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一個老師

      「警衛伯伯你好,請問宿舍怎麼走?」

      正垂著頭打旽的警衛聽聞聲響忙抬起頭來,見著是一位穿著校服的女孩,想來應該是新入學的學生,懶洋洋地指了個方向,又低下頭繼續打旽了。

      不介意警衛的態度,女孩禮貌地低頭道了聲謝謝,提著行李朝著警衛指出的方向邁出步伐。

      堅定的步伐,卻漸漸地偏離軌道。柳芳荋抬頭看著眼前的大樓,牆上掛著金色的三個大字:教學樓。

      有點絕望。

      「......我回去再幫你看一次文章,沒什麼問題的話就可以交稿了。」葉奕流側身和一旁的學生交代,長腿一邁跨出教室門口,一回頭就見到提著行李箱呆站在樓外的女孩,在校任職也有幾年了,葉奕流馬上就想到原因了,走上前詢問道:「同學,需要什麼幫助嗎?」

      柳芳荋聞聲感動抬頭,開口正欲說話,卻在見到來者的面龐後愣住。

      那生得多情的桃花眼中是如琥珀般清澈的眼珠,淡然沒什麼情緒的眼眸總是如此,讓人覺得深情,可一細看又滿是冷漠。

      柳芳荋卻知道那雙眼盛滿溫柔時會是怎樣令人沉溺的風景。

      夕陽餘暉照著空無一人的公園,那鞦韆上空無一人,但搖晃的節奏以及一旁疊在一起一大一小的書包,無一不象徵著剛才還有人使用過它。

      畫面一閃而過,耳際似乎有誰輕聲溫柔地哼著不知名的歌。

      葉奕流抬手在柳芳荋眼前揮了揮,「同學?」

      她這才如夢初醒,晃了晃頭,將混亂的思緒拋出腦海。

      有些不好意思的偏著頭說道:「你好,嗯......抱歉,我是這屆新生,今天要入住學校宿舍,但是找不太到路,不小心迷路了。」

      「我帶妳去吧。」語畢,葉奕流便邁出了步伐,未聞身後的腳步聲,停下來側頭,見女孩還呆愣地站在原地,用眼神示意對方跟上。

      柳芳荋反應過來,高呼一聲耶,小跑步跟上對方。

      「請問你是老師嗎?」柳芳荋提著行李箱跟在一旁,自來熟地和葉奕流搭話。

      葉奕流輕輕嗯了聲,點了點頭。

      「老師你是教什麼科目的?」

      「國文。」

      「老師你這屆會帶語資班嗎?」

      「會。」

      「哇老師那我們很有緣耶,我也是語資班的學生。」發自內心的感到開心,柳芳荋握拳小小地耶了一聲,又再次提問:「那老師知道我們的班導是誰嗎?他人好嗎?」

      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葉奕流停下步伐,轉身面向柳芳荋,「到了,這裡就是女生宿舍,食堂在地下一樓。」

      拋下剛才的問題,柳芳荋忙回身看向身後的建築物,柱子上掛著一牌子,用紅色的漆寫著「男賓止步」,感激地對著葉奕流彎腰道謝:「謝謝老師,要不是老師我可能還得迷路半天,太感謝了。」

      從剛才起就一直面無表情的葉奕流此刻彎起眼,帶著淡淡的笑意回道:「不會,快進去吧。」

      朝葉奕流大大的揮了揮手,雖然很想掏出手機和對方要聯絡方式,不過想到他們會在開學後見面,相處的時間多了去,柳芳荋也就不那麼著急了。

      提著行李箱走到宿舍盡頭,推開了木質的小門後進到房間,環視一下四周的環境。

      這間是學校額外空出來的空間,因為住宿生太多導致宿舍房間不夠,但柳芳荋又住得遠,因此和校方爭取了許久才終於得到了這間小屋。只有她自己一個人用這間房,雖然比起其他宿舍這間顯得非常簡陋,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別的宿舍有的,這間也都有,柳芳荋毫不猶豫的就住了下來。

      換上短褲,柳芳荋找了掃具開始打掃,這真是一項大工程,她直到天色轉暗才清理的差不多。

      去浴室沖澡換下沾滿灰塵的衣物,見時間也差不多了,柳芳荋提著餐袋到地下一樓想要盛飯,卻被告知學餐今日不提供。

      甩著餐袋走回房間,柳芳荋仰頭望天。看來,為了飽腹,還是逃不過得出去面對這人間迷宮。

      認命地抓起錢包,柳芳荋開啟了導航,希望可以安全抵達餐店,不要再迷路了。

      不過老天顯然不打算這麼簡單就放過柳芳荋。看著熟悉的街口,柳芳荋握著手機,用力的呼出一口氣,懊惱地用力踩了下地板。

      距離柳芳荋走出宿舍已經一個小時了,柳芳荋在路上兜兜轉轉晃了好幾圈,最後又回到了熟悉的街口,而她的晚餐還沒有著落。

      摸了摸平坦的肚子,柳芳荋的眼神裡充滿了絕望。現在該怎麼辦?就這麼餓著肚子回去嗎?

      撓了撓頭,發現似乎也只有這一個辦法,不過現在怎麼回去宿舍又是一個問題了。

      「啊西......救命啊......」自暴自棄蹲下身子,抱膝仰天長歎,餓著肚子又走了一小時的柳芳荋只覺得身心俱疲,甚至都想打110求救了。

      在街口另一頭的葉奕流聞聲趕來,只見下午遇上的學生蹲在路中央,臉色疲憊雙眼透露著無助。提著兩袋子食材走到柳芳荋身旁,低聲問道:「同學?」

      因突來的聲音嚇了一跳,女孩縮了下肩膀,像隻小兔子一樣忙扭頭看向聲音來方,回頭發現是葉奕流,不禁鬆了一口氣,轉而面上帶上了驚喜:「老師你真是我的救星,此恩無以為報,只有以身......」

      還以為要等開學後才能再見,沒想到老天賜福。

      「先說說怎麼了吧。」打斷了柳芳荋的話,葉奕流語氣淡然,表情也是毫無波瀾的樣子,可柳芳荋卻莫名聽出了一絲慌亂的味道。

      「啊,因為今天食堂不供餐,所以我就出來想要買點東西吃,不過......」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臉頰,接著道:「迷路了。」

      了解情況後葉奕流點了點頭,往某個方向走了幾步,正欲回頭看看柳芳荋是否跟上,柳芳荋心有所感,先一步跑到葉奕流身旁,探頭問道:「老師是出來買菜的嗎?」

      葉奕流輕輕嗯了聲。

      點了點頭,狀似不經意卻帶了些小心思問道:「哦哦,老師真是新好男人呢,是買菜回去給老婆下廚的嗎?」

      「不是,我沒有老婆。」葉奕流有些不自在地別開眼。

      他不太會應付這種自來熟的女孩,但不知怎麼的,他下意識不太想冷淡回覆她。

      或許是因為她是未來要相處三年的學生吧。

      柳芳荋雙眼一亮,忙再追問:「老師這麼帥,今年幾歲啦?有女朋友了嗎?」

      兩人已經走到了大路上,整條街相比剛才小路上冷清的模樣顯得熱鬧許多。

      葉奕流回過身,琥珀般的眸看著柳芳荋,語氣略帶無奈說道:「別問些亂七八糟的。」

      柳芳荋心中暗道可惜,面上嘿嘿笑了兩聲。

      「走吧,陪妳買好再帶妳回去。」

      聞言,柳芳荋感動的淚眼汪汪,鼻子一吸,戲又來了。

      「嗚嗚嗚老師我好愛你,你對我真是太好了,老師是天上下凡的天使,黑暗中中最耀眼的光芒,迷茫路途裡指引我方向的明燈,此恩無以為報,小女子做牛做馬都要報答您啊!」

      葉奕流:戲太多了。

      「快走吧。」

      柳芳荋看著前頭葉奕流亂了節奏的步伐,低低笑了起來,隨後揚聲喊著「等我」小跑步追了上去。

      最後柳芳荋選了一家價格比較親民的麵店,正準備買時,忽然想起什麼,急忙掏出錢包一看,只有零零碎碎的幾塊錢冷清地躺在裡頭。

      柳芳荋給忘了,她今早剛換了錢包,這個舊錢包裡頭只有零錢。

      勾起一抹尷尬的笑容,她求救地的看向葉奕流。

      「沒帶錢?」葉奕流挑眉問道。

      這女孩似乎總是迷迷糊糊的。

      柳芳荋摸了摸鼻頭,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

      葉奕流翻了翻錢包和口袋,最後在柳芳荋的注視下,找出了一枚方才買菜找的五元硬幣。

      嗯,這就有點尷尬了。

      柳芳荋幽幽地盯著那枚靜靜躺在葉奕流手心的五元硬幣,看著看著了,眼神落到了葉奕流手上的食材,心裡有了點子,勾起一抹詭異的笑容,幽幽地看了一眼葉奕流,那眼神讓葉奕流的小心臟顫了一下。

      「不知......今日我有幸嚐嚐老師的手藝嗎?」柳芳荋一把握住葉奕流的手,圓圓的杏眼充滿了期待的光芒,葉奕流不自覺後退一步,柳芳荋忙又跟上。

      「不太好,妳是女孩子......」

      「哎呀這有什麼,咱們是純潔的師生關係嘛。」

      「就算如此,我覺得還是不太恰當......」

      「老師是不願意嗎?也是,畢竟才第一天認識......」

      柳芳荋慫拉下眉眼,渾身散發著委屈的訊息,抓住葉奕流的手往下勾住了他手上的塑膠袋,輕輕的晃了晃,就像在撒嬌一般。

      看著女孩失望的樣子,葉奕流無法說出拒絕的話,最後在僵持之中,由葉奕流率先敗下陣來,無奈點頭答應。

      「如果妳不介意的話。」

      柳芳荋雙眼一亮,精神氣都來了,「不介意不介意!」

      於是柳芳荋就跟著葉奕流走啊走,柳芳荋記著路,忽然覺得這個看板有點熟悉,這個小七也有點熟悉,對面那個學校也有點熟悉!

      柳芳荋看著葉奕流走到熟悉的學校正對面,站在門口,插入鑰匙,咔噠一聲轉開鎖,推開了門。

      原來老師你住在離學校這麼近的地方嗎!

      柳芳荋內心激動,滿腦子都是計畫如何在之後順其自然的天天來蹭飯,或者藉著問老師課業問題來探訪一下,還是節假日的時候來拜訪一下也是很正當的理由吧。

      完全不清楚柳芳荋的心裡活動,葉奕流率先進門,拿出一雙毛茸茸的白色拖鞋擺在門口。

      「這是備用拖鞋,乾淨的。」

      「哦哦好。」應著聲隨著葉奕流的動作換鞋進屋,觀察了一下四周環境,擺設和燈光選擇了暖色系,透著一股溫馨氣息,客廳整理的很有秩序,東西擺的整整齊齊的,地板甚至乾淨到發亮。

      有些侷促地坐在沙發上,直到看著葉奕流走進廚房拿出食材開始料理後,柳芳荋才漸漸放鬆挺直的背脊。

      葉奕流家中的廚房是開放式的,坐在客廳也能清楚看見裡面的動靜,柳芳荋覺得初到別人家,玩手機或看電視都不太有禮貌,索性撐著頭看葉奕流煮飯。

      不得不說,葉奕流做菜真的很賞心悅目,廚師本人手指修長身材高挑面容俊美,做菜的手法嫻熟,動作行雲流水,畫面美的就像是舞蹈一般。

      柳芳荋一邊看一邊吸溜口水,也不知是饞鍋裡的東西還是饞顛著鍋的那人。

      「老師自己一個人住嗎?」安靜不了多久,柳芳荋趴在沙發扶手上和葉奕流開啟遠程對話。

      「嗯,怎麼了?」

      「沒怎麼,看老師家裡整理的很乾淨,我以為男孩子家裡都很亂的。」

      葉奕流不置可否的笑了兩聲。

      「老師看起來做飯很厲害耶,是什麼時候開始學做飯的?」

      「小學吧,算是興趣。」

      「哦哦......哎我來幫忙吧。」

      葉奕流煮完菜裝盤後,柳芳荋很自動的走上前去幫忙擺碗筷端菜,兩人默契的不像是第一天認識。

      等到柳芳荋迫不及待的咬下一口番茄炒蛋後,柳芳荋就更加堅定她蹭飯的信念。還吃什麼食堂,老師做的飯才是王道啊!

作者有話要說:

      此篇為作者國小的作品改編,因為某種不可告人的堅持,所以在名稱和大綱上沒有做太多改動,前期狗血羞恥,請各位笑小聲點。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