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楔子 

第一章       楔子

      我叫杜萍,在大學裡學經理管理專業,現在大四快畢業了。在校園裡同學們都忙著找工作和寫畢業論文兩件大事。我工作已經落實了,考到一個國家機關做公務員,同學們都很羡慕我的,都以為我家裡有什麼關係。

      其實我就是個很普通的女孩,也出自個很普通的家庭。

      我父母都是普通工人,還有個弟弟現在讀大專,他們培養兩個小孩讀書也是很不容易的。能考上公務員也許是我這二十幾年人生裡,最幸運的一件事了。

      漫步在校園的林蔭路上到處都是離別的傷感,比起那些有男女朋友的同學,我的傷感一點也不少,畢竟在個校園裡生活了四年,一草一木,還有認識的每個人都是最美好了,想想自己再過幾個月就要離開這裡踏入社會,同學們都將天各一方,那種不舍的感覺就油然而生。

      在大學裡沒談戀愛並不是我不想談,哪個少女不懷春呢!

      但是偏偏追求我的人我都不喜歡,我喜歡的人偏偏不喜歡我,為了不讓自己錯過機會我還送了張表明心意的卡片,結果等到的回答是「你是個nice   girl,但是我們沒有緣分,我不適合你」,當時我還翻閱了牛津和朗文詞典看nice這個詞還有沒有什麼深層含義,最後我發現nice比beauty這個單詞差多了,這說明我不是個美麗的女孩,只是個令人不討厭的女孩,看來這位帥哥還是嫌我不夠漂亮,我也徹底死心了。

      從小到大我都知道自己不是個漂亮的女孩,因為一般別人誇我都是好秀氣好文靜。

      我有個與眾不同的地方,這也是個秘密,那就是從我懂事開始每晚總能夢見些奇怪的畫面,夢中有時有個紅衣少女喊著:「天哥哥,天哥哥,救我!救我!」,

      有時又是一個少年在個很寬的路上邊跑邊喊著,「月兒,月兒……」,

      有時又是個衣著古裝的女人在個亭子裡唱歌跳舞,有時又是刀光劍影的古代戰場等等,就好像一些零零碎碎的片段,怎麼也連不成一個連貫的故事,

      但是每次醒來都會有種心疼的感覺,整個人要難受好幾天,做事也提不起精神。

      小時侯跟爸媽說我的夢,他們笑笑說,「你是看古裝連續劇看多了,以後少看點電視,多複習功課就好了。」

      最近這幾天每晚又夢到這些怪事,擾的人心緒不寧的,偶的神呀,你到底想給我什麼暗示!拜託能不能說清楚完整點,這樣也太難猜了吧!

      「杜萍,你在想什麼啊?」王芳跑過來打斷了我思緒

      我說,「沒想什麼?就是覺得快離開學校了有點留戀。」

      她不相信的望著我說,「不會吧,想的這麼入神,喊你幾聲都沒聽見。」

      我笑著問:「怎麼了,有什麼事?」

      她這才想到要說的事,臉上笑開了花,「班長說今晚要請全班同學吃飯唱歌,算是跟大家告個別。」

      我疑惑的問,「他這麼早就要吃離別飯了?」

      說到這裡王芳也是滿懷惆悵的說,「聽說他家人已經在上海幫他找到份報社的工作,過一周就去報到了,導師答應提前跟他搞答辯了,畢竟現在找到個工作不容易。」

      「哦!」想不到他要提前離開了,我們班班長陳明就是我喜歡的哪個帥哥,我喜歡他的事大家都不知道,他也算為我保守了這個秘密了。

      「那你晚上6點記得到校門口的楚楚餐館集合哦,順便通知下你們寢室的女生,我先走了。」王芳手裡拿著飯盒朝食堂方向走去。

      一看手機已經到中午吃飯的時間了,我趕快朝寢室走去。一

      到寢室我就把王芳通知我的事情跟大家說了,這下寢室裡開了鍋,幾個女生都唧唧喳喳的說了起來,大家總的心情都是一樣就是想著晚上要吃飯唱歌都是開心的,但一想到班長就要走了又是很傷心無奈的,因為大家知道這天總是要來的,但就是比預計的來的早了。

      我估摸著班上有99%的女孩都是喜歡班長的,畢竟他長的帥,家裡條件又好,人也有能力,這樣的男生真是很難找的。

      還有就是班長在大學裡也一直沒談戀愛,這就給很多女生不該有的希望了。

      我聽班長的一個鐵哥們說他是喜歡英文專業的一個北京女生,也是長的很漂亮,家庭條件很好,可惜這個女孩不喜歡我們班長。

      哎,找個自己愛又愛自己的人怎麼就這麼難呢?從這方面看他跟我也是同命相連呀!

      我打斷大家的討論,「走去吃飯吧,再晚了食堂就沒位置坐了。」

      聽到我的話大家都拿著飯盒往外走,邊走還在邊討論晚上穿什麼比較好看。

      晚上6點我們都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準時來到楚楚餐館,班長訂了個帶卡拉OK的包房,可以坐3、4桌人。

      也只有班長能辦得起這種規格的聚餐了,前幾天大家聽說我找到了好工作,我也只是請部分人喝杯可樂,而且喝得我現在還覺得心疼呢。

      陸陸續續人都來了,班長和一群校籃球隊的男生一起來了,我們學校的校草都集中在這裡了,看得我們女生都要流口水了。

      其中一個男生搭著班長的肩膀說,「以後我到上海去就找你玩,混好了別望了我們兄弟哦。」

      班長邊招呼大家邊說,「放心,去上海玩的吃的住的我都包了。

      大家都坐吧,服務員可以上菜了。」等菜上齊了,大家都吃了一些有點底後,班長離開位置開始給每個人敬酒,也有人主動去給班長進酒,氣氛慢慢的就鬧開了。

      班長端著酒杯向我這邊走過來,我忙站起身也端起酒杯,「陳明,恭喜你找到好工作,祝你一路順風,以後的工作順順利利,早日實現自己的人生理想!」我把想好的祝福他的話一股腦的說出來,每次跟他面對面講話總是有點緊張。

      「謝謝,我同樣也要恭喜你,你也一樣哦,以後一定要幸福!」班長一口氣把酒喝了,我也一飲而盡。這時不知道哪個起哄說道,「你們兩個都找到了好工作,是不是該合個影呀!」

      大家都跟著附和起來,「對,對,對,一個是團支書,一個是班長,兩個都找到好工作,是應該照個像」,「快,快,快」只感覺有人把我們往包房中間推,想想我們雖然組織過很多活動但也都是大家合影,從來還沒單獨合影過。

      其實我心裡是想照的,但還是裝出彆扭的樣子,女孩子還是要有點矜持吧!

      看已經被推到了一起,只有對著數碼相機大方的一笑,就照了,不知道他是什麼表情,現在也不好意思看。再看在坐女生們都投來了羡慕的目光。

      不知道哪個男生又起哄道,「陳明要先離開學校了,杜萍應該敬他三杯。」

      大家馬上都拿著筷子敲桌子喊,「敬三杯,敬三杯……」看這架勢我是逃不過了,估計是有夥男生商量好的今天專門整我。

      我拿起酒杯倒上酒,「好的,是該敬,陳明第一杯敬你,感謝你一直以來對我工作的支持和幫助。」我一飲而盡,

      「第二杯我代表全班女生敬你,感謝你一直以來對我們女生的照顧和關心。」

      我正準備喝時,陳明欄住我的杯子說,「這杯我幫你喝。」「不能代喝!」大家都喊起來了,連班上女生都跟著喊起來了。我推開他的手,又一飲而盡。

      「第三杯我代表全班同學敬你感謝你這四年來作為班長為班級建設做的貢獻。」我又倒了一杯酒一飲而盡。這時在場所有人都鼓起掌來了,「好,好,好……」

      陳明也舉起杯子,「我們大家一起舉杯敬杜萍,作為團支書她為我們班也沒少操心」大家也許被我剛才那三杯的豪氣所感染,都拿起杯子一飲而盡。

      我拿著杯子回到座位,感覺心裡有點燒燒的,渾身也好像沸騰起來了。

      經過這一鬧大家都放開了,包房裡大家有說有笑熱鬧的很。

      女生王芳站起來提議,「我們來玩擊鼓傳花的遊戲,傳到誰誰就表演節目,我來控制音樂。」

      她馬上跑到控制點歌的位置上,並吩咐服務員拿了個彩色的紙花過來。

      她背對著所有人喊,「開始!」這個紙球馬上變成了燙手的芋頭,大家都慌忙往下一個人手上扔。我正準備往下個人手上扔時,音樂停了,天呀,今天是不是全班人都串通好了要整我呀!暈倒!

      馬上有人喊起來了,「杜萍表演節目!」表演什麼呢?對了,幸虧我擔心最近離別聚會多,怕要表演節目,自己暗暗的學了首歌,現在唱也應景。

      「好吧,王芳幫我點個小虎隊的《祝你一路順風》,首先申明我唱完這首歌就退出遊戲了哦,免得花又落我手上了,把機會讓給更多的人哦,呵呵!」隨著音樂的響起,我開始唱:

      那一天知道你要走

      我們一句話也沒有說

      當午夜的鐘聲敲痛離別的心門

      卻打不開我深深的沈默

      那一天送你送到最後

      我們一句話也沒有留

      當擁擠的月臺擠痛送別的人們

      卻擠不掉我深深的離愁

      我知道你有千言你有萬語卻不肯說出口

      你知道我好擔心我好難過卻不敢說出口

      當你背上行囊卸下那份榮耀

      我只能讓眼淚留在心底

      面帶著微微笑用力的揮揮手

      祝你一路順風

      當你踏上月臺從此一個人走

      我只能深深的祝福你

      深深的祝福你最親愛的朋友

      祝你一路順風

      唱著唱著一種馬上要和同學們離別的傷感湧上了心頭,禁不住淚水已經留下。

      我唱完後大家都異常的安靜,好多同學眼裡都有淚光閃爍,每個人都深深感到了離別就在眼前,我們的學生時代就要結束了。王芳克制淚水喊道,「繼續遊戲!開始!」,大家才從離別的傷情中緩過神來。

      我悄悄的退到一邊還有很多空位的桌上,抬頭就迎上了陳明的眼神,那眼神有點傷感,有點曖昧,又好像有話要說,我不敢深究,趕快轉過臉。

      不知道什麼時候李慶國坐到了我的身旁,他幽幽的說了一句,「你一直喜歡的人是陳明吧。」

      我沒有回答他,岔開話題說:「聽說你酒量很好,我們來喝酒吧。」突然有種很想把自己灌醉的感覺。

      他開始倒酒,說:「你酒量也不錯呀,剛才很喝了幾杯都沒醉。」

      可能因為酒精的作用人也越來越放鬆,我提議,「來玩小蜜蜂!」

      李慶國拿出兩隻手,說:「好!兩個小蜜蜂啊,飛到花叢中啊,嗡嗡嗡啊,呵呵,你輸了……」玩了會小蜜蜂感覺頭好重了,胃裡好像火在燒,也記不清自己到底喝了多少。

      人暈暈的跟李慶國說,「我去個洗手間。」

      李慶國忙扶著我問,「你行不行呀?要不找個女生陪你去。」

      我推開他說,「不用了,我沒事,我好的很。」

      我儘量讓自己的步子走穩,朝洗手間方向走,上完洗手間後,我還在暗想,「想不到我杜萍酒量還可以。」

      還沒得意一會在洗手台洗手時感覺天旋地轉的,心想完了,只聽旁邊人一聲驚叫,我就倒下去了,沒了知覺!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