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陸家莊園,位於在一座深山之中。

        清淨的山,偶然飄過幾朵白雲,彷彿它生來就該在這兒。莊園的擺設,雖不奢華,卻又奇妙的讓人難以移開眼光,只是輕輕望過一眼,便被它那高雅的氣息震懾住了。

        這麼一座神仙般的莊園,如今,卻不復從前的純淨⋯⋯

        莊園門口旁高聳入雲的神木,千瘡百孔,看起來就像是棵被蟲腐蝕千百年的老樹,這些殘破不堪的樹,東倒西歪,彷彿下一刻就要倒塌。

        原本高掛在莊園,題著「陸氏莊園」的匾額,也被劃的幾近看不出字跡⋯⋯

        莊內,

        一片狼藉!

      一聲淒厲的慘呼,劃過清晨深山的天空。

      最後一名陸家男人憤恨的倒了下來!

    「師父,陸家姐妹二人如今已是強弩之末了,依弟子所見,現下正是時候,一舉攻破他二人的防備」莊園正殿內,一名男子對著站在大殿中心的老者恭敬道。

    「師父!這份差事就交給徒兒來辦!徒兒保證,一定會將這陸家所剩的唯兩活口徹底剷除!」

    「行吧,就交給你們倆了,但記得,務必要活捉兩人,不得弄死!」  

    「是!師父!」

      看著眼前勢在必得的兩位弟子背影,再看看遠處黑壓壓的上千名弟子,那名老者悠悠的嘆了口氣。

    今日他們以多勝少,才將陸家滅門。他很清楚自己旗下弟子的實力,若是單打獨鬥,是不可能贏陸家的。

    「陸家上下,都是好漢呀......若非為了聖血,我也不會做出如此殘忍之舉....」

       

        那老者最後撇了陸家姊妹一眼,轉身,消失在這滿目瘡痍的莊園中......

          血,到處都是血!

     

        突然,一把塗著劇毒的飛箭從遠處飛了過來,刺入左邊那女孩胸膛,她悶哼了一聲,倒了下來。

  「姊姊!」

    在她隔壁滿身流著血的女孩,大吼著!

    她早已無力站起,只得匍匐的爬向中箭的女孩。她面色狠戾的望向眼前數千名北斗宗弟子。

    「以千人抵我陸家四十人之力,你們北斗宗算什麼好漢!」

    「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你還敢嘴硬,來人,給我拿下!」

        那剛剛在老者身旁接獲指令的弟子喝道。

        幾名弟子從旁邊一擁而上。

 

    「顏琴,陸家上下就剩下你我兩口活命了,你快走,務必要保護好陸家僅存的血脈!」那中箭女孩對她道,她的神情極為黯淡。

        但儘管有再多的害怕與不捨,面對滅門之痛與自己即將失去的性命,她還是選擇挺身而出,替妹妹,

    親手

    殺出一條活路!

  右手提劍,左手結印,瞬間,她拉開了架式。

    「姐姐....!」陸顏琴心中頓覺不妙,她猜出了姐姐的意圖。

    她眼前的少女,嘴角滲著血,身上也早已肌無完膚,但即便是在這種劣勢,那美麗的容貌和脫俗的清雅仍傲視著群眾。即使她的身上劃滿方才大戰時留下的傷口,但她,還是顯得從容不迫,彷彿瀕死的人不是她。

    「姐姐,你...你..你不會拋下我一人...獨自留下的...對不對!」淚水,已經從陸顏琴的眼眶中不爭氣的流出來了,她好怕!

    害怕下一刻,姐姐就要離開她而去!

    就像剛剛那些在她眼前,努力抵抗、奮力掙扎,卻仍舊被輾壓至死的族人們一樣。

    「姐姐,你答應過我的,不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一定會跟我一起離開的!姐姐...顏琴還小,你不可以...我不許你丟下我一人離開!」似乎是期望自己的淚水能夠憾動眼前的女子,陸顏琴拼了命的哭喊著,她懇求著、哀嚎著,只希望姐姐不要拋下自己,不....最好這事情都不要發生,最好....這一切都只是場夢而已!隔天一早醒來,還能看到大家坐在一起愉快的聊天、嬉戲。

    但她的姐姐並沒有因為她的哭喊而改變主意,她轉過身來,右手將眼角的淚痕輕輕擦去。

    「顏琴,你放心,若我能活著離開這裡,一定會不顧一切去找你的!你要好好照顧自己,謹言慎行,不要重蹈陸家滅門的覆轍!」  

    「不行!我是不會自己離開的。要走,咱倆一起走!」

    「顏琴,我是走不了了,但是你....」

    她揮出左手,在眾人都還來不及反應之時,一道傳送印終於結成!

  「不好了,陸家的人要逃跑了!」

  「不!你不可以拋下我!姐姐!」

    但陸顏琴的姊姊陸顏欣哪能容的下她的呼喊。

    一道金印拍向了她,將她瞬間籠罩在內。

    瞬間,金光四射,地面出現了一隻金色而逼真的金色巨鳳印。

    「姊姊!!」

        陸顏琴的身影漸漸透明

    「抓住她!」幾百名弟子一湧而上,想要摧毀陸顏欣方才所凝聚而成的傳送陣,卻都是徒勞。

    是第一次,陸顏琴多麼希望這些弟子能戰勝姊姊的金印,放自己回去。

    但姊姊的修為早已到了登峰造化的境界,她所設的陣法豈是幾名北斗宗的膿包弟子就可以破除的。

    「為了陸家,也為了你自己的幸福,你一定要好好保護陸家血脈。就算是歷經風雪,就算身如微草,你也一定要堅忍的活下去,只有活著,才有希望。陸家上下四十多口人橫屍的這筆血債,就等你為我們平反!」

    「姐姐!....不.....你別拋下我...!」

    即使有千百個不願意,陸顏琴的身影仍與那消失的金光一同離開了莊園,只留下一道代表著不捨、憤怒、怨恨的聲音,餘音繚繞。

  「顏琴,對不住了!縱有萬般個不願意,我也得這麼做!」

    她揚起頭,幾千名為傷著的北斗宗弟子幽幽的道「我也想活著回去找你,只可惜老天不給我這條生路,不過沒關係,我們陸家的血脈,不管是顏琴還是我的,你們都別妄想得到!這份高貴的血,只有陸家才配擁有!」                    

    提起劍,她昂頭,往自己脖子上抹了去!

    血,從她的頸部大量濺出,她閉上了眼,倒在了陸家莊園中。

    此時的陸家,浮屍百萬,流血千里!

五日後....

    在遠處一座深山的泥濘中,躺著一位女孩,滿身的傷口,讓她無法移動,連爬起來找一株止血藥草的力氣都沒有。

    她就這麼苟延殘喘了五日,渾身的傷口,彷彿將她撕裂一般,她幾度想要闔上眼睛離開這令她痛心不已的世間,但那失去姊姊的椎心泣血之痛與滅門深仇,讓身負重傷的她活了下來了!

      腳已使不上力,她只得拄著劍站了起來,   滿身的傷口在這五天的掙扎中,漸漸癒合,她的髮絲相當凌亂,絕美臉蛋上更是籠罩著一層寒霜。一向乾淨的衣著,如今也沾染了鮮血和泥巴,她雙眼狠狠的瞪著遠處的天空,神情狠戾。

   

    咬緊牙關,一字一句道。

        「血翎墨!我們陸家上下四十多條性命盡數死於你手。這份血海深仇,這份滅門之痛,他日,我必會十倍、百倍奉還給你!總有一日,我也要讓你嘗嘗這種絕望的滋味   !」

    踏出了蹣跚的腳步,這位身負重傷、面色狠辣的女孩,拄著劍,一步一步,朝著山林深處吃力的走去。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