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 墜跌01

襲胸事件後,裘芝恩夜不能寐,更加不敢靠近人群,恐慌的心理狀態,她漸漸失去創作的動力。

她希望趙韋善常來公寓陪伴她,他卻越來越忙,只是讓助理帶一整籃的高級巧克力給她,說巧克力能促進血清素合成,多吃點幫助她維持好心情。

趙韋善也為她找了身心科醫師和心理諮商師,多次診療後,諮商師對她說:「裘小姐,妳對人的不信任和恐懼可能根源在童年;除此之外,也建議妳試著調整生活型態,多出去走走、多和人接觸,心理狀態回穩後,妳擔心的創作力下降問題會獲得改善……」

裘芝恩禮貌謝過諮商師後,悄悄取消諮商預約,只固定回身心科拿藥。

醫生開的鎮定劑讓她放鬆,她得以順利入睡,但她的夢境變得昏沉蒼白,她再也沒在夢中聽見音樂了。

音樂不是她最好的朋友嗎?她以單純清淨的生活餵養音樂多年,為什麼音樂離開她了呢?

在這樣的疑問中折騰一年後,裘芝恩終於拼湊出一首歌交給趙韋善。

這一年,陷入低潮的她與趙韋善的感情似乎淡了些,因為她寫不出歌來,他必須到處尋找機會來維持工作室的營收,兩人聚少離多,感情不如以往。

這一天,他們約好要討論歌詞,裘芝恩特別提早到達約定好的咖啡店。

這是他倆以前常造訪的咖啡店,趙韋善總是預約角落有百葉窗的包廂,裘芝恩和店員點頭示意,正要推開包廂玻璃門,卻聽見趙韋善講電話的聲音──

「袁老大,這支是我翻身的好機會,您介紹的期貨我怎麼能錯過,但是手頭有點緊,您可以再借我一點嗎?」

裘芝恩的父親,經營會計事務所,她十歲那年,事務所合夥人,正是因為這種叫做期貨的東西,虧了上千萬,盜用公款潛逃,父親花了極大的心力來彌補資金漏洞,當時的裘芝恩還以為「ㄑㄧˊ   ㄏㄨㄛˋ」的國字是「奇禍」。

裘芝恩非常不安,趕緊推開門,趙韋善掛了電話,端起笑臉。

他的笑容依舊燦爛,裘芝恩注意到他今天的襯衫泛縐,他的鬍髭似乎有點久沒打理,看來落魄忙亂。

「芝恩,妳來──」

裘芝恩沒等趙韋善說完,逕自打斷:「韋善,你在玩期貨?」

「哈哈哈!」趙韋善大笑,「說什麼呢,沒有啦。」

裘芝恩驀地想起一件事,她張大眼睛關切地問,「昨天我去工作室,聽到合作的混音師說我們沒付尾款。」

「小事,會計李姐更年期到了,忘東忘西的,我明天就叫她馬上轉帳。」

裘芝恩雖然擔心,但仍相信他,便不再追問,開始與他討論:「我給你的歌,配好詞了嗎?什麼時候可以錄音?」

趙韋善握了握她的手,「芝恩,先別急,天氣這麼好,我們好久沒一起去走走了,今天去人少的地方散散心,好嗎?」

裘芝恩想了想,他們確實有段時間沒見面了,於是點點頭,同意他的邀約。

趙韋善開車載著裘芝恩,一路駛往郊區,大約四十分鐘後到達目的地。

「這是哪裡呀?」裘芝恩輕輕提起及踝的灰色紗裙下車,所見之處是青翠山巒,這裡好像是某個登山步道頂端的停車場。

「朝山國家公園,這裡人比較少,妳應該會喜歡。」

「趙大哥、芝恩姊!」一個穿低胸緊身上衣搭熱褲的年輕女孩向他們用力揮手,而後跑向他倆,她渾圓飽滿的胸脯晃呀晃,裘芝恩不禁皺眉。

「呃,妳好……」裘芝恩長期睡不好,很久沒有對外活動,沒料到會在這裡遇上熱情的粉絲,她不忍粉絲失望,勉強維持笑臉。

但年輕女孩並沒有向她要簽名或要求拍照,只是勾脣一笑。

裘芝恩一頭霧水。

「來,荷荷,我幫妳們介紹──」趙韋善站到她們之間,用熱情的語氣對裘芝恩說:「芝恩,這是我們公司新簽下的荷荷,以後妳們就是最佳拍檔了。」

「什麼拍檔?」裘芝恩搞不清楚是什麼狀況,詫異地看向趙韋善。

「是這樣的,」趙韋善挑了挑眉,開口說道:「因為妳整年都沒出專輯,我們應該好好思考公司的未來,正好妳的合約快到期了,我們先不續約。」

裘芝恩瞪大眼睛,趙韋善安撫她,「別緊張,我們只是做不續約的假動作,實際上,我會先幫妳發一張精選專輯,歌迷們一定會買單,然後妳的新合約再簽到我新設立的另一家公司,第一個作品就是和荷荷一起──」

「這樣不是欺騙大眾嗎?」裘芝恩不可置信地望著趙韋善。

但他只是聳聳肩,「芝恩,妳是文青女神,荷荷是宅男女神,妳們兩人女神合體,這樣文青和宅男的市場都能掌握。大圓娛樂的老闆已幫忙牽線,安排妳們到東南亞巡演,一定能創造佳績。我還規劃巡演期間讓妳和荷荷住同一間房,每天側拍兩人的互動,效果應該會不錯。」

「韋善,你到底怎麼了?」裘芝恩腦袋一片空白。

「什麼怎麼了?」

「你是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你說過我不需要勉強自己和別人互動,怎麼會做這樣的安排?」

「好難過喔!芝恩姐不喜歡我!」荷荷插話,她擰眉嘟嘴,一副受傷的表情。

「我……對不起,荷荷,不是我不喜歡妳,而是我沒辦法和陌生人住在一起……」裘芝恩無奈解釋,邊看向趙韋善,眼裡滿是困惑和不悅。

「芝恩,妳冷靜想想,」趙韋善拍拍她的肩,「因為我最了解妳,才要為妳做最好的安排。那個意外是一年前的事了,妳一直走不出創傷不是辦法,而且之前妳交給我的新歌……實在不怎麼樣,我想幫助妳改變,突破瓶頸,踏出舒適圈──」

「是你說讓我做幸福的瓶中花,現在為什麼要逼我做不喜歡的事?」裘芝恩握緊拳頭,一股鬱悶卡在胸口。

趙韋善嘆一口氣,「芝恩,總要先嘗試看看才知道會不會成功。」他話鋒一轉,指著連綿的翠綠山巒,歡快地說:「這裡風景這麼美,我先幫妳們兩個拍一張照,妳的IG和FB粉專都太久沒更新了,該PO一些陽光美照,不然粉絲要擔心妳了。」

裘芝恩不安地抓著腕上的粉晶手鍊,感覺身軀肢體像服飾店的假人模特兒一樣僵硬,趙韋善將她拉到風景優美的山徑旁,荷荷也湊上來,她身上甜膩的香氣讓裘芝恩呼吸侷促。

趙韋善邊後退邊拿起手機。

裘芝恩呆滯地往山下一瞥,高聳的山壁下,是一片樹林,一條蜿蜒小路,小路遠處似乎有一行人,準備登山健行。

「韋善,如果我不同意你的計劃呢?」裘芝恩面無表情地問。

「妳會同意的,畢竟沒有我,妳能怎麼辦呢?來,先照相再說吧,一、二、三,笑一個──」

就在這時,荷荷伸手親暱攬住裘芝恩的手臂,粉臉貼上她的臉頰,裘芝恩瞬間想起端午節商演時,那場噁心的意外,她反射性地跳開,山徑旁岩石錯落,凹凸不平,裘芝恩腳落地時,高跟涼鞋絆到長紗裙裙襬,她重心不穩,往後傾倒,瞬間向下墜落──

沿著陡峭山坡,她一路翻滾碰撞,摔落地面,眼前一片黑暗,裘芝恩想伸手求救,但全身的劇痛讓她無法動作。手腕上的粉晶手鍊斷裂,珠子掉了一地。

朦朧中,有人奔到自己身旁,是趙韋善嗎……

一個清朗的男聲大聲叫喚,「小姐,妳還好嗎?」

「發生什麼事了?」

「快打一一九!」

好像有一群人跟著奔跑過來,但她的意識漸漸遠離,不知過了多久,她聽見「喔咿喔咿」的鳴笛聲。

被送上救護車前,她聽見那清朗的男聲說:「撐下去,妳一定會沒事的,裘芝恩小姐。」

他認得我啊……

裘芝恩微微啟脣,感覺男子湊近她,她對男子說了一句話後,意識墜入無邊的黑暗。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