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班長大人(4)

      早自習時間,姜梓日溜去學校後牆玩著含羞草,稍稍觸碰,葉片便嬌羞的閉合,她總覺和于燦有些相似啊,再用力戳幾下好了。

      自從上回圖書館的事,于正經現在對她是退避三舍,碰見她甚至都要繞道走。

      舉動明顯得班上人私下都在傳,于燦和姜梓日徹底撕破臉。

      兩人的擁護者各半,于燦吸了一票乖乖牌學生的護航,至於姜梓日平時就是鬼靈精,還穩坐班上第一名的寶座,從開學就被歸為會玩還會讀書的那類人,不免也有些追隨者。

      加上她和羅星允交好也是眾所皆知的事,不想惹事的人便不太會對她有太多閒言閒語。

      姜梓日嘀咕:「還真是做賊喊捉賊,明明是自己思想齷齪,被揭穿還惱羞成怒。」

      范誠見她最近都在為了這位傳說中「討厭她的同學」煩惱,忍不住問:「有沒有可能,他其實是喜歡妳啊?」

      姜梓日差點拔了含羞草。

      「啊?」

      「妳不知道吧,這年紀的男生就愛欺負喜歡的女孩子。」

      姜梓日皺眉:「有什麼毛病?喜歡人家還欺負她?」

      范誠一臉過來人,「男生們就是幼稚啊,無論幾歲都一樣,想引起喜歡的人注意,就會想盡辦法在她面前刷存在感。」

     

      于燦喜歡她?

      姜梓日莫名覺得毛骨悚然。

     

      姜梓日狡黠一笑:「叔叔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啊?」

      男人笑了聲,「叔叔就是在你這年紀談戀愛的啊,這年紀不談才會被笑!」他朝姜梓日挑了下巴,說得理所當然。

      姜梓日喜孜孜的笑了,「是不是!我也是這麼想!叔叔果然是我們這年齡的大家長。」最懂孩子的那一個。

      「後來呢?你們還有在一起嗎?」

      范誠抿脣,難得靦腆:「結婚了。」

      於是,姜梓日的煩惱又多了一項,後街賣紅豆餅的帥大叔居然是已婚。

      ——世界的好男人果然都不是她的。

      打擊太大,今天不去上體育課了。

     

     

      三月底準備要去師大參加數奧決選營,為期二十天。姜梓日窩在書櫃旁查看今年的名單,大多都是熟悉的名字,甚至還有幾位前國手。

      姜梓日的視線最後留在于燦的名字,今年柳高就他們兩人進入決選。當初導師私下找她報名物奧,她國中就有參賽經驗,成了備取國手。

      姜梓日不願意,她覺得物奧太過公式化,她一個不愛記公式的人,簡直是折磨,她勉強有興趣的只有解相對論而已。

      到口的拒絕還未說,于燦推門進來了。他簡單的表明來意,自願報名數奧。

      全校一、二名因而打了第一次照面。

      兩人的實力在第二次段考大概就有了眉目,要說競爭讓姜梓日有恃無恐,那絕對是假的,尤其是連著兩回,成績差距只有十多分,幾乎只要對方再對一兩題,便並駕齊驅了。

      姜梓日還是第一次碰到這麼棘手的對手,也或許她自小優越慣了,幾乎不把所有人放在眼底。

      于燦走後,導師接著問姜梓日的意願。

      「老師,我也想參加數奧。」

     

      步伐聲鑽入她的耳朵,姜梓日警覺性的抬起腦袋。

      她已經事先讓羅星允當眼線,九班的窗邊正好是籃球場,一旦體育老師有什麼動靜,他會立刻通風報信。

      姜梓日暗罵羅星允的同時,一雙純白的Air   Max球鞋跳入她的視線。不同正常高中生,她想,這雙鞋大概只有腳底是髒的,其餘地方白得發亮。

      讓她禁不住想弄髒它。

      她緩緩抬起視線,從男孩子的角度看去,女孩子小得像隻無骨動物,蜷縮著身體,一雙水靈的大眼無辜的瞅著他,孰料,心裡頭鬼點子一籮筐。

      于燦:「妳⋯⋯」

      「知道了,知道了。」

      真不知道他收了導師多少好處。

      她收起手機,轉身就拉開裙子的拉鍊。

      于燦驚愕的轉過身,咬牙道:「姜梓日!」

      「幹麼啊?」

      她比他還理直氣壯,讓于燦一時誤以為是自己錯了。

      「大驚小怪,裡面又不是沒穿。」她裡頭早已穿好運動長褲了。姜梓日刻意甩著手中的裙,于燦背對她,頎長的背滿是僵硬。

      姜梓日嗤之以鼻:「明明就也不是什麼正人君子,每次都要搞得像是我非禮你。」

      聽聞,于燦側過身看她,脣線緊抿,分明有話想回擊,姜梓日還等他能說出多麽冠冕堂皇的話,下一秒,男孩子直接走人。

      「⋯⋯」

      喂不是吧,回來吵架啊!

      他不回嘴,姜梓日還不罷休,邁開步伐追上他。「于燦!你有話就說啊。你憋著不說,大家就說我欺負你。」

      女孩子在後頭叫嚷個不停,無視自己所處之地,最後圖書館的老師紛紛都看了過來,于燦不想丟臉,「好,我說,閉嘴。」

      姜梓日一愣,更加不滿了,乾脆單刀直入的問:「你最近為什麼都躲著我?」

      「我沒有。」

      「你有!」

      「沒有。」

      「就是有!」

      于燦停下腳步,姜梓日罵得太專注,一頭撞進他的後背,腳下似乎踩著了什麼東西,低頭一看,男孩子的白鞋沾上一層灰。

      姜梓日立即道歉,「啊,對不起。」

      于燦不語,卻能聽見他忍耐的哼了一口氣,嘴角徹底垂下。

      「這也不能全怪我,是、是你突然停下來。」姜梓日暗叫倒楣,「不然我幫你擦一擦嘛,不就是一雙鞋,你別一臉像是我殺了你全家。」

      她蹲下身,自口袋摸出一團衛生紙,不知道從哪來的。

      于燦漠然的移開腳,「不用了,不就是一雙鞋。」

      姜梓日聽出他的嘲諷,也不高興了。「你一定要這樣嗎?不能好好說話嗎?」

      于燦是沒辦法和她說話了。

      他不是脾氣彰顯的人,於外人眼裡他是好脾氣的,甚至稱得上木訥,沒有人知道,實則他厭惡爭吵。如果道歉能解決,退一步就能和解,於他而言就都不是大事。

      「那抱歉了,鞋不用擦,我自己可以處理。」

      「⋯⋯」

      他突然道歉,反而讓姜梓日不知所措。

      見他轉身要走,還蹲著的姜梓日一時之間也攔不住他,心急之下,忽然伸手抱住男孩子的腿。「你等等!」

     

     

      于燦:「⋯⋯」

      姜梓日:「⋯⋯」

      圖書館門口的學生群們:「⋯⋯」

           

     

     

-------------------------------------

           

      (抱大腿技能get得毫無心理障礙就是我愛姜梓日到不用標點符號也舒爽)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