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情不知所起(4)

      「嗯,老師人長得好看,聲音又好聽。看來,余宛宛這堂課沒有睡覺的藉口了。」左芸萱揶揄。

        余宛宛轉頭,橫了她一眼,「我是這麼膚淺的人嗎?」爾後,壓低音量附脣在孫語荷耳邊道:「不過,親愛的,妳的競爭對手有點多呢!」她指了指周圍那一個個眼巴巴望著斳川,心旌蕩漾的男女同學們。「而且,感覺斳老師,也是同性們的菜。」

        孫語荷苦笑,「我知道。」無論走到哪兒,都遍地開滿桃花,這就是斳川。

        她小時候就見識過他無遠弗屆的魅力,還幫他吃了幾年愛慕者們送的餅乾、糖果巧克力。慶幸她的體質天生吃不胖,才沒變成小胖妹。

        余宛宛沉吟半晌,搓了搓下巴,「但認真說,妳並非長得一副人見人愛、美艷動人的類型,頂多算一朵高潔清雅的小荷花吧,要想在百花齊放中拔得頭籌,有點難度啊……」

      「顏值不夠,靠臉皮來湊啊。」孫語荷不以為意地勾脣,說得自然。

        余宛宛見她這副稀奇的模樣,差點嘴巴合不攏。「語荷,從國中認識妳到現在,我曾經一度以為妳是女同,就連妳說有喜歡的男生,我也當妳是不好意思出櫃而已……」

        孫語荷微笑,執起藍色原子筆在剛傳來的簽到表格中,率性地簽上姓名。「那是因為我的心裡除了他,裝不下別人了。」

        其實,即使選到斳川的課,同學們也不見得會專心上課的。

        那樣得天獨厚的外貌,抑揚頓挫、字正腔圓,時而充滿磁性,時而渾厚純淨的嗓音,和頎長高䠷的身段,舉手投足如畫,光是忙著用眼睛或偷拍捕捉這樣的美景都不夠了,誰還會在乎,他在專業領域上的琢磨和深度內涵呢?

      「老師,我有一個問題。」美術系系花趁同學們埋頭抄筆記時舉手,未經允許便擅自發問:「為什麼你長得這麼帥?」

      「我不回答課程以外的問題。」斳川頭也不抬,將補充講義發給坐第一排的同學,請他們向後傳下去。

        系花臉上那向來無往不利的笑容瞬間垮了下來,她癟起嘴,自討沒趣的繃面,雙手環胸、靠向椅背,立刻沒了上課的興致。

        孫語荷抿脣一笑,輕瞥立於台前,斳川專注的側顏,斂下眉眼。

        想起從前,她也曾經問過他類似的問題......

             

      「斳哥哥,你為什麼長得這麼帥?」

      「我不回答這種沒意義的問題。」

       

        余宛宛見孫語荷逕自沉浸在思緒裡,便開口:「妳偷笑什麼?」發現橫條筆記本上一片空白,皺眉叨念,「居然比我還混耶!」

      「妳認真上課,我等著抄妳的。」

      「靠。」余宛宛翻白眼,可又拿閨蜜沒辦法,「好啦,姐妹一場,這堂課給妳花癡一下。」

        孫語荷嬉皮笑臉地又說:「要是被當的話,就可以一直重修他的課啊。」

      「呿,被當三次,系統就擋修了。」

      「那我就,」她沉吟,眨了下眼,「第三次再乖乖上課好了。」

        余宛宛伸出食指戳她的腰,低聲罵:「妳這沒出息的女人!」

        怕癢的孫語荷忍不住呵笑出聲,一不小心沒控制好音量,被左鄰右舍的同學投以目光,而這陣小騷動,卻引起了斳川的注意,他停下講課,朝她的方向望來。

        他們的視線於空中交會,可即便發現是孫語荷,斳川的表情也波瀾未興,清冷的目光淡淡掃過她殘存笑意的臉龐,淺聲開口:「這位同學,由妳來回答我的問題。」

        孫語荷毫無頭緒地起身,「什麼問題?」

        明知她剛才肯定沒認真聽,他卻不肯放過她,硬是重複了一遍:「從五世紀中葉到十五世紀文藝復興時期,該階段的文學作品,可分為哪三個部分?」

        好幾雙看戲的視線停留在孫語荷身上,而她回答不出來的尷尬感,瞬間在空氣中炸裂。

        斳川面色無波,純淨的嗓音中,透露一絲嚴厲,「需要給妳時間想嗎?」

        余宛宛把抄好的筆記猛往孫語荷桌前推,試圖打PASS,但她依然無動於衷,「我不知道。」

        斳川輕點了下頭,「那這堂課,我就當妳缺席。妳可以坐下了。」沒有失望、沒有任何情緒,就像孫語荷並非他熟識的人,只是一般學生而已。

        但正當他準備背過身繼續寫白板時,不甘心的孫語荷叫住了他,說:「老師,你又不知道我的名字,方才的簽到表,我也已經簽完了,你要怎麼算我缺席?」她是故意這麼說的,想逼斳川承認自己認識她。

        但斳川沒有落入圈套,望著她的雙眼,依舊靜如止水。「總會有辦法的。」

        孫語荷扯了扯嘴角,失望地坐下。

此時,左芸萱的提醒,伴隨著一聲嘆息傳來:「出席率佔二十趴。」

        余宛宛跟著道:「妳再繼續這樣下去,遲早被當。」

      「那不正好,順了我的意。」孫語荷不以為然地笑言。

        當晚,校園論壇的八卦版上,出現了今早的那段插曲,文末標籤:開學新鮮事、斳神本日不下凡……

        倚靠在宿舍上鋪床頭,聽完睡下鋪的余宛宛唸出一長串標籤後,孫語荷疑惑地挑眉,「斳神是指……斳川?」

        另一床,準備就寢,正在調鬧鐘的左芸萱代答:「當然是他了,不然還會有誰?」

        發現消息脫節,從下午開始就猛嗑八卦版的余宛宛搖頭喟嘆,「哎,人神戀難啊!」

        孫語荷向後盤起雙手,以臂當枕,暗自揚脣微笑。

        早就知道不會有人看好她。

        斳川如同一朵高嶺之花,難以攀折。

        但他之於她,是與眾不同的存在,為了他,即使飛蛾撲火,她也心甘情願。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