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夜間飛行《撲克遊戲》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秘密處刑

      痛。

      這是少女重獲意識之後第一個湧入腦海的念頭。

      好痛。

      撕裂胸肺的痛意自心臟爆發,沿肋骨爬升,直搗腦殼,讓她好不容易才回到肉體的意識似乎又要渙散開去。

      為甚麼會這麼痛呢。她吐出掛在嘴角邊的一口濃血,還未來得及完成思考,就被別的甚麼東西吸去了注意力。

      昏黃的燈光映入眼簾,照亮了她身前的景象。空無一人的四方空間,密密麻麻貼滿長方紙條的牆壁,上頭盡是些她看不懂的鬼畫符——老實說,她連那些究竟是字還是圖案都不敢肯定——唯一能確定的只有「作畫者」必定是個抽象派這件事。

      詭異的房間格局和氛圍令少女情不自禁打了個大大的寒顫。

      下意識地,她想站起身來,逃離這房間。誰料一動,卻被一股龐大的力量拉回原地。此時她方發現自己的雙手雙腳都被如同牆壁上一樣的鬼畫符字條束縛,伸手去扯,那紙張揉成的繩索硬是紋風不動——看着是薄紙,卻堅韌得像是鋼索。

      劇烈的動作拉扯胸腔,讓她又是生生吐出一口血痰。

      「終於醒來了麼?」

      身後的男子嗓音來得毫無預警。少女渾身一顫,連忙回頭去尋找聲音的主人。遷就着繩索捆綁的角度側身朝後望去,卻不見人影。

      「是這邊喔~」

      少女順聲音來源望去,發現男子不知何時已移動到自己的身前。男子的打扮非常奇特,一頭灰白髮如刺蝟般向上炸開,眼睛所在的位置蒙上黑布——是眼睛看不見嗎?還是接觸不得光?這人個子修長,目測至少一米八,或許更高。與他成熟的外表相反,說話的腔調卻透着宛如男子高中生的活潑調皮,現在正一邊微笑,一邊熱情地朝她招手。

      「……你是誰?」

      少女甫開口就被自己沙啞的嗓音嚇了一跳。她的聲音原本就是這樣的嗎?還是因為哽在喉頭的血痰,才變成這種啞鴨子般的難聽音調?

      「哎喲,妳不認識我嗎?這我可有點傷心呢。」蒙眼男子如是說着,聲音中卻完全聽不出來傷心的樣子。「那妳還記得在八王子高中發生的事嗎?」

      「八王子高中?」

      「對,妳是那裡的學生,還記得嗎?」

      男子的語氣突然變得凝重,收斂起方才的嬉皮笑臉,讓少女也不由得跟着認真起來。她奮力驅動大腦回想,卻發現意識與記憶之間猶如隔着一堵水牆,明明觸手可及,卻始終如水中倒影模糊不清,每當她要觸及記憶核心,一股強大的水壓就會把她擠彈開去。

      男子看她一副眉頭緊皺的為難樣子,立刻理解了狀況,喃喃道:「記憶障礙……是術式的影響嗎……不,也有可能是意向的問題……還是說是附加了強力的限制條件……」

      男子自顧自嘟嚷,根本不理滿腔疑問的少女,好一陣子才又抬頭道:「那這樣說好了。妳是東京八王子高中的一年生,兩天前,校園上空出現了一個直徑十米乘八米的圓形咒胎,妳還記得嗎?」

      校園上空。圓形。咒胎。

      三組關鍵字敲開了大腦防禦機制的最外層,零散的畫面片段如潮水湧入腦海,腦內雜音帶來欲裂的疼痛,她想要抬手去敲停不請自來的痛楚,可是四肢都被拘束的情況下,她只能無助地在地上翻滾,以頭撞擊冷硬的地板,只希望那蝕骨的痛能稍稍緩和下來。

      「喔,看來刺激療法是有效果的。那就再來多一點情報吧……」

      少女抬起半張臉,咬着扭曲抽搐的嘴唇擠出一句:「等、等等……我想起來了……明日香呢……還有紗奈……她們在哪?」

      「哦!妳還記得妳的朋友呢,不錯不錯。」男子嘴上唸叨着「不錯」,臉上表情卻異常冷峻——其實嚴格來說他只露出半張臉,本應看不清表情,但少女不知怎的就是能感受到他的情緒。

      「所以她們究竟在哪?」

      無人應答。沉默凝結成彷如實質的固體,灌滿小小的四方空間,令人窒息。

      良久,男子方開口道:「東京八王子高中一年生,水野明日香,十六歲,同為一年生的藤崎紗奈,十六歲……她們兩人都已經死了。」

      男子掀開眼罩,露出底下如極地冰川般清澈湛藍而又冰冷無比的眸子——

      「而妳,即將被秘密處刑。」

-

很喜歡動畫開頭虎子被綁那一段的畫面感,所以這裡借用了。

不過女主不是虎子,被綁原因自然也不同。看下去便會知道。

P.S.   開頭幾章會是漫畫以外的原創內容,之後才慢慢進入主線。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