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週週聽說好故事《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自由願望 (下)

革命軍駐地,中央指揮營帳。

營帳中正在進行會議,米連‧哈斯帕恩身為革命軍總指揮官,每天要處理的事情多如牛毛。正如此時,他與革命軍的其他將領正在討論革命軍下一步的規劃。

當他們討論正激烈的時候,營帳中央突然迸發強烈的銀光。米連臉色一變,這銀色光芒他再熟悉不過了,這是他交給丹和娜恩的魔道具傳送時的光芒。

此時看到銀光出現,米連心裡暗道不妙,他和丹以及娜恩認識也不是一天兩天的是,深知他們的性格,會選擇直接傳送回來肯定是出了大問題。

銀光消失,渾身是血的人影映入眼簾,米連的心裡一抽,正要起身向前。

只見那名「血人」掙扎著半跪行禮,抬起頭,昔日活潑的容顏只剩鮮血與淚痕。

「報…報告,暗部第一小隊娜恩‧迪斯帕爾中校有重大軍情報告。」

「請說。」強忍住叫她先去治療的衝動,米連揮手讓娜恩先進行報告,在公事面前一切私人情感都是不被允許的。

「任務失敗,丹…丹•德萊恩上校犧牲,任務目標奈特‧迪斯康奈德重傷」話音剛落,強撐住的一口氣在也撐不住,娜恩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米連急忙上前,趕在娜恩整個身軀摔到地上前接住她。

「傳令下去,準備總攻,死靈君王重傷,這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看著懷中全身是血、雙目緊閉的娜恩,米連眼中閃過一抹殺意。

「是!」周圍的將領見米連臉色不太好看,不敢多說廢話,急忙退下去準備了。

米連看著懷中的娜恩輕輕嘆了口氣,他原先以為就算任務無法成功,逃回來總歸是沒有問題的,看來他們都小看了奈特‧迪斯康奈德啊!

將娜恩送到醫務室之後,米連也回到營帳中準備總攻的事宜。

*

感官逐漸回歸掌控,娜恩感覺全身都在疼痛,刺鼻的藥水味充斥在鼻腔中,娜恩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睜開雙眼之後,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塵不染的房間,身為士兵,娜恩很明確的知道這是革命軍指揮部的醫務室。

「我…怎麼會在這裡呢?」剛清醒的腦袋還在隱隱抽痛,娜恩放棄繼續思考,躺在床上等待身體重新回歸正常狀態。

伴隨著身體逐漸重回掌控,昏迷前的記憶也逐漸流回腦海中,娜恩一想到那道熊熊燃燒的身影,眼淚又不爭氣的溢出眼眶。

米連踏入醫務室時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景象,傷痕累累的少女蜷縮在病床的角落無聲地哭泣,米連輕嘆一口氣,敲了敲門。

聽到敲門聲,娜恩像受驚的兔子一般,縮進被窩裡,看到是米連之後才又探出頭來。

米連看著全身縮在被窩中只露出一顆頭的娜恩,突然有一股摸摸她的頭的衝動,不過隨即被理性壓了下來。他眼前的可是娜恩‧迪斯帕爾,可不是什麼小白兔,摸了可能會被打斷手。

「咳咳!」米連輕咳兩聲,同時默默地後退兩步。

「妳昏睡了一天,身體感覺如何?」

「還行,狀況意料之外的好。」娜恩知道自己傷得有多重,能夠在一天之內恢復到這種程度肯定得付出不小的代價,不過米連沒有說她也不會問,反正這個情她承下了。

「那好,明天會正式開始總攻,妳要做好準備,一天的時間應該夠妳恢復到最佳狀態。」米連知道娜恩比起休息,更想要的是什麼,所以並沒有瞞住她。

「總攻嗎?」娜恩沉默了片刻,似乎是在思考些什麼。

「米連,我想申請使用『那個』,可以嗎?」

米連的瞳孔縮了一下,很明顯他知道娜恩口中的「那個」是什麼東西。

「妳…確定嗎?」

「我很確定。」娜恩堅定地看著米連。

米連看著娜恩,娜恩也看著米連…

很快地,米連便敗下陣來。

「唉…我知道了,我會幫妳準備好,妳自己也悠著點吧!」

「謝啦。」看到米連同意,娜恩也鬆了一口氣,畢竟如果可以的話她並不想和米連吵起來。

*

隔天一早,革命軍營地外。

所有的將士都已列隊排好,空氣中瀰漫著肅殺的氣氛,娜恩穿著一身青色的輕鎧站在一旁。

她身上這套鎧甲就是她和米連口中的「那個」,這套鎧甲是娜恩某次製作魔道具時做出來的意外產物,這套鎧甲對於風元素有很高的親和力,娜恩穿著它的時候會有全方面的提升。

但…如果只有這樣便罷了,這套鎧甲真正奇特的地方在於,穿上它的使用者可以通過「獻祭」,已消耗壽命上限的形式換取遠大於自身當前實力數倍的攻擊,獻祭的越多,提升得越多。這才是這套鎧甲被米連保管起來的原因。

娜恩和將士們都靜靜地站在原地,等待著他們的首領,他們的總指揮官,米連‧哈斯帕恩出來。

米連並沒有讓他們等太久,很快便在侍衛的圍繞之下走了出來。

米連看著身著輕鎧的娜恩,微微一笑。

「妳今天很美。」但是殺氣好重,這是他沒說出來的。

娜恩只是笑笑並沒有多說些什麼。

米連也沒有再多說什麼,踏步向前看著列隊整齊的將士們。

「各位!我就長話短說了,過去數百年間我們身處於死靈君王奈特‧迪斯康奈德的統治之下,每年高額的稅收以及暴虐的官吏逼得大家活不下去,因此全國各地組成義勇軍起兵,最後合流成為現今的革命軍…」

看著在台上侃侃而談的米連,娜恩知道自己也必須更努力才行,米連跟丹認識的時間比她更早,對於丹的犧牲米連肯定也很哀痛。

「…在下有幸擔任革命軍的指揮官,我以米連‧哈斯帕恩之名向你們起誓,這將會是最後之戰,我們將會贏得勝利!」米連瞇起雙眼,自信的氣場感染了所有士兵。

「必勝!」米連一把抓起一旁的戰旗揮舞、大喊。

「必勝!」回應他的是是十萬將士戰意凝聚的呼喊。

「出發!目標:王城!」

在駐地之外是由米連親自設計出來的超大型傳送門,通過傳送門之後會直接到達王城外的平原,也是本次決戰的戰場。

待全軍抵達平原之後,米連與娜恩最後才通過傳送門抵達戰場。

全軍肅立,排列整齊,除了偶有馬匹緊張的嘶鳴之外,可說是沉默異常。這場戰鬥是數百年來最接近成功的一次,這是多少士兵乃至於他們的父輩、祖輩所殷殷期盼的。

這場戰鬥…

絕對不允許失敗!

*

革命軍這麼大的動作自然瞞不了死靈君王奈特‧迪斯康奈德,王城中的他早已透過監視水晶球發現革命軍的步步進逼。

「一群該死的螻蟻,居然趁我重傷的時候欺上門來,都是那個該死的男人的錯!」

「不過…」死靈君王似乎想到了什麼似的,陰測測地笑了起來。

「真期待啊!那群螻蟻看到『那個』的時候會是什麼表情呢?」

想到這裡,死靈君王的心情似乎又變得不錯,開始部屬戰力,他要讓這群凡人們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絕望」。

提古拉爾大平原上,米連盯著平原另一端的王城,即便冷靜如他在此時也忍不住激動地顫抖,這注定是一場會被記入史冊的戰鬥。

「近戰部隊!進攻!法師開始吟唱!」隨著命令的下達,這場戰鬥,拉開了序幕!

隨著革命軍開始進攻,死靈君王也召喚出他的大軍應戰,從王城牆下向外推進五公里處,一隻隻的不死生物順應死靈君王的召喚出現在活人的世界。

最外層的是骷髏,數十萬的骷髏從土壤中爬了出來,只剩白骨的他們對於血肉有著近乎狂熱的執著,而此時革命軍正是他們最香甜的獵物,一個個爭先恐後地朝革命軍衝去。

「法師!全力一擊!」米連的語音剛落下,鋪天蓋地的術法朝著骷髏群傾瀉而下。

煙塵散去,目測估計大約消滅了一萬隻骷髏,但法師想要再放一次大招還需要一段時間的吟唱。

就在骷髏即將與革命軍接觸時,死靈君王第二波的召喚也已經完成了。

在骷髏之後出現的是狂暴牛鬼。狂暴牛鬼可說是骷髏的升級版,得到足夠血肉的骷髏會去找尋冥界鬼牛並與之融合,成為腰部以上是血骷髏,腰部以下是牛軀的死靈。

狂暴牛鬼數量雖然沒有骷髏多,但也有上萬之多,血骷髏手持長槍,下半身的牛軀自遠方便開始加速,很快地便越過骷髏群,率先與革命軍交鋒。

只見狂暴牛鬼挾著龐大的動能與革命軍發生碰撞,幾乎在剎那之間,革命軍原先整齊的陣容便被衝散。

幸好,經驗豐富的將領及時做出反應,改變方針以應對不死生物。

「全員散開!五人一組各自為戰,讓這些狗娘養的亡靈滾回地底洗洗睡吧!」

娜恩站在米連旁邊看著一個個士兵哀號死去,嬌小的拳頭捏得緊緊的,看著曾經一起訓練、一起歌唱的士兵們死在眼前卻不能有任何動作著實讓人難受,娜恩很清楚此時雙方都尚未派出高端戰力,她必須保留體力以應付之後的敵人,但這感覺實在是太令人反感了!

亡靈畢竟是亡靈,知道弱點之後擊殺的難度也下降了不少,哪怕損失慘重,革命軍依然挺住了攻勢,甚至開始有占上風的跡象。

這顯然不是死靈君王想看到的結果,他想看到的是革命軍的死亡與潰敗。

「來了!」米連目光一凝,出生道。

「暗部第二至第十小隊,出戰!」

「是!」

死靈君王派出的是一百名亡靈騎士,對暗部成員來說稱不上九死一生但稍不注意還是有喪命的可能性。

亡靈騎士全身包裹漆黑的鎧甲,擁有極高的物防及魔防,暗部成員只能利用身法周旋其中再伺機破壞亡靈核心。

「娜恩。」米連突然開口叫了娜恩。

「嗯?」

「準備好了嗎?」

「當然!」

米連沒有再多問,他相信他的同伴,就像他們相信他這個指揮官一般,為了不辜負他們的信任,他不會讓這場戰鬥輸掉的,絕對!絕對要討伐奈特‧迪斯康奈德!

注意到王城方位出現巨大的召喚陣,米連知道死靈君王要動用壓箱底的亡靈了!

「上吧!娜恩‧迪斯帕爾,讓他知道全副武裝的妳有多強大!」

早就快按耐不住的娜恩不等米連話音落下便衝了出去,只丟下了一句…

「回頭見!」

「回頭見?哈哈哈!好一個回頭見!」聽到娜恩的話,米連先是愣了一下,接著哈哈大笑。是呀!回頭見,希望戰鬥結束後大家都能夠活著再見。

娜恩一路向前奔馳,即使有士兵在她身旁殞落她也沒有停下,她十分清楚,越快解決死靈之王,這場戰鬥就越快結束,犧牲的士兵就越少。

很快地,娜恩已經抵達城牆之下,阻擋在她面前的是名為巫妖的稀有亡靈,自願獻祭己身以換取長生不老的貪婪生物。

事實上,亡靈君主便是巫妖的一種,只是經過漫長的歲月,所以擁有其他巫妖所遠遠不及的強大魔力。

巫妖最難纏的地方在於能夠一直召喚出低階的亡靈生物,一般的士兵碰上巫妖恐怕會被硬生生磨光體力與耐力,最後被巫妖一口一口地活生生啃光。

此時的娜恩很明顯沒有耐性跟巫妖慢慢耗時間,只見娜恩抽出青色長劍,長劍與鎧甲上的秘紋同時亮了起來,娜恩知道此時每分每秒都有事並正在死去,她必須要速戰速決,所以毫不猶豫的獻祭了五年的壽命。

「游離的狂躁之風啊!順從我的意志!風羅‧煙嵐蒼狼!」伴隨著詠唱結束,娜恩長劍所指之處,成群的巨狼以風元素之軀出現,將巫妖召喚出的低等亡靈連同巫妖撕咬的粉碎!

娜恩召喚出煙嵐蒼狼之後甚至沒有再多看一眼,便逕自衝進城內,不只是為了城外正在奮戰的士兵們,同時也是為了報仇,為了犧牲的丹報仇。

娜恩正在空無一人的街道狂奔,突然一道白影呼嘯而至,尚未抵達風壓便刮的人臉頰生疼,娜恩急忙倒向一旁,狼狽地閃躲開來。定睛一看,娜恩忍不住啐了一口。

該死的!奈特‧迪斯康奈德居然召喚出一隻二十公尺高的骨龍,先不說那誇張的大小,骨龍姑且也算是龍族的一個分支,龍族所擁有的全屬性抗性與超高防禦力骨龍一個都沒少,更別說龍族最普遍也是最強大的龍息了!

骨龍見一擊未中,一道吐息噴了過來,亡靈屬性的骨龍所擁有的吐息自然也是死亡屬性的。

這次娜恩就沒那麼好運了,骨龍的反應實在是太快了,吐息直接正面擊中了娜恩,正面承受了骨龍吐息的娜恩身上的鎧甲光澤變的暗淡,裸露在鎧甲外的肌膚更是血肉模糊。

娜恩再次慶幸自己有向米連申請使用這副鎧甲,不燃她恐怕在骨龍這關便要浪費不知道多少時間。

稍稍評估了一下之後,娜恩毅然決然地獻祭了二十年的壽命,剎那之間娜恩滿頭的青絲化為如雪般的白髮。

但此時娜恩根本沒有空餘的時間去管這些枝微末節。

「我向您獻上我的祈禱,偉大的風神巴巴托斯啊!世間萬惡無法遮蔽您的眼…」這時如果有人在場的話一定會震驚萬分,娜恩此時正一邊躲避古龍的攻擊,一邊進行高速詠唱。

「…讓正義之風降臨俗世,以吾之手,為您清掃罪惡!降神‧除罪之風」一股乳白色的微風伴隨著娜恩的詠唱纏繞在她的劍上。

看到那細小的風息,骨龍眼中露出不屑的眼神,那弱小的攻擊怎麼可能打破高貴的龍族的防禦。

骨龍的不屑娜恩看在眼裡,她只是輕輕舉起劍,然後…

劃下!

時間彷彿暫停了片刻,下一秒時間恢復了流動,但骨龍卻僵立在原地,緊接著龐大的身軀逐漸消散,很快地就失去了在世間存在過的痕跡。

娜恩笑了下,要不是有這副鎧甲,她還真施展不出這個禁術。

降神‧除罪之風,風系禁術,以使用者的主觀認定誰有罪,並進行行刑,十分地霸道且蠻橫,但效果卓群。

接下來…只剩奈特‧迪斯康奈德了吧?

娜恩露出一抹虛弱的微笑,但她並沒有多做休息而是直接朝著王宮前進。

娜恩緩步走入王宮,雖然說奈特‧迪斯康奈德已經重傷,剛剛還消耗了許多魔力召喚諸多亡靈,但上次死靈君王帶給娜恩的印象實在是太過強烈,娜恩還是保持著警惕前進。

走進王宮,娜恩發現奈特‧迪斯康奈德已經做在王座等待著她,死靈君王無視了她的警戒自顧自地說著。

「這是我們第二次見面了,勇者!跟上次不同,這次的我已經是強努之末了,妳可以很輕易地殺死我…」

明明應該要很高興的,但是奈特‧迪斯康奈德平淡的語氣讓娜恩感到十分不安。

「…上次見面的時候,你們給了我一個很大的『驚喜』。所以,這次我也準備了一個特製的『禮物』要送妳喔!」

死靈君王輕輕一揮手,下一秒娜恩瞪大了雙眼,無止盡的怒火充斥在胸中。

他怎麼敢做這種事?

殺了他!殺了他!殺了他!殺了他!殺了他!殺了他!

「奈!特!迪!斯!康!奈!德!我!要!殺!了!你!」

「你怎麼敢…」怎麼敢將丹,她的好戰友丹•德萊恩犧牲自己後的靈魂煉製成怨靈,讓他永世不得轉世、不得輪迴!

「哎呀!不過是一個小禮物而已妳就這麼激動了,我多不好意思啊!」死靈君王在一旁發出嘲諷的笑聲。

「妳不是要殺我嗎?」奈特‧迪斯康奈德的話語圍繞在娜恩耳邊彷彿惡魔的低語。

「只要殺了他,妳就能殺了我喔!」奈特‧迪斯康奈德露出惡毒的笑容。

「不過他很強喔!妳要是無法下狠心的話可是會被殺的喔!」

娜恩看著對著她嘶吼的怨靈,眼眸中露出哀傷的神色。

從她進入軍隊起,就是丹負責訓練她的,最後兩人成為搭檔一起執行任務,對娜恩而言,丹•德萊恩就像是生命的一部分一樣是不可割捨的,然而…

當娜恩再次抬起頭,已經十分冷靜。

「丹•德萊恩已經死了。」

「什麼?」奈特‧迪斯康奈德以為自己產生幻聽。

「這是任務,任務並沒有失敗,只是尚未完成罷了!」

「等…等等,妳想幹什麼?」奈特‧迪斯康奈德發現不對勁,連忙想要起身逃跑。

但,已經來不及了!

娜恩伸出右手,朱唇微啟,吐出的話語卻是…

「葬風。」

一陣風吹過宮殿,緊接著一切都消失了,只剩娜恩孤拎拎地站在原本是宮殿的空地上。

葬風,娜恩掌握的唯一一個瞬發禁術,甚至不需要多少魔力,抹消眼前的一切,唯一的代價是…未來,未來所有的幸運。施展一次葬風必須用未來人生所有的好運來換。

戰爭結束了,在奈特‧迪斯康奈德消失的那刻起就已經結束了。

米連默默來到娜恩身旁,娜恩依舊怔怔地站在原先宮殿所在的位置。

「後悔嗎?」

「不後悔。」

「嗯…」

過了片刻…

「妳…未來要做什麼呢?」

「丹的願望是人民能夠自由,我的打算是在各地旅行,見證他的願望,也順便見證一下你當初承諾的幸福的開始。」

「…好,如果需要幫忙記得來找我,那我先走了。後會有期!」

「嗯,後會有期!」

米連走了。

娜恩抬起頭,初生的朝陽暖暖的好舒服。

「那麼…從哪裡開始旅行好呢?」

—全文完—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