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米琳《剛剛好,先生》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痛死了痛死了痛死了……」

一名大塊頭男生一邊喊痛,一邊在校舍的走廊上磕磕絆絆地奔跑。

他左手摀著身上的傷口,右手握著染血的尖銳菜刀,從他身上流下來的鮮血在地面形成一條駭人的血路。

「可惡……那傢伙怎麼變得這麼厲害?居然可以徒手打穿牆壁?之前明明弱得要死,一拳就被恁爸打得滿地找牙……」

由於失血過多,他的視線逐漸變得模糊,腳下一個踉蹌,「咚」一聲仆倒在地。

接著,走廊上響起了另一個人的腳步聲。

一名身材瘦弱、滿臉痘痘的男生踏著悠閒的步伐,走到他的面前,用輕蔑的眼神俯視他,像是看著蟲子一樣。

「怎麼了?你不是很厲害嗎?那個把我當成玩具般欺負的劉威到哪裡去了?」

「林尚斌你……」

名為劉威的大塊頭氣得牙癢癢的,他用僅剩的力氣從地上躍起,手裡的菜刀直刺林尚斌的要害,然而林尚斌輕鬆閃過攻擊,接著抬起右腳猛踹劉威的胸口。

遭受強烈的衝擊,劉威瞬間飛向走廊一端的盡頭,撞上牆壁發出「砰」的一聲巨響,接著慢慢滑落到地上。

「該死的……竟然這樣對恁爸……饒……不了……你……」

用力擠出肺部最後的幾口氣後,劉威便暈了過去。

「我還用不到三成力呢,廢物!」

林尚斌走過去把劉威像破布娃娃似的踢來踢去,一張塔羅牌從劉威的口袋滑了出來。

上面的圖案是個端坐在信徒面前的紅袍男子,頭頂金冠,手執權杖。

「哦,原來也有塔羅牌嗎?」林尚斌彎身把卡牌拾起,臉上揚起一抹冷笑,「『教皇』?看起來就是張沒用的牌,跟我的『力量』比起來,什麼也不是!」

正當他洋洋自得的時候,身後忽然傳來開門聲。

他轉過頭去,只見木工教室的門被打開,一名身材纖細的女生從裡面走了出來。

「皮膚似雪花那樣白,嘴唇似玫瑰那樣紅,頭髮似黑檀木那樣黑」──每個看到這名女生的人,都會忍不住想起《格林童話》裡作者對白雪公主的形容。

這個美得宛若從童話故事走出來的女孩,正是聖楓高中的校花、二年一班的女神,裴雪姬。

「尚斌同學。」

裴雪姬嬌媚地喚了聲,接著冷不防撲進林尚斌懷裡,伸手抱住他。

酥麻的感覺剎那間似電流般竄遍了林尚斌全身,他好不容易才保持著理性,並且把意圖不明的裴雪姬推開。

他本想輕輕地推,但由於他現在的力量遠比平時強,一下控制不好,裴雪姬竟被他推跌在地上。

「哎唷!」

裴雪姬嬌滴滴地發出一聲痛呼,委屈地看著他。

「那個……」林尚斌略帶慌張地說,「我不是故意的,是妳突然撲過來,所以我才……」

「那你可以扶人家一下嗎?」

林尚斌僵硬地伸出手,卻又猶豫著什麼,不敢碰她。

見到他的窘態,裴雪姬噗哧一笑,自己扶著牆慢慢站了起來。

「人家只是想跟尚斌同學說句話,卻不小心嚇到你了,真是不好意思呢。」

「不會……」

「大家分頭行動後,轉眼都不見了,而且剛剛有好大的聲音,人家好害怕喔。」

「是嗎……」

「能夠在這裡遇上尚斌同學實在太好了,人家一直都覺得尚斌同學是個很帥氣可靠的男生。」

裴雪姬一邊說話,一邊慢慢貼近林尚斌。

聞著從她身上傳來的甜美馨香,林尚斌只感到一陣飄飄然。他做夢也不敢想像,全校最漂亮的女生居然會這樣形容自己。

還是她目睹了方才自己打倒劉威的一幕,所以忍不住傾心?果然女生都只喜歡強大的男生,只要擁有「力量」,連平時只能遠觀的美女也會主動貼上來。

林尚斌高漲得像是浸在粉紅氣泡裡的心情,在下一秒直接突破頂點。

一個軟嫩的東西壓上了他的嘴唇,意識到那是什麼的瞬間,他整張臉連同雙耳都染成了紅色。

接著,裴雪姬那玫瑰花瓣般的雙唇吐出甜蜜的咒語,輕輕飄進了他的耳裡。

「尚斌同學,成為人家的『戀人』吧。」

話音剛落,林尚斌彷彿被落雷狠狠劈中,一臉呆滯,之後漸漸露出如痴如醉的表情,猶如沐浴在愛河中的人。

「把你擁有的所有塔羅牌都交給我!」

裴雪姬粗暴地下令,僅僅短暫的一瞬,她便從柔弱的公主變成狠毒的魔女。

「是!」

沒有半秒猶豫,林尚斌立即將從劉威身上搜刮得來的「教皇」,還有自身擁有的「力量」乖乖上繳。

「哼,想不到像你這種低能下賤的蠢貨居然會有兩張牌。」

「對,我是低能下賤的蠢貨,妳說我是什麼,我就是什麼。」林尚斌嘴角掛著幸福的微笑。

「蠢貨,別再杵在這裡了,快給我多找些牌來!」

「是,我立刻去!為了妳,即使要我去死也願意!」

目送林尚斌奔跑遠去的背影,裴雪姬哼了一聲,用手背狠狠擦了擦嘴唇。

「髒死了,還不知道會不會有病菌!」

她低頭看著手上的牌,露出美麗卻狡獪的笑容。這張牌的圖案是身處伊甸園的亞當和夏娃,在他們上方有一名張開雙臂的天使。

「不過……我似乎入手了一張不得了的牌呢,這『戀人』真是好用啊。照這樣下去,所有塔羅牌都成為我的囊中物只是遲早的事呢。」

跟林尚斌不同,裴雪姬深信美貌才是最強的武器,再有力量的男人,在她的美貌面前都只能屈服,甘願成為她的奴隸。

一臉滿足的裴雪姬,踏著輕快的步伐離開了走廊。

#

在走廊的暗處,有雙凝視著這一切的陰沉眼睛。

這雙眼睛已經潛伏在這裡好一段時間了,在這條走廊上發生的所有事情,殘忍的、卑劣的、虛偽的……都一一烙印在她的視網膜上。

名為「人類」的生物,在剝開那層淺薄的皮膚後,便只剩下腐爛發臭的血肉,而潛藏在血肉裡的,則是名為「人性」的怪物。

──不要怪我。

──要怪,就怪這個遊戲將那怪物釋放出來。

深吸口氣,她走到羔羊的背後,手裡的凶器猛力揮下!

回書本頁下一章