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老時,是你嗎

      華麗的酒紅地毯鋪在飯店大廳地上,來往人士皆是雍容華貴之人,人人都想在這場合裡受人矚目堪稱爭奇鬥艷,也能算的上是百花齊放。

      禮車進場,媒人婆牽著新娘的手下車,此刻新人們要先到休息室準備,等著接下來的婚宴。

      程滿絮是陪著自家爸媽一起來的,今天的新郎是程老爸上司的兒子,念在同事一場,自然也是要來交上禮金,前來宴會。

      而她為什麼來呢?當然是因為今天工作室公休,放假沒事,便跟著老爸一起過來蹭頓飯吃。

      拜託!高級飯店的食物欸!她一個小小代購,哪有可能隨時能吃到這種菜色,程老媽也是這個想法,母女倆當然二話不說跟來了。

      而她陪著老爹一起來,當然是程老爹的門面,早在來的路上,老爹就被好幾個人攔下,打招呼間,也不忘誇誇女兒漂亮。

      於是在老爹進了宴會廳寒暄之時,程滿絮馬上到了洗手間端詳著自己的樣貌。她今天穿了件紫色襯衫,配上白色長裙,剛染不久的棕色頭髮十分好看,為了今天宴會,她前一晚還特地敷了面膜。

      程滿絮滿意的看著鏡中的自己,皮膚白皙,有雙渾圓大眼,長髮披肩,鼻樑高挺,還有張笑起來弧度正好的唇,她眨了下眼,對自己甚是滿意。

      真棒,妝容堪稱完美,這下肯定給老爹長面子了!

      她想著,今天的自己真是好看出了一個新高度,便拿起手機,打算對鏡自拍,但是一拿起手機,老爹的訊息就傳了過來。

      是要她趕緊回到現場,時太太要見見她。

  

      時經理正是今天新郎倌的父親,程滿絮老爹的主管。

      她還年幼時,曾經與父母跟時經理一家人出遊,那時自己才八歲,而時太太沒有女兒,喜歡女孩的她,便在旅途中把程滿絮疼的上天。

      不過在這之後,程家便沒有再與時家出遊過,於是時太太聽說當年的小肉團已經二十六歲,自然想要看看小肉團長大成了什麼樣子。

      程滿絮想,大概等會看到都會嚇一大跳吧?

      她放下手機,最後一次整理了頭髮,不過真巧呢,時不是個常見的姓氏,她卻已經遇過好幾個姓時的人。

      她這麼想著,走出了洗手間,有些放空,正走過轉角,沒有發現另一側來人,險些相撞,幸好兩人都反應快,迅速閃過對方。

      那位青年轉過了頭,與程滿絮對視一眼,薄唇間沒有溫度,一雙眼淡漠沒有溫度,卻讓程滿絮驚訝不已。

      「抱歉。」青年語氣平淡的說了一句,聽不出歉意,他似乎在趕時間,便匆匆離去。

      程滿絮卻停在原地,嘴巴微啟,愣愣地看著那人的背影。

      那時,會場正好在播著那首婚禮必唱歌曲《A   Thousand   Years》的純音版。

      要是擱在平日,程滿絮肯定覺得老套的要命,這都幾年了還在播A   Thousand   Years,太老套了吧!

      可是此時,她卻腦中一片空白,外頭陽光透過窗戶照在她的身上,也照在那青年的背影上。

      就與十八歲那年一樣,一瞬間,一場雨,一次巧遇,一次氣氛正好,一次一眼萬年。

      ……他與她記著八年的那個人好像!

      又回到了宴會廳裡,程滿絮正坐在位置上,而時太太正熱絡的握著她的手招呼:「滿絮?真的是滿絮,也變得太漂亮了?好像韓國女生啊!」

      程滿絮實在不知道這算不算是稱讚,但變得太漂亮她可以接受,而且十分認同。

      但表面工夫還是得裝的,程滿絮笑了笑,整個嘴都是甜的:「謝謝阿姨,妳才是都沒變呢!現在跟我坐在一起像是我姐姐一樣。」

      「唉唷,這小丫頭,」時太太十分滿意,把時經理招了過來:「老公,過來,程威家的滿絮!」

      時經理聽見起初無法將滿絮這個名字聯想到下屬女兒,而看見成年後的程滿絮,更是感到詫異,思來想去許久,站在他們身邊,還是沒有想起。

      「就是程威家的女兒啊!」時太太穿著華麗,鞋跟也高,結果這麼一拍丈夫,險些跌倒。

      「程威女兒?這麼大了?之前不是個糰子嗎?」時經理詫異,甚至忘記去扶妻子。他緊盯程滿絮看,讓程滿絮尷尬不已,只好面帶僵硬微笑,任由時家夫婦觀察自己。

      夠了!糰子是不會長大嗎?!你們也太誇張了吧!

      在這尷尬時刻,那位有著漆黑如墨淡漠雙眼的青年忽然撞進了她的視線之中,他鼻子高挺,下顎線條優美,他有著張秀氣的臉蛋,但因為眼神太過淡漠,反而減了他的秀氣。這個距離目測,身高還比穿著跟鞋的程滿絮高。

      連身形都好像,都是高高瘦瘦的……

      程滿絮的視線隨著他而走,他最後在前方一點的位置坐下,程滿絮立刻打斷時家夫婦的懷念時刻:「叔叔阿姨抱歉,那裏是你們親戚席嗎?」

      時經理順著程滿絮的手看過去,點了點頭,程滿絮見狀,立刻指著那位青年問:「他是你們的親戚?也姓時?」

      時經理笑了笑,他也是過來人,看程滿絮這反應,心裡也大概有譜:「是我弟弟的孩子,他還有個弟弟,好像在——」

      「叔叔阿姨,」程滿絮舉起手,制止了時經理尋找另一個外甥的舉動,她不用另一個,這個就足夠了。她笑了笑,笑容中帶著自信:「念在我爸給你工作那麼久的份上,製造點機會行嗎?」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