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序章 牙痛發作的夜晚

亮黃色的車燈不斷刷過眼前,勉強帶上一點涼意的晚風吹過臉龐,卻無法緩和機車騎士的心情。戴著全罩式安全帽的林輩瞪著前方還有六十秒的紅燈,他的牙齒很痛,心情很幹,最糟糕的是今天是星期六,牙醫幾乎都不營業。

林輩從來沒有想過,只是去吃個海產,竟然會讓他的牙齒痛得像是有一群藍色小精靈在嘴巴裡丟出手榴彈,炸得他幾乎要大罵出聲。

林輩咬牙,喔!不能說是咬牙。他的牙痛已經讓他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能以殺人般的視線瞪向車子所經過的第四家牙醫診所。

雖然診所上的招牌發出刺眼的光芒,但是往下一看,卻是大門深鎖,連一絲光線都沒有透出來。

既然不營業,就不要將那塊鳥招牌的燈打開,欺騙他的感情很有趣嗎?林輩的心情之惡劣,就像是他坐在家裡的沙發上欣賞著從同事那裡弄來的A片時,有著一對雪白奶子的女星在他興奮的呼吸聲中,緩緩解開了裙子,拉下了內褲,結果從裡面竟然彈出一根尺寸比他還大的屌。

林輩記得他那一瞬間幾乎把他所知道的髒話都拿來問候他同事了,現在這些髒話則是繼續問候那些殺千刀的牙醫。

難道星期六就不會有人突然牙痛嗎?就不會有人需要拔牙,需要抽神經嗎?林輩的表情扭曲,摩托車在他的催動下發出噗嚕噗嚕的噴氣聲,聽起來就像是已經一腳踏入棺材的老頭子臨死前的呻吟。

身旁的機車騎士在看見從排氣管噴出的濃濃白煙時,露出了錯愕的眼神,但是林輩卻完全無視過去。他已經習慣只要他一騎車上路,歷史悠久的小五十就會開始大量製造空氣汙染,所以全罩式安全帽跟口罩都是必備物品。

以著時速四十的速度,林輩的摩托車逐漸從熱鬧的大街轉向較為偏僻的小巷。據說這些巷子裡常常會隱藏一些神秘的商店,像是光輪兩千販賣店,黑袍訂製屋、殺手出租店……當然,想必也會有著一家沒有執照的古老牙醫診所。

林輩的手指扣住煞車,讓摩托車的輪胎發出嘰的一聲,隨即車身漂亮地甩進了左前方的牙醫診所的騎樓下。

如果這條小巷有水溝蓋的話,林輩並不介意表演一下甩尾技巧,只可惜政府寧願把錢浪費在重覆挖著一條一百公尺的馬路,也不願意多設一些水溝蓋,所以林輩中規中矩地將車子停好,鎖上龍頭,就準備踏進掛有「營業中」牌子的小診所裡。

當林輩的左腳踏出第一步的時候,他忽然又縮了回來,轉身看向摩托車的車箱。

事實上,車箱裡放著一件對林輩來說非常重要的東西。也就是因為這東西,才會讓林輩在一小時前找了一家海產店慶祝他快樂的好心情;至於一小時後牙齒突然劇痛起來,則是後話了。

現在林輩的大腦正在思考,該不該將東西從車箱裡取出來?畢竟台灣的小偷總是喜歡趁你不備的時候撬開車箱,將裡面所有值錢的物品拿走,或是乾脆騎走你的車。

林輩可不希望小偷在看見那東西的時候會發出尖叫,然後就將警察引過來。台灣的警察有一點討厭的地方,就是他們常常會躲在角落,在你紅燈右轉或是輪胎壓到白線的時候,笑容滿面的遞出罰單。如果駕照或行照剛好沒帶在身上的話,他們就會笑得更開心。

以上的思考在經過零點零零零一秒,迅速運轉完畢。林輩從車箱裡拎出一只密不透風的手提箱,拿在手裡輕輕晃了晃,確認沒有什麼異樣之後,才大跨步地走進狹小的診所裡。

被昏黃燈光所包圍的診所裡,除了與大門對望的櫃台、一條長凳子、一張看診用的椅子,還有一些長得奇形怪狀的工具外,就再也塞不進任何東西了。

林輩從皮夾裡掏出健保卡遞向櫃台,從裡頭伸出一隻布滿皺紋的手,緊接著又探出一張如風乾橘子一般的蒼老臉孔。

「第一次來嗎?」老人的聲音粗啞,聽起來就像是被卡車碾過一般。

林輩點了一下頭,沒有說話,他的牙齒已經痛到連說一句話都沒力氣了。

「填好資料後,就到椅子上坐好。」老人慢條斯理的交待著。

在填寫身家資料的時候,林輩的眼角不經意瞥見老人摘下頭頂的粉紅護士帽,換上了白色的袍子。在這瞬間,林輩塞滿了海鮮的胃頓時在身體裡大跳哥薩克舞,發出強烈的抗議,讓他的臉孔忍不住扭曲了好幾下。

「寫好了沒?真是的,現在的年輕人手腳真是慢,只不過寫個資料,又不是要你交待祖宗十八代。」穿白袍的老醫生已經站在看診用椅子旁邊,兩隻手都戴上了白手套。

林輩現在想要做的事情,就是問候老醫生的祖宗十八代。要不是他的牙齒突然在星期六晚上痛起來,他又何必屈就這一間可能、或許、肯定、絕對是沒有執照的牙醫診所。

「資料寫完就拿來給我。」老醫生不疾不徐地拋出這句話。

幹!你不會先待在櫃台等我填好資料嗎?林輩表情冷靜的又問候了老醫生一次,這次則是他家的十九代祖宗。

將所有的資料填寫完畢之後,林輩依照老醫生的指示坐上了粉紅色的看診用椅,嘴巴張開。

「哪邊在痛?」

「走上角的……最嘔一顆牙楚……」林輩口齒不清的回答,每當他說出一個字,那顆牙齒就抽痛一下。

「這裡嗎?」老醫生拿起工具,敲了敲林輩嘴巴裡的牙齒,隨即滿意的聽見病人倒抽一口涼氣。

「蛀得很嚴重,要抽神經。」老醫生一邊說話,一邊繼續敲著林輩左上角的最後一顆牙齒,這裡敲敲,那裡敲敲,還挺有節奏感的。

林輩的手指緊緊地蜷握住,這是為了避免他無法忍受牙齒的疼痛,而一拳揮向老醫生的鼻子。

「我先幫你打一針麻醉,會有點痛,你忍耐一下吧。」老醫生交待完事情之後,也沒有給林輩心理準備的時間,右手立時拿起早已準備好的麻醉針,快、狠、準的扎了進去。

一股與牙痛截然不同的可怕刺疼竄入神經,林輩的眼睛暴凸,一記勾拳反射性地就揮了出去。但是老醫生的速度更快,空出的左手迅速接下這記勾拳,抓著針筒的右手依舊在施打麻醉絲,毫沒有任何動搖。

「霍霍,你這種忍不了痛的年輕人我見多了,想要藉由偷襲來逃避治療是不可能的。」

林輩瞪著一臉得意的老醫生,所有他知道的髒話如同跑馬燈一般,快速的在腦海裡閃過一遍,最後以一句可愛的「趕羚羊」結尾。

「好了,你先漱個口。」老醫生抽起麻醉針,示意林輩把嘴裡的口水與鮮血吐掉,「我們開始抽神經吧。」

重新倒回椅子上,林輩啊的一聲張開嘴巴。在白色的光線照耀下,他看見長得奇形怪狀的工具伸了進來,隨即便響起一陣刺耳的聲音。

由於已經打了麻醉針,林輩便有恃無恐的閉上眼睛,大腦開始運轉起來,思索著待會回到家之後,要如何解決那個東西。

嘰嘰──嘰──

要放在冰箱裡嗎?不過最近的冰箱有點擠,要塞進那個東西似乎不容易。

嘰嘰──嘰──

還是說把它埋在土裡?不,不行,隔壁家的小白狗很愛挖東西,如果被挖出來的話就不妙了。

嘰──嘰嘰──

砰咚──砰咚──砰咚──

林輩的眼睛掀開一條縫,他怎麼不知道抽神經的時候會出現「砰咚」的聲音,是他的知識太落伍了,還是他被麻醉過度產生了幻聽?

林輩睜開的眼對上了老醫生同樣困惑的表情,順著對方的視線一看,他發現那個砰咚的聲音是從他腳下的手提箱傳出來的。

等等,手提箱?林輩驚恐地扭曲了顏面神經,他掙扎著想要坐起來,但是抵在嘴巴裡的機器卻讓他只能發出唔唔啊啊的聲音。

「年輕人,你是不是把寵物藏在箱子裡?這樣不行啦,沒有開個洞,寵物是會悶死的。厚,就是有你們這種人,電視上才會不斷出現虐貓虐狗虐小鳥虐烏龜的新聞……」老醫生看著林輩發白的表情,劈哩啪啦就是一連串的教訓,好像有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這樣吧,我替你的箱子開個洞,免費的喔。」老醫生停下抽神經的動作,從工具架上取了一隻電鑽。

「噗唔唔噗唔唔!(醫生,快住手!)」

穿白袍的老醫生蹲下身子,打開電鑽的開關,一手抓住手提箱,一手握著電鑽,開始鑽洞大業。

「噗唔唔噗唔唔!(死老頭我叫你住手啊!)」林輩從看診用椅上一躍而起,動作之靈敏迅速,幾乎讓人忽略了他本身是個患者的事實。就在林輩準備將手提箱一把搶過來的時候,他聽到老醫生發出訝異的叫聲。

「年輕人,你這手提箱是怎麼回事,竟然鑽不開?」老醫生看著表面光滑、完好無缺的箱子,皺起了兩道白花花的眉毛。

林輩看著老醫生手裡的電鑽,再看向電鑽後方的電線,以及垂在地板上的插頭。根本就沒有插電,可以鑽洞才有鬼!

彎身拍了拍老醫生的肩膀,林輩趁著他回過頭的時候,將黑色的手提箱用力地搶了過來,隨即重新倒回椅子上。

「噗唔噗唔!(老頭,繼續!)」

老醫生的視線戀戀不捨地落到手提箱上,「真的不需要我幫忙鑽洞?你的寵物沒有空氣是會死翹翹的。」

林輩深深吸了一口氣,將疼痛暫時拋到銀河系外,維持著臉上的扭曲表情,冷靜的開口,「裡面不是寵物,是怪物。」

「哈哈哈!年輕人,你真幽默。」老醫生的笑點可能很低,被這一句話逗得哈哈大笑之後,就把注意力放在了抽神經上頭。

林輩的嘴巴張得很開,眼睛瞪得很大,兩隻手緊緊的抱住放在肚子上的手提箱。除了機器發出的嘰嘰聲以外,他又聽見了砰咚砰咚的聲音從箱子裡傳出,一截白色的手指頭從裡面露了出來。

連零點零零零零零一秒的反射時間都不到,林輩已經砰地關上手提箱。

現在是夏天,小診所裡也沒有冷氣,但是林輩卻覺得有一股涼意從腳底板竄起,冷得讓他的顏面神經差點壞死。

林輩與手提箱的故事,必須要從數天前說起……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