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週週聽說好故事《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 天才什麼的果然只是錯覺

            第二章    天才什麼的果然只是錯覺

      燕明輝房間裡不只一台電腦,他將一台電腦更換成了迷你滑鼠以及迷你鍵盤往後只給燕欣怡使用。

      隨後再拿了張兒童座椅給燕欣怡坐。燕明輝七歲多就接觸電腦,當然會有適合兒童使用的鍵盤滑鼠了。

      雖然已經許久沒有使用,但燕明輝家裡就不差那點錢,買東西一定會留好幾套備用的。

      這兒童鍵盤和兒童滑鼠可是連包裝都沒拆封過。

      註冊了一個新帳號後,燕明輝要讓燕欣怡進行新手教學。反正外賣還有段時間才會來,而新手教學隨時都能暫停。

      「欸,開直播啦。我也要看妹妹打LOL。」

      張劭剛不滿地抗議道。開玩笑,這可是見證LOL界小天才的誕生時刻,怎麼可以錯過呢?

      他恨不得現在就飛到燕明輝家裡看燕欣怡怎麼打LOL呢!

      燕明輝開啟了直播,並將標題打上:史上最強新手。

      現在的直播很方便,直播軟體和直播平台整合,如果沒什麼特別需要,一鍵就能搞定了,傻瓜式操作簡單明瞭。

      張明輝將直播連結發了過去。

      畫面上,正好是新手教學第一關,系統正指示著燕欣怡用滑鼠右鍵移動好運姐。

      「噗哧,史上最強新手。燕七,你比我還會吹啊!」

      「欸這是套路懂嗎?把史上最強和新手這兩者結合在一起,就會有人因為好奇點進來看看。流量不就有了?人氣不就有了嗎?」

      燕明輝臉不紅氣不喘地詭辯道。然而兩人從剛打LOL就認識,誰還不知道誰啊?當場張劭剛就吐槽過去。

      「對對對,然後人家點進來看個十秒就退出去。留不住人是有個毛用逆?難道你指望妹妹做效果吸引人啊?那你連攝像頭都沒開啊!」

      燕明輝卻是搓著下巴,將張劭剛說這話的目的理清後,思索了一下後回應:

      「不是……我怎麼聽著感覺你的重點是要我開攝像頭看妹妹呢?」

      張劭剛一聽就立刻炸毛,當即跳起:「什麼!?我這可是在為你妹好。

      你看啊,你妹遊戲那麼有天份,神操作是一個七歲的小孩打出來的是不是更有話題性?我看起來像是目的不純的人嗎?」

      燕明輝故意等個兩三秒,假裝思考了一下回應:「嗯,很像啊。」

      張劭剛:「……」

      這個賤人!

      燕明輝看燕欣怡新手教學還要打一段時間,他決定先處理一下劉阿姨不見了的問題。

      雖然他更傾向於是發生了意外,但不能排除劉阿姨捲款潛逃的可能性。

      回到燕欣怡這邊。燕欣怡很順利地完成了新手教學。不只是單單通關,三個關卡都是十幾二十殺,沒有死過一次的。

      張劭剛全程看完了燕欣怡的操作。要說之前只是預感,那他現在幾乎可以確定燕欣怡就是天才了!

      雖說隨便一個老手有個銀牌實力都能輕鬆一打五個電腦,但老手之所以能做到憑藉的是積累下來的遊戲理解啊!

      對手只是程式寫死的東西,那不得有很明顯的短板嗎?

      比如說電腦殘血會後退,那就瞬間打爆發讓它還沒退就直接死了,或者繞塔後去殺而不要從正面追。

      知道這點沒什麼了不起,但新手在剛接觸這遊戲還不到一個小時,這進步速度就很恐怖了呀!

      按理來說吃兵、買裝是第三關的環節。但燕欣怡在第二關就已經知道了打最後一下有錢拿的道理。

      而且張劭剛看得真切,燕欣怡的好運姐Q技能的彈跳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進步。

      什麼距離、角度能彈,她很快就摸清楚了而且幾乎沒有失誤!

      WER的施放時機也非常好。雖然對手不過就是電腦,想要位置和時機大把地有,但新手能抓住那個時機、那個位置,那就已經很厲害了!

      只要給她幾個月的時間,未必不能成為高手!

      再說燕明輝這邊。

      燕明輝好在還記得爸的其中一間子公司叫什麼。

      只要客服能轉接到母公司,再聯繫到爸的秘書或者總經理,他們總知道爸的聯繫方式吧?

      然而,一通電話打過去,人家客服只把他當是屁孩惡作劇。廢話,人家客服員工是什麼層級,燕明輝他爸是什麼層級?

      況且就算真是子公司總經理接到電話,聽你說是母公司董事長的兒子,人家就得信啊?怕不是得報警把你當詐騙犯抓起來吼!

      「草,等爸回來我一定要跟他說這間子公司的員工思想出了問題!」

      燕明輝被掛了電話很是忿忿不平,然而這只是無能狂怒罷了。

      沒得辦法,正好外賣來了,看看欣怡打完了沒,叫她下來吃吧!

      吃完晚餐後,燕欣怡去洗澡,洗完後要睡覺了。

      她畢竟只是一個七歲小孩。當年燕明輝就算是這個年紀整天玩遊戲,卻也是早早就上床睡覺。

      哪像現在,最早都是凌晨三點睡的。

      隔日,燕欣怡繼續她LOL的生涯路程。

      新手教學結束後,燕明輝覺得應該要先打電腦熟悉一下遊戲,但張劭剛卻不這麼看。

      電腦是死的,人是活的。電腦對戰與玩家對戰,那差別猶如天地。

      「不趁著帳號等級還低去打玩家對戰,等到了30等全是老手,那時候還不是得被吊起來打?」

      張劭剛覺得燕明輝太保護他家妹妹了。哪像他當初新手教學一打完就敢打玩家,被虐得懷疑人生。

      誰還不是從被虐中成長?

      「欸不是,我們那年代跟現在能比嗎?現在LOL低等場根本沒新手的好吧。低等場比30等場還要難打你信不信?」

      燕明輝覺得張劭剛根本是來坑害小幼苗的。不打個電腦熟悉一下英雄技能那能行嗎?

      比如說,蠻王開大後是打不死的,這你要是不知道站著跟他對A不得被當孫子打?

      「你考慮過妹妹有耐心一直打電腦到30等嗎?有耐心熟悉全英雄再去玩嗎?」張劭剛說道。

      「……」

      燕明輝沉默了。的確,他以前剛玩LOL的時候,就不喜歡打電腦。原因呢?當然是無聊啊!

      打電腦還不是隨隨便便都能一打五?練得再多有用嗎?指向技打電腦隨便中,打玩家隨便空!

      於是,燕明輝終於是同意了讓欣怡直接從打玩家開始。

      兩人沒有和燕欣怡一起排。一起排的話只能顧著打自己的,哪有時間看她玩得如何,哪邊有問題呢?

      燕明輝在一旁看,而張劭剛則是看著直播。

      「嗯……」選角時,燕欣怡似乎犯了選擇困難症,游標滑過一隻隻角色,就是不知道該玩哪隻好。

      最後,燕欣怡決定直接按下問號,然後按下鎖定!

      「卧槽嘞,不愧是你妹,幹的事情跟你一模一樣!」

      張劭剛吐槽道。

      燕明輝以前曾是個只會玩一隻角色的傢伙。曾經只會玩賽恩,後來賽恩重製後不會玩了就只玩索拉卡。

      有過只玩索拉卡爬上菁英的輝煌紀錄。但……那不是燕明輝有多強,是特麼他太能混好嗎!

      你看過符文全塞成長生命,第一件裝直接出好戰的索拉卡嗎?只會站在隊友後面W,Q就沒看他丟過!

      張劭剛就不明白,奶媽只會站隊友後面按W這能混上菁英就尼瑪離譜。自己每當跟他雙排都覺得難打得要死!

      幸好燕明輝後來被拳頭給制裁了。W的CD從4秒被砍成8秒,混子死好啦!

      雷茲剛重製那會兒也會玩,那是燕明輝LOL生中最高光的時刻。連菁英場都能一個打五個是真滴強,後來一刀下來不能無限W了就掰了。

      之後燕明輝就原形畢露了。菁英是混上去的,混上去的分現在就得還回來。於是一路噴分,從菁英直接噴回金牌。

      然後燕明輝似乎是自暴自棄了,開始玩起隨機選角。苦主……就是我們的張劭剛了。

      燕明輝這貨隨機就隨機吧,重點是指向技特別的不準!

      人家銅牌用矇的都至少能中一次,燕明輝倒好,怎麼丟都能跟人家走位的方向相反,簡直是閃瞎了他的鈦合金狗眼!

      張劭剛很想跟拳頭說,能不能把索拉卡的4秒W還回來,可惜拳頭不會理他。

      燕欣怡這場隨機到了凱特琳單人下路,對陣對方的好運姐和巴德。

      燕欣怡的紅色方三個人在上路,一個人在中路,一個下路,沒有JG。

      燕明輝拍了下額頭,這簡直是傻爆他的眼。低等場你說沒重擊就算了,三個人上路這是在搞毛?

      對面藍色方的配置就很正常,標準的一上一野一中二下。

      巴德見紅色方下路只有凱特琳一人,二話不說就是直接越過兵線壓上來。

      燕欣怡初生之犢不畏虎,操控凱特琳當即對著巴德A了一下。巴德盯準了凱特琳普攻的時候Q技能出手,緩速了凱特琳!

      緊接著巴德上前普攻,傷害很高!巴德的被動可不是鬧著玩的,可是會讓你痛得懷疑人生!

     

      刷啦!

      凱特琳的身法出現了殘影,這是燕欣怡非常果斷地交出了鬼步。

      不交不行啊,被緩速到,巴德就要追著A,不交鬼步那還不得殘血?一等就殘血那也不用玩了,直接原地爆炸吧!

      一打二,一的那方還一等就殘血的話,等一下對方就可以進塔強殺了。兩個二等殺一個一等還不跟吃飯喝水一樣簡單?

      不過在燕明輝和張劭明兩個“老人”看來,這鬼步就交得太簡單了。

      一般來說,召喚師技能都是壓箱底的寶貝,不剩最後一滴血根本不會用。

      燕明輝暗自搖搖頭。

      一打二,顯而易見是打不過的嘛!

      如果他是這場的凱特琳,在一打二的情況下肯定不會靠近巴德,被壓就會退。

      等兵線進塔,塔兵能吃到的就吃,吃不到的就蹭經驗,想辦法堅持到隊友來幫就好。

      多打少必勝,這可是他玩LOL第一天就知道的道理。而連他這個銀牌仔都知道的道理,被張劭剛一吹再吹是天才的燕欣怡就這?

      從燕欣怡第一波直接交鬼步這波判斷,燕明輝就已經有了定論了。

      天才什麼的果然只是錯覺啊!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