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30.越澆長越大(慎入)

        「吃完再說。」林謙裝不在意的道,不再去看蘇至恆的雙眼。

        但吃完蘋果派後,林謙卻整理起那些餐盒,能回收的就拿去回收,自己帶來的則先沖水一下,再帶回家洗。

        蘇至恆盯著他忙碌的整理病房,等他忙到一個段落,露出一臉渴求得到關愛的提醒:「阿謙……內褲。」

        「突然覺得放給它臭也是不錯選擇。」林謙揚唇一笑,那微瞇起眼、帶點勾睇的眼神噙滿惡趣。

        「你要我以後在醫院裡怎麼做人啊。」蘇至恆一臉哭笑不得。

        「搶刀搶不過人就算了,還把手也弄受傷,你自作自受。」林謙改為狠狠數落。

        「阿謙……」

        「知道了。」林謙想想內褲穿兩天還不換是蠻可怕的,蘇至恆現在能依靠的只有他。

        「要我帶你下床去浴室嗎?」他來到病床邊問著。

        「我自己可以。」蘇至恆旋即掀開被子要下床,不過動作仍很緩慢,一點一點的移動雙腿,讓雙腿落地,但還沒試著撐起身體,林謙的身體已湊近,一手繞過他腋下攙扶他站起來,一步一步的帶著他來到浴室。

        蘇至恆眼帶著笑意,不時地看著林謙。

林謙要他在洗手檯那邊待在,出去外頭把乾淨的內褲跟短褲拿進來,鎖上門。

        「你能自己脫掉嗎?」林謙把手上東西先放在臺座上乾淨的地方,看向蘇至恆雙腿。

        「脫下沒問題,但等會要穿上可能就沒辦法,我還不能彎腰。」蘇至恆回著。

        這麼說,他就得像媽媽幫孩子穿褲子一樣的幫蘇至恆?

        林謙一想到那畫面,眉心一折,煩躁起來,卻嘆出一口氣,「我是上輩子幹了什麼好事才會認識你這個大麻煩。」

        「那我一定是做得更多,才能讓你一直陪在我身邊。」蘇至恆笑彎起眼看著林謙,口氣是低沉好聽。

        林謙挑起單眉睨著蘇至恆,對他那張動不動就想撩人的嘴,很想用力捏上,卻又不是討厭。

        因為在蘇至恆出意外後,林謙可感受得到蘇至恆的一言一語是發自內心的想靠近他、關心他、在乎他,重視他的感受大於一切。

        即使沒那麼露骨與強勢,對帶來的影響卻是直達心底。

        他想著兩人都好到可以發生過關係了,還彆扭什麼。

        「站好,我幫你脫。」命令一句後,他伸手去解開蘇至恆的西裝褲釦子,拉下拉鍊,幫蘇至恆脫下來。

        知道蘇至恆正看著他,再果斷的拉下四角內褲,盡量不把焦點放在蘇至恆的重要部位,只眼角餘光晃過蘇至恆兩條粗實的腿以及上頭一堆毛,將髒褲子跟內褲丟到洗臉盆裡。

        「你要洗嗎?」林謙想著可以用蓮蓬頭沖一下下半身,不要弄到上面傷口就好。

        「你要幫我?」蘇至恆露出訝異。

        「當然是你自己洗!我負責沖水。」林謙沒注意到自己的嗓音在浴室裡變得大聲,思緒跟心情都為眼下這種曖昧狀態變得有點浮躁。

        「喔……」蘇至恆垂落下眼眸。

        「別給我露出一臉失望,過去那裡站好。」林謙眼神指向靠近蓮蓬頭開關的位置。

        蘇至恆移動沒幾步就到了。

        林謙拿下蓮蓬頭,打開開關先調整水溫,眼神不時會往蘇至恆的雙腿瞄去,好在有襯衫下襬遮住一點重要部位,但等下要沖時就得直接面對了。

        林謙不自覺嘆出一口氣。

            為什麼他要跟蘇至恆一起做這麼蠢的事情?

        「你轉過來面對我,把衣服拉高,別弄到傷口。」

        林謙決定什麼都不想管了,蘇至恆都不在乎了,他在意什麼。

        「拉高我怎麼洗,直接脫掉好了。」蘇至恆說完,就用左手將右邊的袖子脫掉,再整件襯衫都脫掉,放到一旁架子上。

        等林謙反應過來,蘇至恆已經全身赤裸站在他面前了。

他的目光不免從蘇至恆赤裸的胸膛往下移動到帶著縫合傷口的腹部,然後停頓在腿間那個敏感的位置上。

        忘記自己剛剛還刻意不去看,現在倒是看得很仔細,把蘇至恆的性器形狀、大小、顏色跟體毛都打量一番。

        其實跟印象中的沒什麼變。

        他在內心裡哼上一聲,用水去沖蘇至恆的那裡,淋濕的體毛讓整個性器的線條形狀更明顯,色澤比四周的膚色暗紅一些,且不到短短的幾秒時間就從原本萎靡垂落變得脹大一點,微微的撐翹起來。

        「你敢有反應,我就一腳踹上。」林謙警告一句,雙眸卻仍緊緊地盯著,沒發現自己悶瞪的表情透露出一股無形的吸引。

        「我又不是性無能,被喜歡的人盯著沒反應。」蘇至恆無辜地發笑,試著伸手把它壓下,可是它反應更大了,比剛剛還粗一點,長度也明顯有區別,升旗來到十點鐘的位置。

        「在醫院浴室裡,你還能勃起。」林謙鄙視拿著蓮蓬頭胡亂沖洗的動作像澆花,澆著蘇至恆的雙腿……雙腳……然後再慢慢往上澆上那越來越翹,看不出是軟綿體,變得像是棍棒一樣粗硬又姿態囂張的肉柱,耳根不知何時染上一抹紅。

        「都已經硬了,可以打出來嗎?阿謙……」

        「你給我忍住!」

        這下紅的地方蔓延到了林謙的臉頰。

        蘇至恆熱暗凝視著他的眼神是帶著渴求,想得到他的同意再做,腳步也上前一步靠近他,讓他不由自主的與蘇至恆四目相對。

        「你別忘記自己還在考驗期,別亂來。」林謙的態度仍很硬。

        「知道了。」蘇至恆很快忍耐住那股衝動,不過份行動,濕潤一下嘴唇後,低啞的開口:「那我要開始洗了。」

        林謙看到自己褲管被噴濕,後退了一點,再看向蘇至恆時,整顆心像爆擊了,心跳動得很快,目光直停駐在蘇至恆握住整根性器輕柔向上搓洗的動作,那蹭上腫脹冠狀體的指腹,與隨即移動到下方囊蛋擺弄的四指。

        一根肉柱就在自己眼前晃動,加上手指的再撫弄,畫面既色情又露骨,使林謙也被煽動起一股激動,體內似有微小的星火在亂竄,但他知道蘇至恆不是刻意這麼做,所以別開眼不看了。

        「你隨便洗一洗就好了。」

        蘇至恆將林謙的動搖與不知所措看在眼中,其實眼下的他們對彼此來說是最危險也充滿吸引力的存在,氣氛熱燙到一觸即發,但蘇至恆選擇忍著。

        在林謙完全回應他的感情,同意讓他進一步之前,他不會擅自越界。

        「洗好了。」

        林謙聽聞到蘇至恆的聲音,關掉開關,拿了一條浴巾,圍上蘇至恆的腰桿,意思要蘇至恆自己擦。

        蘇至恆大致把重要部位跟雙腿擦乾,將浴巾放在襯衫旁。

        林謙速戰速決的拿來一條深色的四角內褲來到蘇至恆面前,稍微彎腰讓蘇至恆的雙腿能逐一套進褲管裡,幫他穿好,當作沒看見還翹著撐起布料的慾望。

        接著將短褲跟襯衫也穿好。

        林謙想讓蘇至恆能方便活動才帶短褲來,一揚眸看見蘇至恆很開心的笑著,人卻不爽了。

        「你再給我這麼高興,我就不管你了。」

        蘇至恆馬上閉緊起唇,可不想搞砸接下來能繼續親密相處的時間。

        林謙一帶著蘇至恆走出浴室,病房內的冷氣瞬間將身上的熱氣揮散一半,人舒服極了,沒像剛剛緊繃熱燥到要讓人無法呼吸,腦袋也清晰一點。

        但洗一個下半身澡像是打了一場戰,林謙再想到還有明天、後天,甚至蘇至恆出院後。

        這種狀況必須要到蘇至恆能夠自理才行,頭莫名疼了起來。

        「我這樣算很乖了吧。」蘇至恆被帶到病床邊卻沒坐下,一臉想得到林謙的稱讚。

        林謙是訝異蘇至恆竟然能忍耐住,可不想稱讚他,冷嗤出一聲。

        「獎勵,阿謙。」蘇至恆的臉突然湊近,手也輕輕的觸碰上林謙的腰,讓兩人身體慢慢地靠近。

        「什麼獎勵?」林謙本想推開蘇至恆,因為蘇至恆有反應的部位碰到自己的腿間了,但一摸到蘇至恆的腹部,想到他的傷,卻沒用力推開,只能讓自己的心臟再承受一次那種刺激。

        「給我獎勵。」

        「為什麼我要給你獎勵?」林謙瞇眼盯著蘇至恆與自己距離不到三十公分的臉,不知道他腦子裡又意圖著什麼。

        「這樣我才知道自己有沒有機會可以得到你的心。」蘇至恆口氣轉為輕軟,注視著林謙的眼眸逐漸擴散出那份壓抑以久的情感。

        林謙清楚蘇至恆是在試探,拿捏著進退。

看來蘇至恆沒有他想得這麼安分聽話,還是會想得到一點甜頭。

        「沒獎勵。」他回得快,卻錯估蘇至恆磨人的黏功。

        「給我……阿謙……」蘇至恆收緊了一些碰觸林謙腰部的力道,讓兩人的身體直接貼上彼此,看待的眼神卻軟綿深邃到會將人吸附進去,嗓音似被裹上層層的蜜。

        林謙身體泛起一陣疙瘩,而自兩人貼觸而上的下半身也產生一種細細的熱麻,尤其是胯下,林謙敢說,只要蘇至恆一磨蹭,他就會有反應。

        「你到底想做什麼?」他像被抓住弱點,心煩意亂地回。

        「我想抱著你一會。」

        「就這樣?」林謙皺眉,對這要求很不解。

        「嗯。」蘇至恆露齒一笑便更用力的單手抱住林謙,讓兩人的胸膛也貼上了,面容幾乎快湊在一起。

        林謙沒那麼近看過蘇至恆,呼吸不免受到蘇至恆噴灑在他臉上的氣息影響,變得沉燙燙地。

            兩人目光對著目光,身體也變得一陣無力且敏感,卻感受得到自己猛力跳動的心跳。

        林謙看著蘇至恆想幹嘛,眼下的氣氛,不免讓人隨波逐流,跟著這股曖昧發展下去。

        「謝謝你,阿謙……這麼用心的照顧我,如果不是發生今天住院的事,我其實沒把握進入到你的內心世界……我知道我一直是個很麻煩的人,總是不顧你的感受做事,不管讀書時,還是出社會後跟現在。

            在你眼中,我大概不是個能託付感情的人,但我有試著改變自己,想成為能讓你覺得成熟的男人,能夠讓你願意付出感情的對象。對不起曾經那麼幼稚的試探你,無法理解你的感受。

             現在抱著你,我終於明白喜歡一個人的感覺是什麼……會為你的眼神而著迷,喜歡你身上的氣味,還有所有身體觸碰到產生的反應,這是怎麼發生的,我無法解釋清楚,但你有聽到我的心跳聲嗎?……這是為你跳動的,從今以後,它只會為你心動不已。」蘇至恆突然說出這一段內心話,低沉的嗓音細細徐緩的輕吐,注視林謙的眼眸,專注且澈亮,讓那一顆心更真誠貼近的呈現。

        林謙愣看著蘇至恆,很出乎意料會聽到蘇至恆的這一番表白。

        而此時,蘇至恆的一切,其實也讓他心動不已──蘇至恆的氣味、蘇至恆的眼神與他的體溫……

        要給蘇至恆多一點的機會嗎?

        答案已經很清楚。

        在他做出回應之前,蘇至恆熱軟卻乾燥的嘴唇在他的唇上停留了一下又移走。

        林謙怔眼看著蘇至恆,才剛意識到蘇至恆親了他,下一秒敲門聲傳來,護理師拉開了門,兩人也迅速分開。

        事實上是林謙把蘇至恆推開了,蘇至恆則剛好摔坐在病床上,難受的皺起整張臉發出一聲:「呃……」

        「怎麼了嗎?」護理師以為發生什麼事,快步來到病床旁。

        「沒事……」蘇至恆一臉憋屈,卻不敢告狀。

        “活該。”

        林謙用唇語說著這兩字,可是臉上殘留著被蘇至恆成功撩亂心弦的證據。

        「最好別做太激烈的動作,避免傷口發炎。」護理師透過開敞的襯衫檢查起蘇至恆人工皮下的縫合傷口,叮嚀著。

        「我要走了,蘇至恆,明天下班再來看你。」林謙不知道護理師要停留多久,但他很清楚自己再留著一定會被蘇至恆得寸進尺下去。

        「阿謙。」蘇至恆很錯愕林謙說走就走。

        林謙拎起要帶回家處理的東西,不理會蘇至恆,走向浴室將蘇至恆髒褲子跟內褲也帶走。

        離開前,望了一眼對自己露出失落表情的蘇至恆,慢慢地束起眼色表示出自己的不爽,接著走出病房。

        他走沒幾步回想起剛剛兩人嘴唇碰在一起的感覺,身體自然反射一熱,探舌輕舔了一下嘴唇。

        沒想到兩人第一次親吻會是這種狀態下。

        「蘇至恆你這個笨蛋。」

        在病房裡的蘇至恆打了一個大噴嚏。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