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喀啦喀啦的,長靴的鞋底敲著長廊的木板,一頭紅髮隨著前行的步伐飄揚著,紫色的斗篷遮蓋了大半的身子在風中搖曳,與穿著者的心情不謀而合。

       

        「……五條老師。」

        「怎麼了,茜?」

       

        一頭白髮的高挑男子停下了腳步,回頭看向比自己嬌小許多的少女,正低著頭,眉頭深鎖的樣子與庭園裡大好的春景擺在一起實在是格格不入。

       

        「現在說要回去可不行,為了迎接新同學所以特地讓大家集合了,大家都在等妳喔?」被稱作五條的男人雙手插在口袋裡頭,用悠閒和緩的語調說著,「難不成妳還是在害怕?」

       

        被稱呼為茜的少女垂下了眼簾,「說不害怕是騙人的。就算老師讓我明白我的才能並不是一種厄運,但我仍然是錳鋁石榴。」將手伸出斗篷外,她看著沒了手掌的左臂,上頭綁有亞麻色緞帶繫成的蝴蝶結,「我,活在恐懼裡活慣了。」

       

        「這裡的每個人都跟妳沒什麼不同。就像之前說過的那樣,他們對詛咒都有一定程度的認識,沒有人會再叫妳詛咒之女的,放輕鬆點嘛!」五條面帶微笑,「妳就這麼不想見見妳的新同學嗎?」

       

        「不是的……」右手撫上緞帶,茜的眸子閃動著,因忍耐而漲紅的臉終於是迫使抿著的唇吐出心裡話,「我……真的很期待。」

       

        側過身子,五條知道她是沒問題了,嘴角揚的比方才要高,繼續向前跨出步伐。

       

        「啊對了對了,妳剛才又說了什麼新的寶石來著?」他伸出食指,配合著思緒向轉啊轉的。

       

        「錳鋁石榴。」眨了眨眼,茜像是習慣了他總會這麼問似的。

       

        「對對!一如既往的完——全聽不懂呢!妳只要一進入情緒講話就會這樣,還是改改這個習慣……」

        「嗚……」

        「頭槌的習慣也要改喔。對我一點用都沒有,妳是碰不到我的,因為我太強了嘛。其他人大概會覺得很痛,畢竟妳用的是硬得不得了的前額,用妳的方式來說的話,就是鑽石吧?」

       

        看著因撞上無限而雙手捂著額頭的茜,五條想起了什麼而彈了下指,「這麼說來,妳的同學也有人用特殊的方式說話。搞不好你們很合得來啊!」他模仿起茜平時激動起來的模樣,滑稽而誇張的高喊,「初次見面的時候就用『我瑠璃茜就是你們新來的小錳鋁石榴唷!』這樣的感覺!」

       

        老樣子嘻嘻哈哈的,茜看著眼前那為人師表卻反而更像總愛欺負自己的同窗,她鼓起了腮幫子,「老師……是笨蛋!」

       

       

       

       

        「總算是來了,來的也太遲了吧!」

        「好可怕,這樣兇巴巴的會嚇到人家喔,人家可是很敏感的啊,真希!」

        「欸?是我的錯嗎?」

        「絕對是他的錯。」

       

        屋簷下,走廊上一頭綠髮紮成了馬尾的高挑少女戴著一副圓框眼鏡,手裡拿著一根長棍,她似乎對於五條的無賴習以為常,也不打算再去追問得不到答案的問題了。

       

        「說起來,其他人呢?」五條四處張望道。

       

        「買飲料去了。你不曉得我們在這裡等了多久,渴都渴死了。」真希用棍子指了指遠處,「啊,回來了。」

       

        茜順著真希指著的地方看去,兩道身影悠悠哉哉的在庭院裡走著,直到看見五條招手以後,這才邁開步伐趕緊跑了回來。

       

        「等很久了嗎——?」一隻熊貓抱著兩罐飲料,從遠處一面問話,一面向不認識的茜打招呼。

       

        「他們才剛……」

        「熊貓說話了——!」

       

        看著不認識的女孩周身忽地散發咒力,迅速蹲下身子伸出右手往地面上一摸,接著胖達感覺到腳底有什麼直衝而上。

       

        「停下來,茜。」

       

        五條咚地按了下茜的頭,嚇著的茜這個時候才停止發抖,像是被按下的鬧鐘一般,咒力嗖地收起,頓時安份了下來。

       

        「妳看,那個是妳的同學喔?」

        「但是他是熊貓……」

        「那個是咒骸啦!」

        「啊,原來如此,那就沒問題了。」

       

        咒骸會說話就沒關係嗎?

       

        真希眯起眼來,看著茜安心的站起身來的模樣,都叫人搞不清是茜的個性使然,還是五條灌輸了她奇怪的邏輯。不過,她可不想開口去讓五條有機會對自己胡扯。

       

       

        「呼……好險好險。」熊貓伸手擦了擦額頭,「還以為要被打中臉了。」

       

        眼前從地板突起的土黃色異物就像是失了支撐力道一般,化作水的樣子啪噠一聲落回地面上,卻沒有留下任何的痕跡,這讓熊貓不禁觀察了地面一會兒。

       

        「對不起,沒有弄傷你吧?」茜朝著他小跑步而來。

       

        「雖然是沒有受傷,但是我可是被嚇壞了啊!真的被嚇壞了喔——?」抬起頭來,熊貓看她一副不知所措的愧疚樣子,很快的臉色一變,「開玩笑的啦。」他回過頭來,「棘也沒受傷對吧?」

       

        從熊貓身後走了出來,一頭亞麻色短髮的少年點了點頭,「鮭魚。」

       

        被稱作棘的少年,與茜互相對視之際,氣氛忽地改變了。

       

        「芥……菜……」

        「……」

       

        等不及旁人提問,大量的咒力自茜的身體裡爆發而出,眸子裡映滿少年的身影直至失了光點,整個人被如泉湧般的咒力包圍。

       

        儘管一下子噴發出的咒力量令人震撼,但熊貓與真希還是在第一時間進入了戰鬥狀態,而棘則是在拉下領子之時,扣在領子上的指頭猶豫了。

       

        在五條尚未介入前,兩個最快反應過來的一年級生正要架住茜之時,咒力的溢出忽然停止,茜就這麼應聲倒了下去。

       

        「別擔心,她只是睡著了而已。」當真希與熊貓看向五條時,他雙手一攤,顯然早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狀況,接著解釋道,「瑠璃茜,雖然是咒術師,但是天生就會不斷逸散咒力,就算是訓練過後還是有微量流失的特殊個體狀況。她的身體產出咒力的速度很快,所以咒力量看起來好像很多,不過也因為這樣,她的體力消耗的也很快,就像真希跟胖達你們看到的,撐不住就會睡著了。」

       

        沉默了一會兒,真希和胖達才收回了戰鬥的架勢。

       

        「又一次的好險啊。」

        「我姑且問一下,她的實力到哪一級?」

       

        臉上的笑意不變,五條伸出手指,「二級,和棘一樣。」

       

        聽聞此事,這說明了新來的同學比自己都還要強,真希和胖達各自都陷入自己的思緒之中,而後又開始問起剛才的狀況究竟是怎麼回事。而棘,打從一開始就沒怎麼在想這些事,就算被問話,他也只是用飯糰餡料簡短的回應,還有一搭沒一搭的,顯然心緒不在同一件事上。

       

        他只是扶起了睡著的茜,盯著她垂下了眼簾。

       

        在五條的觀察下,他明白棘確實不需要聽那些說明,所以剛才的話也都不是說給棘聽的。

       

        因為調查顯示棘和茜兩人認識。

—   —   —   —

對茜來說

錳鋁石榴的意思是受傷了

用寶石來表達通常都是拿來代指狀態

不過我不會每一個寶石的意思都解釋

讓大家自行用前後文去理解

請問這組CP是溝通障礙組嗎(X)

茜完全被五條欺負好玩的

給予五條的評價是「想尊敬但實在尊敬不起來」

不管面對的是誰

茜的反抗方式除了一言不合開咒術以外   (通常只對咒靈這麼兇)

就是用頭槌

至於為什麼不用手

那是因為她很珍惜自己的手  

而她又是為什麼這麼保護手

之後的章節大家應該就看的出來了

咒術有公布角色他們的咒術sense、座學、運動神經

老實說爬了文我還是看不懂第一項指的到底是咒力量還是對咒術的掌握、理解

所以這點我暫時不評價

但論座學的話茜是8分

運動神經是3分  

是個不擅長運動的妹子

下一章將進入回憶篇

題外話

標題意思我大概會完結那章才講

那麼今天就到這裡了

感謝進來觀看的你

我們下一章再會!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