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作家

傑克是位作家,至少他自己這麼認為,但在他旁邊的人最多認為他不過是為想靠寫作成功的失敗者,沒錯,就是失敗者,是達爾文物競天擇底下的犧牲品。

他特別喜歡寫小說,關於愛情、關於魔法、關於騎士精神,關於世界裡面的每一件大事小事。

他覺得自己寫的文字充滿靈魂,角色彷彿栩栩如生,就像他昨天寫的一位寡婦,為了死去兩年的丈夫每天以淚洗面,窗外的鳥兒發出悲鳴,就連雨水都像是為她流淚。

傑克覺得自己寫的很有詩意,又是鳥鳴又是下雨,自己為此深深著迷,腦裡的寡婦就是這麼的悲傷,惹人憐愛。

可惜寡婦的夢到早上要先暫停,他只有晚上能夠動筆寫那些別人根本不想看的大作,一到早上,就像是灰姑娘的十二點鐘,他回到現實,他不只是位作家,也是一間牛奶公司的僱員。

傑克痛恨這份工作,他多想成天坐在書桌前面動筆寫字,接下來也許可以寫某天有位王子碰巧到寡婦的窗前,第一眼就深深迷戀她悲痛的容顏,就像是驚雷,烙印進他的靈魂。

這肯定是不錯的故事,傑克深深的相信,就像王子即將深深迷戀寡婦那樣。

「傑克,你再在上班時間想你那些沒用的故事看看!」牛奶公司的老闆是個大胖子,整天只想怎麼多賣一些牛奶,傑克痛恨他,就像他痛恨傑克一樣,但傑克需要這份工作,然而老闆也需要一位低工資的雇員。

傑克模糊的咕噥幾聲,手上把瓶裝的牛奶分類包在一起,他的工作就是把牛奶按照訂貨單分開,然後會有人過來把他們帶走送到每一個訂牛奶人家的門口。

老闆很滿意傑克的示弱,在這裡他就是老闆,傑克必須聽他的,就算是要他拋掉腦子裡沒用的故事他也得照做。

但他肯定不知道高高在上的自由意志,傑克表面順服,但腦子裡還在想他的故事,看到剛才老闆頤指氣使的模樣,他在想要在故事裡增加一個角色,一個俗氣的大地主,垂涎寡婦的美貌,不停的騷擾她,當然在故事的最後王子肯定要擊敗那可憎的大地主。

「傑克,你的故事寫的怎麼樣?」同樣是牛奶公司辦事員的艾蜜莉是傑克的忠實讀者,她很佩服傑克有遠大的夢想,像她每天只想著怎麼能多賺一塊錢,想比起來實在低下的多,所以她很想聽聽傑克最新的作品,很期待裡面有多麼精彩奪目的劇情。

「是一個關於寡婦的故事。」傑克只有在這個時候才真正覺得自己像位作家,甚至比動筆寫字的時候更像。

「寡婦?是怎麼樣子的故事?」

「我想會是個動人的愛情故事。」

「噢,愛情呀。」

愛蜜莉是個讀書不多的鄉下女孩,僅僅是愛情這個詞就足夠她陶醉許久許久,傑克也是鄉下出生,但他不同,他有夢想。

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租屋處,傑克滿腦子裡都是接下來的故事劇情,他覺得自己是為了寫作才活在這世界上,牛奶公司的工作怎麼樣都好,握住筆桿子,他就有重新活過來的感覺。

在動筆之前傑克想到艾蜜莉的表情,有人期待自己寫的故事真是無比快樂的一件事,為了對得起他唯一的讀者,傑克必須更努力編織出更動人的故事。

故事裡面已經有寡婦、王子、大地主,傑克在想,也許應該再加上一位騎士,對,加上他最喜歡的騎士,充滿榮譽,英勇過人,為了幫助王子拯救美麗的寡婦而和邪惡的大地主戰鬥。

最後當然是正義戰勝邪惡,一個美好的結局。

花了兩個星期,傑克總算完成了他的故事,他覺得這是他這輩子寫過最完美的小說,捧著手上的廢紙背面寫成的稿子,他為自己而深深感動,幾乎是迫不及待的想讓愛蜜莉細細閱讀。

「很棒!太棒了!故事最後的結局真是太漂亮!」艾蜜莉無法忍住心裡的感動,這些話讓傑克好高興好高興,他是一位能夠感動人的作者了。

「傑克,你不應該只給我看,你應該把它拿去城裡的出版社,把這個故事和其他人分享。」

作為一位作家,傑克最希望的事情當然是能夠有一本自己寫的書出版,對於艾蜜莉的提議他很心動。

「去吧,傑克,讓所有人都看到你寫的小說。」

如果他真的出版書了,傑克不禁在心裡想向那個情形,公司裡的老闆一定不敢再對他大呼小叫,別人提到他都會用尊敬的口吻說他的名字,傑克,噢,就是那位作家,更好的,他說不定能因此擺脫現在的生活。

傑克決定這星期一放假就到城裡去,他是位作家,他要去推薦自己的作品。

畢竟是第一次,傑克的心裡忐忑不安,為了怕進城裡錢不夠用,他身上帶著所有積蓄,上次進城已經是十年前的事情,他在城裡按照艾蜜莉的只是找到一間大書店,推開門裡面櫃子上都是一塵不染的新書。

「先生,有甚麼可以幫忙了嗎?」

「我……我想要出書。」傑克結巴。

「出書?」

「是的。」

店員打量了一眼傑克身上的衣服,上面都是汙漬,還有一股怪味,和文人作者獨有的氣質打扮相去甚遠。

「我帶你去找老闆。」

二樓的老闆接見了傑克,那感覺就像是國王在接見平民,傑克從頭到尾沒看到老闆抬起臉來,他把他引以為傲的作品擺在桌上,然後到樓下的書店逛了一個多小時買了兩本書才離開。

他原本以為老闆會衝下樓找他,只要看過他寫的故事就應該這樣,不過上面有寫他的地址和聯絡方式,傑克不擔心老闆想要找他的時候會找不到人。

就這樣他回到牛奶公司工作了一天又一天,一直等著有人來找他,直到兩個月後他依然不放棄。

但是當傑克看了那兩本他買回來的小說,他突然覺得自己無地自容,原來好的故事應該寫成這樣,他原來真的是個沒見過世面的鄉下人。

但是傑克不打算放棄,寫作是他的全部,他是位作家,他一定要寫出曠世巨作。

為了生活,牛奶公司的工作不能停下來,但傑克仍然盡力的用剩餘的時間寫作,同時也關心寫作投稿的訊息,他寫各式各樣的故事,他要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作家,他比任何人都還要努力,他幾乎把所有賺來的錢都用在買書,邊看邊學邊寫,慢慢的他寫的故事越來越引人入勝,比起過去還要成熟。

多少年就這樣度過,所有人都知道傑克為了要成為作家幾乎甚麼也不顧,就像是著了魔,著了寫作的魔,就連老闆看到傑克在工作的時候出神也不忍心多說什麼。

傑克還是住在同樣的租屋處,裡面的東西和過去幾年都沒什麼不同,但是他卻老了,而且到現在他還是沒有出書。

傑克握著筆,他腦子裡面一片空白,他知道自己花了多少的時間在這筆和紙上面,已經費盡太多心血,他早就不是當初的小夥子,甚至能從文字裡面看到歲月留下的痕跡,他明白這世界上有很多厲害的人在寫作,寫出許多膾炙人口的作品。

事到如今,傑克放下了筆,他覺得自己好累好累,他是位作家,是位出不了書的作家,他覺得自己永遠也成為不了能出書的作家。

「傑克,有你的信。」艾蜜莉在外面敲門,這些年過去,她嫁給了鎮上老裁縫的兒子,早就不是聽到愛情兩個字就會陶醉的小女孩。

但她仍是傑克少數的讀者,這十分令人欣慰。

「謝謝。」傑克打開門讓艾蜜莉走進來,打開煤爐,為了省一些錢買筆,傑克只有家裡有客人的時候才會打開煤爐。

「傑克,你有些新的作品了嗎?」

傑克看了一眼桌上空白的紙,他苦澀的說:「我想我這輩子都不會在寫字了。」

艾蜜莉很震驚,「為什麼?」

「我快餓死了,艾蜜莉,我撐不下去。」

知道傑克狀況的她只能嘆一口氣。

傑克接過艾蜜莉手上的信,寄信人是一家知名出版社。

傑克睜大眼睛,心臟劇烈的跳動,在他將要放棄的時候奇蹟難道就要降臨?

他艱難地拆開信封,裡面有一封薄薄的信,上面寫了幾段話,大意是說看過他寄來的稿子,有意願出版他寫的作品,只是小說還沒有名字希望能盡快命名,那是一部關於寡婦、王子、大地主和騎士的故事,從角色之間的關係讓人看到作者對於社會有獨到的見解,以寓言的方式直指弊端,是部令人肅然起敬的佳作,希望傑克能撥空會晤。

傑克心裡沒有即將出書的喜悅,經過這麼多年,最後出版的卻是他最早放棄的故事,他在煩惱自己當年是這麼寫出那個故事之前,他只想好好的大笑一陣子。

艾蜜莉不知緣由,以為傑克是太開心,跟著在一邊為他高興。

BLOG:http://goddarn.pixnet.net/blog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