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所謂的巧合就是遇見前男友

      都市中的夜晚燈火通明,街道上裝著閃爍不同光芒的燈飾,而在百貨公司外的小廣場更是有幾個小攤位以及吸引人目光的小型旋轉木馬,會有這些全然是因為今天是十二月二十五日,對某些人來說特殊浪漫的聖誕節。

      不過曾程治並不包含在這某些人裡,相反他對節日「本身」沒有什麼特別大的反應,唯獨對因為節日而會有「折扣」這件事產生莫大的興趣。

      曾程治是個購物狂,這不是他看醫生得來的結論,而是他這麼定義自己。

      一不開心就買東西,一有壓力還是買東西,只有這樣他才能緩解那些情緒,就好如他今天被媽媽問說,怎麼聖誕節休假都沒有和女生出去玩之類的話,這讓他倍感壓力,便藉口出去晃晃卻來到百貨公司,當看見一堆折扣後更沒忍住的一陣大買特買。

      曾程治喜歡的是男生,他沒辦法跟女生交往,但他也沒有勇氣出櫃,因為深知家裡人不會想聽見「他喜歡男生」這種話。

      打住。他讓自己停止這不好的想法,畢竟手上滿滿的重量還提醒著他剛剛的瘋狂,也提醒起他才剛還完的卡債又爆了。

      正當曾程治開始陷入滿滿的懊悔時,一陣爭吵聲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其實主要是因為其中一道聲音實在太耳熟了。

      「這裡的東西會比平常買還貴,你可以等到節日過了再買。」低沉的聲音帶著不容質疑的語氣,聽來是勸導卻更像是命令。

      「我要買什麼是花我的錢,不是你的錢!」

      拔高的音調讓曾程治一聽就知道是女人,他突然有些不敢去求證對方是不是自己所想的人,不過轉念一想,都過去那麼久了,他也不該一直放在心上便偷偷往前幾步,混在人群裡悄悄地觀察聲音來源。

      在爭吵的地方是最多人聚集拍照的聖誕樹前,那裡有擺放幾攤專門賣吃的小攤位,而現在是一男一女站在可麗餅攤位前起爭執,老闆則是有些尷尬的邊煎著可麗餅邊用眼角餘光看他們。

      男人的髮型從他認識時就沒有變過,一樣的三分頭,約莫是從一百元快剪店剪出來的。穿衣風格也與以往相同,菜市場裡便宜買到的素色衣服搭配洗到褪色的牛仔褲,以及一雙看起來就有些時日的球鞋,這些都與當初一樣,只是曾程治知道,有些事都回不到當初。

      「我是為你好,錢要存著,未來才⋯⋯」

      男人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女人打斷,她彷彿忍受到極限般怒吼:「我的事用不著你來管!我真的是受夠你摳門的個性了!如果不是因為媽媽,你以為我想和你出來嗎?」

      「可麗餅我不要了,你愛吃就吃,不吃就扔了——哦,不對,你怎麼會捨得扔呢?」女人的話帶著刺,她說完便轉身離開,身影淹沒在人群裡。

      剛煎完可麗餅的老闆終於找到時機可以說話,他秉持職業精神,絲毫不受尷尬的氣氛影響,微笑著說:「先生你可麗餅還需要嗎?如果不要我就退錢給你吧?」

        駐足的人們在女人離開後也散去,僅幾個人不時瞄幾眼男人,好奇他會回答什麼,是不是真如女人所說的摳門。男人並不在意那些看熱鬧的視線,只是在他打算說出「不要」的話時,不經意和曾程治對上了目光。

      曾程治也沒想到會和男人四目相交,他原本打算等人群散去也要悄悄的離開,結果手上拿太多購物袋,害他腳步卡了下就和男人直接碰上。

      「先生?」老闆的目光在兩人間來回看了看,還是決定出聲叫對方。

      「你等我一下。」

      男人對曾程治說完這一句話,轉向老闆時想脫口說出的「不要」又止住。

      「我⋯⋯」

      曾程治見狀便上前拿過老闆手上的可麗餅,而後將口袋剩沒多少的零錢給了男人,笑著說:「我剛好有點想吃可麗餅,謝了。」

      收到錢的老闆感謝幾句後,眉開眼笑地繼續接下一位客人的單,其實他感覺得出來剛剛的男人不想買,原本還以為會損失一筆,好險有人願意接受。

      男人低下頭看著手心裡的零錢,表情複雜一瞬,再抬頭時他卻面色無常的說:「曾程治,好久不見。」

      曾程治的笑容淡了幾分,輕聲說:「是啊,沒想到我們是以這種尷尬的方式遇見。」

      他頓了頓,還是問出心中最想知道的事,他道:「郭博文,你和我⋯⋯你之後過得好嗎?」

      「我想⋯⋯並不好。」郭博文搔了搔腦袋,苦笑著回答。

      曾程治聞言沉默下來,他的狀況同樣好不到哪裡去,大概和郭博文是半斤八兩的程度。

      周遭喧囂不斷,他們兩人之間卻安靜得仿若只有彼此。

      「你等等有空嗎?」率先打破沉默的是郭博文,他微微側過臉,好似不敢與曾程治對眼。

      曾程治知道自己該拒絕,但他才看過對方的狼狽又加上昔日的情份,迫使他點頭說:「有空,我跟我媽說一下就好。」

      這個時間餐廳基本都關了,除去一些專做宵夜的店還開著,郭博文還沒有想到要去哪時,曾程治就提議:「我們去豆漿店吃吧,離我們也近,走幾步路就到了。」

      郭博文欣然接受。其實曾程治還記得郭博文的性格與飲食習慣,所以他清楚知道對方問完後沒有說要去哪,是因為根本沒選定地點,加上對方又很在意價格,如果他不提議的話,他們大概一時半會都會站在原地相看兩無言。

      在人群中,他們之間保持不遠不近的距離,曾程治刻意將所有購物袋都移到離郭博文比較遠的那隻手上,雖然重量都集中在一邊讓他不太好走路,但他就是莫名心虛,不太願意給對方看見這一面。

      郭博文默默的看了一眼他的舉動,伸出手說:「我幫你拿一點吧。」

      「啊?不、不用了。」曾程治將購物袋更往旁邊移了一點,他下意識地想將購物袋藏在身側,卻忘了自己買的東西太多,身體根本擋不住,至少還有三分之二的購物袋落在外頭。

      郭博文微微蹙起眉頭,腿長的他有個優勢就是邁個幾步就能來到曾程治的另一邊,並且在對方還沒反應過來前將購物袋順到自己手上提著。

      「你⋯⋯」

      「我剛好要健身。」

      郭博文隨意找了個蹩腳的謊言,當然沒有讓曾程治信服卻成功讓他無話可說。

      等到了豆漿店後,郭博文還是沒有將購物袋還給對方,而是若無其事地看向掛在上頭的菜單看版。

      曾程治見狀也只能無奈的跟著抬頭看,打算等下吃完一定要搶先一步拿走他的東西。

      這間豆漿店座落在轉角處,是屬於開放式的空間,座位都放置在騎樓下,並不算很多。菜單是做成一片大看板高掛在開放式廚房上頭,讓人抬頭便一目瞭然,而裡頭的店員清一色都是阿姨,她們都會很熱情的招呼著,然後說:「要吃什麼直接說啊!」

      曾程治微笑著點了點頭,下一秒突然蹦出一堆餐點名稱。

      「一籠小龍湯包、燒餅加油條、原味飯糰、兩根熱狗、一個水煎包、一個黑糖饅頭、兩杯奶茶⋯⋯」

      「等等!阿姨等等!」還在思索要點什麼的郭博文,瞬間表情驚恐的制止了蠢蠢欲動準備做餐的阿姨們,而後他急忙地問曾程治:「你點這麼多是吃得完嗎!」

      「喔⋯⋯」曾程治像突然反應過來,騷了騷腦袋,不好意思的說:「抱歉,下意識就點這麼多了。」

      郭博文一臉難以置信地看著他,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只能重新轉向阿姨們道:「⋯⋯我們要內用,請給我們一籠小龍湯包、一份原味飯糰、一顆水煎包、兩杯奶茶就好。」

      「好的!那你們先找位置坐吧!」

      阿姨們接收完訂單就麻利的動作起來,只剩郭博文和曾程治面面相覷一會兒,還是郭博文先打破這尷尬的局面道:「你先找位置,我來付錢吧。」

      曾程治正想拒絕卻忽然想起自己口袋空空,連最後的零錢都在剛剛給了郭博文,他只好僵硬的點了點頭說:「謝謝,我之後再還你。」

      「⋯⋯不客氣,錢也不用還。」郭博文說完就逕自走到櫃檯等待付款。

      曾程治見狀也只好默默地找了個角落的位置坐下,然後先行拿好餐具、裝好醬料。

      坐在位置上發呆的他突然想起,他很久沒來吃了,大概是自從那件事過後,他就像下意識保護自己般地迴避掉了這裡。

      阿姨們的動作很快,所以郭博文沒等很久就拿到餐點,他從只放了三百塊的錢包拿出兩百給對方,心裡想著,還有找七十,跟以前一樣沒變貴。

      他拿起阿姨們準備好的托盤,看都不用看就知道曾程治坐在哪,畢竟他們以前來吃時都是坐那個位置,即使過去這麼多年,他們這個習慣都沒變過。

      「吃吧。」郭博文將餐點放在桌上,再將購物袋一一放在椅子上,確保它們不會掉下來後,才抬眼看向曾程治,卻發現對方宛若失神般的不知道在看哪裡,連筷子都沒動。

      「曾程治?」

      郭博文又喊了一聲,曾程治才回過神來,看著已經放好的購物袋以及送到面前的食物,才驚覺郭博文早就坐著等他了。

      「抱歉,我剛剛不小心走神了。」

      曾程治不敢抬頭看對方的表情,只是拿起筷子拆掉塑膠套後,直接夾了一顆小龍湯包就往嘴裡塞,卻沒想到小龍湯包才剛蒸好,直接燙得他叫了出來,還把它吐回原本的盤子。

      「燙燙燙——」他邊用手搧風到自己的嘴,邊小小的喊著,彷彿這樣就可以減輕疼痛。

      「快喝這個!」郭博文在他燙到時就將吸管插入奶茶裡,放到他面前,看見對方喝了奶茶後緩和的表情,不禁微微皺著眉頭道:「你怎麼跟以前一樣總是冒冒失失的,知不知道這樣對你以後會——」

      郭博文的話突然止住,因為他發現自己不僅提起了以前還開始準備說教,但曾程治和他其實沒有什麼關係,甚至要勉強扯上的話,對方只是他的高中同學而已。

      「抱歉,我沒注意到。」曾程治低低的道歉,宛如做錯事的小孩。

      郭博文忽然發現曾程治總是在跟他道歉,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唯一的差別是曾程治對待他是更疏遠的禮貌。

      但他知道這都是他自找的,也是他選擇的。

      「沒事,是我說太多了,抱歉。」

      郭博文對他微微一笑後便低下頭吃起東西,但曾程治卻莫名覺得有些難受。就像在他聽見對方只點他最愛的那幾樣時,心口突然縮起是一樣的感受。

      不僅如此,他也眼尖的注意到對方並沒有吃多少東西,更多時間都是喝著奶茶,偶爾瞄幾眼他,但他們誰也都沒再開口,就這樣靜靜的吃這一頓餐。

      曾程治想,如果他們當初關係好好的或者是好好的結束關係,他們現在都不會如此尷尬了吧。

      又或者,他應該在郭博文對他提出邀請時就拒絕了對方。

      畢竟先結束關係的人就是郭博文。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