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序章 百貨公司殺人事件

序章   百貨公司殺人事件

   昨日傍晚,位於東京的一家百貨公司發生了一起命案,案發地點是在三樓的走道,死者是名初中女性,死因根據法醫的分析是中毒身亡,且身上並沒有外傷,目擊者超過了十位,都是在這層樓購物的顧客。根據他們的證詞,死者原本是走在走道上,突然痛苦不堪的大叫,隨即倒在地上。鑑識課並沒有在現場發現毒物反應,於是警察排除了”特定目標殺人”把案情鎖定在”隨機殺人”當中。

「這就是事情的經過嗎?前野大叔?」

「事情就是這樣啦,妳拜託我的事我哪一次不是據實以告的呀。」

「但願這次你沒有漏掉什麼。」

「妳這樣說還真是傷人…」

「不說這個了,我現在能去案發現場嗎?」

「诶!妳要去案發現場?我這樣隨意帶妳去的話,會被上頭的人罵死啊!」

「沒事~沒事~,報上我爸爸的名子就沒問題了。」

「這招確實是屢試不爽…」

   說服了前野大叔後,他開著警車就這樣載我到了案發現場。現場的封鎖線把整個樓層給包圍住,在無法輕易進入的情況下,只好去要求現場的警察放行,當我們走到了一位員警身旁,那位員警見狀問道:

「前野刑事,這位小女孩是誰?別帶閒雜人等過來這裡!而且這裡也不是你的職務範圍,趕緊離開別妨礙我們作業。」

「額…實在是不好意思,她說一定要到現場看一看才肯放過我,所以我才…」

「你堂堂一名警官,被這種小女孩威脅,不知道同事們會作何感想?」那位警察狠狠的訓斥了他後,便作勢要把我們趕走,這時的我開口說道:

「我來這裡可是有經過許可的哦。」

「你說什麼?是誰准許的?」

「是總監大人哦。」

「警視總監?怎麼可能?小姑娘妳別騙人了。」

「這是真的呀,不信我打給他讓你確認一下。」

「喂?是爸爸嗎?昨天發生的那起案件你知道嗎?對、對、對,就是百貨公司的那件。」

「其實啊...我人已經在現場了,所以說,能不能把這件案子交給我處理?」

「好的,謝謝爸爸。」

   那個警視呆呆地看著我。

「吶,電話給你,讓你跟警視總監說說話。」

  他面帶緊張地接過手機。

「喂?不好意思,請問是警視總監嗎?」

「是,我就是。」電話那頭傳來了低沉的聲音。

「是這樣的,我是負責現場的杉本警視,請問您是要讓令千金進入案發現場嗎?」

「這個案子就交給我女兒了,你們現場所有人都盡量配合她,我還有事情要忙,就這樣了。」

   他沉默了好一會兒,終於開口:

「過來吧,我帶你們到案發現場。」

   那位警視帶我們到案發地點,死者的屍體已經被移走,只留下了地上的白線,旁邊的店面也全部被透明塑膠套罩住,看樣子應該是連指紋採集都做完了。

「死者身上的物品呢?」我詢問他。

「現在放在搜查課那裏。」

「有什麼特別的物品嗎?」

「沒有,都是些很正常的女性用品,還有幾袋她購買的商品。」

「誒-算了,問你也沒用,我等等自己去看吧。」

「妳、妳、妳別太超過了啊!妳這什麼態度!」

「嘛,杉本警視,她只是個小孩,你就高抬貴手别跟她計較啦。」

「喂!這裡有沒有樓層簡介圖?」

「有是有啦,不過這跟案子有什麼關係?」

「不用問這麼多,給我就對了。」

「只是個小鬼跩什麼跩啊,吶!拿去。」

   這家百貨公司共有八個樓層,一樓是化妝品專區;二樓是賣一些名牌精品;三樓則是賣糕點甜品;四、五樓都是服飾店;六樓是給小孩的遊憩專區;最後的七、八樓全都是餐廳。也就是說,如果死者是誤食毒藥的話,毒就只能下在三、七、八這三層樓賣的食物裡面,但是兇手是怎麼避人耳目下毒的呢?……我正在思考的當下,前野大叔打斷了我。

「看來,這起案子果然是一起隨機殺人案,現場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線索,在這裡也待得夠久了,不趕快回去的話到時後又要被罵了。」

「說的也是,那我們趕緊去搜查課一趟吧。」

「對、對、對,說得好,等等!妳還沒放棄啊?!」

「那是當然的啊!我已經快要了解事情的真相了。」

   他不情願地載我來到了警視廳,一走進大門就能感受到和普通警署的差異,內部空間非常的寬敞,似乎能夠停下好幾十台警車。穿過大廳後就能看到兩條直達頂端的玻璃管,那是個完全透明的電梯,我們乘坐那部電梯抵達六樓,出了電梯門之後再經過了兩條走廊,才看見搜查課的辦公室。

「早啊!前野。」我們一進門就迎來熱情的問好。

「哦?那位是你的私生女啊?」

「才不是哩白癡!是…」我踩了大叔的腳,示意要他改口。

「是…親戚的小孩啦,他說想要參觀一下我的工作環境。」

「話說回來,課長應該不在吧?」

「安啦、安啦,你就帶”你的小孩”好好參觀吧!」

   大叔又好氣又好笑的表情,讓我也不自覺的笑了出來,雖說被調侃了一番,但他還是沒忘記原本的目的,帶我進入更裡面的檔案室。

   房間內四面都是一格格的櫃子,每個抽屜都有用數字去標記,他確認了許久才從某一個抽屜裏面拿出一個包包。

「喏,這就是死者的包包,要檢查裡面的話,旁邊的手套自己帶上。」

「我自己有準備手套。」

   我把"御用"的白色手套戴上後,打開了那個包包並把裡面的東西拿出,有新買的化妝品、一個錢包、兩張傳單、還有她的私人物品。我拿起了她的東西端詳了一下番。

「這些東西都沒有暗藏什麼玄機,店員也不太可能在眾目睽睽之下投毒啊,所以警察才會這麼快判斷是”隨機殺人”……」我自顧自地想著。

   就當案情陷入泥沼的時候,我隨手拿起了包包裡的傳單,無聊地看著上面推銷的東西,忽然靈光一閃,如果這個假設成立的話,一切謎團都能解開了。

「前野大叔,她包裡的所有物品都有送去化驗嗎?」

「沒有欸,因為都是些不重要的東西」他回答。

「果然如此…」

「你幫我把包包送去化驗,我已經知道犯案手法了」

「還有,順便把負責這案子的警視也一併找來。」

「真的嗎?妳可別騙我啊,到時候我又被罵到臭頭。」

「我哪一次騙你了?在那些對外聲稱是靠你解決的案子。」

「好、好、好,真是敗給妳了。」

   說完他就轉身離去了,只剩下我一個人在邊那等,一個鐘頭、兩個鐘頭、三個鐘頭,我都快等到睡著了,才聽見開門聲。

「抱歉、抱歉,我到哪都找不到警視。」

「警察也是需要吃飯的呀,不說這個了,小妹妹,妳說妳知道犯人是誰了?可別開玩笑哦。」

「這件案子換個角度思考的話,答案很快就能出來了。」

「還是那麼的臭屁…,我倒要聽聽妳的推理。」說完那位警視拉了張椅子就坐在那,把腿翹的高高的一臉不屑地看著我。

「這裡要先請大叔拿出化驗的報告。」

「化驗報告中不是完全沒有發現任何毒物反應嗎?」

「沒有毒物反應的是最初的那份化驗,但是最新的那份一定會有!」

「警視啊,其實剛才我把死者的包包拿去化驗了,等一下結果應該就會出來了。」大叔補充道。

「妳就別在賣關子了,趕緊說出你的推理。」

「好吧,首先呢,我們思考的方向都是錯誤的。」

「什麼?此話怎麼說?」

「我們都在想兇手是何時下毒的,卻忘記了死者自己去觸碰毒素的選項。」

「小妹妹啊,我們已經調查過了,並沒有這種可能性。」

「所以我才說你們沒有換位思考過,如果說毒一直都沾附在她的隨身物品呢?」話音剛落,外面傳來一震敲門。

「我是鑑識課的人,化驗報告已經出來了!」大叔聽到後連忙跑去開門。

   大叔從牛皮文件袋內,拿出了紀載報告結果的紙,兩位警察在看過了報告之後十分驚訝。

化妝品:有死者指紋、無毒物反應

錢包:有死者指紋、無毒物反應

傳單:有死者指紋、*有毒物反應*

雜項:有死者指紋、無毒物反應

「對,能夠把整起事件串連在一起的重要的線索,就是這張廣告傳單!」

「傳單上的毒物反應要怎麼跟案件連結在一塊?」

「很簡單,這就是兇手用來毒殺死者的工具。」

「我已經跟百貨公司業者要了一模一樣的傳單了,一個是服飾店特價,另一個則是冰品店打折。」

「而被下毒的就是冰品店的傳單!」他們的嘴巴張得大大的,一句話也不吭。

「起初有一點讓我困惑很久,如果毒藥是要讓死者自己去碰,那麼根本沒辦法殺人,因為在百貨公司不可能徒手拿東西吃!就連試吃品也會附上牙籤,不可能有機會碰到沾在手上的毒,而美食區的餐點都有附餐具則更不用說。」

「所以排除過後只可能有一種情況,就是那樣食物是需要用手拿的。」

「以這種思維再看到那張冰品促銷的傳單,很快就可以聯想在一起。」

「可是吃冰品也不會沾到手吧?」他們表示疑惑。

「有一種特殊的冰,吃的時候就會碰到手了,那就是──甜筒冰淇淋!」

「是甜筒冰淇淋的話,她的死亡地點就能說明了,當初我就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是倒在路上,現在就完全沒有這個疑問了。」

「因為冰是可以邊走邊吃的,所以她才不是剛吃第一口就倒地的,而是吃完了才倒在路中央。」

「而且唯一會沾到手的甜筒部分,也是最晚才會食用的部分,所以更能證明這一點。」

「但是甜筒冰淇淋不是會有個套子嗎,就像麥當勞的那樣,這樣也不會沾到手吧?」他們再次表達了他們的疑惑。

「誒,所以我才說你們不行啊。」聽到這句他們擺出了不高興的表情。

「聽好了,那個套子底下是不是空的啊?然後你們再想想,你們吃到最後一口的時候會是什麼動作?」

「最後一口?不就是把它塞進去嗎?塞進去?…等一下……原來是這樣!」

「這下懂了吧?剩下最後一小塊的時候,不是會用手把它塞進嘴裡嗎?用手的那個動作,就會碰到甜筒底下沒有套子的部分,於是就把毒素吃進去了。」

「真是太精彩了!」

「還好啦~大叔。」我露出驕傲的表情轉過頭對杉本警視說:

「警視你可以準備逮捕犯人了,就是那個發傳單的傢伙。」

   就這樣又解決了一個案子,整個人也變得踏實許多,不過後來的日子又聽大叔說到,他們透過監視器發現,是有人趁發傳單的工讀生上廁所,假冒他的身分發傳單給死者,而他又是戴帽子戴口罩的無法分辨臉部,所以沒有辦法鎖定嫌疑犯,而且我想犯人後來應該解除變裝和普通顧客大搖大擺地走出百貨公司了,看來這起案件並能不算是結束,而是更大的考驗在等著我。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