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情不知所起(2)

———

        從小到大,自認讀書沒天份,甘心樂意成為一名專業學渣的孫語荷,高中唯一一次卯足全力讀書,拼了命也要考進T市知名學府的外國語文學系,然後一路不求高分只在及格邊緣徘徊、苟延殘喘才從大一升上大二,就是為了今天。

        趴睡桌上的余宛宛一覺醒來,惺忪的雙眼都還來不及張開,就被教室內人聲鼎沸的盛況給提了神。

        孫語荷見她呈現滷蛋嘴型,似乎正要開口,便逕自替她接下話:「好險我們很早就來佔位置了,對吧?」

      「這也太誇張了吧?」余宛宛抹了把臉,確認自己沒有睡到流口水,才放心地將長髮側撥至胸前,將打結的髮尾以手指梳開,喃喃低語:「我怎麼都不知道,這學期才剛來的助理教授,竟這麼受歡迎……」

        她話還未完,一本頗有份量的筆記本,驀地壓上她的頭頂,左芸萱自她們後方探首,打斷道:「那當然是因爲,妳都沒在關注學校論壇的八卦版。」

      「這什麼?」余宛宛取下沉甸甸的本子隨意翻了翻,「喔,『西洋文學概論二』,謝啦!」

        左芸萱掃去一記白眼,直言快語地說:「余宛宛,妳也真夠蠢的耶,暑假打來哭西洋概論被當的時候我還不相信,結果居然是真的。外文系一年級那麼多學生,會被當這門課的,五根手指數得出來,偏偏妳就是那極少數之一。」

    「西洋文學概論二」的好過程度,可是連像孫語荷這種學渣等級,都能以六十分壓線邊緣Pass的,由此可知其被當的稀有程度,絕非一般。

      「是陳教授故意刁難我好不好!才差一分也不給過。」余宛宛委屈巴巴地嚷嚷:「小鼻子小眼睛,活該年過五十了還單身。」

      「笨就承認啦,陳教授已經算是我們系上很好應付的教授了……」

      「哎唷,語荷,妳看她啦!」

        孫語荷只是脣角噙笑,靜靜地在一旁任由她們拌嘴,不偏袒也不插話。

        反正她們就是這樣,自從大一新生入學,左芸萱被余宛宛陷害接下班代一職後,兩個人就一直吵吵鬧鬧的。

        左芸萱天生性子冷,不愛多管閒事,偏偏遇上余宛宛這樣稍微白目又不會看人臉色的,當初就因為左芸萱帶著一副黑框眼鏡,又面無表情,看上去嚴肅拘謹、一絲不苟,就被余宛宛以有「班代相」,而推舉擔任班級代表職務;上了大一,學生們盡情享受多采多姿的新鮮校園生活都來不及了,誰會想管理班級的大小雜事,自找麻煩,此時有人被推出來當倒霉鬼,肯定全數無異議通過。

        有第一年之後,第二年左芸萱當然也在預料之內地連任,恐怕這大學四年班代,是直接拍板定案了。

        在「孽緣」下萌生出的友誼,雖然難免帶有「損傷」,不過,要說她們感情不好也不客觀,畢竟人與人之間,本來就會因人而異,激發出不同的火花與相處方式。

        她們從大一開始就同系同班又同組,外加同一間宿舍,若真不合,是絕對無法如此「心甘情願」地連結在一塊兒的。

        左芸萱看向幾乎座無虛席的教室,皺了下眉,不疾不徐地開口:「我本來以為,那只是大家無聊八卦而已,結果沒想到,學校裡的花癡,還真的不少。」

      「可不是嘛,連美術系的系花都來了。」余宛宛翹著一雙修長美腿,納悶地說:「這堂課沒有規定不能旁聽嗎?」

      「人家搞不好有選到這堂課呢!」左芸萱推了一把眼鏡。

      「我怎麼不知道『中世紀英國文學』有開放給其他系選修?」

        左芸萱瞥她一眼,哼笑:「妳不知道的可多著了。」

        余宛宛拉住孫語荷的手臂,可憐兮兮地告狀:「語荷,她欺負我!」

        孫語荷撥開她的捉握,笑問:「妳們這樣每天照三餐吵,都不會膩嗎?」

      「不會呀。」左芸萱搖了搖食指,露出恐怖的笑容。

        余宛宛打了個寒顫,環抱住自己,猛搓雙臂。「妳笑得我心底發寒。」

      「這樣就怕了?」左芸萱挑起一道細眉,「我都還沒有半夜趴在妳床邊,靜靜地看著妳呢!」

      「妳最好別那樣嚇我,否則我一定一拳揮下去,沒在開玩笑。」

        她們幼稚地互以手指戳了對方一會兒後,余宛宛展臂攬住從剛才開始就不吭一聲的孫語荷,「話說回來,我們家語荷,怎麼忽然就開竅了?『中世紀英國文學』明明上學期我們都向學長姊們打聽過了,選邱教授絕對不會錯,上課詼諧有趣,期末考前又會勾畫考試重點,簡直完美。為什麼才過一個暑假,妳就決定改選這個新助教了?」

      「試試新鮮的,不好嗎?」孫語荷今天心情好,忍不住說話也少了些正經。

        余宛宛哀叫,「新官上任三把火妳沒聽過?感覺就會很嚴格啊!」

        左芸萱受不了地吐槽:「以妳的智商和讀書方式,我看不管上誰的課都不會過。」

      「當然是因為……」

        撇下好友們的吵鬧,孫語荷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她垂下眼簾,耳邊聽著同學們紛紛入座,窸窸窣窣期待授課助教前來的交談聲,輕如呢喃的尾句,消散在正好敲響的上課鐘聲裡,「他在這裡。」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