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孽緣起:與鬼相約,送女出嫁

───十一年前───

      夜晚的山區,一片寂靜。不過,就在一輛漆黑的休旅車緩緩駛進山裡時,一切都不同了……

「媽麻,為什麼要在晚上來山上?我好想睡喔…」坐在後座安全座椅上的小女孩問著副駕駛座的女人。

「小妍乖,因為把拔和媽麻要工作呀!如果你累了,就留在車上睡覺吧,我們工作完馬上就回來。」女人邊安慰著女兒,邊用眼神對駕駛座的男人表達不安。

「沒錯,如果累了就先睡覺,我和媽媽工作後就會回車上了,回家再買點心給你吃喔。」男人跟著附和。

「可是…幼稚園同學的爸爸媽媽都是早上工作、晚上陪他們啊…」女孩再次提出疑問,但只換來一陣沉默。

            幾分鐘後──

      「老公,小妍睡著了,但我們真的可以只留她一個人在車上嗎?」

      「放心~現在山區沒有人安全得很,如果你怕她缺氧的話就把車窗開個小縫讓空氣流通好了。」男子把車窗打開一小縫,隨後輕輕地把後車廂打開並取出一個沉甸甸的大袋子。

      「我不是擔心這個,我擔心的事是…會不會害小妍跟著我們一起遭天譴…」

      男人用鑰匙鎖住車門,接著安慰妻子:「別擔心,我已經跟列祖列宗及神明們拜過了,一切都是我的錯,是我為了延續家族事業才拖累妳們母女倆,要下地獄也好、要遭天譴也罷,都由我來承擔吧!」望著丈夫溫柔的眼神,女人垂首嘆氣:「唉…其實我也錯,但這也沒辦法,都是為了生計啊……」

      轉眼間,他們到了「工作」的目的地:墓園

      「今天就從那個秦姓大少爺的墓碑開始吧,裡頭似乎有很多好東西。」女人說。

      「好。我曾聽同行的說過,只要是姓秦、白、陳、章的都是古代的大戶人家,陪葬品不是價值連城的玉佩瓷器,就是堆積如山的金銀瑪瑙。尤其是秦姓人家,陪葬品更是堆的像座小山,遺體身上的壽衣也是用當時最好的絲綢縫製而成,看來今天收穫滿行囊咯~」男人邊說邊熟練地打開手電筒檢察,語畢後拿出一柄鏟子準備動工。不過,他似乎看見了什麼……

      「咦?老婆,前面的人影是不是前幾天失蹤的阿山哥?」男人詢問身旁的女人。

      正在選取工具的女人抬起頭來看向男人望的地方:「欸~對欸,就是他告訴你這裡有好東西的吧!可是,這麼晚了他人怎麼還在這裡,沒準備家私〈註:台語的工具〉又穿那麼少,看起來……好像是被某種東西附身了……」

      「欸欸欸,哩係ㄇㄟ驚西林ㄤ喔!?〈註:台語的妳是要嚇死妳老公喔!?〉雖然這裡是墓園,但我們做這麼久都沒有遇過【他們】呀…不然我叫他好了。」

      「不行啦!不能在山上亂叫人家的名字,如果害他被抓走怎麼辦!」女人叫住男人,生怕一不小心觸碰到禁忌會害人害己,進而牽連到無辜的女兒。

      「沒事啦!不叫怎麼知道他是人是鬼?」

這時,怪事發生了……

     

      「你在和我說話嗎?」一道男聲從男人背後響起,還伴隨著一陣幽香及詭異的藍衣身影。

      「啊啊啊….神明保佑、神明保佑呀…」女人嚇的渾身發抖,流著淚癱坐在地上雙手合十,拚命祈禱。

      「出、出現了…真的出現了!」男人也被眼前的藍衣少年嚇住了,結結巴巴地說。

      一襲藍色古裝打扮的少年手持一柄摺扇,看起來只有二十來歲。在微弱的月光照射下,他那俊俏的眉間充滿著陰冷的氣息,令癱坐在他眼前的這對夫妻感到毛骨悚然。

      「哼,又是兩個來送死的。難道你們的同行沒說過這裡是誰的地盤嗎?」少年冷笑了一聲,輕搖著扇子並斜眼看著面前的盜墓者們。

      「大...大人饒命!饒命呀!我和老婆真的不知道侵犯到您了,請您高抬貴手吧!」男人跪倒在少年腳下,死命地磕頭。

      「大人,請您開恩啊!我們車上還有一個孩子,她在世上已經沒有其他親人了。倘若您殺了我和丈夫,她不就要自生自滅了?!求求您,我願意給您我的一切,但請放過我的小孩,她還小,是無罪的!!!」女人雙膝跪地,邊哭邊哀求少年放過自己唯一的女兒。

      「妳說…妳有一個孩子,是男是女?現在幾歲?叫什麼名字?」少年收起扇子,似乎有了興趣。

      「她...叫劉筱妍,是個女孩,今年五歲。」女人趕緊回話。

      「筱妍啊…真是造化弄人...」少年低頭思索了一下,眼睛骨碌碌地轉了幾圈,好像在考慮些什麼。

      「老公,我們該怎麼辦?他會不會殺了我們…還對小妍…」女人用氣音詢問男人。

      「唉,我也不知道…」男人無奈的答。

      這時,藍衣少年微笑著對女人開口:「妳說…妳女兒今年五歲,那十一年後…不就正好是二八年華嘛!」

      「沒錯,請問…您有什麼打算?」女人小心翼翼地反問。

      藍衣少年笑出聲來,但這次的他看起來卻像個平凡的男孩,對著夫婦道出自己的身世:「本公子姓秦,是宋朝地方首富秦家的大少爺。在我十九歲那年,家鄉遭,我們全家相繼染疫,而我是第一個因病辭世的。在臨終前,母親替我將原本的婚事取消,免得耽誤人家姑娘的幸福。我雖理解母親的一番苦心,但還是覺得可惜…」少年嘆了口氣後繼續說:「因此,我花了幾十年、幾百年的時間在尋找願意嫁給我的女孩,可惜終究沒有結果。不過皇天不負苦心人,上天終於聽見我的心聲,讓我遇見你們,也間接讓我認識了筱妍。所以我希望…」

      「所以您希望小妍成為您的新娘!!!」男人和女人一同叫出聲來。

      「沒錯,就是如此。這麼一來,你們就是我的岳父岳母,我自然不會再追究盜墓一事;相反地,我會給你們豐厚的陪葬品當作聘禮,而上門提親兼提醒的日子就訂在十一年後的農曆七月七日酉時好了。如何,這交易很划算吧!你們可以得到我的財寶讓筱妍在優渥的環境下長大成人,而我可以娶到美麗的新娘。不是一舉兩得嗎?」藍衣少年愉悅地提出交易。

      「這…這…」女人不知所措地看向丈夫。

      「你們放心,並不是所有的鬼和人相處都會發生不幸,我並不是含怨離世所以不帶陰氣。更何況筱妍是我的妻子,我沒有理由傷害她。」藍衣少年解釋。

      「那…小妍和您成親後…我們是不是就永遠見不到她了?」男人擔心的問。

      「不,只要她想回去看看你們我都會答應……還有,我會讓她繼續完成學業,畢竟在這個時代想找工作的話學歷很重要嘛~」藍衣少年用現代人的觀點保證。

   「可是,小妍是我們的獨生女,就這麼要她嫁給素不相識的男人,我們怎能放心啊?」男人開始大膽地質問藍衣少年。

      沒想到,上秒還談笑風生的少年瞬間變了張臉,本來陽光俊俏的臉龐在霎時之間換回最初那張可怕的面孔:「不要以為本公子願意放下身段好聲好氣地說話是因為原諒你們盜墓!要不是知道你們有一個女兒能夠嫁給我當新娘,我早就大開殺戒了!聽著,我有幾十年、幾百年的時間能夠找尋新娘,願意娶你們的女兒只是為了讓她替你們賠償我!這是我第一次留盜墓者的命,也將是最後一次!兩條路給你們走:一,一家三口共赴黃泉;二,在十一年後把女兒嫁給我。說,選哪條!」

      「我們…願意將女兒嫁給您…」男人深吸一口氣,最終緩慢地回答。

      「啊?」女人十分吃驚,睜大眼看著男人。

      「對不起,老婆…妳說過不希望小妍與我們一起遭天譴對吧?現在眼前只剩這個選項,不想選也得選啊!只是苦了小妍,必須嫁給鬼…」男人咬著牙,邊說邊掉淚。

      「嗚嗚…筱妍…筱妍啊…我的寶貝女兒…嗚嗚嗚…」女人趴倒在地,眼淚就像雨水一般不停落在地上。

      「既然你們已做出決定,我也會依照約定把陪葬品給予你們作為聘禮,期待十一年後的七夕再度相會。」少年對夫妻倆的反應無動於衷,帶著笑容並留下話後便消失在一陣濃霧中。

      等到濃霧散去時,早已不見少年的蹤跡。而詭異的是,夫妻裝陪葬品的袋中突然多了些金子與玉珮,而且每一塊都要價不菲。

      「老公,我們不是在作夢吧…」女人拿起其中一塊金子問。

      「不…一切都是真的,金子是真的,嫁女兒也是真的。」男人回答。

      「但是那鬼壓根兒不知道我們住哪啊,如何在十一年後來家裡提親?」女人抬起頭,疑惑的說。

      「或許是他會算命吧…」男人嘀咕。

      「不論如何,我們都要趕快改行啦!連阿山哥這種老練的高手都死在鬼的手中了,何況是還有孩子的我們?!我覺得還是先回國比較好,不過在回去前要先變賣掉這些東西。」女人提出建議。

      「就這麼辦吧,我再請同行替我找些工作,順便公布我們要退出的消息。」男人接受女人的提議。

      「還要提醒大家不要再來這裡盜墓!」女人補充。

      「好啦好啦,趕快回車上吧,離家還有一段路呢。」男人草草答覆並與妻子走回停車的山腳。

      不過這時的夫妻倆還沒有發現,那座他們一開始要動工的墳前除了刻著愛子秦書禮之墓外,還有一具渾身是血、明顯是被折磨致死的中年男屍……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