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02. 當年吝嗇的郭博文

      二零一零年的九月是夏季尾巴,曾程治的暑假剛結束。升上高二的第一天,他就去了重新編班的班級,因為深知自己死穴在哪,所以他直接選擇了社會組,沒想到居然剛好碰上幾個特別要好的同學,其中還有和自己從國中就認識到現在的好朋友李仁恩。曾程治便和他們聚在一起,聊著暑假期間去了哪裡旅遊,暑假作業又做了多少。

      這個年代智慧型手機還沒完全盛行,連Line都沒有,大家要想聯絡還得拿到對方的家裡電話才能聯繫相約出去。不過當時曾程治家裡活動多,所以都沒和同學去哪裡,但開學時,他也不會和同學有疏離感,約莫是有相同話題可以分享。

      就在曾程治講得歡快到手舞足蹈時,卻被人撞了一下,他踉蹌得差點向前撲,幸好被對方扶住才沒跌得狗吃屎,他正想道謝,那扶住他的人就率先開口,並且口氣不大好的道:「不要擋住走道。」

      那人話說完就放開了手逕自走回位子上,他一坐下便拿出早上剛領到的課本看。

      「搞什麼啊,明明是他走路不看路撞到你。」一旁的同學皺起眉頭,不太高興地瞥了那人一眼。

      「那個人好像叫郭博文吧,在第一學期的時候和我們同班,一直維持班上第一,唸書挺厲害的,但不太和人相處就是了。」

      「反正就是個自視甚高的人吧。」

      說這句話的人是李仁恩,他對於郭博文本身的不合群就有點感冒,現在看見對方撞了朋友沒道歉後,觀感就降得更低了。

      「算了啦,我們不要討論他了,話說暑假你們還去了什麼地方?」

      話題被拉了回來,曾程治卻無心再跟著討論,他莫名開始將注意力放在了郭博文身上,不過對方倒是一直看書,絲毫沒想和人親近或是和昔日同班同學打招呼。

      由於是升上二年級的開學,不但班級教室換了,連同學也同一年級的不太相同,所以座位、班上的班長、副班長之類的全都要重新安排。不過曾程治他們恰巧碰上的是原先的班導師吳淑雅,所以還不需要重新熟悉新老師,不過在早自習的鐘聲一響時,吳淑雅就先到教室里和大家做自我介紹,因為某部分學生並不熟悉她。

      吳淑雅提早就到班級的原因很簡單,就是先為大家分好座位,畢竟還要看身高來安排,以免高個子的人擋住矮個子的,所以她讓學生們都站到走廊一一排好,再一個個叫進去坐。

      由於是早自習時間,加上彼此間還不是很熟悉,所以沒有太過吵雜,只有偶爾的窸窣聲,卻也馬上被吳淑雅所喝止。

      等排到很後面時,只剩曾程治、郭博文和另兩個女生待在外頭,曾程治就站在郭博文身後,他不確定這算不算一種巧合,但他也不怎麼覺得他們會那麼剛好的坐在了一起。

      曾程治今天起得比以往早,他沒忍住打了個哈欠,往裡頭看時,發現李仁恩對他比了比旁邊的女生,他便下意識朝對方看去,是一個長相很可愛的女孩子,曾程治知道李仁恩在和他表示什麼,如果旁邊坐了一個可愛的女孩子,想必誰都會有那麼點害羞或是動心。

      但曾程治不會,因為他喜歡的是男人,沒有人知道,他也不會跟任何人說,如果可以,他希望這是一個永遠的秘密。

      想到這,他不由苦笑起來,想當初他還是因為國中喜歡上李仁恩才知道了自己的性向,唯一慶幸的是他早早就發現對方是個直男,也就早早地放棄了,不然現在哪能和對方處成朋友?

      「曾程治,坐那裡。」

      吳淑雅的喚聲打斷了他的思緒,他連忙回答:「好!」

      可是當他一看見吳淑雅指的位置,不由有些意外與尷尬,因為他坐的位置是窗邊,而坐在他右手邊的人卻剛剛好是郭博文。

      正常老師排座位都會男女交錯,不然同性坐在一起多半不會好好上課,又加上他剛剛才開始注意起郭博文,這狀況算不算來得挺巧合的?

      他邊走向座位邊偷偷用眼角餘光看郭博文是什麼反應,郭博文卻無表情地坐在位置上看書。

      見狀,曾程治不由覺得自己想得太多,就算坐在一起也沒什麼,也不代表他會亂槍打鳥的喜歡上人。

      等大家的座位都安排妥當後,第一堂課的鐘聲也響了起來,曾程治有個壞習慣,就是他坐時都不會好好坐,尤其現在有個牆可以靠,他便跟個懶骨頭似的靠在上頭。吳淑雅一進來看見他這樣,不由微微皺起眉頭,她站到講台直接點名說:「曾程治麻煩你坐好!」

      曾程治聞言,連忙端正好身子,吳淑雅見狀雖滿意對方改正的態度,但還是語重心長的開口說:「你知道你第一學期的成績是吊車尾嗎?我還刻意排了郭博文在你旁邊,你們同班過,他成績又好,有任何課業上的問題記得問他。」

      「老師!這樣好嗎?」曾程治偷偷地看了郭博文一眼,音量漸小的說:「不會太麻煩他了嗎?」

      吳淑雅挑著眉,微笑著說:「你好好學習,不要當成績差的那一個,人家就不會覺得麻煩了。」

      頓時全班哄堂大笑起來。

      在笑聲中曾程治不由尷尬地低下頭,他用眼角餘光偷看著郭博文,對方卻微微的皺起眉頭來,他不由猜測對方是不是有點不高興因為自己成為了焦點。

      第一個學期雖然是暫時的班級,卻也是有不少人去認識同學進而變成朋友,甚至還會剛好在二年級分班時同班,但郭博文卻不會這樣,在高一時他就沒有去認識過誰,現在升上了高二,他也還是靜靜的坐在位置上看書,始終都一個人。

      吳淑雅的國文課是接連兩堂,在她第一堂下課的前十秒,曾程治才終於下定決心要和郭博文搭話,他整堂課都沒在認真上,全然分心的思考這件事,也順道想知道對方是不是覺得要教自己很困擾。

      熟悉的鐘聲響起,曾程治伸出手輕輕戳一下郭博文放在桌邊的手臂,對方便看他一眼,淡淡的問:「你哪裡不懂嗎?」

      「呃⋯⋯」被郭博文這樣一問,曾程治頓時卡殼了一下,結結巴巴地說:「沒、沒有,只是想、想跟你說,以後麻煩你了。」

      郭博文定定的看著他,良久才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曾程治沒什麼注意過對方,卻好像也沒見到對方笑過一樣,所以他很稀奇對方笑起來居然看起來挺溫和。

      「知道麻煩我就好好上課,東想西想的,剛剛沒認真上課吧?真的該好好檢討一下了。」

      「⋯⋯是,對不起。」

      曾程治瞬間低下頭吶吶的回應,他真沒想到對方居然一開口就是這麼直白,不過本來就是他麻煩到了郭博文沒錯,雖然這不是他本人願意的,卻也沒什麼好抱怨。

      「算了,反正你如果碰到什麼問題就直接問我吧。」

      郭博文將視線重新放回課本上,手上的筆又寫下了什麼,曾程治想對方大概在寫什麼課堂上的筆記。

      「謝謝你,雖然我也不知道自己該問什麼哈哈。」

      曾程治搔著腦袋,他那頭黑髮比一般男生留得還稍微長一點,看起來很柔軟,卻遊走在會被登記服裝儀容不整的邊緣。

      郭博文頓了頓,有些無奈地問他:「你該不會什麼都不會吧?」

      「不確定⋯⋯?」

      「⋯⋯」郭博文微微皺起眉頭,他想了想問:「你放學後要補習嗎?或是工作?」

      曾程治搖了搖頭道:「都不用,今天剛好休假。」

      郭博文微微挑了一下眉說,像是對什麼感到意外,但他沒有開口提問,只是說:「放學我們去看看教科書吧。」

     

      *

     

      曾程治聽完郭博文的話後,一整天的課他都很認真、專注地聽,但他很難過地發現,有些基礎的他還行,可是一進階他就不行了,尤其是他發現自己幾乎每一科都有不小的問題存在。

      「你幹嘛?怎麼這麼垂頭喪氣。」

      李仁恩一放學就來到曾程治的座位,卻看見對方趴在桌上,眼睛望著窗外不知道在看些什麼。

      「沒有啊,就是發現自己唸書好爛。」曾程治輕輕地嘆了口氣,雖然他當初要上這所公立高中時就有點勉強了。

      李仁恩聽出曾程治語氣中的哀怨,不由挑了挑眉頭笑說:「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了,不過有問題你也可以來問我啊。」

      曾程治沉默了一會兒,才緩緩開口問:「你倒數第二有比我好嗎?」

      「⋯⋯起碼我沒有被老師點名?」

      約莫是聽不下去兩個成績差的人在比爛,郭博文一收拾好書包就對曾程治說:「走吧,早點去才能讀多一點書。」

      曾程治也連忙將書都收一收,讓李仁恩借過之後就直接跟在郭博文身後。

      「喂!你們要去哪?我也想跟!」

      「你跟來幹嘛!」

      「學習啊!」

      「⋯⋯」

      這話曾程治才不信,因為李仁恩幾乎都沒在念書的,可偏偏他又是那種考試前發奮圖強,馬上就會得到好成績的人,雖然第一學期太混考砸了。不過郭博文對李仁恩跟著的行為沒說什麼,曾程治也不好叫李仁恩不跟,只是多少覺得對郭博文有些不好意思。

      一路上,李仁恩都沒有跟郭博文聊天,他幾乎都是在和曾程治說話,曾程治則是都敷衍的回應。

      等到終於到目的地時,曾程治才知道對方說的「早點去才能多讀一點書」的意思。

      郭博文帶他們來的是一間大型書店,裡頭有安一些小座位,如果被坐滿了也有不少人會席地而坐,手上拿著閱讀的書則是沒有被封過的,或是已經買下來正在看的。

      起初曾程治以為對方是帶自己買書,卻沒想到對方走到教科書區抽了一本後,直接在不遠處席地而坐,還示意曾程治坐他旁邊。

      李仁恩看見後,難以置信地問:「你不買書嗎?」

      豈料郭博文卻抬起了頭,挑了挑眉說:「沒錢。不然你買給我們?」

      「⋯⋯」

      李仁恩和曾程治頓時發現自己似乎得知了郭博文不為人知的一面。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