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十四回 保島妖村的一存

      現存體型最大的貓科動物之一‧虎,是亞洲特有物種,廣泛分布於東亞大陸、中南半島與印度半島。然而位於東亞島鏈上的日本、琉球、臺灣,甚至海南島與斯里蘭卡都沒有原生的虎種。不存在老虎的臺灣,卻有著大量關於老虎的傳說,主因莫過於從大陸沿岸渡海而來的漢人移民,將原生地對於老虎的敬畏移植到這座海島。

      除了廣為流傳的虎姑婆──也就是三天前才在九死一生下,僥倖於金山擊倒的巨妖之外,眼前這位突然用肌肉撐爆衣服的魁梧男子,也是臺灣民間信仰中十分重要的「虎」神。

      「上吧!賴國群!你可以的!」廣場邊的藤板凳上,穿著白色裪衫的女孩高聲呼喊著。

      「不不不,怎麼看都不是對手吧!」

      「不愧是哥哥!居然可以不把『虎將軍』當對手!」女孩身旁,有著一頭挑染成暗棕色長髮的少女跟著喝采。

      「主詞顛倒了!是我沒有資格當虎將軍的對手!」

      「你有保意外險嗎?理賠金額夠嗎?」叼著沒點燃的菸,少女身旁的冷豔女子淡然說道。

      「不過真有什麼狀況的話,我也能讓手下幫忙處理後事喔。」其身旁一名撐著淺褐色油紙傘遮擋午後豔陽的旗袍女子接著說。

      「那邊那兩個厲鬼!不要討論這麼不吉利的話題!」

      「熱身好了嗎?我要上了!」眼前的肌肉猛男突然喊道。

      「等、等等等!我還沒──哇啊!」

      為什麼才剛吃完午餐沒多久,我就要再次面臨這種生死攸關的危機啊!?

      「鬼島計畫?」

      五官粗獷、體格壯碩的中年男子,聽到這個陌生的詞彙不禁皺起濃眉,一雙銅鈴般的大眼也閃著困惑的目光。有如符合民間對於它的另一個稱呼,土地公的坐騎‧「虎將軍」此時是打著領帶、身穿深褐色現代軍常服。

      「綜合賴先生提供從魔神仔那裡得到的情報、虎姑婆的言行以及這一連串的事件,我覺得不妨暫且如此命名。然而這些都只是推測罷了;我們實際上無從得知它們真實目的究竟是什麼。」

      將檜木摺扇掩住嘴角,身穿暗紅色高開衩現代旗袍的女子,半垂著眼簾回應一臉茫然的虎將軍。

      提出「鬼島計畫」這個詞彙的她,縱使外貌看起來只像是個年約三十左右、眉清目秀、用詞高雅的古典美人,但然而其真實身分是能夠與神明交戰、全臺灣最凶狠的厲鬼之一‧「陳守娘」。

      而坐在陳守娘身旁,一名套著領口鬆脫的圓領衫搭配休閒牛仔短褲的女子,隨意將長髮用髮夾固定成一絡披散在肩膀上,用著蠻不在乎的冷峻表情評論暫名為「鬼島計畫」的內容:

      「製造讓全蓬萊居民永世難忘的浩劫,使人類重新對妖怪感到恐懼、害怕,以此重新獲得人類的敬畏與信仰、攝取精氣……單純就『維持妖怪的存在』這一點來看,確實是比『保島一村』的做法來得更有效率。事實上,我跟守娘也是因為做出了讓人類『永世難忘』的行徑,才在得以繼續留在這世間,似乎也沒辦法否定這個手段。」

      說罷,她從短褲的口袋中掏出畫有紅色篆刻文字的黃色香菸盒,看似正打算來個「飯後一根菸」,但眼角瞄了一下坐在我左邊的少女之後便又收了回去。

      看來儘管是令人聞之喪膽的厲鬼‧「林投姐」,對於在未成年人面前抽菸似乎還是有所節制。

      「當然要否定。」

      在我身旁另一側的嬌小女孩立刻反駁道:

      「在這個妖怪正在逐漸絕跡、神靈也不受信仰的時代,只有讓妖怪接受保島一村的保護,才能免於因為被遺忘而消失的危機。引起騷亂與劫難,雖然確實可能讓人類重新敬畏我們,但會造成更多無辜的人類受害。身為守護靈,我絕對不能苟同。」

      由女童之間用口耳相傳的方式降靈的「椅仔姑」──小紫,因為可以藉由附身的方式讓兒童控訴家長的虐待,而獲得「守護靈」的神格。

      此外,小紫現在也是這座以人類與妖怪共存為目標的「保島一村」實質主宰者。

      「──這也是只就『人類』的立場來看,對吧?」

      快速收拾完一桌子的碗盤,並俐落地用設在屋外的水槽洗淨、擦乾、歸位的少女,端著茶壺與杯具回到餐桌旁,熟練地為在座的各位奉上熱茶,並端上一盤應該是作為茶點的龍眼乾。

      「然而,就『妖怪』的立場而言,人類只是養分的來源,根本不用顧慮人類的生死,更沒有『無辜』與否的概念。當然啦~像『我們』這種與人類息息相關的妖怪,比較希望能在人類跟妖怪之間取得平衡點。畢竟如果所謂的『鬼島計畫』真的發起了大劫難,進而導致人類社會的崩潰,我也是會很困擾的呢~~」

      生前為「查某嫺」的她做起家事來毫不馬虎,奉茶時讓每一杯的茶湯都精確地保持同樣的水量,將茶杯與杯盤放置在對方面前時甚至能不發出任何碰撞聲。

      然而這種敬業的表現與她綁著銀白色雙馬尾、穿著雪白水手服與百褶裙、白襪的打扮有著極大的落差,更不用說那雙有著爬蟲類般瞳孔的血紅色雙眼,在在體現出自己不是普通人,而是被稱為「金魅」的妖怪。

      此外,其實「魅」字應該是一個「鬼」字旁加一個「采」,念作「蠶」,只是現代標準字型沒有這個字,只能用「魅」字代替。

      添完茶的金魅在陳守娘身旁就座。雖然生前是查某嫺,也常被小紫使喚的樣子,但在保島一村中她似乎也享有跟其他妖怪一樣平等的地位,而不是僕傭。事實上,剛才那一整桌的菜,大部分都是收到她的胃裡去了,本以為準備過多的午餐卻沒留下任何殘羹剩菜,在食物這方面,即使面對同桌的妖怪與神明,她可是絲毫不客氣。

      不過,原本是食人妖怪的金魅,能夠用「正常的菜餚」滿足胃口,算是很大的讓步了。

      在場除了虎將軍之外,他的頂頭上司‧土地公,也參與了這次的會議。

      蓄著灰白的稀疏鬍子、駝著背,穿著無袖背心與短褲,外貌看起來就跟普通公園會見到在樹下納涼的老人一樣。土地公緩緩地啜飲著熱茶,雖然一樣列席在圓桌旁,但始終一副置身事外的樣子。

      「……伯公,這一連串的事件再怎麼說,都是因為您老人家沒有好好管住虎姑婆才惹出來的,是否方便您老人家提供一下寶貴的意見?」

      陳守娘微蹙著眉頭,半瞇著眼看向土地公。不愧是曾與廣澤尊王大打出手的厲鬼,對土地公的態度也是話中帶刺。

      「神明毋通干涉人間的代誌。遮係天庭的規定。」

      「嘖。」

      儘管用檜木摺扇掩住嘴角,但在場所有人都聽到陳守娘發出不悅的咂舌聲。然而她還是盡可能保持高雅的語氣,淡然說道:

      「伯公的意思,我已經『充分』知悉。畢竟幾百年來都是如此,對於『上面』那些官爺們的行徑,都在意料之中。」女子乾脆收起摺扇,取起杯子細品了一口茶。

      土地公見狀,也只能輕咳了兩聲:

      「……我會向天庭稟報遮款情形,但係我個人也嘸權力做任何代誌。恁欲安怎應對,我都嘸意見。猶毋過若係魔神仔真正要做出予蓬萊人永世難忘的劫難,天庭也係袂準做狗吠。當然,虎姑婆的代誌我也係有責任,虎仔就暫且借給恁保島一村使用。」

      聽罷,一旁的虎將軍也點了點頭:

      「這也是今天我陪同伯公前來的主要目的。除了代替姑婆向各位謝罪之外,在不清楚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的此時此刻,我會盡可能協助保島一村。只是,我畢竟平時也有其他事情要處理,沒辦法駐守於此,也不能保證每次發生事件能夠第一時間趕到,所以……」

      「總之就只是意思意思,讓神界有個代表在『我們』這一方,儘管沒有實質作用,但希望能藉此嚇阻魔神仔的『鬼島計畫』唄。」

      林投姐打斷虎將軍委婉的說辭,直接點出土地公的用意,這讓土地公跟虎將軍都只能以喝茶掩飾尷尬。

      小紫幫忙緩頰:

      「天庭那邊畢竟有天庭自己的運作模式,在基層的伯公跟虎將軍也有苦衷。並且妖怪的事情,還是要妖怪自己解決,扯上天庭,一個弄不好的話,可能又搞出『神妖大戰』,結果就如同魔神仔它們所願的──製造出人類無法遺忘的災難。」

      引發過一次神妖大戰的始作俑者聞言,也只能打開檜木扇掩起嘴,微微別過臉去。

      「賴國群……就算了。楊茉婷,妳覺得呢?」小紫點名在場兩位人類的其中一人。

      「等等,什麼叫『就算了』?我的發言權呢?」

      「你是人類的官府派來保島一村當我的副手,說白了就只是樣板罷了,整個保島一村都還是依造我的指示行動。要不然,你有什麼高見倒是可以發表看看?」

      受到小紫這樣的挑釁,我深吸了一口氣,望向自己的右手邊,依序是小紫、林投姐、陳守娘、金魅的妖怪陣營。而左手邊為楊茉婷,隔一個空位之後是土地公、虎將軍的神明陣營。虎將軍與金魅中間隔著大約五個空位。

      圓桌邊所有人的聚焦在我身上。

      ──糟糕,我好像確實也沒什麼話可說。

      畢竟一直以來我就像是小紫的附屬品一般,隨波逐流、渾渾噩噩地行動著。縱使在出發營救楊茉婷之前宣稱自己要「以自己的意志充分利用這條命」,但現在回想起來也只是完全沒考慮後果、有勇無謀地撲向虎姑婆設下的陷阱罷了。

      而且我之前的生活,可以說是跟「妖怪」毫無關係的「現代人」。無論是椅仔姑、金魅,甚至是林投姐、虎姑婆等臺灣在地傳說,在進入保島一村以前,我根本不清楚它們的故事,更不認為它們真實存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使它們逐漸「消失」的「幫兇」。

      雖然名義上是以「人類官方代表」進駐至保島一村,但這樣我真的有能力代表官方嗎?對於這一連串事件中受害的人們,我可以代表他們發言嗎?明明對「妖怪」一無所知的我,有什麼資格對它們的事情置喙呢?

      在小紫拿起桌上的龍眼乾,敲開外殼用纖細的手指剝下果肉放入嘴中,並啜飲完一口熱茶這一段尷尬的靜默之後,她放下手中的茶杯:

      「看吧,你不也是沒什麼意見。」

      我不由得垮下了肩膀,嘆了一口氣將熱茶倒入自己口中。

      「所以,由於在場的兩位其中之一的人類‧賴國群完全沒路用,楊茉婷,妳來講講自己的看法吧。啊、話先說在前頭,妳可不能用『沒意見』或『跟賴國群想的一樣』之類的說詞搪塞過去喔,畢竟妳可是這次虎姑婆惹出的風波當中最大的受害者。」

      坐在我左邊的楊茉婷「唔」地輕嘆了一聲。大概是因為自己想蒙混過去的心思被小紫看透了。

      就讀於距離保島一村不遠、同樣位於大屯山麓的「市立莒光高中」,今年高二的楊茉婷原本應該跟普通學生一樣謳歌青春,過著與鬼怪妖異毫無關係的生活,卻捲入虎姑婆與魔神仔策畫的騷動當中,甚至因為被虎姑婆吸走大半精氣而性命垂危,最後是小紫用盡自己最後的精氣才讓她保住一命。

      現場與會者當中,楊茉婷應該是這一連串事件最大的受害者。

      ──或者說,可能是這些事件受害者當中唯一的倖存者。

      在仙貍被消滅、虎姑婆被再次降伏之前,更有不計其數的受害者早已命喪黃泉。

      只不過死者無法說話。而楊茉婷比起我來說,更有資格以「受害者」的立場發言。

      突然成為在場所有目光的焦點,少女顯得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識地將雙手縮在胸前,那雙蜂蜜色的眼眸也不安地望著我,讓人聯想到覆盆子的雙唇則看似欲言又止。

      「……妳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唄。」

      伴隨著一聲嘆息,冷豔的林投姐放下手中的茶杯:

      「現在大家都只是表達自己的看法而已,妳不用去想自己有沒有資格替其他受害者發言。」

      令人意外地,林投姐彷彿看透了楊茉婷的猶疑。雖然這兩人初次見面時彼此有些劍拔弩張,但林投姐似乎一直特別關照這名人類少女,向來冷言冷語、自視甚高的她,甚至不惜低頭拜託鄭女救楊茉婷一命。

      然而楊茉婷聞言卻是噘起嘴。或許是因為自己的心思被猜透,看似有些不悅。在得知林投姐的真實身分之後,這名少女卻也沒因此對那位「厲鬼」改變態度。畢竟她並不曉得林投姐暗中對自己的幫助,對林投姐的印象應該還停留在「阻礙自己入住保島一村的討厭大姊」。

      少女舉在胸前的雙手緩緩地貼在桌面的茶杯兩側:

      「……雖然這樣說有點奇怪,但是……」她輕蹙了一下眉頭:

      「我好像能夠體會虎姑婆的心情。虎姑婆偽裝成社團老師的時候,對我也很親切……當然那也可能是為了讓我放鬆戒備,所以裝作很溫柔的模樣。我也知道,如果不是小紫用盡自己的靈力幫我輸入精氣,我早就被虎姑婆害死了,並且除了我之外,還有很多被直接或間接死於虎姑婆手下的受害者……但是,我有時候也會想,如果我是虎姑婆的話,我會怎麼做?看到自己珍愛的同胞接二連三地被人類殺害,乃至滅絕,我會不會也不擇手段地想把人類消滅殆盡?……對、對不起,我有點說不上來。」

      楊茉婷越說越低下頭去,並且不時地微微用眼角瞄向我,似乎是在跟我求救。

      但我並沒有出聲。我只是看著她,微笑地對她點了點頭。

      少女似乎獲得了一些信心,接著說道:

      「……我希望人類能跟妖怪和平共存。甚至,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跟虎姑婆再見一面,我覺得虎姑婆應該也會理解小紫設立『保島一村』的理念。」

      一瞬間,楊茉婷堅毅的目光掃向了在場所有與會者。不過在眾人的注目下又立刻低下頭去。

      「太天真了。」林投姐淡然地評論道。

      面對這樣的評論,楊茉婷雖然仍低著頭,但用眼角餘光狠狠地瞪了林投姐一眼,彷彿是用眼神抗議「是妳剛剛要我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的耶!」

      無視於楊茉婷的目光,林投姐招呼著金魅幫自己重新添一杯茶,並且說道:

      「當時虎姑婆已經說得很明白了,她──或者說『它們』並不想跟人類和平共存。人類總是自私而傲慢。自私衍生出貪婪與無窮盡的慾望,傲慢導致獨斷與狂妄,也忘了自己的行為必須付出代價。如果人類沒有入侵山林、屠戮她的同族,她也不會化身成『虎姑婆』;如果人類沒有破壞天地自然的『蒼冥元氣』,魔神仔及原本存在於山林的妖怪便不需要吸取人類的精氣才得以維生。『鬼島計畫』除了是為了從人類的敬畏之心取得精氣,更是妖怪們對人類的報復──奪回原本屬於它們的『島』。」

      拿起新添好的熱茶,林投姐聳了聳肩:「至少,虎姑婆是不可能與人類和解的。」

      大概是想減緩林投姐這番言論對楊茉婷的針對性,順便幫陳守娘也添上茶的金魅補充道:

      「現在在保島一村的妖怪,幾乎都是在建村之初就同意接受人類的管理與保護而入住的。反之,像魔神仔那些山裡的妖怪打從一開始就反對保島一村的設立。雙方的對立已久,倒不如說在保島一村都已經存在超過七十年才正式決裂,反而有些奇怪呢~」

      「……金魅,妳也是我費了好一番功夫才抓進來的,別裝出一副自己也是建村元老的樣子。」小紫瞇起眼瞪向身旁的雪白少女。

      「因為我的靈力比妳還高嘛~~如果我有心的話,我隨時可以離開保島一村喔?」金魅眨起左眼,俏皮地吐了吐舌頭。

      小紫嘆了一口氣:

      「妳真想離開的話,確實『現在的我』也攔不住妳就是了。總之,金魅點出了很關鍵的一個問題點:『為何事到如今?』雖然將近五十年來,都沒有其他蓬萊的妖怪入住保島一村,但即使不願加入,一些如鄭女那類的妖怪也在我的勸說下也保持中立。人類跟妖怪已經實質上和平共存了這麼長的一段時間,為什麼魔神仔要發起『鬼島計畫』?」

      聽著這席話的陳守娘,用扇柄抵住下頷,眼睛轉了一圈:

      「魔神仔的行蹤、想法本來就捉摸不定,大多數的妖怪也沒有人類的時間觀念……它們大概純粹是感受到自身存在已經受到極大的威脅,才決定採取行動吧?」

      林投姐繞了繞肩上的髮尾:

      「比起揣測魔神仔它們的想法,當務之急是決定應對的方針。這也是我們現在坐在這裡討論的目的:是靜觀其變,還是主動出擊?我覺得在三姑失去絕大部分靈力的現在,如果要維繫保島一村的運作,只能對『鬼島計畫』靜觀其變。」

      雖然不曉得稱呼的由來,但林投姐對小紫總是尊稱為「三姑」。

      金魅也跟著說道:

      「保島一村充其量是為了保護生活在蓬萊的妖怪,而不是保護人類。並且伯公剛剛也說了,如果魔神仔真的要發起大劫難,天庭不會坐視不理。我們就靜觀其變吧,小紫?」

      陳守娘展開的摺扇,輕輕搧動:

      「事實上,我們首先對於魔神仔的所在位置,甚至連它的存在本身都無從得知,更沒辦法預測它的下一步;其次,身為府城的當地守護靈,我必須守在府城,至於目前保島一村的狀態,小紫維持自身存在就已經相當勉強,林投姐只有在怨氣強大的『聚陰之處』才能發揮戰力,靈力最強大的金魅卻不能離開保島一村,至於其他一些小妖怪就更不用提了;最後,正如剛才所說的,虎將軍只是嚇阻對方的樣板,並且如果真的出動虎將軍,那又擺脫不了跟天庭的關係……說到底,天庭與妖怪之間的關係,遠比人類跟妖怪之間還複雜,甚至『鬼島計畫』本身是不是天庭用來挑撥妖怪之間自相殘殺的陰謀也很難說。」

      在場的虎將軍聽到最後一句話忍不住敲桌大聲反駁:「我們才不會作出這種事!」

      「『你們』不會,但您是否能保證其他神明不會嗎?非常不好意思,我從來不相信當官的,無論是人類的官府還是神界的朝廷。」

      陳守娘瞇起眼以扇掩嘴冷笑了一聲,虎將軍縱使怒目圓睜,但也只能恨恨地伴隨熱茶吞下這口氣。

      「現在不是彼此內鬨的時候。」

      小紫打斷雙方的爭執,閉上雙眼,深呼吸了一口氣,似乎在思忖著保島一村未來的方向:

      「保島一村現在的戰力不足是事實,但如果漠視魔神仔的『鬼島計畫』,導致人類社會遭到破壞──喪失人類官府提供的保護,居住在保島一村的妖怪則面臨消失的危險。我們無論如何,都要在魔神仔發起下一次事件時,有足夠的戰力遏止『鬼島計畫』的推進。無法主動進攻,但至少做到消極防守。」

      女孩重新睜開雙眼:

      「所以,賴國群,你現在跟虎將軍單挑吧。」

      「…………蛤?」

      「嘿咻──嘿咻──」

      金魅的雙肩上扛著兩個龐大的架子,一個插滿了各式各樣的長柄兵器,另一個則是收納長劍、大刀等各種短柄兵器。看起來像是武俠電影中會出現在道場或鏢局之類的擺設。兩個架子的長度大概都超過三公尺。雖然不知道這兩個兵器架有多重,但肯定不可能讓一位少女雙肩各扛一個。

      當然,金魅也只有外貌是少女的模樣。剛剛她可是被陳守娘點名為「保島一村靈力最強大的妖怪」,無論金魅能夠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來應該都不會奇怪。雖然那身露出肚臍的雪百水手服裝扮跟雙肩扛著兵器架的畫面實在很詭異。

      「喔,辛苦了,放在那邊就可以了。」不知道從哪裡找來數張藤板凳的小紫,坐在其中一張上指揮著金魅把兵器架放到廣場的邊緣。

      咚噹────

      接觸到地面的兵器架發出巨大的聲響。這應該不是向來細心的金魅動作太粗魯,而是那些武器本身的重量足以使地面哀號。

      保島一村除了我跟小紫及楊茉婷同居、充當眷村自治會辦公室的保島里十五號之外,都沒有浴室。所以在村內的中央有一座公共澡堂,而澡堂前面則有一處水泥台階壘起的平台廣場,大概是設計來讓洗完澡的居民能在此乘涼。

      ……雖然我不知道其他妖怪需不需要洗澡。

      總之,保島一村的格局看起來是依造全臺各地其他國防部興建的眷村差不多。連廣場四周的灰泥牆上都踏踏實實地粉刷上「莊敬自強處變不驚」、「保密防諜人人有責」的標語。

      在我還摸不至著頭緒的情況下,小紫已經領著所有人到這個廣場旁,並吩咐金魅到「庫房」取出那兩個龐大的兵器架。是說這個眷村裡居然有這些奇怪的東西?

      然後,廣場的四面,一面是兵器架,一面是小紫設置的觀眾席,而我便與虎將軍在廣場的兩端面對面。

      「那個,所以說,小紫小姐?為什麼會變成這種情況?」

      「還用問嗎?既然保島一村缺乏戰力,那就只好讓你成為戰力啦!」

      「等等、等等,我可是人類喔?沒有特異功能也沒有超能力的普通人喔?為了考上公務員一年多來都宅在圖書館沒運動,並且被國防部退貨而沒當過兵的弱雞喔?」

      雖然我也不曉得為何當時在兵役體檢之後會收到免役通知。我的體格真的有差到那種程度嗎?

      「都跟仙貍還有倀鬼、虎姑婆搏鬥過了,你哪有這麼弱,人稱『七星雙龍殺』的賴國群?」

      「不要隨便把別人的黑歷史掛在嘴邊啦!」

      我大聲向小紫反駁:

      「在道上混都是高中時候的事情了,那時候血氣方剛當然可以隨時操傢伙跟別人對幹,在金山能跟倀鬼纏鬥也是因為金魅提升了我的體能,並且妳是不是忘了我有四分之三的精氣被妳吸走,直到昨天晚上才好不容易能下床,現在怎麼可能跟神明單挑?」

      然而一旁的林投姐卻插話道:

      「不,雖然你的精氣在當時確實因為與三姑通過口對口的方式,從你的身體自她的雙唇之間澎湃地滿滿灌入對方的體內──」

      「不要形容地這麼猥褻!那是意外!」來人啊!快把這個十八禁小說家架走!

      「──不過你現在好像已經完全恢復了。在阿里山那次也是。正常人被魔神仔那樣捉弄,就算沒死也得在醫院躺上一個月才能恢復精氣跟體力,然而你才休息不到一週就可以活蹦亂跳。這點非常奇怪。你的精氣含量是跟普通人類差不多,但是補充的效率卻異常高,外形也不是特別壯碩卻有著不錯的力量輸出……」

      「別把人講成像是快充式行動電源好嗎?」

      「總、總之,」小紫用手掩著自己的雙唇,臉色有些泛紅:「賴國群,只要你好好接受訓練,就算不是非得跟妖怪拚個你死我活,至少也要有保護自己、從妖怪手中逃脫的能力。」

      回想到金山一戰,最後無能地只能從褲子的口袋中隨便掏東西扔虎姑婆的那份難堪,令我不禁也只能別過小紫等人的目光,低下頭去。

      「……我知道了。那麼,為什麼要跟虎將軍單挑?」

      陳守娘展開摺扇:「實戰是累積經驗最快的方式。並且藉由現在跟虎將軍的比試,我們也比較能掌握賴先生您的能力是在怎樣的程度。」

      「更重要的一點是──」

      林投姐從香菸盒裡敲出一根菸放在朱唇之間:

      「跟虎姑婆那一戰,雖然我也沒看得很清楚,但她在攻擊你的時候,似乎有某種『力量』阻擋了她對你的傷害,甚至轉而使她自己受傷──我覺得有必要搞清楚那個力量是什麼。並且這或許跟你能夠進入『保島妖村』有直接的關係。」

      因為當時情況危急,我也記不太清楚,印象中是在化身為巨虎的虎姑婆揮掌之時,我反射動作地背向她,但旋即聽到巨虎的慘叫聲;後背的衣物雖然被利爪撕破,但我自己卻是毫髮無傷。

      「那不是金魅賦予我的能力嗎?」

      然而綁著雙馬尾的銀白少女搖搖頭:「你跟我可沒有簽契約,那天只是稍稍增強你的體能罷了;並且比起讓主人動手,我通常都是自己出馬喔~」

      「在你昏睡的時候,我也嘗試『看』了很多次,」

      閉起雙眼說出這番話的小紫,似乎是在回憶自己用「預視雙瞳」的情境:

      「但……依然沒辦法。不僅是你的未來,當我自己仔細審視你的『過去』的時候,才發現其中有許多我『看不到』的盲區……像是一些關鍵字被挖空的日記簿一般。除了你跟楊茉婷之外,我從來沒有遇過這種情況。」

      突然被點名的楊茉婷身體輕輕一震,但沒有多說什麼。

      站在對面的虎將軍說道:

      「詳細情況我不是很清楚;姑婆對於那天的事情不願多談。不過受椅仔姑跟林投姐之託,由我來測試看看賴先生你的極限在哪裡,以及增強你的戰鬥能力,或許對保島一村有所幫助。說是比武,也不用擔心,第一輪徒手搏鬥,我站著讓你攻擊,第二輪再看看你適合哪一類的武器。」

      聽到虎將軍這麼一說,我也暫時鬆了一口氣。

      然而林投姐卻補了一句:

      「不用全力怎麼知道他的極限在哪裡呢?虎將軍,你就盡可能地跟他對打吧。」

      「喂!」

      「嗯……說的也是。再怎麼說也是男人之間的對決,我不盡全力確實相當失禮。」

      「等等!」

      「啊,說是盡全力但還麻煩你維持人型。我需要相關的素材。」

      「不要隨便把別人用在BL小說的取材上!」

      「沒問題。」

      「問題可大了!!!」

      糟糕,這兩個混在一起太危險了,誰快來阻止他們!

      然而我面前的虎將軍已經發出「唔吼吼吼吼吼────」的咆哮聲。

      啪──!

      他上半身的軍常服瞬間炸裂了開來,散落的布料底下展示出結實粗壯的肌肉。光是上臂看起來就比我的腰還要粗,雖然維持著人型但感覺身材足足大了兩圈,全裸的上半身滿是像刺青一樣的虎斑。

      「誒!!!」楊茉婷驚叫了出來。太好了,原來現場還是有跟我一樣的正常人。

      我心中目前唯一的救贖、身為普通高中女生的楊茉婷雙手掩著嘴,臉頰泛紅:

      「……好大……比哥哥的還粗……」

      「主詞!不要隨便省略主詞!」

      雖然不是補充說明的時候,但楊茉婷口中所稱的「哥哥」指的是我,而我的親妹妹也很巧地跟她是隔壁班的同學;我們兄妹的年齡相差了十歲。當然,楊茉婷是在說虎將軍的手臂。

      小紫幫身旁的楊茉婷解說道:

      「虎將軍在人類社會的身分是名為『奧古斯都』的健身館經營者,所以即使維持人型也鍛鍊出很發達的肌肉,甚至還在Y○utube上開設專門講解健身的頻道,並擁有龐大的粉絲群,大家都稱呼他為『館主』。」

      「我現在沒餘力吐嘈,妳們安靜一下好嗎?」

      還沒跟虎將軍交手就感到疲憊不堪是怎麼一回事?

      「熱身好了嗎?我要上了!」眼前的肌肉猛男大喊一聲。

      「等、等等等!我還沒──哇啊!」

      面對突然飛撲而來的猛男,我反射性地往一旁閃去,卻失去平衡而摔倒在地。

      幾乎是下意識的反應,跌倒的瞬間我順勢滾了一圈,剛好閃過虎將軍的第二回撲擊。

      「喔喔!第二擊也漂亮地閃過去了!雖然是人類,但閃躲的身手確實了得!看來即使不用我賦予的體能加持也能跟虎將軍──喔!第三波也勉勉強強躲過虎將軍的直拳!沒躲過的話就是迎頭痛擊了呢!但是直到目前為止賴國群還是處於壓倒性的劣勢!光是躲避虎將軍的攻擊就已經相當吃力!完全沒有反擊的機會!──哎呀!踢中了!賴國群的腹部被虎將軍踢中了!雖然只是被腳尖掃到!而賴國群也趁虎將軍的這一踢再度與對方拉開距離!看來還是選擇開溜而不是正面迎戰!」

      「我賭賴國群只能撐三分鐘。」

      「嗯……那我賭兩分半好了。」

      觀眾席好吵!

      還有那兩個厲鬼不要亂開賭局!

      要閃躲虎將軍的攻擊已經夠受的了,金魅的實況播報更分散我的注意力。

      不過說是要盡全力,虎將軍應該還是有手下留情。剛剛那一踢其實完全可以打到我的腹部,但他最後稍微將腿弓回去一點才變成只有腳尖掃到衣服,而那一記直拳也是在千鈞一髮之際偏了一點角度,所以才看起來像是從我頸邊打空。

      ──是刻意的嗎?為了測試我的閃躲能力嗎?

      那麼,不正面迎擊的話,小紫等人設想「藉由跟虎將軍比試以掌握我的能力」也就沒有意義了。

      「喔?乍看開溜的賴國群轉過身來重新面對虎將軍了!這是要正式對決了嗎?楊茉婷小姐,妳怎麼看呢?」

      「不愧是哥哥!」

      「感謝楊茉婷小姐的評論。出手了!賴國群他出手了!但可惜被虎將軍用單手手背就擋下來了!那身像戶○呂的肌肉果然不是蓋的!打在虎將軍手背上的拳頭甚至發出像骨頭撞擊孔固力的聲音,不要緊嗎?喔!看起來賴國群沒有放棄!這次是側踢虎將軍的大腿!雖然踢中了但反而是賴國群摔倒在地!使盡全力的踢擊卻忘了保持自身下盤的穩定!這種程度的攻擊感覺虎將軍躺著也能贏!楊茉婷小姐,妳怎麼看?」

      「不愧是哥哥!!」

      吵死了──!

      是說那身肌肉是怎麼一回事?水泥嗎?是用水泥壘起來的嗎?真他○的硬!

      我狼狽地從地上爬起身,小腿脛跟手骨都還隱隱作痛。而虎將軍則直挺挺地站在原地,一副準備隨便我攻擊的樣子。

      誒不是,你可以完全不防禦,但我打下去自己就會痛半死啊!只聽說過用沙包練習沒聽過用水泥練習的!

      「──夠了吧,這場鬧劇。」

      陌生的男聲從廣場的角落切進所有人的耳中。

      順著聲音的方向看去,榕樹的樹蔭下走出一名五官有如美術課的石膏像一般端正,粗細適中的眉毛映襯著略帶陰鬱雙眼的男子。略帶古銅色的健康肌膚,一頭蓬鬆的黑髮瀟灑地盤捲在與耳鬢齊高的臉頰兩側,其餘的長髮在頸部後放隨意綁成一束,身上套著領口半開的黑色襯衫,露出半個結實的胸膛與金色帶有搖滾風的項鍊,下半身則穿著黑色貼身七分褲,露出一截腳踝之後套著單寧黑休閒鞋。

      乍一看會讓人覺得「這是哪個偶像男團的成員?」的他,半傾著頭,一臉不屑地睥睨著我:

      「要單挑的話,由本大王作你的對手,小子。」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