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2

【第一章    編輯的憂鬱2】

      林輩拿起桌上的馬克杯喝掉最後一口咖啡,空出的另一隻手則抓了抓大腿內側,順道再將大腿抬起來,神不知鬼不覺地放了一個屁。根據林輩的研究,這個動作可以將屁的聲音壓到最小。

     

      將壞情緒隨著這個屁放掉之後,林輩將方才收到的封面指導文調了出來,想要轉移一下注意力。

     

      當林輩看完了將近五百字「人物的衣服、項鍊指定要某某品牌」、「背景要某某電玩出現的城市」、「人物一定要擺出什麼pose」的封面指導文,他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然後很冷靜地將那些廢話全部刪掉,再將作者附上的實物圖片網址也一併刪除,留下一個清爽的版面。

     

      就在林輩滿意地將修改過的指導文另存新檔之時,耳邊突然傳來一陣嘖嘖的咋舌聲。

     

      「唷~你家的作者真是貼心,連網址都附上啦。最近的新人都不懂得什麼叫尊重專業,以為成了作者之後,很多事情就可以理所當然的插手,畫家要指定、封面要指定、設計也要指定,最好都照他們的意思來,那還需要編輯或美編嗎?」

     

      一名相貌美豔、豐胸細腰、紮著馬尾的女子雙手環胸地站在林輩身邊,細長的眼睛流露出對指導文的不以為然。那是流浪者基地裡最有名的斃稿女王──羊子小姐。一張封面想要從她眼下過關的話,不被斃個十次二十次,是無法順利修成正果的。羊子小姐除了身兼企劃、美編的同時,還是小說部的責任編輯之一,由此可見該公司是多麼充分的使用人力。

     

      順帶一提,幾乎每一個編輯手下都會有一兩隻小白,所以林輩在應付這些新人的時候,總是會漂亮地用一個軟釘子打回去,就算他的臉孔扭曲、表情猙獰、青筋直冒,十根手指頭所打出來的字還是嗅不出半點問候對方祖宗的味道。

     

      林輩的椅子轉了半圈,將自己的正面轉向羊子小姐,在轉動的過程中又偷偷放了一個屁。

      「羊子小姐,這傢伙的封面畫家就拜託妳了。」

     

      「是是是,我盡量幫你找看看。」羊子小姐撇了撇唇角,隨即一記沒好氣的眼神射向林輩。「還有,不要以為我沒發現你剛剛偷放屁,在淑女面前放屁是要下十八層地獄的。」

     

      那妳一定在第十九層。林輩聰明的將這句話吞了進去,惹毛斃稿女王的話,下一個被斃掉的就是自己。

     

      和羊子小姐討論了一下「小白的淚水」的小說風格之後,林輩將椅子轉了回去,準備繼續他的校稿工作。桌面上已經堆了兩疊二校稿,電腦裡還有一份一校稿在排隊。

     

      從抽屜裡拿出八月的出書檔期表,林輩摸著下巴,思索最近的截稿日是在哪時候,是否有哪位作家需要跟他好好培養一下感情。

     

      正當林輩準備調出某個拖稿拖了半個月的作家電話時,一個多人對話視窗猛地從角落裡彈了出來。

     

      莎莎:Boss有令,下午兩點的時候在會議室開會,要討論新書和檔期表。

     

      看到這一句訊息的時候,林輩險些失手將滑鼠砸向十九吋的電腦螢幕。喂喂喂,老子手上的書都還沒有做完,開這個會是開啥意思!

     

      不只是林輩心裡幹譑個半死,剛剛跳出來的對話視窗在短短的時間裡已經塞滿了眾編輯的抗議。

     

      俺的名字就是叫邊集:書都快做不完了,開什麼會啊!我手上有一本書是明天要送印的!絕望啊~我對這個充滿天窗的世界絕望了~

     

      阿魔:慘了,我一早來就眼皮直跳,一定是Boss又要開始抽風了。

     

      莎莎:一切都是神的旨意(遠目)

     

      在編輯們的慘叫中不斷出現的Boss,就是流浪者基地的總編輯,沈績。性別男,現年四十三歲,是公司裡所傳說的編輯之神,據說他有著神奇的電波,可以感應到神的旨意。

     

      林輩對於Boss的神之電波並沒有什麼意見,就算它可以與西藏密宗溝通也無所謂。但是,如果這股電波發送到他的身上的話,他就會很有意見了。

     

      「林輩,我昨天晚上夢到你出現在我床邊,說你過兩天可能會遇到意外。」

     

      幹!老子還活得好好的,不要隨便咒人死!

     

      「林輩,你手上的某某作者之所以會有點難搞,那是因為他缺乏母愛的關係,你要好好關心他,有空記得對他噓寒問暖。」

     

      趕羚羊咧!要不要老子順便替他換尿布、唱搖籃曲啊?  

     

      不只是林輩,幾乎所有的同事都被神之電波關照過,所以現在只要一提起Boss,大家的顏面神經都會忍不住扭曲一下。

     

      看著被編輯們的慘叫、哀叫、嚎叫不斷洗版的對話視窗,林輩按著額際突突跳動的青筋,決定在下午開會前有必要到陽台上做個深呼吸,對自己催眠說「啊~這個世界多麼美好,空氣是多麼的清新」,以免他在會議中突然神經斷掉,出現一場痛毆Boss的慘劇。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