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0001.那天的放學後

        聽見放學鐘聲的時候,李少鋒忍不住打了一個哈欠。

        站在講台的數學老師不死心地要教完講到一半的題目,不過李少鋒已經將右手伸入抽屜裡面,偷偷開始收拾了。

        成為高中生也經過幾周的時間。一開始獨自賃屋居住、展開新生活的興奮感逐漸消退,習慣之後反而覺得每天放學和周末的時間多到不曉得該如何打發。

        李少鋒知道解決這點的最佳辦法就是參加社團,而華文高中的社團活動也確實相當熱絡。每位學生都必須填寫社團申請表,在星期五的第七、八節課進行社團活動,理所當然的,除了學校規定的社課時間之外,也有不少社團會在每天的放學時間進行自主性的社團活動。

        話雖如此,李少鋒參加的文藝社卻與想像中有不少差異,社課只在星期五下午,活動內容是利用第一堂課讀完社團指導老師決定好的文學經典作品,接著在第二堂課展開討論、撰寫感想與心得。

        李少鋒知道有些文藝社的社員會在周末結伴前往圖書館,閱讀古今中外的名著並且進行討論,雖然收到過邀請卻提不起參加的興致。

        「果然要打發時間還是得參加運動性社團嗎……」李少鋒喃喃自語,將視線投往坐在講桌正前方的凜然背影。

        許家瑀是班上唯二參加文藝社的同學,因此有些交集。看似文靜卻意外地擅長社交,不僅主動擔任班長,而且在第一次文藝社的社課就和學長姊們混熟了,前來邀請自己參加周末讀書會的人也是她。

        李少鋒凝視著許家瑀挺得筆直的骨感脊背和柔長黑髮,倒也無法否認自己有過「乾脆參加讀書會說不定有機會和她進一步相處、進而交往」的念頭,不過心底也明白她是基於班長與同一個社團的份上才會提出邀請,對自己沒有特殊意思,因此終究只是想想而已。

        這個時候,數學老師總算講完題目,開始分發作業。

        李少鋒將需要用到的課本和鉛筆盒收入書包,同時接過前面座位同學傳來的數學講義,抽了一張之後向後傳。

        接著在數學老師宣布下課的聲音當中,推動桌椅的聲響頓時響徹教室。同學們紛紛站起身子,互相討論著接下來的行程。

        總是獨來獨往的李少鋒繼續假裝著收拾書包,直到座位附近的同學都走光之後才站起身子離開教室。

        「明天見。」許家瑀正好站在教室後門,擦身而過時笑著道別。

        「啊、啊……嗯,班長明天見。」李少鋒慢了半拍才點頭致意,加快腳步離開教室。

        即使刻意拖了些時間,走廊依然擠滿朝向校門前進的學生。談話聲響不絕於耳。

        李少鋒挑選比較遠、學生人數也比較少的路線前往校門,在趁著紅燈滑手機的時候突然發現一本很喜歡的漫畫是今天出版。考慮到網路訂貨必須等上至少一天,在明天是星期五的情況下會遇到不會出貨的周末,即使現在立刻下訂單也得等上三天才能夠拿到實體書。

        一想到此,李少鋒不得不改變方向走向公車站牌,準備前往最近的書店。

        距離華文高中最近的鬧區是一中商圈,乃是中部相當著名的觀光景點,同時也是這個縣市最多補習班林立的場所。

        換言之,每天的五點過後,除了攜家帶眷的遊客與外國觀光客,大半台中市的學生們也會因為逛街、補習等因素聚集在此,放眼望去可以見到人群當中混雜著數十間不同學校的制服。

        李少鋒並不喜歡待在鬧區,人越多的場所就越容易產生焦躁情緒,若不是那本漫畫的續集已經期待許久了也不會一時鬼迷心竅,不過既然都已經來了,當然不可能就此折返。

        「追根究柢,為什麼學校和租屋處附近都沒有書店,通常學校的旁邊至少要有一家才合理吧……不如說,為什麼連鬧區的書局都開在正中央,開在幾乎沒有人會經過的小巷子裡面不是很有氣氛很好嗎……」李少鋒低聲抱怨,加快腳步在人群當中穿梭,心想快點買到漫畫快點回到租屋處。

        當李少鋒經過一間咖啡店門口時,忽然聽見後方傳來一句「站住」。

        半是放空走著的李少鋒有聽見這句話,卻壓根沒有想過是在叫自己,過耳東風地繼續向前走了好幾步才突然被抓住肩膀。在反應過來之前,整個人被粗魯地拉到路旁的巷弄,後背硬生生地撞到牆壁。

        悶聲一聲的李少鋒吃痛皺眉,猛然回神。

        這裡是只有當地居民才會通行的小巷,勉強可供兩人並排行走,然而在牆邊堆著不少塑膠箱、瓦斯瓶和雜物的情況之下根本寸步難行。巷口附近的牆壁和電線杆貼滿各種傳單、海報,久經日曬雨淋的情況下都變得破破爛爛的,只有一張似乎最近才貼上去的紫色蜘蛛網貼紙特別鮮明。

        迅速觀察完周遭的李少鋒將視線放到眼前的兩位少女。

        她們穿著與自己相同學校的制服。

        站在李少鋒面前的矮個子短髮少女雙手插腰,表情不善地怒目瞪視,上吊眼加深了她的凌厲氣勢。另外一名蓄著微卷長髮的少女則是站在巷口,用身子擋住路人們的視線,微微蹙眉地像是正在思考什麼。

        「──你是哪個道上的傢伙?一直跟在後面有何居心?」短髮少女昂起俏臉質問。

        哪個道上?這算什麼時代的用詞遣字啊?李少鋒保持沉默瞥了一眼她們的胸口。制服胸前口袋的學號與姓名分別是黃線與藍線,表示她們分別是三年級與二年級的學姊,名字則是秦樓月和燕子。

        名字是燕子所以姓燕嗎?戰國七雄裡面讀過這個國名,但是實際上有這個姓氏嗎?李少鋒疑惑暗忖,不過隨即發現燕子兩字的排列沒有按照繡學號的規律,兩個字全擠在後面導致出現一個奇怪留白,推測是自己將姓氏的縫線拆掉了。

        「快點講,不要浪費彼此的時間。」燕子不悅咂嘴,加重語調催促。

        「……我不可能那麼做吧,剛才妳們是從後面把我抓過來的耶。有人跟蹤其他人還可以走在前面喔?」李少鋒皺眉反駁。

        「喔?居然打算狡辯,還不是因為被發現了才急忙想逃。」燕子冷哼。

        「雖然不曉得為什麼會產生這種誤會,不過我真的沒有跟著妳們,剛才可能無意看到兩位,但是沒有什麼意思……況且今天是我們第一次見面吧,沒有理由跟著妳們啊。」李少鋒說。

        「這不是廢話啦?平常倘若有白目敢跟蹤人家一定會被揍痛到不敢跟第二次,人家更沒有多餘心思去記那些傢伙的臉,所以第一次見面也不代表你沒有跟蹤吧,都要講藉口了還講得這麼爛。」燕子更加不悅地罵。

        什麼鬼邏輯?這個矮個子的學姊壓根不聽人講話啊。李少鋒在心底抱怨。

        「燕子,在沒有搞清楚情況的時候,態度這麼強硬不太好吧。」秦樓月蹙眉緩頰,卻同樣露出警戒的眼神上下端詳著李少鋒。

        聞言,燕子微微鼓起臉頰,威脅地說:「右手伸出來。」

        「什麼?」李少鋒一楞,沒有動作。

        「人家警告你最好趁現在就從口袋伸出來喔。」燕子加重語氣威脅。

        搞不清楚情況的李少鋒保持不動,板起臉思考她們兩人究竟想要做什麼。儘管如此,除了惡意推銷愛心商品和新型的詐騙手段之外就沒有其他頭緒了,然而為什麼推銷商品會擺出這種態度以及為什麼要強迫自己舉起右手,仍舊不明所以。

        十多秒後,選擇妥協的李少鋒將插在口袋的右手舉到胸前,遲疑等待她們兩人會出現什麼樣的反應。

        秦樓月和燕子各自瞇著眼睛,彷彿要看清楚指紋似的凝視著李少鋒的右手,片刻才互相對望一眼。

        「所以剛才就說了別衝動嘛……」秦樓月無奈嘆息。

        「抱歉。」燕子低頭說出完全沒有悔意的道歉,挽住秦樓月的手腕,也不理會秦樓月還有話沒講完就頭也不回地拉著她走遠了。見狀,秦樓月也只能向李少鋒投以一個充滿歉意的表情。

        「……結果她們兩個到底想幹嘛啊?某種懲罰遊戲嗎?」被留在原地的李少鋒忍不住喃喃自語,左顧右盼也沒看見其他像是同夥的學長姊,又因為秦樓月和燕子兩人都是美少女無法打心底認真發怒,繼續站在巷弄好半晌才想到自己並沒有任何實際損失,當下也就不再計較這件事情,繼續走向目的地的書店。

        十多分鐘後,總算踏入書店的李少鋒暗自鬆了一口氣。

        雖然騎樓街道擠滿人群,不過書店裡面倒是頗為寧靜,只有三三兩兩的客人,擺放漫畫的區域更是剛好一個人都沒有。

        李少鋒快步走過去,不過在經過擺放著外國翻譯作品的書架前面突然察覺到不對勁,疑惑轉頭才發現那名正在挑選書籍、穿著同校制服的女同學是自家學校的有名人兼同年級的校花──楊千帆。

        最醒目的特徵即是那頭留到膝蓋附近的烏黑長髮,肌膚瑩透無暇,臉蛋清麗端正,總是面無表情的緣故令她渾身纏繞著一股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氣帶刺感,卻也更加襯托出她的高冷氣質。

        她的名字在開學首周就傳遍校園,令眾多學長趁著下課時間跑到她的班級一窺容貌而將走廊擠得水洩不通,導致老師們在集會的時候數次警告沒有正當理由禁止前往其他年級的校舍。

        距離開學已經過了好幾周的現在,楊千帆的謠言依舊沒有退燒,即使是教室邊緣人的李少鋒每天也會從同學的聊天內容當中聽到她的名字,謠言內容更是隨著時間流逝日益誇張,除了已經和模特兒事務所簽約、母親是引退的知名女演員、其實精通數國語言等等,也有她其實是某大公司的社長情婦、私底下與黑道有所牽扯、夜夜流連市內繁華鬧區的不良場所,諸如此類顯然毫無根據的負面內容。

        話雖如此,楊千帆貫徹著不和任何同學深交的方針,在教室總是獨來獨往,對於那些謠言既沒有肯定也沒有否認,擺出完全不在意的模樣。

        這個時候,楊千帆踮起腳尖取出一本位於書架高處的厚重書籍,隨手翻閱。

        原本遮住大半的長髮因為方才的抬頭而滑到後背,露出絕塵脫俗的側臉。高挺的鼻梁、霜柱般的睫毛與深邃明亮的眼瞳,即使隔了這些距離依舊可以感受到極為出落清麗的美貌。李少鋒忍不住看呆了,好半晌才猛然回神,掩飾羞恥情緒地低著頭,快步走到擺放著漫畫的區域。

        相當幸運的,作為目標的那本漫畫最新一集已經平擺在書架了。

        李少鋒暗自計畫著在回程途中順路買上奶茶和洋芋片,今天晚上就可以待在房間好好享受這本作品,拿起最上面那本走向櫃台。

        李少鋒迅速結完帳,不料在踏出自動門的瞬間,感應器忽然響了起來。

        第一次聽到的刺耳噪音令李少鋒忍不住皺眉,暗忖剛剛才被不良少女的學姊們莫名其妙找碴,現在又來這一齣,不禁認真思考最近是否需要去廟裡拜拜消災。

        半舉起雙手緩緩轉身,李少鋒開始思考距離自家高中最近的廟宇是哪間,接著就看見值班的女性店員慌慌張張地繞過櫃台走過來。一名男性店員也從櫃檯後方半掩的員工專用門扉探出頭,露出警戒萬分的視線。

        「不、不好意思,請回到櫃台。可能是商品沒有消磁的關係。」女性店員有些手忙腳亂地說明,看似並不瞭解這種時候的正確對應流程。

        李少鋒不置可否地跟在後面走回櫃台,對於店內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到自己身上這點感到些許不快。

        當李少鋒跟著女性店員回到櫃台的時候,看起來職位較高的男性店員不慌不忙地走到櫃檯旁邊,不耐煩地說:「書包和口袋的東西都拿出來。快點,不要浪費大家的時間。」

        理智知道這是最迅速簡單的方式,況且自己真的沒偷東西,拿出來證明清白之後就可以走人了,然而李少鋒對於那種已經將自己當作小偷的態度感到不悅,方才被兩位學姊找碴的煩躁情緒加倍湧上心頭,因此沒有動作,只是皺眉微瞪著男性店員。

        「快點拿出來啊!不然就直接報警了!」男性店員厲聲催促。

        反正自己確實沒偷東西,諒他找警察來也無所謂。李少鋒一瞬間想要直接走人,然而那樣不僅節外生枝也找自己麻煩,想想還是沒有執行。

        「──大概是耳機線的關係。」

        李少鋒聞聲轉頭,隨即看見楊千帆站在自己後面,面無表情地說:「耳機線如果捲成團,偶爾會觸發警報器的感應裝置。」

        「……這件事情和妳沒關係吧。」男性店員皺眉說,然而看見美少女的緣故,語氣也強硬不起來。

        「確實,麻煩結帳。」楊千帆將一本外國文學小說放到櫃檯,淡淡地說。

        趁著男性店員被楊千帆的氣勢壓過的時候,李少鋒從書包側邊口袋拋出纏成一團的耳機,一邊解開一邊在其他客人看熱鬧的注視當中緩緩走向自動門。這次就沒有發出任何警告音了。

        站在店門口的李少鋒看向站在櫃台的兩位店員,無言露出「這樣可以了嗎?」的反問眼神。

        轉而成為店內所有客人注目焦點的男性店員碎罵了幾句,揮了揮手表示可以走了。

        李少鋒又在店外站了一會兒,等到楊千帆出來的時候才急忙上前說:「不好意思,剛才真是幫大忙了。」

        「不會,我無法結帳也很困擾。」楊千帆淡然回答,正打算邁步的時候不巧撞到一名匆匆跑入書店店內的少女,肩膀一歪,皺眉朝向那人的背影看了一眼就加快腳步離開了。

        原本想要道謝的李少鋒被這個小事件弄得無法掌握時機,同樣皺眉瞪向那人,再轉回視線地時候卻發現楊千帆已經走了。街道騎樓人潮壅擠,就是看不到那個長髮如瀑的背影。

        「……可惡。」李少鋒對於沒有好好把握與校花的邂逅機會感到扼腕,繼續站在書店門口,片刻才注意到人行道牆角有一個小方盒,隨即想到很有可能是楊千帆在剛才碰撞時候掉的,急忙彎腰撿起。

        很好,明天上學再去她的班級還給她吧。李少鋒忽然覺得還是有機會可以親自向她道謝,頓時安了心,同時因為能夠與校花產生新的交集感到些許雀躍,朝著反方向走去公車站牌,準備返回租屋處。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