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程雪森怎麼可以如此冷靜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之一

        人總會有「早知如此何必當初」的念頭,如果自己當下沒有這樣做、那結果就不會是這樣了。

        而我就是那其中之一。

        如果當初沒有這麼積極的去關懷他、那我們也就不會經歷那一次的大戰。

        只能從遠處觀望他的我,開始回憶起我們無話不談的當初、而當初的我們,是多麼純粹。純粹的只是從朋友演變成好朋友、如果沒有如果的話,我們就不會是這個樣子。

        純粹的從好朋友降級到互不相看的隱形人。

        如果可以,我祈願時光再次倒轉;我可以試著默默關心、可以試著假裝不去在意。

但是,我知道。不、可、能。

        「你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

        「你們到底吵什麼?」

        「......」

        「妳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有。」我專心的聽著她問的每個問題,也一直在等待著會有一個問題是自己能回答的。

        「那妳打算回答我前兩個問題嗎?」竹川櫻手撐著下巴,露出了一抹對我來說太過於燦爛的笑容。

        我下意識的吞了吞口水,每當看她露出這一號笑容的同時,通常我都會誠實招來,「老實說我們並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而且我們也並沒有吵架。」大概是吧。但是我很篤定的是,我們確實沒有吵架,甚至連要吵架的理由也沒有。

        看來竹川櫻對於我的答案不是很滿意的皺了起臉,「那你們到底在幹嘛!」她燦爛如煙火的笑臉消失,換來的是和方才截然不同的神情。

        「呵呵......其實我也不知道。」不太清楚是從何開始,我們會害怕看見對方,甚至開始學會去閃躲這不必要的一切。「我們只是在躲對方而已。」這種回答是在安慰我自己,還是那就是個事實,我已不再清晰了。

        「沒有發生什麼事、沒有吵架.......」她的表情慢慢隨著她的言語所起伏,我也聽著她具有日本人腔調的特別口音,不斷的拉長再拉長。「那幹嘛要躲對方?這分明有鬼!」

        靜靜坐在座位上的我,揚起了連我自己都不熟悉的苦澀笑容。

   

        因為我和竹川櫻都是遠到生的緣故,所以上學和放學的交通工具就像是旅人一樣搭著火車,到達所要的目的地。而終點站當然就是所謂的,學校。

        今天早晨的陽光意外的刺眼,使我無法像平常那樣大剌剌的直視它。漸漸接近學校內側的我們,也很清楚的聽見令國人都十分尊敬的國歌以及升旗歌,一般也不會去參加集會。並不是因為偷懶或者找借口搪塞,而是不得已的來不及。

        就這樣我和竹川櫻安份的待在只有我們兩的空曠教室裡,對話。

        我也由衷希望這一切都能像是竹川櫻所說的,只是鬼在作怪、而並非我們。一切的源頭是從我這裡開始展開,一直不斷的再蔓延,有如慢性病一般。在蔓延的其中會稍稍的去忽略它的嚴重性,一直要到最後一刻才猛然驚醒的關注它,已是無法挽回的局面。也就如同我收不回來的感情,已在他道歉之際,毀滅殆盡。

        「你們兩原本不是好好的嗎?」

        「嗯。」

        「你們不也一直都在臉書上聊天嗎?」

        「嗯。」

        「妳到底能不能專心的回答我的問題?」一半日本血統的她,說話的腔調伴隨著她的肢體語言,襯托出一種說不出來的獨特氣質。「不要一下子什麼都不回、一下子又只回答嗯嗯嗯,這樣誰會懂?」

        「好像是我太多管閒事、太過於去關心他了。」從內心壓抑深處的話,就在好友的推引之下,一字一句的脫口而出。「我們幾乎每一天晚上都會聊天,甚至......」說到這,我頓時停止了再繼續說下去的勇氣,也讓自己能有一次呼吸的機會。

        竹川櫻慢慢的將有如模特兒般的身材、細緻的臉孔一致性的往我身子貼近。「甚至什麼?」我還看見她雪亮的雙眼就這樣的凝視著我。

        「甚至他還和我做了一個約定。」

♥♥♥

        「吶、妳今天還好嗎?」又是一個晚上,和他一起度過的夜晚。

        我們總是習慣性的將臉書狀態亮起綠燈,好讓對方知道自己在、一直都在。

        我毫不遲疑的點開他傳來的私訊,心中滿是雀躍及期待。「嗯,我今天很好唷!你呢?」飛快且正確的按下鍵盤,組成了一串又一串我想和他說的話。

        「噢!我也是喔,很好!」

        不知道又是何時,我們開始認識了對方、在踏上高中的腳步上、同一個班級、同一個社團,然後各自加上班上每一個人的臉書,包括他的。

        接著下一步就是,確認姓名、點開來,聊天。

        現在回想起來,我已經不曉得當初是誰先起的頭了。好像是我、也好像是他。

        他是韓天祈,而我是季若依。

        儘管我只是對著電腦螢幕打字,卻也能從韓天祈的字裡行間裡發現他那活潑又生動的神情;所以這次我沒有附上文字,而是給他一抹可愛的笑臉,Enter。

        我們是熬夜的夜貓子,在這些天的聊天次數裡,我們停留的時辰是在晚間七點至午夜十二點、更晚甚至是凌晨一點。

        我們到底在聊甚麼?怎麼可以到那麼晚?

        我們幾乎甚麼都聊,但唯獨不提家裡的事,這是我不可觸及的那一塊地,只屬於韓天祈的天地。

        韓天祈,一個對我來說太過於神奇且神秘的人,就猶如貓對於貓草的迷戀,越是靠近就越是無法自拔、越是靠近就越是無法看清。

        他總是揚起那無懈可擊的笑容,在每一個女孩面前,包括我。輕易的留下一杯又一杯的毒酒,飲下卻是一層又一層更深的黑潭,無法逃離。

        「嘿,我們來做一個約定好不好?」突然間在螢幕上顯示出了韓天祈所發出的話語。

        約定?

        看到這兩個字、這一個詞的當下,我腦筋倒是一片空白,手也遲遲不肯潦草的決定這一切。

        但是......

        「甚麼約定?」我的好奇心最終還是戰勝了所有一切,就連最後一絲的理智,也被瓦解。所以我發問。

        韓天祈又打下了一長串的文字在我的眼前,「因為我發現我們都有時常熬夜的現象,所以為了我們的健康著想,要在十點半以前就上床睡覺。」

        「那如果沒有呢?」

        「啊......那就要請對方喝飲料。」

        飲料?我頓時眐住了,心中浮現的又是另一個疑問。

        「那我們如果有一人早睡了,可是另外一個人犯規了,要怎麼辦?」

        這是個簡單的邏輯問題,也就是知道對方有熬夜的狀態下是在雙方都一起度過十點半的同時;但是有一人如果早睡,那要如何知道另外一個人是否有犯規?

        片刻傳來的是韓天祈貌似輕笑的文字,只因我這再簡單不過的問題。「所以說熬夜的那個人,要誠實。」

        誠實。

        我沒有想到誠實也可以用在這裡,小小的地方裡、在這個約定裡。

        「要嗎?這個約定?」

        我揉了揉雙眼,確保這一切都不只是一場夢,在鍵盤上方的雙手就像在等待那般的停滯。

        但是......

        「要,好。」

        我答應了。這個約定、屬於我們兩的約定。

        我們也就從此刻開始監督著對方,要早睡、不可以犯規。

        時間一天又一天的過去,約定一天又過了一天。

        韓天祈老是將我所指定的飲料放置在我桌面的邊緣,我則一次也沒有。

        一次也沒有。

        也其實在韓天祈和我做約定的同時,我心中另外想的是一個我無法得知的過去。

        『你是否也曾經和其他女生約定過這種約定。』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