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四章

        「這不是……紫水晶嘛……」茜抿著顫抖的唇,將情緒硬是塞回了喉嚨裡,搞得自己的臉頰因忍耐而漲紅,可處在激動之中的她,憋得讓眼淚都流了出來,掛在眼眶旁,睫毛眨巴眨巴的,也被弄得濕潤。

       

        少年不明白茜在說什麼,對他來說,現在站在眼前的就是個被咒靈嚇壞的少女,所以才會流淚,也才會說些奇怪的話。他趕緊伸手往口袋掏了掏,拿出了一塊手帕遞給茜。

       

        「啊,謝謝……」小心翼翼的用雙手接過手帕,茜謹慎的用手帕一隅沾了沾眼角,深怕把手帕弄得太髒似的。

       

        少年見她把眼淚擦乾了,放下心以後,想了想她方才的話,又往口袋一掏,拿出一塊名牌並用手指示意她看過來。

       

        「狗卷……棘……」眨了眨眼,茜慢慢的讀上頭的字,而後抬起頭來望向比自己還要高的少年,「這是你的名字對嗎?」

       

        「鮭魚。」狗卷點了點頭。

       

        「……鮭魚?」

        「鮭魚鮭魚。」

        「欸?」

       

        茜和狗卷四目相接,安靜的相互眨了眨眼。

       

        「那個,請不要說些會讓人聽不懂的話。」

        「鰹魚乾!」

       

        指著茜提高了音量,狗卷的樣子像是在抗議茜的行為根本沒什麼兩樣。茜雖然不是很懂狗卷的意思,不過這個時候,她倒是想通了什麼。

       

        「你也,受到某種束縛嗎?」黃色的眸子映著狗卷的身影,茜的語調平和,語氣卻飽含無奈。

       

        狗卷看著她,感覺她似乎對咒術並不是一無所知,因此點了點頭,「鮭魚。」

       

        「這樣啊,我們都很辛苦呢。」回想方才的畫面,小光消散的瞬間,茜垂下了眼簾,「但是我很高興喔。」在狗卷再度表示不解時,茜捏緊手帕連忙解釋道,「啊,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她微微張開了嘴,指了指自己的雙頰,模仿方才狗卷的樣子,「狗卷同學跟我一樣有普通人沒有的力量,也能看見小光的對吧?啊,就是剛才在我身上的那個,會讓一般人嚇壞的東西……總之,我還是第一次遇到和狗卷同學一樣的人,所以……」眸子閃動著,茜揚起一抹微笑,「一想到我不是自己一個人,就無法停止青金石的想法。」

       

        眼前的少女總算是能夠放鬆的露出笑容,雖然又冒出了個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詞彙,但她的表情足以渲染他人的情緒,也無需多言了,狗卷瞇起眼來回以她一個笑。

       

        「鮭魚!」

        「嗯,果然還是聽不懂。」

        「芥菜。」

        「啊,又出現新的食物了。」

       

       

        簡短的寒暄了幾句,雖說兩人的對話其實不大成立,都是處於互相猜測意義、糾正對方的猜測卻又沒能糾正完全的狀態,因為狗卷不會說出完整的句子,而茜則是感到異常的情緒高漲,使得她自己獨有的寶石詞彙不斷出現。

       

        茜從來就沒有這麼高興過,乃至狗卷拉了拉她的衣角,領著她趕快離開這個滿是封鎖線的舊校舍,直至出了校門,她都沒有想過要拒絕或停留。儘管狗卷能夠言說的範圍僅僅只有飯糰餡料而已,但茜卻覺得前所未有的有趣,她不知道有多久沒有人願意和她有這樣的良性互動,確切來說,是有人願意長時間的靠近她,所以她只是沉浸在與他對話的氣氛裡,沒有時間去想其他的事。

       

        搖了搖手,狗卷與她道別以後,就往反方向離去了。茜望著他的身影變成了一個點,接著逐漸消失在視野裡後,她這才回過神,想起他的手帕還緊緊握在自己手中,她不但沒有還給他,也沒有詢問他的班級。

       

        「啊……」捧著手帕,茜抿著嘴唇不知所措。

       

        一方面,她為狗卷故意不提醒她的體貼感到不好意思,另一方面,她為自己有了藉口能再去找狗卷搭話而高興。

       

        茜早就不是第一次在矛盾的心情裡拉扯了,小光與畫圖的事長年使她痛苦不堪,可這一回的矛盾帶來的卻是喜悅。

       

        還想再見到狗卷。茜的心裡滿是這個想法。

       

       

       

       

        即便想要好好的把洗乾淨的手帕還給狗卷,但茜始終做不到。

       

        她的社交經驗幾乎是零。

       

        沒辦法從害怕、厭惡她的同學們那裡問出個所以然,茜得靠著一個個搜索的方式找出狗卷,她甚至不知道狗卷究竟是幾年級生,等同於要搜遍全校。儘管聽起來似乎非常麻煩,到處跑這件事本該是會讓不喜運動的茜就此打退堂鼓,但她果然還是很想再見狗卷一面,還想再跟與她相像的他說上幾句話,因此,她每到了下課,便會偷偷的到學校各處找尋狗卷。

       

        各個班級、教室、校園小徑都走一回,可茜就是沒有發現狗卷的蹤影。她愈是找,心底便愈發失落,但當她捏緊了那塊手帕之後,她又有了繼續尋找狗卷的動力。

       

        那樣的親切,還想再感受一次。茜默默的祈願著。

       

       

        或許,祈禱的聲音真的傳達到了天際。茜終於在一個月後,發現了狗卷的身影。

       

        就只是普通的在替花圃裡的花澆水罷了,茜也能像這樣靜靜的看著這麼做的狗卷,遲遲沒有向他出聲。她習慣觀察別人,畢竟也沒有人想跟她說話,就好像會因為這樣而被詛咒一樣,她養成了能長時間安靜的觀察東西的行為。但這一回並不是因為無聊才看著,茜在找到狗卷時心中立即大喜,本該即刻上前將手帕還給他的。

       

        「又在澆花啊,狗卷!」

        「鮭魚。」

        「那種工作交給校友就行了啦!」

        「芥菜。」

       

        同學調侃狗卷又在說些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話,並又讓他別那麼費心照顧花草以後,便與狗卷別過。而狗卷只是繼續無聲的替花兒澆花,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將這一切看在眼裡的茜,只想要延長這份喜悅——透過觀察狗卷究竟都在做些什麼,就好像能更了解他一樣,茜不想像上次那樣,很快的就與他分別。

       

        所以她就這麼躲在一旁看了狗卷幾個禮拜。直到狗卷意外的回過頭來,才讓這份沉默被打破。

       

        「昆布。」

        「啊……」

       

        看見狗卷回過頭來與自己四目相交,而後又朝自己揮揮手,令茜的身子抖了一下,扭捏了一會兒後才從牆壁後頭走了出來,一手捏著手帕,一手向他不大熟練的搖啊搖。

       

        「……對不起,上次沒能自我介紹,我叫瑠璃茜……」茜微微低下頭,將一直拿著的手帕用雙手遞了出去,「手帕的事很謝謝你,狗卷同學。」

       

        搖了搖頭,狗卷一點兒也不介意她致歉的理由,他接過了手帕,將眼睛眯成了月灣以後,伸出了右手,「鮭魚!」

       

        刻意放低的視線在這一刻有了抬起的自信,茜看見他對自己露出滿是善意的笑,她難掩心中的激動,嘴角也不自覺的上揚,她知道,狗卷這是知道了她的名字後在和她說「你好」,因此她特地伸出右手回握了下他那展現友好的手。

       

        「今天的我是紫水晶呢。」

        「鰹魚乾?」

        「果然聽不懂呢,不管是狗卷同學還是我都一樣。」

       

        不覺得這樣的對話讓人感到困擾,茜笑得十分開懷。不過是簡單的寒暄幾句而已,也讓茜感覺自己無比幸福。

       

        只是這樣的幸福十分短暫。

       

        狗卷可能還沒有注意到這件事,但茜可是明白的不能再明白了。那些學生投射而來的眼神,和家人看待她的樣子沒什麼不同。如果只有針對她一個人的話,她倒也習慣了,可今天她因為和狗卷在一起,就好像她也把他給捲進了這樣的惡意裡頭。

       

        和詛咒之女在一起的人,也會被視為不詳。

       

        茜的笑容頓時被驚慌給取代,眸子裡最後記住的只有狗卷錯愕的神情,她頭也不回的轉身就跑,逃離惡意群起之地,逃離即將被自己染黑之人,她要再次逃入孤獨之中。

       

        她不希望像那樣溫柔的人也跟著不幸。

—   —   —   —

紫水晶的意思是「覺得某人事物、狀態很棒」

青金石的意思是「太好了、沒事了」

請不要說些會讓人聽不懂的話(X)

狗卷很照顧人的屬性真的很可愛

不過我在想

他以前在學校整天只講飯糰餡料真的不會被當怪人嗎?

「狗卷同學請你念一下課文。」

「鮭魚鮭魚,鮭魚鮭魚鮭魚,金槍魚!」

「工沙小。」(X)

那麼今天就到這裡了

感謝各位的等待與觀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