾日,城市果然出現了大規模的降雪,正如同坦普絲所說,世界被染成一片雪白,幾日後仍未停歇。

      路那對此覺得不可思議,畢竟過去從未出現如此激烈的降雪,就連較低窪的地區也積了雪,對世人而言前所未聞。

      「看著大家都穿這麼厚,我就想起了一直想問妳的問題——妳不怕冷嗎?」當所有同學們都清一色穿著羽絨外套或大衣,手握暖暖包,圍著圍巾哈氣時,路那看著座位旁僅簡單著冬季制服的坦普絲如此詢問。

      與此同時,他手插口袋,在米色大衣裡頭取暖,聲音也帶著微微的顫抖。

      由於想跟路那坐在一起,坦普絲主動向導師提出了換座位的請求,念在她是轉學生,願意與同學親近自然是好事,導師也不疑有他,立刻同意了請求。

      「我習慣了喔。」坦普絲稍稍側身,嘴角掛著一抹恬靜的笑。

      「習慣?妳以前住在高海拔地區嗎?」路那有些詫異地挑起眉,認為這極端的天氣並不是說習慣就能習慣的,即便每年冬季皆會下雪,活了十七年的他仍是感到寒冷。

      「是呀。」坦普絲笑彎了眼,沒有反駁他的猜測。

      冷嗎?

      一開始是會的,在那前幾次的輪迴中。

      可漸漸地,她早已習慣了這樣的嚴寒,她的世界再沒有其他季節,餘下的只有寒冬,在這近百次的輪迴中,她早已對這樣的氣候感到麻木,甚至偶爾還會因防護不足而凍傷。

      「我原本不怎麼喜歡冬天,但現在開始有些喜歡了。」路那凝視著她的銀白色髮絲,沒想太多便將心中所想脫口而出,「妳很適合冬天。」

      無論是那彷彿能透出光芒的髮,抑或那雪白的肌膚,都與這樣的冬季極度相襯。

      坦普絲愣了愣,察覺他炙熱的目光,體溫也不自覺升高了些。她有些羞赧地別開眼,在內心默默感嘆路那一點也沒變,仍然是那能夠自然就說出令人害臊的話的他。

      「為什麼?」對於這樣的說法,她感到有些好奇,也因路那從未這樣告訴過她。

      路那沒回答,而是朝她的方向微傾,伸出手撩起她的一綹髮絲,「像雪一樣,很漂亮。」

      坦普絲下意識地抬起手,差點兒就要觸上對方的指尖,幸虧理智隨後跟上,她阻止了自己。

      她將目光移至路那指尖的白絲。

      原本並不是的,她的原生髮色是如墨般純淨的黑,如同她頰側的鬢角。

      由於擁有特殊的異能,塞恩提亞將她做為重點研究對象,自出生以來,她接受過無數次的人體實驗,而也因此造成許多副作用,其中一項便是她毛囊的黑色素細胞突變,失去了製造黑色素的能力,自此之後,除了鬢角外的頭髮全都成了這樣的白。

      然而,路那卻說她的頭髮很漂亮。

      「你的頭髮才好看呢。」坦普絲勾起唇角,伸出手撫上他墨藍色的髮,美麗的色澤令人著迷,如同那平靜的、溫和的夜。

      兩人望向彼此的雙眸,下一瞬同時笑了出來。

      ☾

      放學時間,同學們紛紛準備離開教室,不少人仍有課後的打算,坦普絲已推掉了許多同學們的邀約,原本正打算返回機構。

      她緩緩收拾書包,一旁的路那也不著急,一本一本地將書本放進包內。

      打開掌心,她凝視著虎口處那埋藏在內的晶片位置,猶豫許久,最後在路那起身準備離開時叫住了對方。

      「怎麼了?」路那轉過身,才發現身上的大衣一角也被她拉著。

      ——我想跟你一起走。

      ——我希望你待在我身邊。

      內心的話堵在喉頭,她最終吞下了自己的自私,沒將其說出口。

      坦普絲垂下頭,不讓眼底的失落為對方所捕捉,沉默許久後搖了搖頭,緩緩吐出一句「明天見」。

      她明白自己不能這麼做。如此一來,路那會被列入機構的追蹤對象,會讓他身陷險境的。

      路那淺笑,稍稍彎下身來,在她面前揮了揮手,「明天見。」

      坦普絲點點頭,也回以一個溫柔的笑。

      ——她該知足了。

      能像現在這般與路那度過平凡的日常,她不能再奢求更多了。

      在教室裡頭的大部分學生都離開後,她靜靜坐在位置上,抽出了隨身攜帶的小刀,並將刀尖抵至虎口處,直到皮膚滲出些許赤紅鮮血。

      虎口的定位晶片如同縛著她的枷鎖,她的一切動向皆為機構所掌握,永遠無法獲得自由。

      可她也明白,如果再次劃開,將裡頭的晶片拔出,塞恩提亞對她的信任將徹底破滅,如同上一次輪迴,對她展開全面性的追捕。

      為了她所計劃的安寧,也為了路那的人身安全——

      直到最後一刻,她仍是必須帶著這樣的鐐銬生活。

      ☾

      「今天有任何收穫嗎?」每日,在被接送回塞恩提亞後,等待著坦普絲的便是報告,必須將所見所聞盡可能詳細講述,而其中最重要的便是列出可疑對象,以便機構追蹤觀察。

      也因此,為了確保機構不會對路那出手,坦普絲只得編出一個又一個混淆視聽的發言,將機構的目標盡可能地往遠離路那的方向前進,確保在未來的三個月——也就是世界末日來臨之前,他們都不會對路那出手。

      「這是我剛剛所說的可疑對象,我請研究員調查了她的背景,如同報告所述,從小在育幼院長大,父母不明。」坦普絲將一張寫有許多個人隱私的報告放至桌面,「此對象現年十七歲五個月,沒辦法透過變化來辨別身份,我認為可以更深入調查。」

      編造謊言並無耗費她多少心力,她只不過是將先前無數次輪迴中的成果移花接木,製造出似是而非的真實。

      所長又詢問了她有關於上一次輪迴的情報,而在一陣任誰都沒有起疑的對話後,坦普絲獲准離開了所長室,準備至醫療中心進行例行的健康檢查。

      「坦普絲。」在她按下門控開關前,所長叫住了她,「我們預計一個月後將第107號實驗體脫離『艙』並進行各樣檢查,若其能自由行動,我相信將成為妳完成任務的一大助力。」

      坦普絲原本正動作的手指頓了頓,回頭望向帶著笑,卻令人無法捉摸的所長。

      「我明白了。」她稍稍點頭,沒有太大的反應便按下開關。

      塞恩提亞107號實驗體,除她以外的第二號異能者,她對其的瞭解僅有如此,即便身為機構的一員,她仍對這號實驗體不甚瞭解。

      機構內的實驗體大部分同她一般皆是人工嬰兒,在胚胎時期便被用來進行各種實驗,也因此得以發育完全並順利成長的個體甚少,像坦普絲這般無缺陷甚至擁有異能的實驗體,理所當然地被機構當作奇蹟來看待。

      在歷經許多失敗後的第二名異能者……坦普絲在走廊上思索著對方究竟擁有何種異能,同時也對於這百次輪迴中從未發生的情況感到有些擔憂。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