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可以加糖嗎?】(3)

A1,桌球室。

一樣,聚集了他們。

「應天海,好久不見。」江赤月搖搖手上裝了半杯的咖啡,一面對著應天海問好。

「嗨。」是太久沒見面嗎?怎麼感覺變的陌生了。

大家還是跟平日一樣,江赤月喝著他常喝的咖啡;炎風看著他常看的學生會支出報表,亮一樣寫著他的程式。

變的人,似乎是我……

「對了小月月,你說要帶來A1的黑咖啡在哪?」歐炎風開口,打破了沉默。

「你不說我都忘了!還有不要叫我小月月,難聽死了。亮,你幫我調一下監視器,我有裝!」江赤月拍拍自己的腦袋。

而從寬敞的螢幕中顯示出來的,是凌雪涵起身要離開的畫面。

「果然還沒離開。」江赤月緊盯著電腦畫面裡凌雪涵一舉一動。

「那把她call過來吧。」這當然是我們親愛的學生會的意見,畢竟他比任何人都喜歡認識新來的女孩。

「好的!」

江赤月拿起一隻自備麥克風,清了清嗓子:

「請一年C班凌雪涵!一年C班凌雪涵盡快至A1桌球室報到。」

說完,卻換來一陣大笑,連江赤月自己也在笑。

「這是她第一次來耶,這樣整一個女孩不好吧?」歐炎風似笑非笑的問。

「哪會呀,這可是我們給她的見面禮,我到要看看她那口硬氣能撐多久。」

「應該撐不久,畢竟…你懂吧?」歐炎風放下支出報表,起身觀看凌雪涵的背影。

「我知道,我倒要看看她能不能不靠地圖也能找到A1…不對,是靠了地圖也沒用。」

「因為那時設計學校時,根本沒有A1桌球室這個地方呀…」

「請一年C班凌雪涵盡快至A1桌球室報到。」

錯不了的,怎麼聽都像是早上那自戀狂的聲音。

「小月月,過五分鐘沒來就再廣播吧!」

「好像沒有任何夏川的學生知道這裡,畢竟這是最隱密也是最通風的地方,被我們精心佈置後,我覺得這裡最像我的第二個家。」江赤月往後一靠,落在沙發最柔軟的位置。

輕輕一躺,完全放鬆。

她靜靜的走著,要說到桌球室,應該也離體育館不遠。

「A1,搞什麼呀,明明就在那麼顯眼的位置」體育館的隔壁有間工具室,上方掛著一張「維修中」。

「騙誰呀?維修的牌子擺了兩個月了,是有看過工具室在維修的嗎?」

凌雪函輕輕的在門上敲了兩下。

「叩叩!」

而門內的四人,互看了兩眼。

「是我聽錯嗎?剛剛那是敲門聲嗎?!」江赤月望了望門邊。

「你沒聽錯,去應門吧。」

現場只剩下寫程式的男孩冷靜的動作,其餘的全都瞪大眼睛。

「不可能吧?!就算找的到這裡的人最少也要花上一小時吧,亮,你當初明明告訴我說這裡很隱密呀!」江赤月衝到寫程式的男孩旁邊,吃驚的問。

「那是我對正常人的推測,能找到這裡,那女孩絕對是個奇蹟。」亮推了推眼鏡。

「是奇蹟。」學生會長應聲。

「是個奇蹟。」原本不出聲的應天海接話。

「是變態吧?!」只剩下江赤月一人激動的跟動物園裡被忘了餵食的猴子一樣。

「請問這裏面有人嗎?」凌雪涵敲著門繼續問聲。

「門沒鎖,妳自己進來吧。」好不容易安撫情緒的江赤月回歸自然的面貌。

當門縫悄悄被推開,而走進來的女孩眼神冰冷的環顧四周。

「快,說一下你們第一眼的評鑑。」江赤月驕傲的問。

「165公分、40公斤、三圍是32C、24、36……」開口的是歐炎風,而回敬他的是凌雪涵的書包,擊殺。

「你是早上那個對我露出噁心笑容的學生會長是吧,很好,我記住你了。」

「月,你對黑咖啡的標準是不是越來越高了?居然找來何等女子……」就連無時無刻都在寫程式的亮,都抬頭讚嘆了她。

   唯一不說話的只有應天海,因為這根本不是他想看到的場景。

   「海,怎麼了呢?快說話呀。」

   江赤月諷刺帶微笑的聲音,讓在場的人耳朵都不舒服。

   「還…不錯。」

   江赤月拍了拍手,靦腆一笑。

「歡迎來到A1桌球室,我們所稱的天堂,妳想知道妳為什麼被叫來嗎?心中是否有些期待?看到我們四個齊聚一堂,興奮嗎?」

「我只想知道你們這些王八蛋把我叫來這裡拖時間的用意是什麼。」

當天雷勾動地火…喔不,是天雷慘遭地火焚身。

其中三個男孩互看一眼,笑了。

「黑咖啡知道吧?我們的小月月正在尋找像妳一樣有黑咖啡特質的女孩。」

歐炎風用冰袋冰敷了剛剛被凌雪涵書包所回擊的傷口,切入重點。

   這時應天海起身,轉身走向門邊。

「一年前我在的時候,看你們像開玩笑似的在找黑咖啡,沒想到一年後,我回來了,你們還是一樣接續著行動,我不懂這樣做有何意義,你們不要忘記一年前所發生的事。」他推開了門,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江赤月望著他的背影沉默了。

不知道為什麼,現場的氣氛突然僵硬了,死氣沉沉的感覺令凌雪涵發冷。

「你們不要裝著一個死人臉啦,害我覺得毛骨悚然…還有為甚麼要把我叫來這裡?」凌雪涵開口,打破第二次的沉默。

   「令我們覺得毛骨悚然的是妳吧,從剛剛進來,眼神就冷冰冰的。」江赤月沒好氣地回應。「叫妳來這裡只是告知妳一聲,妳就是黑咖啡。」

天啊,從剛剛進來就一直黑咖啡黑咖啡的唸唸有詞,這群人該不會是想找我喝咖啡聊是非吧?

  「請問什麼是所謂的『黑咖啡』?」

「就是有著自己獨一無二的特色,不加修飾,呈現出最完美的自己,能夠讓人不斷品嘗的女孩。」在場的三個男孩一口同聲,顯然對於黑咖啡有無比的了解。   

   凌雪涵冷淡的表情忽然微微異動,雖然聽完這番話,她比原先害羞了些,

但在瞬間,她又降回零下十五度的女孩。

  「如果真的如同你們所說的,那麼我也不想陪你們耗下去,你們之間的遊戲,不要找上我。」凌雪涵提起書包,默默的走向門邊。

   「等等!」發號施令的人是江赤月,而他清晰的嗓音透出堅定。

   「就算這是一場遊戲,也得等妳玩完才能結束,在妳剛踏進這裡時,遊戲就開始了。」邪魅的一笑,是江赤月不曾露出的表情。

搞什麼東西呀!這個江赤月也太自以為是了吧?早知道剛剛就直接回家了,我幹嘛聽他的還跑來A1。

「看來光是黑咖啡也沒有用,還是要加點糖,溫柔一點……」歐炎風從口袋拿出一包白糖,丟給凌雪涵,而白糖則不偏不倚地落在她手中。

   窗外的斜陽透出橙光,映照在江赤月的臉龐,那個笑容,越來越明顯。

「說什麼我都不會陪你們鬧的,再見。」

轉過身,側著臉,斜眼瞪人,A1的溫度明顯的下降了。

而一陣甩門聲是她留下最後的怒火。

「這女孩果真該加點糖了,哈哈。」

凌雪涵剛到家,仍回想著剛剛的情景。

「今天算我倒楣,碰到那幾個瘋子。」她默默將書包放下,下意識地走進廚房。

翻了翻角落的小櫃子,找出一包未開封的咖啡包。做出這種連她都無法控制的行為,她自己不免感到疑惑。

沖了熱水,咖啡傳來的陣陣香味令她初次感到放鬆。

喝了第一口,卻因為太苦了而放下杯子,她攤開掌心,剛剛拿到的糖包還在手上,接下來,便撕開了糖包,倒入咖啡中。

「加了糖的咖啡變得比較好喝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