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指日可待

      事情是這樣的。

      姜梓日最近找到了人生以來最有趣的一件事。

      站在餐車前,熟練倒著麵粉漿的男人,忍不住問,「什麼事這麼開心?」

      她咬著紅豆餅,奶油餡的,坐在矮牆晃著腿,裙內混著一條長褲,正是訓導主任宋中鴻口中的不倫不類。

      「叔叔,我最近特別關注一個男生。」

      「哦?是個怎麼樣的人?」

      姜梓日兩三口吃完手上的紅豆餅,跳下矮牆,「討厭我的人。」

      范誠眨眼,「我們姜同學怎麼會被討厭?」

      本人聳肩。

      姜梓日算不上風雲人物,但她自認樂於助人,行得正做得直。國中時,甚至捨命陪君子,救了羅星允只有八分的數學,為此羅媽媽包辦她高中三年所有早餐。

      「羅星允說是我搶了他第一名,他看我不爽。」

      「對方是這樣的人嗎?」

      本人再度聳肩。

      「你們不是同班同學?」

      「可能是我這學期只跟他說過一句話。」她答,「借過。」

      「⋯⋯」

     

      姜梓日是踩線進校,來不及慶幸,宋中鴻正領著一票糾察隊在門口逮人,她這才想起今天是一個禮拜之中最討厭的一天,星期一,服儀檢查日。

      她轉頭就要溜,宋中鴻大老遠就看到她異於常人的打扮,「姜梓日!給我過來!」

      姜梓日暗罵一句,轉頭便看見宋中鴻身旁的男孩子正低眉順眼的在登記名字,完全不受他口水飛舞的困擾,一筆一劃,慢條斯理。

      姜梓日盯著他寫完最後一劃。

      對方抬頭,兩人四目交接。

      姜梓日微微抬高下巴,順了順劉海,乖巧的朝宋中鴻行個禮,「宋——主任好!」

      嗓門洪量,男孩子忍不住擰動了眉。

      「妳別給我裝乖,妳穿在裙子裡的是什麼東西?」

      姜梓日連忙壓住裙擺,羞答答的回:「主任你怎麼和一個少女這樣說話?我還要不要嫁人了?」此話一出,身旁經過的同學忍不住打量了一眼宋中鴻,有幾個甚至掩嘴偷笑。

      宋中鴻的臉色轉瞬鐵青,遲早會被這小鬼頭氣死。「妳這副邋遢模樣,哪個男孩子喜歡妳?」

      「羅星允啊。」

      「對對對,你們兩個混世魔王就是天生一對!」宋中鴻懶得跟她扯,趕她,「少在這和我頂嘴,去廁所把妳裡面那條長褲換下來!再有一次,我會叫妳媽來學校。」

      姜梓日噘嘴,「好啦。」

      她手拉書包肩帶,跳著步伐與男孩子擦肩而過。

      三月的天,風還夾雜著涼意,揚起女孩子的高馬尾,羅星允說她身上有一股香味,和她氣質大相徑庭的花草味,聞起來像是暖陽、青草和夏天清脆的風鈴聲。

      「總之就是個充滿綠意的氣味。」

      「⋯⋯我怎麼覺得聽起來不太妙。」

      羅星允偶發的少女心,姜梓日總覺得莫名其妙。

      宋中鴻喊她,「等等!妳先過來登記名字,服儀不整,中午來訓導處報到。」

      「喔,好的。」她笑咪咪的朝男孩子伸手,「同學,借隻筆啊。」

      男孩子拿了插放在胸前口袋的備用筆給她,姜梓日不接,「我想要用你手上那支。」

      他蹙眉,看樣子是不耐煩。

      但他依然沒反抗,順從的將手中那支筆遞給她。上頭殘有男孩子的手溫,姜梓日握了幾下,接著熟練的簽上大名。

     

      一年六班,姜梓日。

     

      末端還多此一舉的畫了一顆小太陽。

      抬起腦袋時,發現男孩子正端詳著她的名字,認真的神情像是她寫錯了。

      宋中鴻轉頭去罵其他學生了。

      她以為他有什麼不好當著師長面說的事,於是身子微微傾向他。薄透的冬季襯衫藏不住男孩子身上的體溫,像塊大暖爐。

      她小聲道:「你有話要說?」

      聞聲,男孩子拉回視線,最終落在女孩子的髮頂,再來是眼睫和脣。鬆垮的領結,制服扣得零散,儘管外表亂七八糟,卻藏不住女孩子細緻的皮膚和鎖骨。

      她很白,血管紋路一清二楚。

      他的脣抿得更緊了,反感的後退一步,「領結,繫好。」

      正逢變聲期的男音沉得像鼓,咬字清晰,咚咚敲著她的耳膜,與羅星允的低音砲截然不同。

      一個寒假過了,他好像也長高不少,剛剛靠近時,居然只有到他的胸膛而已。

      她俐落的別好領結。

      男孩子的目光早就不在她身上,盯著下一位被喊來登記的學生,一板一眼的遞上登記本和姜梓日剛要求想拿的筆。

      姜梓日嘀咕:「不就是一支十塊錢都不到的筆嗎?還不肯給我碰一下。」

      那位學姊的裙子過短,裙長硬是改到了大腿上,蹲下就曝光了。

      她一邊簽名,不時抬眼瞄著眼前的男孩子,聲音清甜,「資優生,怎麼這週都是你在當值班糾察啊,抓了我這麼多次也不饒過我。這麼守規矩,想來也是不會偷偷談戀愛的吧。」

      男孩子置若罔聞,只在乎她是否填了學號。

      烏黑的軟髮塌在額前,狹長的單眼皮上揚,脣瓣薄冷,匯集成的五官泛著天生涼意,然而他做起任何事,卻是超乎常人的謹慎認真。

      「不說話是害羞了嗎?」學姊挺直腰桿,刻意買小一號的制服,襯托出發育良好的身形,「一年級的,今天也不告訴我哪一班的嗎?交個朋友也好啊,我又不會吃了你,何況姊姊早有男朋友了。」

      見他像塊木頭一聲不吭,學姊似乎是調戲上癮了,樂呵呵的直笑。

      她靠近,「真不說啊?」

      「于燦。」

      聽見自己的名字,男孩子無波的面色出現皺摺。

      尋聲回頭。

      女孩子有一雙笑眼,琥珀色的眼眸迎著光,像是浸泡在污泥的金豆,活潑挑釁。

      第一次見她時,她和其他同學笑得像傻子,最常見她和後段班的學生打鬧,然後就是宋中鴻罵遍整條走廊的吼聲,名副其實就是混吃等死的小混蛋。

     

     

      第一次段考。

      第一名:姜梓日,全科滿分。

     

     

      「我先回教室了啊。」女孩子依然笑得像隻小狐狸,脣角微翹,眼尾勾呀勾的。如同她總是遙遙領先的姿態,留給他的都是囂張狡猾的背影。

     

     

     

     

      --------------------

     

     

      好久不見,上路(車)了啊。

      btw至今覺得最好寫的筆依然是十塊不到的原子筆。(不服來辯)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