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四章

      原來還有和我一樣的人嗎?原來不是只有我被傳送到這個奇怪又封閉的地方嗎?我甚至還沒有搞清楚這個時代的名字、君王是誰,我對這個時代的了解說實在並不深入,而我從來沒有想過,這是某本網路小說內的世界!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兩年來,這個問題常常困擾著我,我晝思夜想,始終想不透:為什麼是我?而這個地方並不屬於我所熟悉的任何歷史時代,但卻又與歷史劇中描繪的場景那麼相似……因此我只有一個結論:這是異世界,是平行時空。

      等等……有一句話好像有問題。

      剛剛在用餐時,王玉蘭(不管她本名是什麼)說:「那可不是普通的小說,是去年在xx中文網上最火的一本」?

      她的聲音在我腦海中反覆撥放。不對啊,去年我早就在這裡了不是嗎?我已經待在小說世界兩年,但小說卻在一年前才完成?

      這其中破綻不是很大嗎!

      「大小姐……妳在說什麼破綻……」

      小青怯怯地說,她眼眶已經盈滿了淚水,看來我不小心脫口而出,又嚇到她了。「沒事沒事,我只是在發神經。」這個小青也太愛哭了吧。

      「大小姐,我們到了。」小青說。

      「終於到了?沒有想像中遠嘛。」

      在春來樓用完餐後,我與小青還有轎夫就乘著馬車來到今晚即將下榻的旅社,小青跟我說,為了節省開支,必須住在離城中心較遠處,因此可能會有一點距離。但我剛剛忙著思考重要大事,沒有注意走了多遠,竟然就到達目的了。

      我下車,一陣窘。旅社外觀陳舊,磁磚斑駁脫落,周圍又佈滿竹林,這個地方……就像是會發生兇殺案的那種旅館。小青也被這番景象弄得有點呆掉了,她嚥下了一口口水:「城裡,住宿費用不如郊區便宜,因此只得將就了。」

      「我理解。」只是為何處處都要將就呢?先是僕從不能一起吃飯,再來是住在有一半機率鬧鬼的地方,我不是千金大小姐嗎!難不成,其實家中早已出現財務危機,但大家一直處處隱瞞著我,不願告訴我?

      這個猜想很有可能,我理應要重視這個潛在的「沒錢風險」,但找到同鄉人的激動讓我燃起回到現實世界的一線希望,我只想拜託這場惡夢趕快清醒,這裡的事情怎麼樣,突然又不是很想管了。

      什麼科舉考試,也不想管、不想考了。

      我將行李安置好,僕人們(其實說到底,也只有小青跟一個轎夫)睡在旅社的僕人專用房內。房間散發一種霉味,我打開窗戶試圖讓空氣流通。

      突然小青敲了敲房門,問道:「小姐,旅社主人說他們專程準備了一些酒菜來招待您,小姐想要使用嗎?還是小姐想溫書?」

      我想了想,覺得自己關在房間可能又會開始想東想西,也挺寂寞的,於是應道:「好啊!我等等就下去。」

*    *    *

      早晨,醒來迎接我的是小青放大版的哭臉。「大小姐……快醒醒……」

      「靠!小青!幹啥呀,離我這麼近?」

      小青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大小姐……他們……設了圈套給我們……整間旅館……人去樓空……」

      「冷靜!妳說什麼?人去樓空?冷靜下來好好說!」我坐起身。

      「大小姐……昨晚店家準備的下酒菜裡面,摻和了迷藥……,我們一睡不醒,睡得很沉,他們就趁我們熟睡時將財物全取走了!都怪我不慎,怎麼辦……大小姐……」

      「太扯了吧!」我震驚到說不出第二句話。

      到底是古代治安差到很驚人,還是我驚人地倒楣,什麼事情都讓我遇上了?我到底生活在一個怎樣的社會啊?為什麼旅社會搶劫自己的客人啊?都不怕商譽敗壞以後生意做不下去了嗎!

      「怎麼辦……報警,要怎麼報警?」我心頭慌亂。

      「馬兒也被劫走,轎夫不見蹤影,更糟糕的是,附近沒有其他店家,看來只能徒步……大小姐……今天是您的應試之日,竟然遇上這種事情……都怪我不好……」

      「現在幾點了?」

      「現在已經巳時了,考試注定是來不及了……」小青淚眼汪汪地看著我。

      算了,考試趕不上也只能先算了,不然怎麼辦!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解決沒有行動工具的問題!這荒郊野嶺,要走多遠才能報警?還是一路上大吼大叫看會不會有人聽見趕來幫忙?我還得去找王玉蘭,其實這才是對我而言目前最重要的事,攸關我能不能離開這治安一蹋糊塗的異世界!「小青,這裡距離城內有多遠,你知道嗎?」

      「向東行就可以到達城裡……只是我們搭乘馬車也搭了兩個時辰,不知道用走的要多久能到……我們只好一路上拼命喊叫看有沒有人能幫忙了。」

      我冏,還真的要發瘋一樣喊救命嗎?而且,要是趕來幫忙的人也是壞人怎麼辦?已經遇上一次強盜案件,難道小青都不怕等等遇到心懷不軌的殺人犯?

      古代人就是太天真。

      「算了,咬緊牙關也得走,不管是要走一天一夜還是多久,走就對了!」我一定要去找王玉蘭,一定。「小青,我們的財物還剩下多少?」

      「……我們的行囊被翻遍,大小姐的衣物幾乎都被竊取,昂貴的首飾與文房四寶全都不見,小姐的鞋子也是……還有馬兒與馬車,我們幾乎一無所有了,大小姐。」說著說著,她又要哭起來,「不過,大小姐的身子是清白的!大小姐與我衣著完整,證明竊賊沒有玷汙我們!這樣就足夠了!」

      冏,這樣才不夠!根本不夠!好嗎!為什麼沒被侵犯反倒成為值得安慰的事情?「妳剛剛的意思是……我沒有鞋子穿嗎?我必須光著腳?」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