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前言 妖刀戰線注意報

      病嬌。

      似乎是一種人物性格的形容詞。融合「病態」跟「嬌羞」的狀況。或是因為過度耽溺在某個人事物的嬌羞狀態而展現出近乎病態的佔有欲,又或是在接近病態的情況下發展出對於特定人事物的嬌羞情感。

      大概是這樣。

      其實我也不是很明白。當時跟喜愛日本動漫的研究所同學尋問「所以是體弱多病而對某人產生依戀嗎?」立刻遭到對方否定。不過那個時候也沒有深究,畢竟只是課餘時隨口聊到的話題。

      現在則十分後悔當時沒有向那位同學問清楚。

      倒也不是因為剛才的重創導致腦海中出現短暫的人生走馬燈,所以才突然想到這段不怎麼重要的往事。

      至少覺得,那個時候應該了解一下如果真的碰到「病嬌」時,應該如何應對──當然,高中讀男校、大學班上只有兩個女同學(一位被學長追走、一位轉系),研究所時清一色都是男生,直到現在即使考上了公務員,人生二十七年來沒有任何異性緣,自然也想像不到有一天會面對現在這種狀況。

      話又說回來,本來也想像不到「公務員生活」竟然會是接二連三地在荒山野嶺與傳說中的妖怪們搏命。

      「傷害哥哥的東西,必須、全部,都該從這世上──消失!!」

      撕心裂肺般的叫聲,伴隨俐落的一道在黑夜中閃出的銀光,少女面前的人形妖怪從右肩到左腰出現一道切痕。

      飛濺的鮮血潑灑在少女的全身,原本雪白的制服襯衫與褐色背心立刻染上一片嫣紅,挑染成暗棕色的披肩長髮也因混雜著少女的汗水與妖怪的血液變得濕漉黏濁,原本蜜桃般的粉色臉頰被撒上了點點血漬,使她此時的臉色宛如被飛散的火星燃起的冥紙一般,讓她的口中延燒出更激烈的嘶吼:

      「消失!消失!消失──!」

      用刀柄揮開妖怪斷裂的上半身,少女的目光立刻落在另一頭妖怪上,對方還來不及有任何反應,瞠目結舌的頭顱就從頸部掉落了下來。

      少女的眼中倒映出鮮紅的湧泉。

      縱使年少輕狂時曾經在街頭跟人械鬥,但我也從未見過如此血腥的場面,不禁有些無法控制地感到反胃。

      理應當距離鮮血淋漓的世界更遙遠的柔弱少女,似乎對自身造成的殺戮毫不在意。此時少女身後的妖怪張開雙臂,試圖揮動腋下有著如芭蕉葉般大小層層疊疊的薄翼振翅遁逃,卻在少女一個轉身之後,伴隨著黑棕色百褶裙擺盪出完美的浪花,腹部以下的軀體殘留在原地。

      飛上半空的身軀隨後墜落在少女身旁。

      她的嘴角微微上揚。

      「消失!消失!通通都──消失!」

      原本惹人憐愛的蜂蜜色瞳孔也像染上鮮血一般變得赤紅。

      「哥哥……哥哥是我的!誰也不許碰他!」

      一陣刀光,更多的血液與屍塊灑落在少女身邊。

      幾分鐘前還張牙舞爪的飛天妖怪們──被稱為「答忽答忽」的食人妖怪,猙獰的笑聲頓時轉為陣陣慘叫哀號,迴盪在深夜裡的龍眼林中。

      原先因被眾多妖怪夾擊而命懸一線的劣勢瞬間翻轉過來。

      然而這對於受到重創的我們,似乎並不全然是好事。

      「那把刀……」身旁的女孩像是終於理解發生什麼事一般,瞪大了雙眼,旋即朝我吼道:「賴國群!快阻止楊茉婷!」

      總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自稱是「養女與兒童的守護靈」的女孩罕見地面露懼色。她撐起遍體鱗傷的嬌小身軀,不顧方才在戰鬥中已經被敵方撕爛的衣袍,重新自懷中掏出一把澄黃色的符紙。

      「楊茉婷手上拿的,是理應當被封印在『保島一村』的妖刀‧菖浦丸!」

      她瞪向仍擋在自己身前的巨大黑犬:

      「『黑狗妖』,是你給她那把刀的吧?你這是什麼意思!?」

      除了嘴角掛著血絲之外,全身也滿是傷痕的黑犬,仍一如既往地用著輕蔑而冷漠的男聲回道:

      「本大王只是尊重她本人的意願。沒有學習過任何武術、也沒有任何武學造詣的小姑娘,要得到與妖怪搏鬥的戰鬥力,借助『妖刀』是最快的方式。」

      「但她的精神會被妖刀吞噬!」

      黑犬輕哼了一聲,咧出雪白的尖牙:「那就要看小姑娘自己的造化了。」

      妖刀?

      由於事情發生地太突然,雖然已經緊急止血,但方才腹部受到的傷勢讓我的注意力難以集中,不過透過兩人的對話,我終於能聚焦在少女手上的那把刀。

      ──或者說是刀的殘影。以及每次揮砍時斬斷血肉筋骨的碎裂聲,都像是刀身自己發出的怒吼咆哮。

      雖然寄住在專門收容妖怪的「保島一村」,但本身只是普通人類的女高中生‧楊茉婷,大概除了比較擅於下廚之外,很難舉出她有什麼特殊專長;身形纖瘦的她也看不出來有經過鍛鍊,並且因為「八字太輕」這個天生的劣勢,讓她經常陷入危機之中;但此時的她卻是俐落地運用雙手揮舞著長刀,看似毫不費力亦無遲疑地將周遭的妖怪一一斬殺,彷彿是身經百戰的鬥士──

      並且看起來異常興奮。

      大概不過十分鐘以前,我們才陷入被名為「答忽答忽」的山妖包圍的絕境。而我也是為了保護身後的少女才使腹部受到大面積的割裂傷。怎麼也無法把剛才怯生生被我掩護在身後的少女,跟現在單方面屠戮妖怪的她聯繫起來。

      「說要阻止,但要怎麼……」

      就在我們終於釐清狀況的時候,迴盪在林間的慘叫聲已經停歇。

      霎時陷入靜謐的山林中,只有穿著學校制服的少女,在都市光害造成的絳橘色夜空下,昂著微微半傾的頭,佇立在妖怪的屍首之中。

      濃烈的血腥味及過於衝擊的獵奇畫面,即使是我身旁的「女鬼」見到此景也下意識地用二尺袖的寬大袖口遮住口鼻。畢竟堅持「優雅」的她,縱使本身為女鬼,可能也無法接受這種場面。

      那些血淋淋的妖怪屍首隨後有如點燃的香灰化成縷縷黑煙,一點一點地分解飄散。畢竟妖怪的身體本來只是「精氣」凝聚起來的軀殼,儘管有如此震撼的殺戮場面,最終也不會在這個世界上留下殘骸。

      我拄著同樣是從保島一村的庫房中取出、接近一百五十公分長的「神劍」,將撿回一條命的身體勉強撐了起來。

      「……不夠。」

      隨著黑煙緩緩散去,少女重新提起了拖曳在地面的刀,緩緩從腳尖慢慢帶向全身朝我轉了過來,沾滿血污的小腿襪也早就看不出原本的白色,更加映照出刀身的銀亮;也因此我也才終於看清楚那把刀的模樣──細長如蘭草,刀柄至刀尖微彎,精緻的弧線加上獨樹一格的鍔鐔與柄紋,無疑是俗稱「武士刀」的日本刀。

      「不夠。不夠。所有接近哥哥的東西都該消失!」

      比起「持刀的少女」,這姿態更像是「被刀驅使的少女」──這樣感想才剛湧上心頭,便見到少女架起刀朝我直線奔來──正確來說,是朝我身邊那位,剛才緊急幫我的傷口止血的和服女鬼。

      鏘!

      在刀鋒砍向對方的千鈞一髮之際,我的長劍擋住了楊茉婷的砍擊。

      「哥哥讓開!這樣我殺不了那傢伙!」

      「沒想到真的有人會說出這種話!」

      奮力彈開沾滿鮮血的刀鋒,我忍著身上的劇痛以雙手舉起長劍,與手持「妖刀」的少女重新對陣。

      事情到底為何會發展成這種局面?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