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 意外穿越 

第二章    意外穿越

      不知過了多久,我緩緩睜開眼睛.

      「月兒,你終於醒了!」一個身穿古裝衣服的年輕美麗的女人用手輕輕摸著我的額頭。

      「我早說了,寶貝女兒不會有事的,只是在山上滑了下,撞傷了頭,這下夫人該放心了吧!」一個同樣身穿古裝衣服的年輕英俊的男人站在女人身後說道。

      「月兒妹妹,你沒事吧,你都昏睡了幾個時辰。」又一個身穿古裝衣服的小男孩很高興的樣子跑到床邊拉著我的手。

      「天哥哥!」我無意識又感覺很自然地叫了聲。天呀!

      我的手怎麼變的這麼小了,分明是個小孩子的手呀!

      「鏡子呢?鏡子呢?給我鏡子!」我慌忙地說。

      年輕的女人馬上起身跑到屋外拿著面鏡子過來,我趕忙拿起一照,感覺人又要暈倒了,鏡子裡分明是個看起來只有幾歲的小女孩,那臉看著很可愛,可這肯定不是我,這是誰呀?或者我變成了誰?

      屋裡的人都一臉疑惑又擔憂的表情看著我,「放心,月兒,額頭上的傷痕過段時間就好了,不會留印子的,爹可是最厲害的郎中哦!」年輕的男人似乎猜到了我的心思說道。

      我的目光從鏡子上移開,順著屋子看了一遍,這屋子是木頭結構的,屋裡的陳設簡單乾淨,隱隱能聞到中藥的味道。

      我又把目光掃向正在床前看著我的三個人,感覺這一切好陌生又好熟悉。

      我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的思緒完全混亂了,要好好想想才行。

      「我頭好暈呀!」我連忙躺下去,側過身子背對著他們。我想我剛才的樣子和表情肯定已經把他們都嚇壞了。

      「月兒肯定是摔傷時嚇著了,我們出去,讓她休息下吧!」年輕女人體貼地說。

      小男孩悻悻地道:「月兒妹妹,那我明天再來找你玩。」

      我是在做夢吧,肯定是的,記得自己是在跟同學們一起喝酒吃飯的,喝醉了就暈倒了。我用勁掐了下自己的小胳膊,有疼痛感,難道不是做夢。到底怎麼呢?誰能告訴我啊!

      難道我變成了鬼魂附身到小女孩身上了?可是這裡好像是古代,看剛才三個人都穿的古裝,雖然看不出是哪個朝代的衣服,但可以肯定是古裝,難道是穿越時空到古代了嗎?

      哎!怎麼越想腦子越亂,感覺人也特別疲憊,還是先睡覺再說,說不定醒來後就發現是場夢而已。

      現在已經是初秋時節了,暑熱的天氣已慢慢退去,風中總帶著微微的涼爽,樹上的葉子都開始慢慢變紅變黃。

      不知不覺間在古代已經待了兩個月,都快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到回到現代的方法,只有面對現實讓自己努力適應這裡的一切。

      在這兩個月裡,我瞭解到現在我處的朝代是個四分五裂的時代,經歷了幾百年的軍閥混戰,整個天下形成了五個國,東邊是齊國,南邊是唐國,西邊是周國,北邊是魏國,而處在中原地區的陳國就是我所在的國。

      這五個國目前國力勢均力敵,誰也吞併不了誰,雖然五個國家之間難免會有磨檫,但總得來說天下還算是安定的。而我住的地方叫蔚霞郡,它是陳國的一個邊境小城,這裡因蔚霞山而得名。

      它與西邊的周國和北邊的魏國都接壤。蔚霞山就是與魏國分界點,蔚霞山也成了兩國之間的天然屏障。蔚霞郡裡還流淌一條落霞河,這條河的上游在西邊的周國,它流經了周國,陳國,唐國最終匯入大海,滋潤了三個國的土地和人民。因每到傍晚時在河邊看落日很美而得名。

      我現在在這個朝代叫王秋月,才九歲,聽娘說我出生在一個秋天的夜晚,那晚月如圓盤非常明亮,所以給我起名叫秋月。

      老天還給了我一個英俊的爹,一個美麗的娘,我娘有三十歲,叫紫吟,無論以現代還是古代的審美標準來說,絕對是個美人,性格溫柔體貼,對我也是呵護倍至。

      我爹要比娘大五歲,叫王康,長的好帥哦,我平時沒事就喜歡纏著他陪我玩,他還有個在現代來說很好的職業郎中,鎮上的人一般都叫他王郎中,或者王神醫,在古代他得醫術是很高的,經常能聽到別人說他治病救人的傳奇故事。

      我爹娘在鎮上開了個中藥鋪,既給人看病也賣藥。

      我家是個正方形院子:前面是藥鋪對著街面,穿過藥鋪是個院子,院子的正前方是個客廳,客廳後面有個小屋,是爹給人看病治療用的。面對客廳的左邊是廚房和餐廳,右邊是兩個屋子一間是爹娘的臥室,一間我的臥室。

      我爹娘總是救人為先的原則,不管有錢沒錢只要來了先治病要緊,他們經常免費給窮人看病施藥,所以我們家裡也不是很富裕,只能算夠個溫飽。正因為他們的善舉,在鎮上他們是很受人們尊敬的。

      沾他們的光我在鎮上也很受歡迎,大家都叫我王小姐,我有時在街上看中好玩的好吃的,一般都不收我的錢硬是免費送給我。

      爹娘為這事教育了我好幾回,說:「大家都不容易,不要隨便拿別人的東西,有空還回去或者把錢補上。」

      我也不想呀,搞得我現在上街對哪個店鋪都不敢多望一眼了,鬱悶呀,少了逛街的樂趣。

      「月兒妹妹!」一個小男孩站在院子裡突然一叫,打斷了我的思緒。

      「天哥哥,你什麼時候來的呀?」我高興的迎上去。

      小男孩回答道:「我都來半天了,看你想什麼想的出神。」

      我拽著他的胳膊說:「先生是不是到你家了?」男孩點了點頭。

      我拉著他就往外走:「娘,我去天哥哥家讀書去的。」

      這個小男孩叫秦秉天,現在十二歲,是我未來的老公。

      我們倆訂娃娃親的過程,就是我爹治病救人的傳奇故事之一。

      秦秉天的爹叫秦烈英,是蔚霞郡邊境守軍中的郎將。他家幾代人都是陳國的武將,可以說是武將世家。在多年前的一次與周國的戰鬥中身受重傷,本來大家都以為必死無疑,可被我爹救活了。

      從此我們兩家的爹娘就成為了知己好友,並且跟我們倆從小訂了娃娃親。

      秦伯伯和伯母沒有女兒,只有兩個兒子,老大就是秦秉天,老二今年夏天剛出生叫秦秉義,還是個小嬰兒。

      他們把我當自己親生女兒樣的疼愛。說實話穿越到古代我還是很幸福的,有這麼多人寵我疼愛我,又可以幸福的重溫下童年生活了。

      一會工夫,天哥哥的小馬追風就帶我們到了他家。

      看到秦伯伯請的老先生一臉嚴肅得站在書房裡,我們兩趕忙行禮:「先生好!」

      先生摸了摸花白的鬍子道:「今日我們講《論語》!」他拿起一本書開始自己讀了起來。

      我來到古代兩個月裡在家裡娘每天有空就教我繡花和彈古箏,爹有空就教我中醫方面的知識。哎,對彈古箏我還有點興趣,最討厭就是繡花了,中醫又太深奧難懂了。

      有一天到秦伯伯家去玩,看見他家書房好多書,我隨便拿起一本看了起來。

      雖然古代的漢字和現代簡體字是一脈相傳,但看起來還是有點吃力。

      「月兒,喜歡讀書嗎?」秦伯伯笑咪咪的問我。

      我毫不猶豫的回答:「喜歡!」他又問道:「想不想和你的秉天哥哥一起讀書呀?」

      我可憐惜惜的回答:「想是想,可爹娘說女孩子不能上私塾,只能請先生到家裡來教,我爹娘沒那麼多錢請先生。」

      秦伯伯刮了下我的鼻子說:「秦伯伯請先生到家裡來,你和秉天一起讀書好不好?」

      我瞪大了眼睛驚喜的看著他叫道:「好啊!秦伯伯太好了!月兒最喜歡秦伯伯了!」

      秦伯伯哈哈笑道:「小丫頭,嘴太甜了!」

      就這樣不知不覺間已過了一年,每天秦秉天和我一起讀書,現在我對古代的漢字基本可以看懂。

      而秦秉天每天除了讀書外還要練武,秦伯伯對他練武抓的很嚴,他每天至少都要練3-4個時辰,而且早上很早就要起床。我不常看他練武,因為練武看起來很枯燥,並不象武打小說看的那麼過癮。

      平時看秦秉天練武時一板一眼一招一式就要練好半天。

      還不如在家陪娘練練琴,在藥鋪裡幫爹做做事。

      我們不用讀書,他也不用練武的時候,就會跑到蔚霞山和落霞河去嬉戲玩耍。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