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可以加糖嗎?】 (1)

時間,過得很快。

「會長早。」夏川的學生會長--歐炎風。在夏川高中,他的粉絲破千,就連學校班導也通通被他帥氣的模樣迷倒,每次段考,絕對不超出第二名,貨真價實--女生心目中的人氣王子。

「不覺得他今天更迷人了嗎?」花癡A女尖叫。

「我認為他那咖啡色頭髮,超級閃耀!根本是我的男友排行榜裡的第一人選!」花癡B女眼裡閃爍著粉色桃心。

「妳男友排行榜?妳閃邊吧妳,等著叫我大嫂…炎風會長!」花癡A女推了旁邊的花癡B女,兩朵花在校門口打了起來…

一樣,零度雪女依舊『冷冷的』走進夏川。

「這位同學,早阿!」歐炎風用了最燦爛的笑,對著凌雪涵一笑。

可惜!這朵學生會的太陽花,仍然溶不化冰塊女,反而換來一陣冰冷的『瞪』。

良久……

「早。」超殺--的呀!殷切的問早,卻換來冷酷的回應。

「呵呵…呵呵…」苦笑ing。

抬頭看看天空,太陽是否也被冰塊凍了一圈呢?

冷冷的回應完,她繞過他,走向了樓梯,彷彿剛剛的事情完全沒發生。

「難得有這樣的人,不把我放在眼裡!」

「難得有這樣的人,對我露出這麼噁心的笑容。」

太陽恢復了笑容,繼續向其他人問早。

冰塊女則面無表情的走向了教室   。

和他們的同盟初見,是那麼的水火不容啊!

夏川,一年C班走廊

教室依然吵雜。

「江赤月,我、我仰慕你很久了…我…」江赤月將食指抵在女孩的唇前,示意要她停止了。

「我懂了,只因為我不是你心目中的黑咖啡嗎?」女孩的淚奪眶而出,吸著鼻子哽咽的問。

他點點頭,也低下頭示歉意。

「謝謝你,讓我說完這些話。」說完,女孩擦著淚,匆匆的跑走了。

目睹一切的凌雪涵並不訝異,反正這種事情常常上演。

「討厭這種自以為是的豬頭,露出笑臉歡迎你,到最後又以其他名義把你對他的期望銷毀…還什麼黑咖啡不黑咖啡的,不喜歡就不喜歡,幹麻來個『心目中的黑咖啡!』這種爛藉口,果然是用在爛人身上的。」

一陣經由腦波傳達出來的「字」,在思考模式中,悄悄的變成了口中的「話」了。

當然!這些話除非是耳背的人,不然旁人都會聽的一清二楚。

轉了身,再用那王子風範看了看凌雪函。

「同學,有事嗎?」

「…」

「不說話了嗎?」

「…」

「害羞了喔?咦,妳叫凌雪涵呀。」他隨手撿起地上的借書證,在抬頭看了看她。

長的是蠻漂亮了,不過,就是個性孤僻了點,如果再溫柔、可愛點,或許她就是黑咖啡了吧……

「給妳吧!」舉起手,是一雙銳利的眼神瞪了過來。

十一月的秋風輕輕吹過,十二月的罕見暴風雪,不自覺冰凍了笑臉。

走廊上,似乎只剩下這兩個人。

良久,她抽走了借書證,頭也不回的走進了教室。只剩下江赤月一個人,勉強著一個尷尬又僵硬的笑。

夏川,一年A班

「炎風!接著!」江赤月用小到不能在小的聲音,傳出一個紙條球。

身手俐落的學生會長敏捷的接住了紙球,畢竟…

現在是考試…被發現傳紙條的話,不廢了他的會長資格才有鬼!

我找到黑咖啡了

他眼神為之正經的看著江赤月的背影。

還真有這玩意兒呀。真是期待是哪位小妞成了他所謂的黑咖啡了呢!

「請最後一排的同學站起來,往前收卷。」收卷的同時,歐炎風輕輕靠近前一排的江赤月,在他耳邊耳語:

「今天,帶來A1吧…」江赤月點頭,示意要他別說出去。

C班這節課自習,而班上並沒有其餘的異類。

「你給我回來,那張AV照我找很久耶!」

「好東西就是要和好朋友分享,哈哈!」

沒老師,沒束縛。是C班的特色。

夏川高中的一年級分為三派,A、B班是完美的優良學習班。

C、D、E班正屬於打鬧玩樂的班級,老師來時裝乖,老師走時180度大轉變。

F、G班就是所謂的--放牛班。

依舊靜靜坐在位子上的凌雪涵,完完全全不理會班上的吵雜風氣,沉靜在自己的小小世界裡。

這時,一句話將她拉回現實。

「喂,妳說,你早上是不是和江赤月聊天?」

一個染紅頭髮的母猩猩…

不,是紅頭髮的「壯碩女子」,身後跟了幾個小跟班,大辣辣的站在雪女的桌子前。

一樣,不理會。

「妳真大膽,連我廖妃瑜都不放在眼裡!」「壯碩女子」重重的將拳頭打在她桌上,引來全班的注意力。

她抬頭,往上看,「壯碩女子」的殺氣目光並沒有嚇到凌雪涵。

她不理會她,低下頭,繼續看書。

「喂,我在跟妳說話!」

「又怎樣?」

「慿妳也想和赤月大人聊天,妳哪來的勇氣呀?」

「同學,妳擋光。我告訴妳,我對妳剛說那位江什麼的沒興趣,妳以為身體比我大就大聲嗎?」凌雪涵憤怒的眼神瞪向她。

「齁,動手啦妳們!」跟在廖妃瑜身旁的其中一個女孩,走向凌雪函的桌子。

翻桌!

巨大聲響引來注目,一張桌子就這樣輕輕的被她翻倒了,但凌雪涵的氣勢似乎不只這麼一點。

「哼,你怕了吧?這就是沒經過後援會就跟赤月王子說話的下場!」廖妃瑜的語氣加重…但是,嚇不了她。

就這樣嗎?

她冷笑了。走到桌子面前,將被翻倒的桌子靜靜抬起來,而眼神充滿著殺氣。

再走到廖妃瑜面前。

「妳…妳要幹麻?我警告你,不准碰我喔!我,我可是後援會的會長喔!」

一陣冷笑,下一秒,凌雪涵已經一巴掌打在她臉上,一個巴掌造成的聲響,轟動全場。

死寂…死寂…

妳瞪我,我瞪妳,我瞪,我瞪,我瞪瞪瞪瞪瞪爆妳。

廖妃瑜兩眼噴火,對上凌雪涵冷淡的眼神。

「妳…妳知不知道妳這一巴掌是打在誰身上?是我耶!我耶!我可是後援會的女主角,是後援會最閃耀的一顆星,就這樣打傷我的臉,妳知不知道我還要見人?!」

母金剛還那麼愛面子,這可是她史上聽過最爆笑的笑話。

「我在跟妳說話呀,不要把我當空氣!」說完,一隻又肥又短的手便朝凌雪涵臉上狂奔。

這世界上果真有那一剎那。

無聲…無聲…大家只注意到那隻抓住廖妃瑜的手。

「可以請妳不要那麼意氣用事嗎?」

廖妃瑜恐懼地看著他。

「放心,我不會對妳怎樣。根據動物保護法第6條、第30條規定,無故騷擾、虐待或傷害動物,將處新臺幣一萬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罰鍰。違反前項第一款至第三款致動物重傷或死亡者,或五年內違反前項各款規定之一情事二次以上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我還不至於為了隻猩猩而傷財又費時。」

「應天海?他是應天海沒錯吧?他不是前一陣子出國了嗎?」

花癡們開始把注意力放在防止金剛抓狂的人身上。

「他好帥喔,以他的資質來說真的跟江赤月有得比!」

「學生會長也不錯阿!」

周圍的注意力也不在母金剛那肥肥短短的巴掌事件了,只留下廖妃瑜,呆着有如一尊雕像。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