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週週聽說好故事《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小丑

眼前是一條長長的通道。

左側是貼滿社團海報和公告的牆壁,以及三扇通往不同教室的門,右側是一整排窗戶,透過被雨水打溼的玻璃,可以看到外面櫻花盛放的中庭。

因為下禮拜便是創校紀念日,通道的天花板拉起了一道又一道的三角彩旗,到處都掛著學生親手繪製的宣傳看板,每個角落都洋溢著青春氣息。

這裡怎麼看都是一條再平凡不過的校舍走廊──如果地上沒有屍體,空氣中沒有鐵鏽味,牆上也沒有血跡的話。

「該死……那居然是真槍……我才不要……死在這種地方……」

一名戴著百達翡麗手錶的少年正在血海裡狼狽地爬行,掙扎著逃離身後的人。

站在他後方的是一道頎長的人影,對方穿著跟他一模一樣的學生制服,顯然也是這所學校的學生之一。

詭異的是,那個人戴著讓人聯想到小丑的猙獰面具,容貌被完全遮蓋住,而制服上竟灑滿鮮血,手裡拿著一把顏色造型有如塑膠玩具、卻具備完整殺傷力的手槍。這把槍易於使用,連初學者都能立刻上手,此外還可射出一千發子彈。

「呼……呼……」

少年左邊的小腿和右邊的腳踝都中了槍,鮮血直流,每移動一步都異常吃力,彷彿是在泥沼裡游泳。平時不出十秒就能跑過的走廊,現在卻漫長得彷彿永遠都無法到達盡頭。

「該、該死的!」

名為楊裕的少年不甘心地低罵,同時不得不認清自己在劫難逃的殘酷事實。

「不要殺我……我……我把撲克牌給你!」他只能放下自尊,轉身向小丑求饒,「這……這是我找到的……我都給你……求求你不要殺我!」

小丑瞄了一眼楊裕從口袋裡掏出來的撲克牌,卻是無動於衷,仍然緩緩舉起了手裡的殺人武器。

「等……等一下!我還有其他東西可以給你!」

楊裕立刻又從愛馬仕短夾裡拿出一張黑色的卡片。

「你知道這是什麼吧?我把這個給你,你想買什麼都可以!」

小丑無視那張卡片,把槍口對準了楊裕的額頭,手指搭著扳機。

「不不不!你知道我爸很有錢吧?只要你肯放過我,無論想要什麼他都會給你!」

楊裕拚命地利誘,可是當他透過面具上的洞口對上小丑的眼睛時,忽然倒抽一口氣,血色一下子從臉上消失。

「你……你是……對不起!我錯了!我不該那樣說你!求求你原諒──」

砰!

震耳欲聾的槍聲把楊裕接下來要說的話殘忍地截斷。

他的頭顱被轟出一個赤紅的火山口,鮮血像岩漿一樣噴濺而出,手中象徵財富和地位的黑色信用卡被鮮血染紅。

槍聲的餘響和煙硝味在走廊瀰漫之際,小丑發現身後有些不對勁,驀地轉過身去,進入視野的是兩名長得一模一樣的少年──雙胞胎張佐和張佑。

──他們是怎麼來到我身後的?

當腦海裡掠過這個問題時,小丑隨即在地上發現了答案──剛才他在走廊亂槍掃射的時候,這兩人恐怕是倒在地上裝死,再藉著雜物的掩護緩慢地移動到他身後。

「喝!」

看到跆拳道好手張佐抬腳的瞬間,小丑當機立斷地扣下扳機,張佐使出一記旋踢,成功把小丑手裡的槍枝踢得老遠,然而他的腹部也不幸中彈。

「阿佑快點!」張佐忍著劇痛喊道。

已經繞到小丑後方的張佑馬上用皮帶勒住對方的脖子,再使勁收緊。

「我要殺了你!替大家報仇!」張佑怒吼。

身為棒球投手的張佑臂力驚人,小丑使盡全力也無法掙脫,當張佑以為自己快要得手時,小丑卻掏出了一把尖銳的菜刀,狠狠地往後連番刺進張佑的腹部。

「啊!」張佑痛得發出慘呼,並且忍不住鬆開了手。

張佐見狀大驚,不顧腹部的傷勢,三步併作兩步衝到遠處的牆角,撿起那把被他踢掉的手槍。

「混蛋去死吧!死吧!欸?為什麼……」

張佐用力扣動扳機,扳機卻紋絲不動,這是因為這把手槍有特殊設置,只限持有者使用的緣故。

小丑重新奪回了手槍,朝著雙胞胎兄弟連環掃射,在他們身上擊出多個血紅的殞石坑。

走廊上再無任何動靜,只剩下燃燒過的火藥味和使人作嘔的血腥味。遍地屍體與色彩繽紛的裝飾形成強烈反差,有如超現實主義畫家筆下的作品。

小丑在走廊靜靜佇立了一會,之後用食指沾了些屍體上的血,在玻璃窗上逐字寫下了一句話。

「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一道苦澀的嗓音突然響起,小丑明顯全身一震。

他慢慢轉過身,望向出現在走廊盡頭的那名少女。

少女身材苗條,留著一頭鄰家女孩般的短髮,瓜子臉上是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眼底映著點點光芒,猶如夏夜的螢火蟲,卻散發著莫名悲傷。

雖然小丑以陰森的面具遮蓋了本來的面目,但是少女仍只需一眼就認出了他,因為從很久很久以前開始,他的身影就在她的心中烙下永遠不可磨滅的印記。

小丑沉默不語,緊緊捏成拳頭的左手卻出賣了他。

過了一會,面具下傳出毫無抑揚頓挫、雨水般冰冷的聲音。

「我……認識妳嗎?」

女生聽後表情一僵,雙腳猶如生了根一樣,呆立在原地。

小丑說罷轉身離開,彷彿不想與少女再有任何交集。

少女看向因雨水而模糊的玻璃窗,以及烙印在上面的血字,再也控制不住情緒,掩著臉失聲痛哭。

「對不起……對不起……」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