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週週聽說好故事《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回頭

「砰!」沉重的鐵門關閉聲於身後響起。

不准停步,不准回頭看,我在心裡尖聲厲喊,極力警告自己。

深怕一回頭,遇上加班後晚回家的你,我就會心軟,再也捨不得離開這裡,為今晚的離去,我在心裡沙盤推演一個多月。

沒錯,就是從你我相遇的那天開始。

夜幕鑲著街燈低垂,繁忙燥熱,車水馬龍,即便如此,我不能獨自搭公車,更不能坐捷運,在五光十色中睜大雙眼,不願錯過任何熟悉地標,或許一個轉角,一副店招牌,或一張人行道雙人椅,我便能找到那條通往釋懷的小徑,交叉口會立著路牌,一面指向逝水曾經,一面指向寂寞現實,我會毫不遲疑朝過往的方向走,低著頭,像走進糖果屋的兄妹一樣,尋找自己來時拋擲的記號,努力在蜿蜒路線中拼湊熟悉的回憶。

不,我沒有失憶。

只是失去一整個四季的溫存,一時間,找不著返回的路。

初夏之夜,充斥午後餘留的悶熱,離開冷氣房的我,不習慣這樣的潮濕黏熱,去年的冬天特別冷,春天像被上天藏進空中樓閣裡,並未出現人間,我便直覺今夏會來得早,熱得快。不舒服感令我放慢腳步,卻停止不了渴望找到答案的急迫。

街道上一張張濃妝豔抹的臉,曾經讓我嘆為觀止,目不轉睛,如今卻感到嫌惡,我偏頭,望向馬路另一邊,或許走小巷子,讓月光下流轉的波光掩飾我的身影比較好,就像一片落葉掉在河面,隨波漂流,靜謐無痕。

獨來獨往向來是我的風格。

虛假,偽裝,則是我這段日子以來特別深刻的感受,非因那喬裝完美的外表,而是底下那一顆顆追求愛情的心。

我常常在心裡感到可笑,妳們這些女人,這麼做不是自相矛盾?用美麗、遠離真實的外貌讓追求者前仆後繼,卻希望對方不要看其他女人的外表,只能永遠用真心守護妳的愛情⋯⋯

可能嗎?

我帶著嘲笑的眼神,眼神裡卻噙著抹不去的哀傷。無法隱藏自己早已心碎的事實,曾經,我有多麼高傲,以為自己多麼絕美寶貴,如今,就摔地多麼徹底,知道自己原來不過是爾爾而已。

我踉踉蹌蹌走著。

恍神中,路邊突然傳來一聲熟悉的招呼。

「露娜,妳怎麼會來這裡?鄒杰人呢?沒陪妳一起出來散步?」

剛打烊的豆花店老闆甩甩從洗碗槽裡收回的雙手,親切地朝我揮手,乾淨的水滴隨之飛甩,灑在一旁擦乾的雪白陶瓷碗裡。

微微發酸的愧疚感竄上心頭,我勉強停下腳步,店裡的光線太強,我微瞇起眼,轉過頭看他,當然不會告訴老闆,我是瞞著你離開,再也不回來。

「露娜,妳還好嗎?」老闆大概看出我的異樣,平時的我本就冷漠沒有笑容,很少給予回應,今晚肯定更加冰冷,老闆緊接著問:「鄒杰知道妳自己出來嗎?不行,我不放心,妳進來我店裡等,我打電話給他,來,快過來。」說完,朝我猛招手,那模樣,好似我是條走失的小狗。

不用了,我掩藏悲傷,神情淡漠地轉身。

唉,也不怪他這麼過度熱心,你休假的時候,我確實陪你來這裡吃過幾次冰豆花,但我真的不愛那味道,更不愛吵雜的人聲,只是默默在旁邊等,這樣的次數不多,因此老闆和我並不熟。

記得你說高中時,常常補習班下課後來吃,直到大學,甚至準備國考期間,仍舊如此。

老板常自豪,考生吃了他們家的芋圓紅豆豆花就能金榜題名,他說看你每一年亮眼的成績和執照就知道,不僅這樣,還能養顏美容,一碗豆花,加上一張俊俏的外表做宣傳,說豆花店出學霸帥哥。

知道嗎?完美,就是我對你的第一印象。

只可惜我不愛你。

「露娜!妳是不是哪裡不舒服?」老闆將手往自己的深棕色圍裙上隨意抹了抹,終於邁開腳步朝我走來。

我趕緊扭頭離開,甚至加快腳步,很快沒入另一條巷子裡,沒看見老闆的表情,但他肯定也拿我沒辦法,頂多,打通電話給你?

不行,我得快點離開這裡,原諒我不告而別。

時鐘規律無情走動,流逝的分秒已太多,我真的好需要答案,好想回到他身邊。對唐緒的思念日以繼夜,已淹至我的喉嚨,再多一刻,我便再也無法呼吸,在水漲船高的思念裡溺水而亡。

驀然感到心痛,這月光明明是個啞巴,此時,卻像用未修剪的長指甲劃過黑板,尖聲提醒我,那一晚在沒被告知的情況下,不再睡在他床上的夜。

生性驕傲的我,頭一回感到寂寞。

那天早晨,唐續抱著我,滿臉歉意對我說對不起,我只是困惑地回望他,想問他這一次受邀演講的城市有多遠?

哪知他再也沒回來,一個女人突然出現,解釋著一堆我聽不懂的計畫,令我陷進尋找答案的瘋狂裡——為什麼?為什麼不給我選擇的權利?

他明明那麼愛我,一定是被逼之下才會離開我。

一定是。

所以我要回去,要讓他知道,不管是什麼攔阻,都不能使我跟他分離,我可以吃苦,可以忍受他為巡迴而忽視我好幾個月,不管未來怎樣艱難都可以。

只要回答我,為何突然不愛了,突然就不要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