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1苦命女孩

1-1苦命女孩

陸時雨出生的那個下午,據說天空下起了大雷雨,夏日午後的暢快淋漓,幾個小時就瞬間停止的那種大雷雨,所以她就被取了這個名字。

時雨,就是陣雨的意思。

但是她卻不知道,自己怎麼時常與這個天氣犯衝?只要忘記帶傘就經常下雨,好不容易記得帶傘卻總是遇到晴天。

望著天空陰暗的顏色,她在公司的騎樓底下遲疑的站了一會,不知道該不該這個時候邁出腳步。同事李舒涵剛好下班,從後頭鬼鬼祟祟的哇的一聲,嚇了她一跳。

她如預期的彈了一下,把舒涵這個小女孩逗的咯咯笑。「哈哈哈!時雨,怎麼還不走?」

「哦,我在等人,妳坐公車嗎?」她笑著看著舒涵,她是個年輕可愛的女孩,圓臉甜笑,討喜的那種。「車就快來了,快回去吧。」

「好啊,掰掰!」舒涵跳著跟她揮手,走向了公車站。

時雨等了一下,覺得差不多了,這才到公司門口旁邊的機車格取車,這時候,天空畫下了一道閃電,大雨轟然而至。

真是,奇準無比啊。

時雨戴上安全帽,穿上車肚子內準備好的雨衣,將長髮綁成低馬尾攏進領口,戴上安全帽的時候,不知道勾到什麼,雨衣唰的一聲扯破了一角,她皺皺眉,忍不住苦笑了起來。

都不知道是這個月第幾件弄破的雨衣了,沒關係,在梅雨季節的話,大約也都是這種程度的意外,多少她也必須習慣了。

發動機車,她緩慢騎在回家的路上。雨水將整座城市給淋得陰暗潮濕,車燈路燈的光影也都拉得好長。這種季節最適合在家裡喝熱湯吃泡麵了,即使是有點寂寥的心情,但是她卻甘之如飴。

爸媽也是在這個雨天離開她的,那天是颱風天過的隔一天,但是風還是很大,雨水零落的打在她的臉蛋上疼痛不已,她穿著國中的藍白色制服,站在殯儀館門口的庭院中,面對著哀鴻遍野的氣氛,怎樣都無法邁開步伐走進門。

只記得接到消息的舅舅大哭著抱著她,要她堅強要她勇敢。

躺在地上的,從白布中伸出的,爸爸的手,掌紋中隱約紅色的血跡,像是一道閃電,斬碎了她的所有快樂。

把孤獨當作晚餐卻難以下嚥,把黑夜當作溫暖卻難以入眠,這個世界好像只有她一個人把歲月過得這麼度日如年。

也大約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她成了個運氣很不好的人,淋雨或走路跌倒已經是家常便飯,家裡停電、摔壞碗盤、或是出小車禍的次數,也都是多得不勝枚舉。

還好,除了衰了點,暫時還死不了。相對而言,說不定這也是一種幸運吧?  

才剛這樣想,旁邊的車不打方向燈,從右邊靠過來了,嚇得她直覺的往旁邊閃,卻不巧撞上一旁的機車。

兩台車歪歪斜斜的在大雨中絆倒了,騎車的是一個年紀大一點的阿伯,一邊扶起車,一邊破口大罵。「妳白癡啊!會不會騎車?」

「對不起,對不起!」她趕緊道歉。「您有沒有怎樣?」

但是阿伯沒打算放過她,站起身來就是一陣責罵。「我現在就報警!免得妳人走了不認帳!」

「好的……我會賠償的……」她趕緊下車,將車子斜靠在一邊。

大叔繼續在大雨中對她叫罵不斷,剛才還站得直直的大叔,突然哀號的扶著自己的腰,一拐一拐的走到馬路旁邊坐下,她只能趕緊上前攙扶。

雨水滴滴答答的打濕了她的帽沿,沿著臉頰從下頷一路滴落,滲進了雨衣腋下到胸下緣的那個破洞,身子便有些冰涼了起來。

警車來了,處理了約一小時多就差不多結束了,大叔雖然一直說自己被撞了之後腳痛腰痛,卻還是不肯叫救護車送醫。「妳就賠我幾千塊錢醫藥費就好啦!反正去醫院也只會讓妳不好看啦!」

後來還是警察先生看不過去大叔這樣的行為,才開口告誡:「要就去驗傷!沒事不驗就算了!不要在那邊裝!敲詐什麼?」

兇了幾句之後,時雨留了電話和公司的名片,大叔才沒說什麼,輕易放過她。

多花了兩個小時才回家,巷口的麵攤已經收了,沒有晚餐了。

踩著進水的高跟鞋,有著滑稽的水滲進皮件的膨脹擠壓怪聲,她好玩的在玄關多踩了幾下,轉開鑰匙後拎著鞋進去。

終於回到了家。關上門後,她開了除濕機,把鞋子給架在除濕機旁烘乾,終於能夠脫下了已經濕透貼在身上的制服,準備去洗澡。

洗完澡,雨還是下個不停。

餓了,該吃點什麼吧,她在櫥櫃裡頭翻找了半天,卻發現櫥櫃裡頭的最後一包泡麵已經過期了。實在懶得出去的她,用冰箱裡頭之前吃剩了的湯包調味料煮了濃湯,用剩吐司邊蘸著果腹。

爸媽離開之後,只留下了這個老舊的房子給她,花地磚、灰牆面、不亮的燈泡、歪斜的床頭板、到處都是滲水腐蝕的舊陽台、像是還願的老舊洗石子浴缸。

樓上原本的房間她都保存著,爸媽的東西也一個都沒丟,通通都往樓上的空房間堆擠,然後把自己的床移到了一樓的客廳,用幾個木櫃子檔著,一個人這樣冷清的居住著。

住在這裡距離公司騎車還要四十分鐘,但是她不願離開。這裡有太多她不能割捨的回憶,她不想離開。

但是,好寂寞啊。

她的手機默默響起了,她深深的看了眼,讓它響了一陣才緩緩接起。

「親愛的,妳今天怎麼這麼早走?」一個男人的聲音傳出,低沉、渾厚,帶著一種不請自來的親暱。

「今天想回家餵狗。」她說,開了擴音,但她其實沒養狗。

「今天我們部門來了個新人女孩。」

「喜歡?」

「她又愚笨又胖,誰會喜歡?」男人樂呵呵的笑了起來,總是帶著色氣,說不是喜歡,她實在很難相信。「我只是看到她,想起時常打翻水的妳。」

「所以就是喜歡嘛。」就連被人想起,都是這麼不堪的原因,時雨笑了。即使不堪,她也還是自以為是了一把,好像自己有多重要似的。

***             ***             ***           ***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