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繫鈴(3)

      蕭易風說話算話,除了青樓之外,連樾想去哪他都沒有拒絕,這地方之前他就來過,好吃好玩的地方他也算略知一二,連樾像被放出閘的小獸,這也要瞧那也要看,哪哪都要上去湊熱鬧。

      中午兩人在一家茶樓吃飯,蕭易風聽他生動地說著剛才的趣事,微笑道:「那你是沒去過江南,那裡才是真的富裕繁華。」

      「師兄去過嗎?」

      「沒有,就是曾在一些詩詞上看過,不過若是以後有機會,我倒想去看看。」

      連樾撐著下巴,雙眼骨碌碌地轉了一圈,猛地一拍桌,大聲道:「那我們不如現在就去吧!」

      蕭易風搖頭失笑,「我們這趟出來已有些時日了,我畢竟是來幫師父辦事的,師父還在等我消息呢,還是等下次吧!」

      今日是元宵節,晚上的街道尤為熱鬧,出來之前蕭易風特別在連樾的腰帶上繫了條彩繩,下面綁著個銀色的鈴鐺,見他腰上也有一個一模一樣的,連樾不解問:「這是什麼?」

      「這是用傳音鈴特製的鈴鐺,上元節人多,要是誰不小心走散了,就搖搖這個鈴鐺,只要一方搖鈴,另一方的鈴鐺便會產生共鳴震動響起,無論再遠都聽得見,這樣就誰也不會丟了。」

      連樾看著那鈴鐺,心口脹得滿滿的,有新奇、有歡喜、有安心,還有一絲說不清到不明的感覺。

      火紅的燈籠沿街高掛,似紅色的絲綢成片覆蓋,從天上俯瞰,宛若一條浴火的蛟龍穿行一般,放眼望去人山人海,各家店外皆是車馬盈門,還能聽見歌舞樂聲,小販們沿街擺攤吆喝,什麼都賣,胭脂水粉、首飾藝品、乾果熟食……應有盡有。

      連樾好奇得東張西望,走到一個掛滿燈籠的攤販前時停下腳步。

      「來,猜燈謎喔!只要猜對十題就能免費選一個燈籠!」

      連樾一眼便瞧見最裡面的那個小兔子燈籠,他的雙眸映照著燈籠,像閃動著紅紅火火的星光,蕭易風順著他的視線看去,眸中漾起淺淺笑意,「想要?」

      「嗯。」連樾應了聲,雀躍地站到燈籠下開始挑起題目,他隨手選了一個:「畫時圓,寫時方,冬時短,夏時長,猜一字?」

      他思考了許久也沒想到答案,只好將目光投向一旁的蕭易風,「師兄……」

      「答案是『日』。」

      「日?……噢,我明白了!」日就是太陽,可不就是畫的時候是圓的,寫的時候是方,夏天的早晨又比冬日長嗎?

      師兄不愧是師兄!

      連樾又挑了下一個,「愚公之居,猜一成語?……愚公移山!」這下應該對了吧?

      蕭易風皺眉思索了半晌,道:「……這答案只解了一半,我想應該是『開門見山』。」

      「為什麼?」連樾一臉疑惑。

      「這典故確實是出自愚公移山,但既然是猜燈謎,便不能用尋常的思路思考,愚公移山,移的是太行山和王屋山,重疊之處是『山』字。此處的『居』應指的是居住的地方,愚公非以天地為家,那便只能是房子,房子有門、有窗……從這幾字與前面的『山』推敲拼湊,方可得『開門見山』四字。」

      連樾聽了覺得頗有道理,蕭易風在他心中的形象又高大了幾分。

      接下來他也猜中了幾題,不過大部分還是蕭易風想出來的,最後兩人如願拿到了那個小兔子燈籠,自然是歸連樾所有。

      他對這燈籠愛不釋手,兩人又到了前面去看雜藝表演,舞劍的、噴火的、各個都是看家絕活,精采絕倫,連樾回頭想喊蕭易風,結果只看到一張張陌生的臉龐,這才發現自己光顧著看人表演,不知何時和他走散了。

      「師兄?師兄!」

      連樾慌忙地從人群中擠出來,逆著人流在街上尋找蕭易風的身影,但叫了好幾聲都無人回應,忽然,清脆微弱的聲音在耳畔旁響起,鈴鈴──鈴鈴──

      他耳朵動了動,腰間感到一陣微麻,低頭一看,是師兄給他掛的鈴噹。

      連樾想起蕭易風之前說的話,倏地停下腳步,鈴噹的響聲穿過四周一切嘈雜傳入他的耳膜,從一開始的隱隱約約,若有若無,漸漸地越來越清晰……

      「阿樾!」

      連樾猛地回頭,見蕭易風站在不遠處,似乎還微微喘著氣,剛才焦急恐懼的心總算落了地。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蕭易風閒時喜歡品讀詩詞,連樾曾在他房中的書案上看過此句,當時他只是隨便掃了一眼,沒覺得有什麼,如今恍然想起,這才明白其中心境。

      失而復得,原來是這種感覺──心口從冰冷到漸漸被人捂熱,原本驟停的心跳再度一下一下地跳動起來。

      蕭易風疾步走來,語氣帶著自己都沒察覺地顫抖,「嚇著了吧!」

      剛才發現連樾不見時,蕭易風都快急瘋了,好險有事先將自己改造的傳音鈴繫在他身上,循著鈴噹聲總算找到他了。

      連樾搖搖頭,抬眼正好看見天空中有許多像燈罩一樣的東西緩緩飄著,於是指著上空問:「師兄,那是什麼?」

      「那是孔明燈,正月十五除了團圓吃湯圓,城裡的人還會將自己的願望寫在孔明燈上,在裡頭點上燭火放到天上祈福。」

      孤鳴山雖然也過元宵,不過就是大家在一起吃飯,所以連樾從來沒有放過孔明燈。他聞言突然來了興致,看向蕭易風說:「那我們也去放一個吧!」

      蕭易風沒有異議,帶著他去買了個孔明燈,兩人拿著筆,面對面在自己的那側寫上心願。

      「師兄,你寫了什麼?」連樾問。

      「你呢?」蕭易風將問題拋了回去。

      「我希望和大家永遠在一起。」

      蕭易風溫柔地笑著,讓連樾捏著其中兩角,自己拿出火折子點了火,「我數到三就放手,一、二、三!」

      孔明燈緩緩升空,連樾這才想起剛才被蕭易風岔開了話,「師兄,你還沒說你的願望呢!」

      蕭易風眸中閃著狡黠的光,輕聲道:「秘密。」

      一盞盞孔明燈在夜幕中好似漫天星雨,誰知忽地一陣勁風吹來,幾盞燈耐不住風力歪斜,瞬間燃燒起來。

      「啊!」連樾眼睜睜看著他們倆剛才放的燈被火焰吞燼。

      蕭易風把手搭上他的肩安慰道:「沒事,這種事難免的,燒了就代表老天爺聽見你的心願了,一定會實現的。」

      連樾應了聲,望著灰燼漫漫飄下,心裡還是有些失落。

      兩人又在街上逛了一會,在客棧休息一晚,隔日一早便啟程回孤鳴山,三天後回到九霄派,沒想到當晚便出事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