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米琳《剛剛好,先生》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永誓不滅之戒

Love's   not   Time's   fool,   though   rosy   lips   and   cheeks

Within   his   bending   sickle's   compass   come;

Love   alters   not   with   his   brief   hours   and   weeks,

But   bears   it   out   even   to   the   edge   of   doom.

      「吶,尤里西斯,我今天有個相親在海潮餐廳,你代替我去吧?」

      一名騎士雙手合十請託道。

      另一名紫黑色長髮及腰,高高束成馬尾,身著白色高領背心、肩披紫色披風的騎士,嫌棄地回道:

      「啊?我才不要,那是你的相親。」

      「拜託你啦!我已經有女朋友了,只是我的家人還不知道這件事,我保證等今年放假,我一定會跟他們坦白的!」

      「你可以直接聯絡那個女生,推掉這場相親啊。」

      「我沒有那個女生的聯絡方式……」

      就在兩人談話到一半時,一陣手機鈴聲響起,正在請託尤里西斯的騎士接起電話,「喂,寶貝?我馬上就來,麻煩妳等我五分鐘就好!」

      掛電話後,騎士鞠躬道:「我女朋友在叫我,我先走了!那女孩坐在鋼琴的旁邊,萬事拜託啦!」語畢便十萬火急地離去。

      「真是的,傑特那傢伙,就知道惹麻煩。」

      尤里西斯還不及換下制服,便來到海潮餐廳赴約。就在他四處尋找鋼琴的位置時,有個熟悉的嗓音喚了一聲他的名字。

      「呦,尤里!」

      只見一名金髮碧眼、戴著金製耳釘,身著紅色格子襯衫的青年,揮了兩隻手指,向他打招呼,「好久不見,我想你了。」

      「席諾菲,你怎麼會在這裡?」尤里西斯走向那位名叫席諾菲的青年,「你現在人不是應該在東大陸執行紺青之冠的護送任務嗎?」

      「那個東西只有我們覺得好,人家東大陸的人可是很不稀罕呢,畢竟是綠色的帽子啊……反正我提早回來啦!」

      席諾菲笑臉盈盈道:「有妹子說要替我接風,我就來了。這裡不是山嵐餐館嗎?」

      「這裡是海潮餐廳,路癡!真不知道你是怎麼從東大陸爬回來的。」

      尤里西斯看了他一眼,就轉過頭去,「我還有事,先走了。」

      尤里西斯正要離去,卻被席諾菲一把抓住被手套包覆的小臂,「這麼久沒見到我了,不想和我聊聊嗎?像是東大陸好不好玩,女孩子漂不漂亮之類的。」

      這讓尤里西斯的心底立刻升起一股煩躁感,心想:『與其陪這個人,我還不如去和傑特的相親對象見面。』便不耐煩道:「就說了,我還有事要做。」

      席諾菲殷勤地按住尤里西斯,讓他在自己對面的位置坐下,還擅自幫他添了一杯開水,放在他的面前,「有什麼事會比我重要呢?」

      尤里西斯在餐桌上撐著頭,「傑特那死人,說有女孩子要跟他相親,要我代替他過來。」

      「他不是早就結……!沒事,我什麼都沒說。」席諾菲像是察覺到自己差點失言,忙止住了聲,改口說道:「反正你別走,傑特那邊,我會替你解釋。」

      「嗯?」雖然對席諾菲前半句話起了疑心,不過尤里西斯也並不擅長與異性相處,一想到自己可能會把氣氛弄得很尷尬,便答允道:「好吧,這是你說的。」

      想了想,尤里西斯又道:「但我覺得應該先去和那位女孩解釋,她就坐在鋼琴的旁……」話還沒說完,只見一名身材魁武、身著洋裝的「女孩」自鋼琴的方向跑來,用低沉的聲音哭泣道:「傑特這個笨蛋……!」一邊哭,一邊自兩人的身旁經過,奔出了餐廳。

      「傑……不,我是說,看來那位女孩,就是傑特的對象啊!她已經離開囉。」席諾菲一臉嘴角抽筋的模樣,連說話都有點不利索。

      見狀,尤里西斯端著下巴,認真思考了一下,「看來她已經知道被放鴿子的事情了,傑特害得女孩子這麼傷心,總有一天會遭到鬼王奧斯丁的報應。」

      「他自己報應他自咳咳咳……!」

      就在席諾菲差點說溜嘴時,正巧服務生端著餐盤,為兩人呈上兩杯香檳,「兩位先生,這是本店引以為傲的餐前酒,若有時效性的加護在身,飲用這杯酒便能略微延長時效,敬請享用。」

      「謝謝你。」尤里西斯向西裝筆挺的服務生點了頭。

      待服務生離開後,席諾菲首先開了話題:「說起來,我跟你好像半年沒見了。」

      「還不是因為你這傢伙,總是一回來就跑去跟女人廝混,然後就離開了。」

      「就算我很有女人緣,最喜歡的人──還是只有你一個人啊!!」席諾菲回答到關鍵句時,突然提高了音量。

      「?」這引得全餐廳裡的人,目光都聚集到兩人的身上。

      「閉嘴啦啊啊!你這智障!!」尤里西斯連忙站起來,摀住席諾菲的嘴,向旁觀的民眾抱歉道:「不好意思,打擾到大家了。」其他人這才一一收回視線。

      「呼。」尤里西斯鬆了一口氣,坐回位置上。

      席諾菲將雙肘置於桌上,雙手支著下頷,稍微拉近了距離,端詳著尤里西斯精緻的面容。他很喜歡這樣看著他的臉,總覺得這張臉永遠都看不膩。

      「雖然我們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卻很久沒有像這樣,一起好好吃頓飯了呢。」

      尤里西斯略帶慍怒道:「誰要跟你這種白目一起吃飯。」

      「──你就那麼討厭我嗎?」

      「…唔!」

      尤里西斯一定睛,只見席諾菲一對瀲灩的綠色眸子,此時的眼神就宛如小狗般巴望著他。

      這讓尤里西斯有些動容,稍微改變了態度,「也不是討厭你,只是覺得你太輕浮了,個性又毛躁,都已經當兩任的公會長了,還不懂得收斂一點。別人都說你是天才,我只認為你太難相處了,缺點比優點多。」

      席諾菲聞言,往後靠著椅背,「哈哈哈」地笑出聲來,「我如果不輕浮毛躁一點,你這個『副會長』哪裡有用武之地呢,你說對吧?尤里西斯副會長。」

      『不論你在不在,我的工作都沒有變得比較少啊。「有無用武之地」的說法到底是怎麼產生的?』儘管在心裡有些不同的意見,尤里西斯卻懶得與他爭辯,只說:「隨便你吧。」

      席諾菲笑了一會兒以後,問道:「吶,尤里,你家裏催你結婚了沒?」

      「我還在發展事業,不可能現在回老家結婚。」尤里西斯答道。

      「結婚以後,不一定要回老家,你可以一直住在首都啊。」

      「等我弟弟尋訪魔王的旅程結束,他也會回家吧?到時,我想先回去住一陣子。」

      不知怎地,席諾菲口氣一變,嚴厲道:「回去幹什麼?就這麼不能沒有你弟弟?他都已經成年了,他的生活跟你有什麼關係?你應該想想你自己,而不是整天到晚只想他。」

      「……!」這一席話,竟說得尤里西斯啞口無言,有些心虛,「我只是、放心不下他而已。」

      席諾菲察覺到自己有些失態,忙喝了口水,將手輕輕覆在尤里西斯放在桌面的手上,「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太高興,你總是那麼關心艾德霖……」

      「艾德霖一點都不勇敢,沒有一點戰鬥力可以防身,又很愛哭,還是個祭司。他出門在外,我擔心他也是正常的,母親大人也很擔心他……何況他是我的親弟弟,就算他以後晉級成主教,我還是會擔心他。」

      「我知道。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有點……」

      席諾菲感到有些彆扭,就沒把話說完,話鋒一轉,回到了正題,「我家人說我已經快要三十歲,該結婚了。我,今年放假,想回老家一趟,不嫌棄的話……請你跟我一起回去。」

      聞言,尤里西斯睜大了雙眼,一陣靜默。

      席諾菲見尤里西斯沒有回應,只是繼續說道:「我最近花比較多時間接洽的女性,只有總督大人。

      「她已經答應我,只要把這四年做完,就不會再派我前往其他大陸進行S級的任務,而是讓其他行省的騎士公會長代替我。」

      尤里西斯冷淡道:「你是否會繼續留在北大陸,都與我無關。」

      儘管對方的回答並不正面,席諾菲還是說道:「你會繼續留在首都工作嗎?還是想回到故鄉呢?只要是你的選擇,我都能配合。一起種田也沒有關係喔,說不定我會很喜歡。」

      「只要是跟你一起,我都不要……」尤里西斯本來想繼續說話損他,當他一抬眼,卻看見席諾菲用無比認真的眼神凝視著他,這讓他低了頭:「……讓我考慮考慮。」

      尤里西斯的答覆雖然不確定,卻讓席諾菲放心了不少,「哈,你還有兩年的時間可以考慮。」

      「不好意思,打擾兩位了。」方才的服務生,再度端著餐盤到來,為二人上菜。兩盤點綴著綠色蔬菜、正在冒熱氣的白色粥狀物,呈上他們的面前。

      席諾菲道:「你還沒來的時候,我先點了兩份奶油海鮮燉飯,不討厭的話就吃吧,今晚我請客。」

      「你是很該請客,你都忘記你欠我二十萬盧比的事情了嗎?照你這個花錢的習慣,一輩子都還不了錢;要是出去外面借,你手腳早就被全部剁掉了。」

      「我可以作你一輩子的奴隸啊,你只要每個月算我兩千盧比的薪水,從我欠你的錢裡面扣就好,等我還完錢之後,再支薪給我。」

      服務生聽了這話,覺得有些尷尬,微微躬身後,離開了。

      「我本來不想和你胡扯的,看在海鮮燉飯的份上,可以坐一下。」

      海鮮燉飯的香氣,令尤里西斯感覺有些飢餓,他舉起湯匙,吃了第一口。

      「吃完飯,我們一起回去吧。」

      席諾菲冷不防從胸前的口袋裡,掏出一串保險套,「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們可以『飯後運動』一下。」

      這讓尤里西斯差點被嗆到,「咳咳……!」

      他臉一紅,忙將飯吞嚥下去,「也……不是不行,只要你別繼續惹我。」

      「尤里西斯,你真的很可愛。」

      席諾菲微微一笑,舉起高腳杯,向尤里西斯敬酒,「這一杯,敬讓我們碰面的傑特。」

      尤里西斯也舉起玻璃杯,向他碰杯,「這回就當作代替某位女孩替你接風,下次你可別再這樣攔住我。」

      兩只杯緣碰撞,發出清脆的響聲,兩人仰頭將酒飲乾。

      此時,尤里西斯的酒杯內,隨著酒液褪盡,自杯底浮出一枚被香檳泡泡包覆的戒指。

      尤里西斯指尖略微放出魔力,將那只泡泡吸到手中,泡泡應聲破裂。

      他拿起那只秘銀戒指仔細端詳,撫摸著戒指內側的草書銘文,心想:『這道鏤刻的形狀與寫法,怎麼這麼像我之前在失落之地看過的「不滅情咒」?』

      『對了,以前學校曾經教過,「愛情咒」越靠近心臟,效力越強,而無名指與心臟的血脈相連,所以時常被當成婚戒的銘文。』

      席諾菲道:「這個先保管在你那裡,兩年後,你再決定要不要還我。」

      尤里西斯看向席諾菲,而席諾菲露出在燭光吊燈的照射下,閃爍著秘銀光彩的左手無名指。

      他拍了拍自己的左胸,指了一下尤里西斯的制服口袋。

      『……這傢伙,真是得寸進尺,不過,也不要緊。』

      尤里西斯順著席諾菲手指的方向,將那隻戒指放進心口的口袋之中。

      「這個東西,兩年之後要不要還你,我會考慮的。」

【END】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