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夜間飛行《撲克遊戲》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自悔恨而生的冒險

              「莉塔,妳看,滿月真美呢。」

              溫柔的聲音迴盪耳中。

              莉塔的耳中只有這樣的聲音。

              無視於周圍的吵雜聲音,她只聽得到媽媽、看得到媽媽、感受得到媽媽。

              「諾伊曼先生,她的生命反應正在急速下降中!」「去把抑制劑拿過來!」「預備組的在幹什麼!」「對不起!」「快幫她止血!」

              「媽媽⋯⋯」莉塔緊緊握著躺在床上的媽媽的手,那隻手冰冷而無助。

              「小孩子不要礙事!」

              粗暴的手一把將莉塔推開,莉塔和妹妹被一群大人拉開,推出診斷室。

              大門被關起,宛如關起莉塔回憶的小房間一樣。

              ——為什麼爸爸要把莉塔推開呢?她還想多跟媽媽說話呢。媽媽溫柔的聲音迴盪耳中。她說著:爸爸已經有兩個女兒了,這次的孩子經魔法檢定確定是男孩子,所以我一定要生下來才行。

              滿月之夜下的媽媽摸著大大的肚子,笑著說:無論身體多麼虛弱,一定要把爸爸期望的男孩子生下來。

              為了繼承諾伊曼家族的榮耀。

              莉塔聽不到其他聲音——就連接下來醫護人員的嘆息、妹妹的嚎啕大哭、爸爸的沉默,這一切,她都感受不到了。

              迴盪在耳中的,只有已經不復存在的媽媽的聲音:

              「莉塔,妳是長女,一定要好好照顧弟弟喔。」

//

              為了生下弟弟,媽媽死了。

              從小莉塔就最清楚了,這是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

              因為既有的觀念認為男性的身體性能與魔力素質略勝過女性,加上諾伊曼家族代代相傳的格鬥術只傳授給男性,爸爸堅持要媽媽生下男孩子,繼莉塔與莉莎後,終於如爸爸的願望生下了繼承貴族血脈的男性。只不過這個代價就是媽媽的生命。

              從小莉塔和莉莎就不受爸爸所愛,他對兩人不理不睬,平日繁忙於生意工作,也不將貴族格鬥術交給莉塔和妹妹。

              就連開通體內魔法源的儀式——在人產生第二性徵的時期,接觸元素體並觸發魔法素質的必經儀式——都是由管家婆婆和媽媽帶著兩人去學校進行的。實際上,莉塔也從管家婆婆那裡習得了基礎的魔法用法以及格鬥術技巧。

              簡單的說,姐妹倆絲毫沒有接收到一丁點的父愛。取而代之的是,媽媽一直都在兩人的身邊。

              房間中迴盪著妹妹的低聲啜泣。

              「莉莎⋯⋯」

              看見莉塔進到房間,莉莎撲向姊姊的胸懷中,放聲哭泣。莉塔溫柔地撫摸她的蜜色秀髮。

              直到此時,悲傷才像遲到一樣痛擊莉塔。看見妹妹哭泣的模樣,莉塔緊抱著莉莎,悲傷地哭著。

              「姊姊,我們逃出去吧。」那個夜晚,莉莎這麼說了。

              「欸?」

              「這種家庭不要也算了!沒有媽媽在的家⋯⋯根本就不是家⋯⋯」

              小自己兩歲的妹妹痛苦地說道。然而,莉塔也不過是十一歲的小女孩罷了。面對這個殘酷的事實,她又能做什麼呢?

              若是要求她面對,又必須與什麼對抗呢?若要求她逃避,又必須從什麼事物中逃脫出來呢?

              然而,有一份恨意,一份連莉塔自己都未能詮釋清楚的恨意在她心中燃起火舌。

              「嗯。」

              把媽媽殺死的家庭。不管是爸爸、親戚醫生、誕生的弟弟、或是什麼都做不了的自己,她痛恨這一切。

              這個以「諾伊曼」為名,奪走莉塔一切的該死的家族榮耀。

              「我們逃出去吧!」莉塔露出開懷的笑容,「捨棄諾伊曼這個名字⋯⋯到外面的世界去!」

//

              兩天後,她們做了詳細的打算。

              首先是向唯一值得信任的管家婆婆與其女兒告知此事。由那兩人協助安排馬車、物資,甚至將倉庫中最適合莉塔使用的短劍交給她。就這樣,兩人做了萬全的出發準備。

        在午夜的時間出發,能夠在天亮前離開城市。在這之後花兩天可以繞過城牆外的山脈群,山脈的另一端就是距離這個城市最近的城市。只要再花兩天的時間就能抵達。不必連夜趕路,可以稍作休息。只要努力穿過山脈,諾伊曼的搜查就很難捕捉得到兩人。

              「莉塔、莉莎,妳們一定要多加注意。外面的世界變數很多,是很危險而且殘酷的。」

              「我知道了,婆婆。」

              莉莎感傷地抱住婆婆,莉塔則是淡淡說道:

              「放心吧,婆婆。對我來說,兩邊的世界都同樣殘酷。」

              姊妹倆的逃亡旅途就這麼展開,她們順利穿過山脈,在森林之中夜行。只不過,莉塔不知道,自悔恨而生的這趟旅程,對她的未來究竟會造成何種改變。

              馬匹突然之間瘋狂吆喝。負責控制馬車的莉塔拉起韁繩。

              「怎麼了?」

              莉塔安撫馬匹,但牠依然靜不下來。

              姊姊,怎麼了?」

              「我不知道⋯⋯」

              就在這一瞬間——莉塔突然感受到一股強烈的氣息。這種直覺是她在訓練戰技跟格鬥術時訓練出來的。不,與其說是一股⋯⋯

              殺氣從四面八方席捲而來。

              莉塔首先猛拉韁繩,讓馬頭閃過那東西的攻擊。接著她聽見妹妹的尖叫聲,馬頭噴出血來,馬匹突然失去平衡,讓莉塔她們連人帶車地全部摔倒。

              莉塔趕緊爬起來,雖然夜晚的森林很暗,但她清楚看見馬匹的頸部大量出血,右腳跟也被狠狠扯爛,濺出血液。馬車也被撕裂、失去支柱而分裂了。

              「莉莎!」她趕緊站起來尋找莉莎,不管攻擊的是什麼,絕對不能讓莉莎受傷。

              「姊姊!」她聽見莉莎的聲音,不過下一秒她便被撲倒了。

              這時莉塔才真正看見襲擊者的樣貌。是黑狼。狼用前臂壓制住莉塔,莉塔的力氣完全沒辦法掙脫。接著狼張開大口,口水滴在莉塔的臉頰上,再過一秒莉塔的頭顱就會被咬碎。

              不過接著滴在莉塔臉上的卻是血液。莉莎把失去意識的狼推開,接著將手中的短劍交給莉塔。

              「謝謝⋯⋯」

              莉塔接過短劍。她還沒有空檔掃視攻擊自己的狼到底有幾隻,因此她下意識地釋出魔力,讓蒼色的電光閃過黑夜的空氣,流竄全身。這股力量有效地威嚇了狼群,牠們一隻隻發出嚎叫,包圍莉塔。有四隻啊,但是遠處還有零零星星的叫聲,追擊而來的應該不計其數吧。

              「莉莎,靠近我。」

              妹妹乖乖聽令。莉莎知道莉塔總是能在短時間內做出最正確的判斷。

              狼群馬上做出總攻擊,加上緊接攻進來的援軍,一口氣將獵物一網打盡。就算莉塔使出魔法反擊,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所以莉塔抽出藏在衣服內的項鍊。

              「盾啊。」

              金色的魔法石立刻回應極短的咒文,金色光芒以姐妹倆為中心向外擴張,一個圓形的魔力立場立刻化為護盾,把狼群全部推開。但這股衝擊沒有讓牠們退卻,狼群反而加強攻擊,好幾隻狼瘋狂地爪擊、啃咬著護盾。金色立場發出嘎嘎作響。

              「莉莎,這個立場承受不了多久吧⋯⋯等我的暗號,然後一起逃出去吧。」

              「好。」

              所謂的暗號的時機不過是護盾被破壞的瞬間。馬匹已經接近死亡,也不可能有時間把馬車裡面的物資帶走了。只剩逃跑一途。

              「現在!」

              護盾應聲爆裂。生成護盾的魔法術式在最後一刻集中魔法石的剩餘魔力,化為衝擊波噴發出來。這股魔力潮甚至能震碎狼群的內臟,因此七、八隻狼直接被震飛,兩人利用這個空檔逃脫出去。

   

              不過逃出去了,又要往哪裡走?地圖放在馬車裡面,要冒險折返去拿嗎?總之必須先避開狼群追捕,但是就憑手上這把短劍該怎麼對付狼群?

              一個一個疑問佔據莉塔的內心,讓她越來越焦急,「危險!」莉莎大叫,撲倒了前面的莉塔,一隻狼失去跳躍軌道裡的目標,落地後又從另一個方向襲來。

              「不是剛才的那一群⋯⋯!」

              方向不同。是援軍。莉塔咬牙,只能應戰了。

              她揮舞著短劍,擋在黑狼的口前,接著發動魔力。

              金色的閃電伴隨著蒼光,從劍尖射進黑狼的血盆大口。這一下應該射穿牠的身體了吧,莉塔心想,接著俐落地轉身,用短劍砍下另一隻黑狼。

              莉塔有訓練過魔力的向量控制,她可以隨心所欲地操作閃電的方向,並依靠短劍發射出去,也可以使出帶有雷擊的斬擊。

              有兩隻狼從右後側衝過來,她一邊帶著莉莎移動,一邊繞過大樹,從另一頭使出雷擊。雷電化為黑夜中唯一的光源,以曲射的方式一次電焦兩隻狼。

              後面那隻承受了攻擊依然向前,這讓莉塔著實驚訝,情急之下讓雷電胡亂射出去,好幾發雷電禁錮了黑狼往前的道路,並電死了牠。

              「真是有驚無險⋯⋯」

              莉塔再度一邊護著莉莎前進。遇到遠處的黑狼就使出魔法,較近的便用短劍纏鬥。

              「嗚⋯⋯」

              再度打算發出魔法時,莉塔發出悲鳴。她雙腳無力地倒下,莉莎趕緊將她扶起來,右手同時掏出項鍊。

              但已經來不及了。黑狼咬住莉莎的左手,濺出鮮血。血液近到噴在莉塔臉上,她焦急地刺出劍,依然精準地刺中黑狼的心臟,一命嗚呼。

              「莉莎!」

              黑狼的嘴巴鬆開,莉莎的手掌噴著血,除了大姆指都被咬爛了。

              莉塔看見前方又有一批狼接近。

              「莉莎,我們後面好像是個小懸崖,妳快跳下去,那種高度不會受傷才對。」莉塔堅定地說道:「我會保護妳的。」

              看見莉塔的眼神,莉莎的眼眸閃動了一瞬間。這一閃就像是作出某種殘酷的決定。

              她一把搶走姊姊的短劍。

              莉塔直到最後都太天真了。

              「姊姊由我來守護。」

              她發動魔法石的術式,「盾啊。」的詠唱讓莉塔一時還來不及反應,金色立場的中心便握在莉塔手中。同時莉莎用力一推莉塔。

              立場判定莉莎不在保護範圍內,發動術式的衝擊波便把莉莎推開,同時莉塔帶著護盾立場跌下山崖。

              「莉莎!莉莎⋯⋯!」

              莉塔看不見莉莎了。護盾立場的光芒再怎麼閃耀,她都看不見了。努力睜開的視線,馬上被液體剝奪,變得模糊不清。

              「莉莎⋯⋯!莉莎⋯⋯」

              莉塔推擠著護盾,想從內部突破,但是事與願違,護盾一點事都沒有。又有一兩隻狼跳下懸崖攻擊護盾,護盾嘎嘎作響,嚇著了貼著光牆的莉塔。

              她哭喊著,驚叫著,其實她比誰都害怕。手無寸鐵,妹妹又獨自追擊狼群。她該怎麼辦?莉莎能突破重圍嗎?她打死都不要跟莉莎分開,她想要莉莎和自己永遠在一起。到底⋯⋯莉莎⋯⋯

              「不要丟下我啦⋯⋯」

              少女無助地哭泣著,心中無意識地咒罵這個殘酷又不講理的世界。

To   be   continued...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