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伴隨著弓弦震顫的聲響,一箭曳著爍光欻忽破開虛廓,所及之處呼嘯起一陣凜冽的風,颯然劃過林木之間,只消須臾,尖鏃刺入了彼端野獸的脖頸中,一聲長嗥割破天際,顫顫巍巍,鮮猩的血色頓時往四處噴飛濺散,皴染一地刺目的紅。

尨然的獸身應聲而倒,激起滿地塵土飛揚,籠起一層朦朧的霧霾,野獸發出垂死掙扎的嘶鳴,奄奄一息地伏在高低相間的草叢中。

同一時間,不遠處,一道身影翩然落地,鐫刻著梅紋的弓挽在臂肘,右手輕搭,露出一截白皙的腕骨,顯得指節分外纖瘦削長。

他瞥向遠處,待野獸虛弱的嗚呼漸趨止落,靜於岑寂,他收回目光,柔聲道:「沒事了。」

說話間,一襲白衣款款招颭,好似流雲舞雩,襦尾絹繡著數朵嫣紅的臘梅,深褐作枝,絳赭作蕊,以翠為萼,以霜為綴,簇放而不虯蟠,凜冽而不高傲,倒是與其雅潔神韻百般相襯。

見狀,躲得老遠的村民們紛紛湧上前來,神色俱是欣喜,無不歡騰。

「多謝亡公子!」一名老叟激動地握住他的手,語帶感激地說:「近來這隻野獸頻頻作怪,多虧您出手相助,我們才沒了後顧之憂。」

「舉手之勞,不必言謝。」亡心唇邊泛起一抹笑,不濃不淡,將他溫儒氣息勾勒得恰到好處,眉骨深邃,雙瞳翦水,眸裡曳動著淡雅的柔光,彷彿雪地裡映著晨曦那般明澈。

老叟不死心地勸道:「那可不行,您是我們全村的恩人吶!請讓我們設宴款待您吧!」

「真的不用,您客氣了。」他笑著推託,將弩弓繫於腰側,續道:「我還有要事在身,若有緣未來自會再見。」

老叟聞此,耷下腦袋,也不好多作挽留。

「好吧,那還請亡公子多保重。」

亡心笑著旋過身,一邊前行,一邊揮手同這群熱情的村民們道別。

誰料,未及十步,一道鏗鏘有力的男嗓倏地傳來:「且慢!」

「何人?」亡心斂起唇邊的弧度,右手下意識地撫上弓,神色平添上幾絲戒備。

那人沉默了幾秒,而後緩緩吁出一口氣,輕笑道:「亡公子,有興趣猜猜麼?」

亡心默然不答,掃視周身,餘光赫然瞥見樹上有一團黑影竄動,隨即騰空躍起,張弓簇箭,往那團黑影射了過去。

扣弦、舉弓、瞄準、放箭,所有動作精確且一氣呵成,廣袖翻飛之際,又是俐落的一箭祭出,他身子盈盈,白衣飄飄,宛若皎然劃過的流光,眾人看著皆是嘆服。

然而只見那黑影步伐頓收,從容地側身閃過,隨即斂步,緊接著從樹梢向上一躍,脛腿發力,腰背拱起,勁瘦身枝形成一彎漂亮的弧,他屏著氣,凌空翻身,毫不猶豫地朝旁撤了一丈,第二支箭矢堪堪從他鬢邊掠過,風馳電掣,錚錚兩聲,直勾勾地插入後方的樹木中。

那人穩穩立於枝榦,復又道:「姿態翩躚,箭尾生風,身手不錯。」

亡心心尖微動,抬首問道:「你究竟是何人?」

回應他的卻是一聲淡笑,那人輕靈地縱身躍下,披在身上的黑色罩衫隨風飄揚,旋而穩健落地。他整了整衣襬,斂起方才狡黠的姿態,一臉正色地行禮,「在下顧盼,若有得罪,還望見諒。」

亡心淺淺頷首,回禮作揖,「在下亡心。」

「亡公子,方才我的反應若再遲些,怕是要當場殞命了。」顧盼勾唇道,眸眼微瞇,似含秋水,彷彿盛滿了漫天星辰。

亡心沒來由地有了一瞬間的怔愣,望著他,回過神,不禁一同放柔眉眼。

「話說回來,敢問顧公子突然叫住我,可是有事相求?」

顧盼的目光飄向亡心身後,有些遲疑,「沒什麼,就是⋯⋯」

「公子但說無妨。」

「方才,你身後不遠處站了一個人⋯⋯」他沉默片刻,刻意壓低聲音道:「那人似乎想取你性命,當時你若再往前一步,他的箭,大抵就要放了。」

亡心的表情霎然凝滯,「此話當真?可方才明明是顧公子先叫住我的。」

顧盼複雜地看了他一眼,「所言不假,方才便是看見有人要將弓箭對準公子,才會出聲叫住你。」

亡心心頭漾過一絲詫異,躊躇著,不知應不應當相信這人所言。畢竟他穿越這片林子時,並未察覺有異,更遑論自己修道許久,極少被人跟蹤了還未能發現。

「公子可有看清那人容貌?」

「實在慚愧。」顧盼苦笑,「那人著一身素黑,還特地蒙了面。」

亡心仍是存疑,卻也不由得警戒起來,倘若顧盼並無欺他之意,那勢必是自己招惹到什麼人了。

可他一點印象也沒有,自己獨來獨往慣了,低調得很,又怎會招來什麼宿仇?

正當亡心納悶著,便聽顧盼問道:「亡公子接下來有何安排?」

亡心思索了一番,「近日家中前輩突然將我召回,我打算先回家族一趟。」他接著反問:「顧公子呢?」

「你若不介意,不如我同你走一段路吧。」

亡心側了側眸,睞了顧盼一眼,不覺得這人會對自己構成什麼威脅,畢竟要殺要傷,肯定早在自己與那野獸搏鬥時便動手了,不至於還跑來套近乎。

他應了聲:「好。」

顧盼莞爾而笑。

兩人和村民們道別後,負手踏上歸途。

他們漫步而行,途中恰好經過一處城鎮,市集內熱絡的叫賣聲不絕於耳,各樣商品五花八門、琳瑯滿目,邊走邊看著,顧盼忽然在一個小攤販前駐足。

「何事?」亡心走近他,順著他的視線望去,售的竟是幾組平凡的胭脂抹粉。

他不禁揚了揚眉,「你對這個有興趣?」

「沒什麼,只是見到這個突然想起,亡公子可有聽過『易容術』?」

「近來頗為盛行,我想不知也難。」亡心勾唇一笑,「怎麼,顧公子對這方面有所涉獵?」

「略懂罷了,不過,能藉化妝以偽裝他人而不被識破,著實有趣。」他掏出一錠銀子交給攤主,將幾罐脂粉揣進懷裡,向亡心道:「走吧。」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