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初識-黃曜恩

        「一年十一班……一年十一……天啊,這間學校的班級也太亂了吧!」秦悠安崩潰的在走廊大喊。

        經歷了三年的辛苦,好不容易才考上了高中,卻沒想到開學第一天就遇到這種困擾。

        明明自己有上先修暑輔,怎麼就還是迷路!

        果然自己真是個大路癡!

        兜兜轉轉,最終還是找不到教室的位置。

        「學姊,那個……妳知道一年十一班在哪嗎?」一見到來指導新生的學姊便匆匆忙忙的跑去詢問對方,畢竟眼看就到到標準的上課時間了!

        終於,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教室,卻發現大部分都同學都已經抵達。

        只好趕緊的找個位子坐下,等待班導的到來。

        「妳好!我是秦悠安。」她趁著空檔期間順便認識了一位女孩,名為覃逸韓。

        秦悠安原以為自己會如此快樂的繼續坐著位子和對方聊天下去,卻沒想到經過一次大洗牌她會被分配到了周圍都是男生的位子。

        當下根本欲哭無淚!

        一節又一節的課過去,除了她原本就認識的女生——覃逸韓,我沒有再認識其他人了。

        「欸,妳好,我是小醬!」前面的男生突然在某節課轉過頭來看向她,感覺非常的友善。

        那是秦悠安第一個認識的班上男生,名為——黃曜恩。

        那段和黃曜恩的日子,可稱秦悠安高中第一次的曖昧期。

        「貓咪。」這是秦悠安幫對方取的暱稱,不知道在何時,兩個人的曖昧感越來越多,連周圍的人都開始猜測。

        「秦悠安!妳都不找我!」覃逸韓甚至在某次上學的日子裡發出了抗議。

        然而,他們兩人並沒有完美的結局。

       

        「所以你,就是秦悠安口中的『貓咪』?」在黃曜恩眼前的是身高不到一百六的於若凌,與快接近一百七的自己形成強烈對比。

        她兇狠的看著他,身邊還帶了兩個看起來也不好惹的女生。

        「有什麼事?」無奈,無止盡的無奈。他和秦悠安自從畢業之後就沒有再聯絡過了,連她自殺都是現在才知道的。

        「悠安她……跟我們說說你們之間的事吧!」

        就如同那樣所講,他們兩個人的感情一直都很好,直至……

        「貓咪你有喜歡的人了?」秦悠安目瞪口呆的看著對方,手上的東西還險些掉落,可見她是有多驚訝了。

        「嗯?怎麼了?我們還打算這個禮拜約出去吃飯呢。」他一副泰然的樣子,彷彿秦悠安喜歡他的事情,他完全不知情。

        秦悠安看他這樣也只能默默的回到位子上,一天過了一天,秦悠安都沒什麼和對方搭話。

        唯一正常的地方,大概就只有他們的聊天室內部,對話依然還在進行。

        「欸,悠安,妳要吃嗎?」他在上課時遞了一根巧克力棒喂給秦悠安吃。

        「秦悠安,妳要吃這個嗎?」這次是巧克力。

        「悠安……」

        就這樣重複了好幾回,秦悠安終究還是被收買了。

        「好啦,再這樣下去我就要胖了!」秦悠安難過的推開對方的手,畢竟再吃下去就真的完了!

        黃曜恩笑笑的看著對方,他說:「其實妳也沒什麼胖啊!」

        也許只是不經意,但卻給了秦悠安的心臟致命的一擊。

        太危險了!

        秦悠安好不容易撫平的心情,差點又起了波紋。

        他們兩人多種的互動,其實其他人都看在眼裏,大家都猜想,他們會在一起。

        然而,黃曜恩的暗戀只是個起頭。

        真正的問題在於,另一個女孩——林沂瑾。她才是真正讓這段感情破裂的人。

        林沂瑾,原本和秦悠安該是朋友一般的關係,卻因為覃逸韓的關係,導致她和秦悠安變成了如陌生人一般的朋友。

        事情是這麼來的,某次在眾多朋友的玩笑之下,不小心重傷了林沂瑾,卻沒想到黃曜恩卻在此時此刻站了出來保護對方,反倒把秦悠安講成了千古罪人。

        那便是感情開始破裂的缺口,再後來,林沂瑾反而還變本加厲,直接讓秦悠安的形象在黃曜恩心中跌落谷底,萬丈深淵。

        甚至,後來的聯絡都只剩芝麻蒜皮般的小事。

        而這一段感情故事的結局,他們兩人沒有在一起。反而,還越走越遠了。

        故事到這,於若凌原本放下的戒心,此刻又不得不提起來。

        「那,曾柏瑤呢?她知道這段故事嗎?」於若凌會這麼問並非無聊,畢竟誰也不知道,畢竟"當一個女人發瘋起來,什麼都做得到"!

        「兜她……我不知道。」黃曜恩欲言又止,因為他其實知道最近這幾日曾柏瑤和林沂瑾她們兩人聯絡的太過頻繁。

        尤其在"秦悠安死亡前的幾日"。

        說這要讓他不在意也難,他其實不害怕,只是希望對方能夠讓他跟著一起面對。

        害死一個人,就算是決裂的朋友,這也是命啊!

        「小醬,水果……啊!」看到於若凌的她突然大喊,連手上的拼盤都掉了一地。

        「柏瑤!」黃曜恩立馬衝過去查看對方是否有哪裡受傷,見沒有流血後便鬆了一口氣。

        這一切,於若凌都看在眼裡。不知道是無意的,還是有意,反正包庇這個事實,總是不會錯的。

        「曾柏瑤,妳……」話才講一半而已便被其他人賭上了。

        她瞪大眼睛看著其他兩個人,無法理解她們在做什麼。

        「唔唔唔!」於若凌是好一會才得以開口。

        而黃曜恩也主動講起了,他說:「我知道妳們有很多事情想確認在先,但是,我希望明天可以去附近的咖啡廳聊聊,我不想讓這個家待起來也這麼凝重。」

        於若凌鄭重的點點頭。

        「希望你不會食言。」語畢,甩門離去。

        很快,就到了約定的時間。

        於若凌她早早就坐在位子上等待了,她已經下定決心,如果對方烙跑,就只有報警這條路了。

        叮鈴!

        掛在門上的鈴鐺響起清脆的聲音,頭都沒台,於若凌就知道是對方來了。

        「說吧。」而坐在她正前方的人,正是曾柏瑤。

        於若凌彷彿早知道來的會是她。

        「我,其實並沒有討厭秦悠安。」

        秦悠安跟黃曜恩的故事,其實是誰都知道的。連曾柏瑤也不例外。

        但她並非有討厭過秦悠安。

        第一次進看那個女孩,是在座位離比較近的時候。

        「吶,給。」女孩泛起甜甜地笑容。她正是秦悠安本人,也是曾柏瑤的假想敵。

        對方並沒有如她想像那般令人作噁,反而,還有一點點友善。

        「就是她,真的很討人厭!」

        「沂瑾,是她嗎?」

        「對呀對呀!」

        她知道這些話傳入秦悠安的耳裡,卻只能裝作不知道一般。

        她們並非故意。這是她唯一告訴自己的事情。

        然而,卻發生另外一件令她震驚不已的事情。

        「貓咪?貓咪。」秦悠安站在隔壁班的教師門口,手上正拿著一杯咖啡。

        而咖啡的種類,正是黃曜恩喜歡的那個。

        「給你,就當作道謝囉!」她輕快的離開教室門,臉上是滿滿的笑容。

        雖然只是個謝禮,卻讓看著全程的曾柏瑤心裡忿忿不平。

        大概,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吧!

        明明心裡並非討厭對方,卻總是假裝善良,又在私底下陷害對方。

        總是拉著黃曜恩到處跑,也只是為了向秦悠安宣示主權。

        她喜歡看對方的驚慌不安,喜歡看對方避而遠之。

        她討厭她。

        就這樣持續到了畢業,她們沒有成為好朋友,只成為了——表面上的朋友。

        「所以,重點是什麼?」於若凌一臉沒耐心的看著對方,對於她來說,從剛剛開始,曾柏瑤講的就是廢話!

        她手指不斷敲打著桌面,時快時慢,起伏不定,表現的非常不耐。

        「我,討厭秦悠安,可是我卻從來沒有讓她從此消失的想法。一條人命,這不值得。」曾柏瑤顯得十分認真。

        空氣彷彿靜止在這一刻,兩個人都沒有接下去說。

        於若凌並不是不相信對方所言,只是覺得……“是啊!這樣也是一條人命,又有誰捨得去殘害對方呢?”

        「今天就到這吧。」於若凌又說:「我們沒什麼好聊的了。」

        對於一開始到結束都撒著謊的人,根本沒有必要再多說什麼。

        畢竟,她清楚著一開始的那句話。

        “我並沒有討厭秦悠安。”

        假的,都是假的。

        於若凌是等到對方走後一會才離開。

        她隱約記得,那時候的秦悠安。

        「告非!是他來了!」

        「品嫣,走走走,這裡不適合待。」

        「為什麼他會來!」

        「我不想待在這裡。」

        秦悠安,不斷的在躲避黃曜恩。這是千真萬確的。

        不管是什麼時候,都在躲避著他。

        「他是冤家。」

        她們一群朋友都記得,秦悠安她一點也不喜歡對方。

        然而,她卻還是被針對了。

        其他人還把這件事當成了玩笑一般,不斷重複。

       

        「於若凌!妳……是於若凌對吧!」背後突然傳來女子的呼喚聲,她緩緩回過頭去。

        沒想到是林沂瑾。

        「有事?」或許是方才的回憶實在是太過於傷人了,沒想到連口氣也跟著不好起來。

        尤其是遇到曾經傷害過秦悠安的人,這要叫自己怎麼冒著良心和她好聲好氣的說話?

        「妳不是想知道那時候的事實嗎?」她頓了下,又說:「我可以說。」

        於若凌先是疑惑地看著對方,下秒便折回剛才離開的咖啡廳。她找好位子坐下後,她開口:「說吧!」

       

        黃曜恩已經坐在沙發上一個鐘頭了,他還是放不下出門的她,是真心害怕對方做出什麼會後悔一輩子的事情。

        他靜靜的拿出手機想查看對方的座標位置,卻意外開啟了他和秦悠安的對話框。而日期卻明顯的標示著秦悠安自殺的那天。

        「嘖!」這個女人到死之前也都還要和他通訊呢!

        他不滿的滑去聊天室,走到陽台邊拿起一根煙起來抽。

        「欸,秦悠安妳不冷嗎?」黃曜恩將自己用外套捆得緊緊的,看起來十分的冷。

        「嗯,怎麼了?」秦悠安看著眼前的人都覺得好笑,明明是個大男孩身子卻比不過一個女生。

        黃曜恩看見對方的外套都披在她自己的椅子上,便突然有個想法,他開口:「那外套借我。」

        卻沒想到秦悠安連猶豫都沒有,就直接將她自己的外套丟給了對方。

        一個午休過去了,前面的人睡的十分安穩,秦悠安自己倒是快要冷死了。她惡狠狠的看著前面那位還在熟睡的"混蛋"。

        「黃曜恩!這樣不行,總有一天我會冷死!」秦悠安將自己的外套奪回來,裝出一副護子心切之樣。

        黃曜恩白了一眼,他說:「不然妳要怎樣……?」

        秦悠安先是看了對方一眼,視線立馬飄移到黃曜恩身上的外套。她笑著說:「不然以物易物吧!」

        他們兩人很快就達成協議,也導致後來的大家都分不出來哪件外套是誰的,也產生很多的誤會。

        還有一次,秦悠安因為別人突然介入他們兩人而感到非常不悅,黃曜恩那陣子還不斷拿此事調侃對方。

        一眨眼,全都已成了往事。

        黃曜恩嘆了口氣,他其實也沒有討厭這個活潑開朗卻擅忌妒的女孩,只是彼此沒有緣份罷了。

        在他的手機內部的某個資料夾裡面一直都躺著一張他們兩人的合照,他依稀記得,那是在分班後的運動會拍的。

        可能,他們根本還是如同好朋友一般的兩人。而關係決裂什麼的,或許,完全都是假的罷了。

        已人事已非矣。

        咖啡廳內。

        「所以妳的意思是……秦悠安是自作自受?」於若凌翻攪著咖啡,心情也隨其起伏。

        她知道她自己必須冷靜,不能全部爆發開來。

        畢竟光這些人就氣成這樣,那剩下的呢?別忘了還有一位極為厭惡的人也是嫌疑者之一!

        「妳走吧!」於若凌聽不下去了。

        「可是……!好吧,我走!希望妳不要後悔。」林沂瑾憤憤的離去。

        於若凌望著對方的背影,不斷回想剛剛的那些話語。

        「怎麼說呢……啊!就是秦悠安幹嘛去搶別人的男朋友啊?明明他和兜兜過的很好,還去破壞別人的感情blablabla……」

        於若凌當時在聽林沂瑾講的時候,她發覺對方只是把她自己當成發洩的出口罷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還把全部的錯誤推給了秦悠安。

        當秦悠安背後沒支柱,死了朋友家人是不!

        於若凌忿恨的直接離開現場。

        外面此時正在下著傾盆大雨,彷彿在講述秦悠安的心情。既悲傷又無助,難過的淚流不止。

        於若凌情緒複雜的仰望天空,她在心裏默許:"秦悠安,我們一定會查出真相的。"

        這樣的話,妳就能安心離去了吧!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