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幕:白光乍現(一)

夕陽西下後的克洛威薩街道已不再如白天般酷熱難耐,溫克斯放心地讓沁涼的海風從背後透體而過,如潮水帶走足印般帶走內心的怨氣。

〝看來我還是得回去好好把話說清楚〞

溫克斯一邊走一邊想著,開始後悔不該和父親鬧脾氣。事實上,他覺得因為那種事情而賭氣確實有點多餘,甚至沒必要。只是他的反應如果不誇張一點,父親恐怕永遠不會讓步。

然而,最讓溫克斯煩心的,是他猜不透父親究竟在顧慮什麼。好像他不只是單純地害怕自己會受傷,彷彿……

一聲轟然巨響忽然打斷少年的思緒。

街上的行人全都停下腳步,附近住戶也紛紛探出頭。溫克斯反射性轉身,朝聲音的方向望去,只見遠處的海面上升起一道直貫天際的白色火焰。不過與其說是火焰,倒不如說看起來更像一束又大又粗的白色光柱。

〝等等,那個地方應該是……〞少年僵在原地。

由於全身的注意力被遠方的異象吸引,溫克斯的腦袋一片空白。只不過等到他想起自己惦記在心裡的事情時,心中那股莫名的不安馬上轉變為具體而強烈的恐懼。

溫克斯想要大喊,不過一名剛從震驚中回過神的路人比他快了一步。

「喂……是麥爾提島啊!那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距離克洛威薩沿海不遠處的麥爾提島,那座從山腳下的港口只要花半天時間就能搭船抵達的小島,此刻正被耀眼的白色光芒吞噬。

——————————————————————————————————————————

●   第一幕:白光乍現

大自然是一位無聲的導師,向其探求知識始終是文明演進中的一環,也是千年來人類難以捨棄的習慣。像是藉由星辰的變換來判斷季節與方位,或是利用發酵的水果釀酒。只不過這些傑出的發現都沒有比「男爵」蕭德爾將艾德藍石公諸天下時,還要更加地顛覆世人想像。

十五年前,蕭德爾以冒險家的身分公開了一種全新的礦石——艾德藍石。艾德藍石是一種水晶狀的礦物,卻徹底打破了人們對於水晶的認知。沒有人知道為什麼用途如此廣泛的天然資源能夠隱匿於文明的眼皮底下千年之久。

艾德藍石的特別之處在於,它能夠從自然界汲取某種「性質」,再將其賦予任何東西。這樣的過程被稱為「鍍魔」。也因為這樣,艾德藍有了另一個更為通俗的稱呼——酶水晶。

若要說男爵的發現到底替世界帶來了什麼樣的改變,或許,其中之一便是克洛威薩這種因為出產艾德藍石而竄起的新興城鎮。身為大陸上少數掌握了鍍魔技術及資源的聚落,位於德維克山脈背面克洛威薩擁有極為特殊的景觀。一層層的建築從最早發現酶水晶的半山腰開始往下堆積、疊加。

與日俱增的房舍及屋瓦不斷朝山腳擴張,伴隨盤繞其中,如樹根般蜿蜒曲折的街道,連成一片看似五顏六色、貌似拼圖般的繽紛景象。對於遠處海上航行的水手而言,像極了一條拼布做成的圍裙。

雖然如此錯綜複雜的結構實在很難區分到底哪裡才是鎮中心,不過只要走在沿著山腳通往小鎮頂端的道路中最大的那一條,就會來到一塊被眾多房屋所環繞的小廣場。

那座廣場是鎮上唯一一處沒有被住宅或商店瓜分的空地,也是大多數旅人會駐足流連的地方。當然,除了廣場白天是鎮上的市集之外,身為全克洛威薩數一數二魔匠鋪之一的「布朗克之槌」就位於這座廣場附近。

正午剛過,當來自港口的海風在艷陽助興下開始蹂躪行人的衣帽與婦女們的裙襬時,布朗克之槌的鍍魔師傅老約翰.布朗克正為了客戶的訂單而忙得不可開交。他的身旁站了一位同樣穿著工作服的年輕男孩。雖然鎮上的人都喜歡叫他小約翰,不過男孩的名字其實是……

「溫克斯!」約翰抬起頭,稍微推了推臉上沾了汙漬的眼鏡。「你記不記得我之前告訴你『鍍魔』的運作原理是什麼?」

「你是指『共振』對吧,共振是所有酶水晶的特性。」溫克斯的表情充滿自信。「這樣可以了嗎?我到底要熟悉這些理論到什麼程度?」他的口氣有些不耐煩。

鍍魔,這種因為酶水晶而興起的技術,在短短十五年間已經從無人知曉,發展成各大城鎮隨處可見的生意。人們把那些提供鍍魔服務的人稱為「鍍魔匠」。

常常會有人把鍍魔匠跟鐵匠搞混,不過撇開某些既提供鍍魔又有打鐵服務的地方不談,區分這兩者最籠統的方式,就是打鐵是為了造出一樣東西,而鍍魔則是為了改變東西的本質。

自溫克斯有記憶以來,他的父親約翰.布朗克,就是一名徹頭徹尾的鍍魔匠,甚至有人說他在開店前就已經對鍍魔技術十分通曉。

溫克斯雖然在魔匠鋪長大,卻常常被父親告誡鍍魔是相當危險的工作,甚至禁止他跑到店內的工作坊玩耍。即便如此,溫克斯知道他父親遲早會把這門的技術傳承給自己。至少他是這麼相信。

「鍍魔不是玩耍,溫克斯。你必須先有扎實的基礎才行。」老鍍魔匠心平氣和地說道。

「我認為我知道的已經夠多了。」少年反駁。「而且我又不是要到外面開店,我只是希望能快點開始跟著你做。」

「哦?那你說說看你還知道什麼?」

溫克斯冷笑幾聲,他早就猜到父親會這麼問。「首先,艾德藍石並不是一種石頭,而是一系列晶石的通稱,嚴格來說有五種。」他刻意停頓,試圖觀察父親的反應,不過他似乎相當投入於手邊的工作。

少年繼續回答:「我們比較常用的是鐵酶石、布酶石,還有光酶石這幾種。鐵酶石能用來鍍上『硬度』,布酶石能鍍上『柔軟』,光酶石的話則是鍍上『光』。」

「就這樣?」約翰心不在焉地說,彷彿他隨時能講出比兒子好上一百倍的答案。

「等等,還有……還有不能同時對一個物體用兩種酶水晶,否則會引發排斥反應。」溫克斯說完朝父親露出期盼的眼神。

「你忘記說到鍍魔對於生物沒有效果。」約翰轉頭,口氣平淡。「你看吧!我知道你很急,可是鍍魔並不是一件輕鬆的工作,你必須——」

「你根本不想讓我學會怎麼鍍魔對不對?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是我覺得你根本打從一開始就

沒有要教我的意思!」溫克斯忽然大吼,彷彿一次將積壓已久的情緒傾吐而出。

老魔匠師瞬間愣在原地。他的反應讓溫克斯更加篤定了自己的猜測。

「為什麼?」男孩又問了一遍,他的雙手因為失控的情緒而不斷顫抖著。

「……溫克斯,你先冷靜下來。我並沒有不想教你。」

〝你騙人!〞溫克斯在心中咆哮。

事實上,當初溫克斯聽到父親答應自己的要求時非常高興,因為他終於不用整天坐在店鋪前方的櫃檯等客人上門或到處跑腿。他可以替父親分攤工作、可以滿足客人的要求、可以替自己感到驕傲,就像布朗克之槌讓克洛威薩人感到驕傲一樣。

溫克斯發現他錯了。因為那樣的機會似乎永遠不屬於自己,只是他不明白為什麼。

「你在拖延。」少年指出事實。「你為什麼要我不停背誦這些理論,而不是直接讓我跟著做?難道……連這件事情都跟母親有關?」溫克斯質問,他知道父親總是避開談論他的母親。

「溫克斯。」約翰停下手邊的工作,雙手搭在少年的肩膀上。「魔匠師是很……神聖的工作,我們得確保自己做好準備。」

「你到底在胡說什麼!」溫克斯掙脫父親的雙手。「我是在這間店長大的,那些東西我早就看你做過幾千幾百次。既然如此,為什麼你老是把我當成一副什麼都不懂的樣子?」

約翰再次露出驚訝的表情。

〝你絕對在說謊隱瞞什麼。〞溫克斯發現自己被憤怒與無力感所填滿,他想要戳破父親的謊言,卻找不出任何辦法。或許這段時間以來,最讓他生氣的並不是父親那種推三阻四的態度,而是他明明知道自己用來敷衍了事的藉口糟糕到誇張的程度,卻仍然選擇不做任何解釋。

約翰的脾氣不差,卻十分固執。這點溫克斯很清楚,也不打算再做多餘的爭辯。然而面對難以排遣的怒火,他認為自己只剩下一個選擇。

布朗克之槌門前的掛鈴在溫克斯重重將門甩上時發出了一陣清脆的撞擊聲,約翰措手不及的呼喊則緊接在後。「喂!溫克斯,你先等等……」

不過溫克斯早就鑽入外頭的人群消失在熙來攘往的克洛威薩街道。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